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学海撷粹>> 文人轶事

由电视剧《清平乐》看北宋词人

2020年04月20日 19:39:51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兰歌在线 浏览数:513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最近有个剧《清平乐》,此剧以宋仁宗的一生为线索,讲述了仁宗赵祯从少年登基到开创经济文化盛世的故事。再现了仁宗朝河清海晏,名臣才子辈出的样子,苏洵、苏轼、苏辙、欧阳修、王安石、晏殊、包拯、黄庭坚....名臣大家层出不穷。

由电视剧《清平乐》 看北宋词人群芳谱

《清平乐》剧照

一、红杏尚书与弄影郎中

浮生长恨欢娱少,肯爱千金轻一笑

宋初的词并不发达,到真宗、仁宗朝,承平日久,社会安定、经济繁荣,文化也跟着繁荣起来。

张先(990—1078),字子野,浙江湖州人,善以工巧之笔表现朦胧美,因词中多用“影”字(如“无数杨花过无影”),自称“张三影”,别人也这么叫他。岂止“三影”,他词集里有20来个“影”,晚年还有一句更厉害的“云破月来花弄影”。他还有一个“心中事,眼中泪,意中人”的名句,所以也叫“张三中”。

宋祁(998—1062),字子京,雍丘(今河南杞县)人。天圣元年(1023)进士,曾官尚书工部员外郎、翰林学士、史馆修撰,与欧阳修等合修《新唐书》,完成列传部分150卷。据说宋祁原来科举第一,但太后说,弟弟怎么可以在哥哥之上,于是把他哥哥宋庠(原名宋郊,字伯庠,996—1066)列为第一,把他排到第十。世人称他俩为“大宋相公”和“小宋相公”。

宋庠宋祁兄弟,还有范仲淹、欧阳修、吕蒙正等都出身贫寒。“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宋代科举比唐代发达,录取人数也多,从唐代一次录取十几人几十人,扩展到二三百人,考试也更公平公正,所以宋代比唐代有更多平民进士、布衣高官。

宋祁生活很奢侈,他哥哥劝他,你还记得我们当年贫穷苦读的日子吗?他回复说,我们当年努力读书不就是为了今天吗?因为宋祁写有名句“红杏枝头春意闹”,又被称为“红杏枝头春意闹尚书”,简称“红杏尚书”。他写有1500来首诗词,但最为人们牢记的是这一篇这一句。

“东城渐觉风光好,縠皱波纹迎客棹。

绿杨烟外晓寒轻,红杏枝头春意闹。

浮生常恨欢愉少,肯爱千金轻一笑。

为君持酒劝斜阳,且向花间留晚照。”

(宋祁《玉楼春·春景》)

由电视剧《清平乐》 看北宋词人群芳谱

宋祁有一次拜访张先,先遣仆人传话,“尚书想见‘云破月来花弄影郎中’”,张先从屏风后回答,“哪个尚书?是‘红杏枝头春意闹尚书’吧?”那一年,张先72岁,宋祁64岁。

张先很高寿,活了89岁。80岁左右,还娶了个小娘子,据说苏东坡写诗开他玩笑。

“十八新娘八十郎,苍苍白发对红妆。

鸳鸯被里成双夜,一树梨花压海棠。”

由电视剧《清平乐》 看北宋词人群芳谱

宋祁也有个风流韵事。有一次他在路上,遇见宫里车队,一个宫女掀开帘幕,惊呼,“这不是小宋相公吗”,车队随即走远,但这一声娇美的呼叫,这惊鸿一瞥,让宋祁难忘,回去便写了一首《鹧鸪天》

“画毂雕鞍狭路逢, 一声肠断绣帘中。

身无彩凤双飞翼, 心有灵犀一点通。

金作屋,玉为笼, 车如流水马如龙。

刘郎已恨蓬山远, 更隔蓬山一万重。”

真不好说他是写了一首词,还是抄了一首词。事是自己的事,句子不是李商隐的就是李煜的,简直就是集句词。

“刘郎已恨蓬山远,更隔蓬山一万重”,侯门一入深似海,何况是皇家。宋仁宗读了之后,笑着说,“蓬山其实也不远”,找到那个宫女,把她赐给了宋祁。宋仁宗的“仁”,真不是白给的。

子京过繁台街,逢内家车子。中有褰帘者曰:“小宋也。”于京归,遂作此词。都下传唱,达于禁中。仁宗知之,问内人第几车子,何人呼小宋?有内人自陈:顷侍御宴,见宣翰林学士,左右内臣曰,小宋也。时在车子偶见之,呼一声尔。上召子京从容语及。子京惶惧无地。上笑曰:蓬山不远。因以内人赐之。(《花庵词选》)

二、欧、柳、二晏

鸿雁在云鱼在水,惆怅此情难寄

论顶级词人,还轮不到宋祁跟张先。北宋最顶级的大词人无疑当属范仲淹欧阳修柳永晏殊晏畿道苏轼秦观周邦彦李清照,还有王安石黄庭坚贺铸

由电视剧《清平乐》 看北宋词人群芳谱

苏轼范仲淹可以算成豪放派,其他都是婉约派。据说欧阳修曾评价范仲淹的《渔家傲·“塞下秋来风景异”》为“穷塞主之词”,存疑。范仲淹可是欧阳修的(起码半个)偶像啊。

晏殊(991—1055)少年成名,仕途通达,官至宰相,人生一帆风顺,范仲淹、欧阳修等皆出其门下。他和欧阳修都属于人生很顺,地位很高,时局也很不错那种,所以关注那些鱼啊燕啊,烟啊雨啊,关注那些细微的东西。“槛菊愁烟兰泣露”,“满目山河空念远,落花风雨更伤春”,典型的宋代“花间派”风格。

晏殊今存词130首,大多是这一类作品,欧阳修也是。晏殊最有名的句子,“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这两句是神来之笔,花了很多年才冒出来的。

由电视剧《清平乐》 看北宋词人群芳谱

柳永拜访过晏殊,说也作词,晏殊说,我可写不来“针线慵拈伴伊坐”。还说什么是富贵气,不是什么金啊玉啊,而是“楼台侧畔杨花过,帘幕中间燕子飞”、“梨花院落溶溶月,柳絮池塘淡淡风”,这才是富贵气象。

晏殊的小儿子晏畿道(晏几道,字叔原,号小山,生卒年居然不详,估计比苏轼大七八岁)比他老爹更有名,几乎可以跟柳永相比肩。

“彩袖殷勤捧玉钟, 当年拚却醉颜红。

舞低杨柳楼心月, 歌尽桃花扇底风。

从别后,忆相逢, 几回魂梦与君同。

今宵剩把银釭照, 犹恐相逢是梦中。”

(晏畿道《鹧鸪天》)

作为富家公子、宰相幼子(第七子),没当什么大官,却花了很多心力填词,所以他比晏殊更接地气,比柳永多了份富贵公子气。

《鹧鸪天》名句“今宵剩把银釭照,犹恐相逢是梦中”源自杜甫诗“夜阑更秉烛,相对如梦寐”,但一个是词一个是诗,风格完全不同;而另一名篇《临江仙》里的“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干脆直接用五代翁竑诗句,也是化普通为神奇。

晏畿道今存《小山词》一卷。陈廷焯《白雨斋词话》说:《小山词》“无人不爱,以其情胜也”;黄庭坚说他的词“清壮顿挫,能动摇人心”;清代周济说:“晏氏父子,仍步温韦 ,小晏精力尤胜”。

三、奉旨填词柳三变

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

要说用最大心力填词,还算不上晏畿道,而是柳永,不过这中间多少有点无奈。

柳永(987—1053),字耆卿,原名柳三变,家族排行老七。早年参加科举考试,居然落榜了。这让自负甚高的他很有些意外,有意外自然有牢骚,有牢骚就要发出来,他又是词人,于是这首《鹤冲天》就问世了。

“黄金榜上,偶失龙头望。

明代暂遗贤,如何向。

未遂风云便,争不恣狂荡。

何须论得丧。

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

烟花巷陌,依约丹青屏障。

幸有意中人,堪寻访。

且恁偎红倚翠,风流事、平生畅。

青春都一饷。

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柳永《鹤冲天》)

发牢骚有时候真不是什么好事。这首词写得那么好,很快就传唱开了。塞翁得马焉知非祸,后来又一次考试,这是大概是考上了,宋仁宗看着名单上“柳三变”的名字,这不是那个“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的家伙吗?那还要功名干什么,“且去填词”!

由电视剧《清平乐》 看北宋词人群芳谱

于是,我们的柳三变先生又一次落榜了。这次倒好,他给自己弄了块招牌,“奉旨填词柳三变”,然后更用心去作词去了。

他一生写了200多首词,尤其是创作了很多长调,如《望海潮》《雨霖铃》《八声甘州》等,声情并茂,脍灸人口,为词的通俗性、普及性、音乐性做出了巨大贡献。“凡有井水饮处,皆能歌柳词”。在曲艺界还流传着这样一句话,“不愿君王召,愿得柳七叫;不愿千黄金,愿得柳七心;不愿神仙见,愿识柳七面”,可见他受欢迎的程度。

大文豪苏东坡,对这位前辈也是有点酸酸的。有一次调侃自己的学生(兼民间传说中的妹夫)、婉约派大家的秦观,“少游啊,想不到几天不见,你竟学柳永作词”。不意别后,公却学柳七作词。还曾经让人将他的词和柳永作比较,于是有一番女郎词和大汉词的说法。

东坡在玉堂,有幕士善歌,因问:“我词何如柳七?”对曰:“柳郎中词,只合十七八女郎,执红牙板,歌‘杨柳岸晓风残月’。学士词,须关西大汉,执铜琵琶、铁绰板,唱‘大江东去’”。公为之绝倒。(南宋俞文豹《吹剑续录》)

由电视剧《清平乐》 看北宋词人群芳谱

这位幕士真是大才,很形象地一下子点到二人的特点了。但苏东坡也不得不佩服这位前辈,说“‘渐霜风凄紧,关河冷落,残照当楼’,不减唐人高处”。他还说过另一句话,“近却颇作小词,虽无柳七郎风味,亦自是一家,呵呵”(《与鲜于子骏》),呵呵,呵呵。

“柳永”这个名字是他后来改的,47岁那年柳永中了进士,走上了当官的道路,回到了士大夫的行列,以后他当过县令,官至屯田员外郎,他的政声不错,颇做了一些好事。

“东南形胜,三吴都会,钱塘自古繁华。

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

云树绕堤沙,怒涛卷霜雪,天堑无涯。

市列珠玑,户盈罗绮,竞豪奢。

重湖叠巘清嘉,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

羌管弄晴,菱歌泛夜,嬉嬉钓叟莲娃。

千骑拥高牙,乘醉听箫鼓,吟赏烟霞。

异日图将好景,归去凤池夸。”

(柳永《望海潮》)

据说金废帝海陵王完颜亮,就是读到他这首描写杭州繁华的《望海潮》,顿起南征之意。是不是不好说,有这么一个故事存在,说明他的词是如何地好,如何地流行。至于说他去世,全城妓女集资葬他,恐是无稽之谈,但也不是空穴来风,这说明他在民间享有崇高地位。

他的词集叫《乐章集》

四、山抹微云秦学士

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

秦观跟柳永一样,也是婉约派大家,而且也都排行第七,有“露花倒影柳屯田,山抹微云秦学士”之称。还有人将他与晏畿道相提并论,“淮海、小山,古之伤心人也。其淡语皆有味,浅语亦有致。”

“露花倒影”是柳永的词句,但算不上特别出名;“山抹微云”则是秦观的代表作。

“山抹微云,天粘衰草,画角声断谯门。

暂停征棹,聊共引离尊。

多少蓬莱旧事,空回首、烟霭纷纷。

斜阳外,寒鸦数点,流水绕孤村。

销魂,当此际,香囊暗解,罗带轻分。

谩赢得青楼、薄倖名存。

此去何时见也?襟袖上、空惹啼痕。

伤情处,高城望断,灯火已黄昏。”

(秦观《满庭芳·“山抹微云”》)

正是这首词,被苏轼称为学柳七作词。坡云:‘销魂当此际’,非柳词句法乎?

秦观的其它传世名作还有《踏莎行·“雾失楼台”》、《鹊桥仙·“纤云弄巧”》、《浣溪沙·“漠漠轻寒上小楼”》等。

“雾失楼台,月迷津渡,

桃源望断无寻处。

可堪孤馆闭春寒,

杜鹃声里残阳暮。

驿寄梅花,鱼传尺素,

砌成此恨无重数。

郴江本自绕郴山,

为谁流下潇湘去?”

(秦观《踏莎行》)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

银汉迢迢暗渡。

金风玉露一相逢,
便胜却人间无数。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

忍踏鹊桥归路。

两情若是久长时,

又岂在朝朝暮暮。”

(秦观《鹊桥仙》)

“漠漠轻寒上小楼,

晓阴无赖似穷秋,

淡烟流水画屏幽。

自在飞花轻似梦,

无边丝雨细如愁,

宝帘闲挂小银钩。”

(秦观《浣溪沙》)

由电视剧《清平乐》 看北宋词人群芳谱

秦观(1049—1100),字少游 ,一字太虚,号邗沟居士,学者称淮海先生,江苏高邮人,元丰八年(1085)进士,与黄庭坚、晁补之、张耒同为“苏门四学士”,跟黄庭坚有“秦七黄九”之称,诗不及黄,词则过之。晁补之这样评价秦观的作品:“虽不识字人,亦知是天生好言语”。

他的诗风也偏婉约,如名句“有情芍药含春泪,无力蔷薇卧晓枝”(七绝《春日》),被元好问称为“女郎诗”。

五、周邦彦

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

周邦彦(1056—1121),字美成,晚号清真居士,词集为《片玉词》、《清真集》,所以这几个关键字都是他的标签。

某种意义上说,他是一个特别幸福的人,他死于“靖康之耻”前六年,他生活的时代,刚好是北宋最繁华的时期。他是柳永之后婉约派的宗师,格律严谨,语言工丽典雅,长调尤善铺叙,旧时词论称他“词家之冠”。

他跟当时的名妓李师师关系很好,传说有一天他俩正在房间聊天,道君皇帝宋徽宗突然来了,吓得周邦彦连忙躲到床底下。道君皇帝给李师师带了几个橙子,聊了会天,回宫去了。周邦彦躲在床底下大气不敢出,但两人对话倒是听得清清楚楚,第二天写了一首词。

“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手破新橙。

锦幄初温,兽烟不断,相对坐调笙。

低声问,向谁行宿,城上已三更。

马滑霜浓,不如休去,直是少人行。”

(周邦彦《少年游》)

由电视剧《清平乐》 看北宋词人群芳谱

又过几天,宋徽宗来了,李师师一不留神,把这首词唱给他听。宋徽宗一听,这不是那天的事吗?周邦彦怎么知道的?啊!原来是躲在床底下,这还了得!贬!第二天寻了个不是,让人把他贬到外地做官去。

再过两天,又去李师师处,李姑娘居然不在,等了好久才回来,一问,送周邦彦去了。这方面道君皇帝还是有点通情达理,把周邦彦调回来,提举大晟府,主管音乐的官,这一任命真是人尽其才、恰到好处。周邦彦精通音律,曾创作不少新词调。他后来还担任过知顺昌府、知处州等地方官。

这首词是真的,但这个故事很可能是编的,但编得很温暖很美好。

说到送行与作别,宋词第一佳作自然要算柳永的《雨霖铃》,“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然后周邦彦的《兰陵王·柳》也不遑多让。

“柳阴直,烟里丝丝弄碧。

隋堤上、曾见几番,拂水飘绵送行色。

登临望故国,谁识京华倦客。

长亭路,年去岁来,应折柔条过千尺。

闲寻旧踪迹,又酒趁哀弦,灯照离席,

梨花榆火催寒食。

愁一箭风快,半篙波暖,

回头迢递便数驿,望人在天北。

凄恻、恨堆积。渐别浦萦回,津堠岑寂。

斜阳冉冉春无极。

念月榭携手,露桥闻笛。

沉思前事,似梦里,泪暗滴。”

(周邦彦《兰陵王·柳》)

“风老莺雏,雨肥梅子,午阴嘉树清圆。

地卑山近,衣润费炉烟。

人静乌鸢自乐,小桥外、新绿溅溅。

凭栏久,黄芦苦竹,拟泛九江船。

年年,如社燕,飘流瀚海,来寄修椽。

且莫思身外,长近尊前。

憔悴江南倦客,不堪听、急管繁弦。

歌筵畔,先安簟枕,容我醉时眠。”

(周邦彦《满庭芳·中吕·夏日溧水无想山作》)

“佳丽地,南朝盛事谁记。

山围故国绕清江,髻鬓对起。

怒涛寂寞打孤城,风樯遥度天际。

断崖树,犹倒倚,莫愁艇子曾系。

空馀旧迹郁苍苍,雾沈半垒。

夜深月过女墙来,赏心东望淮水。

酒旗戏鼓甚处市,想依稀、王谢邻里。

燕子不知何世,入寻常、巷陌人家,

相对如说兴亡,斜阳里。”

(周邦彦《西河·大石·金陵》)

“燎沉香,消溽暑,

鸟雀呼晴,侵晓窥檐语。

叶上初阳干宿雨,

水面清圆,一一风荷举。

故乡遥,何日去。

家住吴门,久作长安旅。

五月渔郎相忆否?

小楫轻舟,梦入芙蓉浦。”

(周邦彦《苏幕遮·般涉》)

这“中吕”“大石”、“般涉”就是调名——歌唱的曲调。其他人的词集,标记调名的不多。周邦彦词的音乐性,恐怕是北宋诸人中最好的。

六、贺梅子

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跟周邦彦生活的时代几乎相当,还有一个贺铸,他活了74岁,去世于宣和七年,靖康前一年,更加地幸运。

贺铸(1052—1125),字方回,自号“庆湖遗老”,他有两个外号,一个叫“贺梅子”,一个叫“贺鬼头”。“贺鬼头”是说他丑,跟温庭筠一样,钟馗一般的形象。“贺梅子”就好听多了,这来自他的代表作《青玉案》。注:“青玉案”的“案”发wǎn的音,而且就是“碗”。

“凌波不过横塘路,

但目送、芳尘去。

锦瑟华年谁与度,

月桥花院,琐窗朱户,只有春知处。

飞云冉冉蘅皋暮,

彩笔新题断肠句。

若问闲情都几许,

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横塘路就是他住的地方——吴下横塘。

宋朝还有很多知名的词人,

王观(1035—1100)有《卜算子·送鲍浩然之浙东·“水是烟波横”》,

李之仪(1048—1117)有《卜算子·“我住长江头”》,

晁补之(1053—1110,字无咎)有《摸鱼儿·“买陂塘”》,

叶梦得(1077—1148)有《念奴娇·“云峰横起”》,

朱敦儒(1081—1159)有《西江月·“日日深杯酒满”》,

晁端礼(1046—1113,字次膺)、仲殊李元膺万俟咏等,也大概可以跻身群英谱。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上一篇:白居易与元稹的感情 下一篇:宋代文坛的辉煌由欧阳修开启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