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学海撷粹>> 文人轶事

宋代文坛的辉煌由欧阳修开启

2020年05月08日 18:27:27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兰歌在线 浏览数:561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宋代文坛四大天王指的是:欧阳修、苏轼、王安石、黄庭坚。苏轼是欧阳修的弟子,黄庭坚是苏轼的弟子,王安石跟苏轼是北宋排名前二的诗人。

一、欧阳修

附范仲淹、司马光、曾巩

欧阳修(1007—1072),字永叔,号醉翁,晚号六一居士,谥号文忠,世称“欧阳文忠公”。江西吉州永丰人,自称庐陵人,因为吉州原属庐陵郡。北宋政治家、文学家、史学家,“唐宋八大家”之一,而且是最好的四个,后人将“韩柳欧苏”并称为“千古文章四大家”。

宋代文坛的辉煌由欧阳修开启

欧阳修是个文学全才。文章不用说,诗和词都有极高造诣,他是北宋最顶级的词人和诗人(之一)。

这也不是欧阳修一个人的特点。宋代学者往往才华是全方面的,即使未必以某一项著称。

比如范仲淹(989—1052,字希文,苏州吴县人)出将入相,西夏人说他“腹中自有数万甲兵”。正是这样的他和这样的经历,便有了苍凉壮阔的第一首豪放派词作——《渔家傲·“塞下秋来风景异”》。

他的“眉间心上,无计相回避”,不逊于李清照的“才下眉头,却上心头”;他的“碧云天,黄叶地”,后来变幻成了《西厢记》最经典最优美的唱段;而他《岳阳楼记》的流传程度,更是超过《醉翁亭记》(欧阳修)、《黄州快哉亭记》(苏辙),成为中国历史上最好的散文(之一)。

宋代文坛的辉煌由欧阳修开启

范仲淹充分体现了士大夫的风骨,引领欧阳修、王安石、苏轼这些后辈做人、做事。他的庆历新政虽然失败,但给王安石变法做了铺垫。欧阳修曾为他把一个墙头草的同僚骂得狗血淋头,“不知人间有羞耻事”(《与高司谏书》),然后和老师同进退(是退,没有进)。苏州文庙有范仲淹享殿,上面有匾——“一世师表”。

说完老师说学生。

欧阳修的学生、“唐宋八大家”之一(准确说是“之八”)的曾巩不以书法闻名,但他的《局事帖》在2009年以1.08亿元成交,创下当时中国书法拍卖的世界纪录,成为第一件破亿元的中国书法作品。而到2016年5月,《局事帖》再次交易,这次成交价涨到了2.07亿元。这幅字写于元丰三年(1080),比苏轼的《黄州寒食帖》早两年。他一辈子也跟苏轼一样,跑来跑去,当了八九个地方的太守。

宋代文坛的辉煌由欧阳修开启

而“曾子固不能诗”,居然也跟“鲥鱼多刺、海棠无香”一样,成为人生一大恨。李清照说:“王介甫、曾子固,文章似西汉,若作一小歌词,则人必绝倒,不可读也”。她说的是词。不入李清照法眼也就罢了,毕竟她眼光之高,世间少有。连秦观都说,“曾子固文章绝妙古今,而有韵者辄不工”。

但也有挺他的,钱钟书先生就说:“在唐宋八大家中,曾巩的诗歌远比苏洵父子好,绝句的风致更比王安石有过之而无不及”。前一句不算什么,后一句简直就是盛誉。王安石的绝句,那是宋人的巅峰!

兹录曾巩诗两首,证明他的诗只是不及欧王苏黄,不及自己的散文,而非真不能诗。

“至音淡薄谁曾赏,古意飘零自可怜。

不似秦筝能合意,满堂倾耳十三弦。”

(曾巩《赠弹琴者》)

“乱条犹未变初黄,倚得东风势便狂。

解把飞花蒙日月,不知天地有清霜。”

(曾巩《咏柳》)

欧阳修作文很认真,一篇文章反复吟诵、修改,最后才能定稿,有时跟原稿比较,几乎面目全非。据说《醉翁亭记》开头“环滁皆山也”,就是从原稿几十上百个字最终提炼而成,因为原文描写了滁州城外各处的山,写得很生动,但删去的理由很简单,跟主旨关系不大。

宋代文坛的辉煌由欧阳修开启

还有一个故事,也很说明他作文简练。看到一只狗被奔马踩死了,同事记录如下:“有犬卧于通衢,逸马蹄而杀之”,他说太啰嗦了,改成“逸马杀犬于道”。“逸马杀犬于道”,这是典型的《春秋》风格——“郑伯克段于鄢”;而他同事的写法则比较接近《左传》。

诗言志,词言情。有词之后,分工更明显。

写《秋声赋》、《苏氏文集序》《朋党论》《丰乐亭记》《泷冈阡表》《伶官传序》的欧阳修是那样一个人。

作起诗来,是“百啭千声随意移,山花红紫树高低。始知锁向金笼听,不及林间自在啼”、是“谷里花开知地暖,林间鸟语作春声”、是“夜闻归雁生乡思,病入新年感物华”,是另一种风格。

而作为词人的欧阳修,“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垂下帘栊,双燕归来细雨中”“离愁渐远渐无穷,迢迢不断如春水”“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整一个柔情蜜意、风月无边。

“饮少辄醉,而年又最高”“白发簪花君莫笑”,哪里像一代宗师的样子。李清照的词婉约,诗可一点都不婉约。这就是典型的宋代文人,当然也有诗词风格相似的,不过比较少。

欧阳修差不多可以算是北宋排名第四的诗人,不过词比诗的成就更高。脑海中一时争先冒出几首欧词来,难以取舍,一并列出如下:

“庭院深深深几许,

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

玉勒雕鞍游冶处,

楼高不见章台路。

雨横风狂三月暮,

门掩黄昏,无计留春住。

泪眼问花花不语,

乱红飞过秋千去。”

(欧阳修《蝶恋花》)

“群芳过后西湖好,

狼藉残红,

飞絮濛濛。

垂柳阑干尽日风。

笙歌散尽游人去,
始觉春空。

垂下帘栊,

双燕归来细雨中。”

(欧阳修《采桑子》)

“候馆梅残,溪桥柳细。

草薰风暖摇征辔。

离愁渐远渐无穷,

迢迢不断如春水。

寸寸柔肠,盈盈粉泪。
楼高莫近危阑倚。

平芜尽处是春山,

行人更在春山外。”

(欧阳修《踏莎行》)

“去年元夜时,花市灯如昼。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

今年元夜时,月与灯依旧。

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

(欧阳修《生查子》,一说朱淑真作)

“清晨帘幕卷轻霜,呵手试梅妆。

都缘自有离恨,故画作远山长。

思往事,惜流芳,易成伤。

拟歌先敛,欲笑还颦,最断人肠。”

(欧阳修《诉衷情·眉意》)

“堤上游人逐画船,

拍堤春水四垂天,

绿杨楼外出秋千。

白发戴花君莫笑,
六幺催拍盏频传,

人生何处似尊前。”

(欧阳修《浣溪沙》)

欧阳修还主编了《新唐书》《新五代史》。《新唐书》先是宋祁主编,他接手。司马光(1019—1086,字君实,陕州夏县人)也是一个政、史、文全能型选手,最大的成就是编年体通史《资治通鉴》,不让前辈司马迁独美。

中国第一部诗话是欧阳修写的《六一诗话》,当时就叫《诗话》。司马光也写了一部,叫《续诗话》。欧阳修是个藏书家,家里有几万册图书。他也是著名的金石学家,他之后最著名的金石学家,大概要算赵明诚、李清照夫妇。曾巩也是一个藏书家和金石学家,有古籍两万余册,篆刻五百卷。

欧阳修的成功有天才的元素,但更得益于他的努力。他老了退休了,早已名满天下,也依然日夜苦读,勤学不辍,写文章依然字斟句酌。他妻子开玩笑,你还怕老师会骂你吗?他回答,先生是不用怕了,我是担心后世的年轻人要笑话我呀!不畏先生骂,但怕后生笑。

他有著名的“三上”、“三余”说,三上是:马上、厕上、枕上;三余者,黄昏日之余、冬日岁之余、雨天时之余,就是要利用好这些空闲、片段时间,思考、学习。

问大家一个问题,那最休闲最好用功的时间是什么?

答:是他们的交集——冬季下雨/雪天的傍晚。

再答:错!是现在!是任何时候!

欧阳修是文坛宗师,不只是因为自身创作成就突出,也在于倡导改变文风,也在于他奖掖后进,提拔、培养了很多人,包括王安石、曾巩、苏氏兄弟,形成轰轰烈烈的古文运动。

为啥是“唐宋八大家”呢?为什么不直接说“宋六家”和“大唐双璧”或“大唐双龙传”呢?因为他们之间是有传承的。

宋代文坛的辉煌由欧阳修开启

唐代文坛的领袖是韩愈,宋代的领袖,先是欧阳修,后来是苏轼。

二、黄庭坚与“江西诗派”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黄庭坚(1045—1105),字鲁直,号山谷道人,家族排行第九。他也是苏轼的学生,“苏门四学士”之首,但年龄相差不大(8岁),跟苏轼亦生亦友,生前与苏轼齐名,世称“苏黄”。

他作诗有所谓“以故为新”“点铁成金”“脱胎换骨”,追求字字有出处,因此存在多用典故、形象不够生动的毛病,这也是宋诗的通病。他存在有名句少名篇的现象,如“落木千山天远大,澄江一道月分明”“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脍炙人口,但大家会背全诗的不多。

但一些小诗写得还是很清新,如《牧童诗》。

“骑牛远远过前村,短笛横吹隔陇闻。

多少长安名利客,机关用尽不如君。”

宋代文坛的辉煌由欧阳修开启

一说这是黄庭坚七岁(1051)时所作。我觉得几乎不可能,口吻和视角都是大人,有阅历有沧桑,已经是黄诗乃至宋诗中的顶级杰作了。如果真是儿童所作……

黄庭坚才华不及苏轼,但对当时及后世诗坛的影响大过苏轼。以他为首,形成宋代最有影响的诗歌流派,影响遍及整个南宋诗坛,余波一直延及到近代同光体诗人。他是江西修水人,所以这一诗歌流派称为“江西诗派”,他是“江西诗派”的开山祖师。南宋晚期有永嘉派和江湖派,但影响力远不及江西诗派。

但黄庭坚却不敢称老大,江西诗派“一祖三宗”“一祖”是杜甫,“三宗”是黄庭坚、陈师道、陈与义,尊杜甫为祖师爷。

陈师道在《后山诗话》转述苏东坡的评价,“苏子瞻云:子美之诗,退之之文,鲁公之书,皆集大成者也”,然后点出为何学习杜诗,因为“学诗当以子美为师,有规矩故可学。退之于诗,本无解处,以才高而好尔;渊明不为诗,写其胸中之妙尔。学杜不成,不失为工。无韩之才与陶之妙,而学其诗,终为乐天尔”。

江西诗派主要成员虽然诗风各异,各成一体,但都是学习杜诗,追求格律,并且大多有好用典故的特点。不只是江西诗派,杜甫被认为是诗歌的集大成者,各体兼工,每一种诗体几乎都有超一流的作品,后人学诗多从杜甫的近体学起。

江西诗派的另两宗都不是江西人,陈师道(1053—1102),江苏彭城(今徐州)人,字履常,一字无己,号后山居士,曾巩学生,“苏门六君子”之一。元祐时因苏轼等推荐,为徐州州学教授,后任太学博士、秘书省正字等职。

“闭门觅句陈无己,对客挥毫秦少游。

正字不知温饱未,西风吹泪古藤州。”

黄庭坚这首思念朋友的诗,很生动地描述了这两人的创作特点。秦观生性飘逸不拘,而陈师道就古板多了,灵感来了,就把孩子赶到邻居家,把自己关在房间,裹在被子里,搜肠刮肚,冥思苦想。

陈师道有一个案例或许很能说明江西诗派甚至宋代诗坛创作的特点(字句雕琢),他有一句诗原作“小窗幽”,可能是因为音韵问题,改了很多次,最后定稿居然是“小窗明”。音韵是和谐了,意思竟然相反。

说了陈师道那么多,列他一首作品供大家了解。

“书当快意读易尽,可有客人期不来。

世事相违每如此,好怀百岁几回开。”

这首诗没有题目,就叫《绝句》

另一宗陈与义(1090~1138),河南洛阳人,字去非,号简斋,他的诗重意境,善白描,与黄庭坚的好用典、矜生硬的风格迥然有别。但他最为著名的作品却是一首词——《临江仙·夜登小阁忆洛中旧游》,

“忆昔午桥桥上饮,

坐中多是豪英。

长沟流月去无声,

杏花疏影里,吹笛到天明。

二十余年如一梦,
此身虽在堪惊。

闲登小阁看新晴。

古今多少事,渔唱起三更。”

归入江西诗派的,还有陆游的老师曾幾(或直接简化为“曾几”,但现在一般名字不简化)。曾幾(1084—1166),字吉甫,自号茶山居士。他的诗风跟江西诗派差别比较大,但他是江西赣州人(徙居河南洛阳)。

还有吕本中(1084—1145),正是他作《江西诗社宗派图》,尊黄庭坚为诗派之祖,下列陈师道等25人,才确定了江西诗派的关系脉络。

黄庭坚也写词,那首《清平乐》,

“春归何处,寂寞无寻处,

若有人知春去处,唤取归来同住。

春无踪迹谁知,除非问取黄鹂。

百啭无人能解,因风飞过蔷薇。”

宋代文坛的辉煌由欧阳修开启

这首词作于黄庭坚生命最后一个春天,知名度甚至比他的诗还高。还有一首《南乡子》

“诸将说封侯,短笛长歌独倚楼。

万事尽随风雨去,

休休,戏马台南金络头。

催酒莫迟留,酒味今秋似去秋。

花向老人头上笑,

羞羞,白发簪花不解愁。”

这最后一句,有欧阳修“白发簪花君莫笑”的影子,有苏轼的诗,“人老簪花不自羞,花应羞上老人头”(苏轼《吉祥寺赏牡丹》),还有苏轼的词,“万事到头都是梦,休休,明日黄花蝶也愁”(苏轼《南乡子》,元丰五年,1082年)。

他的书法也和苏轼齐名,“(轼)(庭坚)(芾)(襄)”,宋四家之一。

宋代文坛的辉煌由欧阳修开启

拓展阅读:谥号

欧阳修谥号“文忠”,世称“欧阳文忠公”,而范仲淹谥号什么呢?“文正”。

文正”是古代最高等级的谥号,“文忠”是第二高等级的谥号。司马光说:“文正,谥之极美,无以复加”。对了,司马光也谥号“文正”,谥号“文正”的还有清代的曾国藩。明代李东阳临终前,杨一清跑去告诉他,会为他争取“文正”谥号,李东阳居然回光返照,爬起来给他磕头感谢来着。居然能跟范仲淹、司马光相并列,换我也磕头。绝对的含笑九泉。

“经纬天地曰文,道德博厚曰文,学勤好问曰文,慈惠爱民曰文,愍民惠礼曰文;内外宾服曰正,大虑克就曰正,内外用情曰正,清白守洁曰正,图国忘死曰正”。历代谥“文正”的不过20来人,谥“文忠”的也不多,如:富弼苏轼张居正林则徐李鸿章……

岳飞谥号“武穆”,也是一个很高的谥号,“刚强直理曰武,威强敌德曰武,克定祸乱曰武;布德执义曰穆,中情见貌曰穆,贤德信修曰穆”。

隋炀帝的“”就不用说了。至于宋神宗,庙号“”(也就是皇帝的谥号,所以也叫“神庙”),这不是什么特别好的谥号,有点神神叨叨的意思,让人不知道怎么评价才好。因为明神宗万历皇帝就是这样的人。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上一篇:由电视剧《清平乐》看北宋词人 下一篇:诗豪刘禹锡与白居易的数次交锋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