首页>> 文史大观>> 诗词歌赋

唐五代宫廷词艺术表现的美学趣味和艺术风貌

2020年02月10日 01:14:15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高高的历史青年人 浏览数:367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唐五代宫廷词在艺术表现方面也体现了较明显的宫廷文化特征。这是因为作为宫廷词创作主体的皇室贵族阶级和宫廷文人,其创作必然要表现出与其文化环境、文化教养和文化心态相适应的美学趣味和艺术风貌。我们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来进行探讨。作为“花间”词人的欧阳炯,“每言愁苦之音易好,欢愉之语难工”。这句评语既反映了中国古代文人的一种“以悲为美”的创作心态和审美追求,也比较符合古代诗词的一般创作实际。然而证之以唐五代文人词的创作实际,我们便会发现,“欢愉之语”虽“难工”却并不少,“愁苦之音”虽“易好”却并不多。这是与早期文人词的应歌娱乐性质与功能相联系的。宫廷词的创作也大体符合这种情形,一方面充斥着欢娱之辞,一方面又夹杂着感伤情调;欢娱多是表象,而感伤实为内质。

唐五代宫廷词艺术表现的美学趣味和艺术风貌

宫廷一角夹杂着伤感情调

与统治阶级的政治需要、享乐追求及骄奢纵逸的宫廷生活相联系,便产生了一批表现歌功颂德、粉饰升平和描写宫廷宴乐生活的词作。受功利追求和娱乐功能的规定与作用,这些作品大多内容浮泛,辞彩富丽,充满豪华富贵气象,带有宴嬉逸乐色彩。这不仅在宫廷词人应制撰进的词章中多有“雅颂声”与“侧艳语”,而且在帝王自制自道的歌曲中也不乏“富贵气”与“欢娱辞”。如果说在唐代前期出现这样一些宫廷乐章还多少与当时政治经济和社会文化的发展繁荣景象相吻合的话,那么到了晚唐五代,这样的作品则已变成那个时代与社会的表象模拟和畸形反射了。与此同时,感伤的情调则开始凸现出来,并成为其内质表现。

唐五代宫廷词艺术表现的美学趣味和艺术风貌

唐代宫廷文化

感伤,最终形成为宋词的一个美学基调,但它在唐五代文人词中已崭露头角。宫廷词在这方面的表现也非常突出。如果说温庭筠的词“精妙绝人,然类不出乎绮怨”,开创了唐五代文人词借艳情以抒幽怨的风气,那么唐昭宗的播越之词凄怆之篇,则预示了那个正走向衰败没落的封建王朝或割据王朝统治者们不可逃避的悲剧命运和感伤情调。随着大唐威赫王朝的走向覆灭和大宋统一王朝的再现,这种感伤情调在晚唐至五代十国这一时期的宫廷词中呈现出越来越浓厚的增长趋势。比较而言《花间集》中一部分宫廷文人词已时露愁苦之情与哀怨之音,如一部分宫怨词、怀古咏史词及抒情寄意之作,但它们终于被淹没在一片香风丽雨之中;然而到了南唐君臣词中虽然也不乏欢娱之辞与富贵气象,但它们已是那样的脆弱与虚幻终于被浓烈的忧患之情和凄厉的亡国之音击得粉碎。

唐五代宫廷词艺术表现的美学趣味和艺术风貌

富贵气象舞台演艺

如果说“花间词”给人的总体审美感受是偏于“暖色调”的话,那么南唐君臣词则明显转向“冷色调”了。无论是景物的描写、环境的渲染、彩的选择或情感心绪的刻画,都散发出一种愁苦、伤感、阴郁、凄清、惨淡、悲凉的气氛与情调。这里面既有封建士大夫文人文化心理中所积淀的那种对世事人生的忧患之感,更带有衰乱之世割据王朝所折射出来的悲剧色彩与文化特征。可以说正是这班世纪末的零碎小王朝的君臣们将唐五代文人词的“感伤”情调推上了最高峰,并为宋词“感伤”基调的形成做出了有力铺垫。从中唐以来,与社会文化的世俗化和享乐化进程相联系,文学创作中也开始滋长追求俗艳的审美趣尚,如爱情传奇小说的盛行,风情诗、艳情诗的勃兴,便是这种文学现象的反映。

唐五代宫廷词艺术表现的美学趣味和艺术风貌

俗艳的审美趣尚

这种文坛风气对宫廷词的创作自然也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同时因着统治阶级的享乐本性和宫廷文化的娱乐特性,这种追求俗艳淫靡的艺术趣味在宫廷词中又得到了畸形发展,以其特异的力量向文人阶层辐射和扩散,最终形成“词为艳科”的局面。这在《花间集》中得到了最集中最突出的表现。掀开它的扉页,在欧阳炯所写序言上即赫然揭示了它的审美趣味和艺术追求:“裁花剪叶,夺春艳以争鲜”“自南朝之宫体,扇北里之娼风”;翻动它的正文,映入眼帘的是一片花团锦簇,灯红酒绿,扑进鼻腔的是一股旖旎温馨,香风粉气,更有一些令道学家面红耳热的“淫言媒语”如欧阳炯《浣溪沙》词,即被后人目为艳词之尤者。“花间”艳丽词风的形成,固然可能受到晚唐温庭筠“侧艳之词”的影响,然而温词虽艳而不淫,而“花间”词则进一步向俗艳、淫靡发展;

唐五代宫廷词艺术表现的美学趣味和艺术风貌

俗艳

考之“花间”词人大多为西蜀宫廷文人,多以小词供奉前后二蜀之君主,又证之以前蜀后主王衍的艳词创作及欧阳炯“尝应命作艳词”之记载,则“花间”艳丽风貌的形成,显然受到西蜀宫廷文化的极大熏染。尽管我们承认艳羨之心、食色之欲乃人之本性,“花间”艳丽词风在一定程度上折射出人类深层文化心理中的艳美情趣,并以此形成对正统美学规范的悖逆和冲击,但是我们也应该看到它的变异色彩,也就是说它较多地体现了宫廷贵族阶级不够健朗明净的审美趣味。但是另一方面,唐五代宫廷词也开始表露出“雅化”的创作倾向。这是因为宫廷词的创作主体毕竟是一些有较高艺术修养的帝王和宫廷文人,他们一方面追求俗艳,以满足其官能享受,另一方面也附庸风雅,以符合其身份地位最典型的例子莫过于后唐庄宗李存勗。当其粉墨登场与俳优杂戏之际是那样粗俗,其歌词创作也多表现那种追欢逐艳的生活情趣。

唐五代宫廷词艺术表现的美学趣味和艺术风貌

花间艳丽词风意境

但是观其《忆仙姿》词云:“曾宴桃源深洞,一曲清歌舞凤。长记欲别时,和泪出门相送。如梦,如梦,残月落花烟重。”此词却又颇有婉丽清雅之情致。如果说西蜀君臣的审美趣味尚偏于俗艳一类的话(当然其中也不乏清新明丽者),那么到了南唐君臣那里,整体艺术品位显然提高了一个档次,艳而不淫,雅俗兼济。对此特征,宋代李清照在其《词论》中曾有过明确揭示:“五代干戈,海瓜分豆剖,斯文道熄;独江南李氏君臣尚文雅,故有‘小楼吹彻玉笙寒吹皱一池春水’之词。”“吹皱一池春水”指冯延已《谒金门》词,已见前文,其语言之清丽,表现之含蓄,风度之闲雅,自比一般“花间”艳词多了一分高雅之情致。至于“小楼吹彻玉笙寒”,乃指中主李璟《浣溪沙》词,全词云:“菡萏香销翠叶残,西风愁起绿波间。还与韶光共憔悴,不堪看。细雨梦回鸡塞远,小楼吹彻玉笙寒。多少泪珠何(一作“无”)限恨,倚阑干。”

唐五代宫廷词艺术表现的美学趣味和艺术风貌

一池春水

从表层意象与情事看,大致仍属悲秋怀人之作,但它写景既开阔,造境亦悠远,褪去了“花间”艳词的俗靡成分,包融了更丰富的文学形象,因而呈现出一种凄丽而又不失优雅之美感。至于李后主词,无论前期或后期,大体皆明丽清雅,较少俗艳气息。这与南唐建都金陵,受六朝文学传统的熏陶和江南优美风物的滋润,以及南唐君臣自身所具有的较高雅较全面的艺术气质与修养等因素是紧密联系的。这种高雅情致的表现,也是词体文学走向士大夫文人阶层的一种必然趋势,它在唐五代宫廷词中便已初露端倪。民间歌词的创作原是质朴而生动的。文人染指之后,便逐步在艺术形式和表现技巧方面用心力逞才情,使之规范化、精美化、细腻化。这在“花间鼻祖”温庭筠的创作中已有出色表现,其中最突出的方面乃在于着力去表现和刻画人物的内在情感与心绪,创造了一种委婉幽细的艺术境界宫廷词在这方面也做出了一定的贡献。

唐五代宫廷词艺术表现的美学趣味和艺术风貌

质朴生动的花间词意境

前举如鹿虔扆《临江仙》词元人倪瓒评曰:“曲折尽变,有无限感慨淋漓处”,《栩庄漫记》更有一段极精彩的评论:“此阕之妙,妙在以暗伤亡国托之藕花,无知之物,尚且泣露啼红,与上句‘烟月还照深宫’相衬,而愈觉其悲婉。其全词布置之密,感喟之深,实出后主‘晚凉天净’一词之上。”如后唐庄宗李存之《忆仙姿》词,追写别离情景,如梦如烟,极尽凄迷婉丽之致。又如南唐中主李璟《浣溪沙》词及宰臣冯延已《谒金门》词在当时君臣二人就曾互拈对方篇中佳句以为戏谑之资,实则细细品味,便能觉察出其玩戏之中实互寓推赏之意这是因为二词在意境的创造上实有异曲同工之妙。“细雨梦回鸡塞远,小楼吹彻玉笙寒”二句,“意兴清幽”,境界芊绵而悠远;“风起,吹皱一池春水”二句,“破空而来,在有意无意间,如絮浮水,似沾非著”,感受敏锐而纤细;就美学风格而言,二词同属婉约纤弱一类。

唐五代宫廷词艺术表现的美学趣味和艺术风貌

一池春水

此外唐五代宫廷词在语言的雕饰锤炼方面,在声色的选择配置方面,在结构精巧细密方面,也都有种种开拓与创造。另一方面,宫廷词中也不乏真率自然之作。在《花间集》中,已有与纤细婉约的美学风格形成鲜明对照者,如有大体清丽疏朗可以自成一派者,如韦庄、李珣是也;亦有偶作“决绝语”“尽头语”而妙者,如韦庄《思帝乡》“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纵被无情弃、不能羞”,牛峤《菩萨蛮》“须作一生拼,君今日欢”之类是也;亦有部分质直浅露味同嚼蜡之作,以毛文锡、毛熙震为代表。二毛的部分作品之所以淡乎寡味,正在其多为敷衍应酬之作,缺乏深厚真挚之情;韦庄之作之所以疏而有致,直而能曲淡而有味,正在其发自内心,不假外饰,故具真率自然之美。真率源于真情,自然出于天然,所谓真情出好诗,“”字是“词骨”也。这在李后主的词中得到了最有力的印证。

唐五代宫廷词艺术表现的美学趣味和艺术风貌

花间词中唯美意境

读李后主的词尤其是其后期词,如:“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凤阁龙楼连霄汉,玉树琼枝作烟萝。几曾识干戈!”“林花谢了春红,太匆匆。常恨朝来寒重晚来风!”“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读这些名篇名句,我们便能十分真切地感受到其境界之阔大,感情之深挚,精力之饱满,气势之磅礴,而这一切又都出之于“白描”之笔和平常之语,不假雕饰与彩绘,一切皆似从心腑中直接流淌出来,因而显露出“自然而工”、真率感人的美学风貌和艺术魅力。这种直抒胸臆、自然真率的词风,在几经曲折回旋之后,终于为宋代苏、辛词派所继承并得到发扬光大。

唐五代宫廷词艺术表现的美学趣味和艺术风貌

李后主影视剧照

综上所述,我们可以看出,唐五代宫廷词在艺术表现方面主要反映了宫廷贵族阶级的审美情趣,它表现了词这种刚从民间新兴的文学样式在传人宫廷之后,因受宫廷文化的影响而在艺术风貌和审美追求方面所发生的一系列的变化,从而形成同民间词的鲜明对照。它一方面在形式技巧方面对民间词进行了加工与提高,另一方面又在风格意境方面对民间词进行了改造和变异。宫廷词的这些艺术表现及其特征,既是在宫廷这个特定的文化空间中形成的,同时也与社会文化的其他层面相联系,如民间词的基础作用自不可否认,尤其重要的一点是,部分文人参与宫廷词的创作,必然会将宫廷词的发展引入文人化的道路。可以说唐五代文人词的一般艺术风貌和美学特征,已在宫廷词中得到了反映与奠定。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上一篇:词境与诗境的审美异同探讨 下一篇:辛词运用比兴寄托的一个特点是生动贴切,耐人寻味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