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学海撷粹>> 文人轶事

诗豪刘禹锡与白居易的数次交锋

2020年04月22日 18:41:00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兰歌在线 浏览数:546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刘禹锡(772—842)字梦得,所以注意了,其实刘禹锡的“锡”,不念“锡”,而念“赐”,或者说,就是“赐”。

为什么这么说呢?古人的名和字往往是有关系的,李白字太白,杜牧字牧之,王安石字介甫,黄庭坚字鲁直,刘过字改之。什么,这人不熟悉?那《神雕侠侣》里的杨过,也字改之。梦得,梦中得来;怎么得来?大禹赐的!“锡”和“赐”在古代有相同意思,因为“金”和“贝”都是钱。

诗豪刘禹锡 与白居易的数次交锋

刘禹锡生于嘉兴,籍贯洛阳,自称中山靖王刘胜之后,是不是有点眼熟?是的,也就是跟刘备同一个祖先。是不是不知道,因为据说中山靖王有100多个孩子……

刘禹锡早年随父寓居嘉兴,常去吴兴拜访著名诗僧皎然和灵澈,得到他们的不少指点。天赋秉异再加大师点拨,贞元九年(793年),刘禹锡进士及第,时年22岁(柳宗元跟他同科进士,比他还小1岁),可谓少年得志,春风得意。

但命运似乎跟他开了一个很大的玩笑,接下来的大半辈子,刘禹锡宦海沉浮,屡遭贬谪……

一、二王八司马事件

刘禹锡的首次贬谪,要从“二王八司马”事件说起。“二王八司马”事件,在中国文学史和政治史上,都算得上是大事件。追溯源头,事情还要从“永贞革新”说起。

诗豪刘禹锡 与白居易的数次交锋

公元805年春,唐顺宗即位,以王伾、王叔文、韦执谊、刘禹锡、柳宗元为首的改革派,进行罢免宫市、停止进奉等多项改革,史称“永贞革新”,这是刘禹锡前期的高光时刻。

因为唐顺宗身体不好,甚至随时都可能去世,所以他们也存在急于求成、操之过急的现象,而且因为没掌握兵权,导致根基不稳。很快守旧势力和宦官联合反扑,唐顺宗被迫让位给太子李纯,王叔文赐死,王伾被贬后病亡,刘禹锡与柳宗元等八人先被贬为远州刺史,走到半路,不行,还是太轻,于是未到任又加贬为远州司马。

至此,革新失败,持续140多天的“永贞革新”戛然而止(堪比98天的“百日维新”)。

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二王八司马事件”。

(公元805年)七月二十八日,俱文珍等逼顺宗下制,称:“积疢未复,其军国政事,权令皇太子纯勾当。”同时,以更为志同道合的袁滋、杜黄裳为宰相,以取代高郢、郑珣瑜。八月四日,既得利益者又假顺宗制:“令太子即皇帝位,朕称太上皇,制敕称诰。”

五日,太上皇徙居兴庆宫,诰改元永贞。六日,贬王伾为开州司马,王叔文为渝州司户。伾不久死于贬所,叔文翌年亦被赐死。九日,太子纯才正式即位于宣政殿,是为宪宗。九月十三日,贬刘禹锡为连州刺史,柳宗元为邵州刺史,韩泰为抚州刺史,韩晔为池州刺史。十一月七日,贬韦执谊为崖州司马。

朝议谓刘、柳等人贬太轻。十四日,再贬刘禹锡为朗州司马,柳宗元为永州司马,韩泰为虔州司马,韩晔为饶州司马;又贬程异为郴州司马,凌准为连州司马,陈谏为台州司马。此十人合称“二王八司马”。

诗豪刘禹锡 与白居易的数次交锋

二、“诗豪”刘禹锡

“二王八司马”事件开启了刘禹锡的坎坷人生。然而,正是这样的经历,遇上这样的人,磨砺出不一样的光芒。

“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

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

(刘禹锡《秋词》)

这首诗作于刘禹锡朗州司马任上,正是刘禹锡人生的最低谷期。但在诗里,你看不到他有丝毫悲情或失意,而是那么地坦然,昂扬向上。后世称刘禹锡为“诗豪”,这是有道理的。

我特别喜欢“晴空一鹤排云上”一句。这个“排”字,真是神来之笔!是“一排”的排,“排开”的排,还是“排空驭气奔如电”的“排”?不好说。之前没人这么用,没这层意思,但他这么一用,你很自然就理解了,就拍案叫绝!

诗豪刘禹锡 与白居易的数次交锋

不易找到、很好懂,这就是炼字的典范。类似的,王安石的“春风又绿江南岸”中的“绿”,以及现代汉语中的“给力”,也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跟这首《秋词》差不多同时,他最好的朋友——同时期的永州司马柳宗元,在永州写了一首《江雪》。

“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柳宗元《江雪》)

柳宗元的诗寂静、寒冷,但不寂寞、冰冷,孤独中透着一种平静和美好。或许这正是两人性格的最好写照。

诗豪刘禹锡 与白居易的数次交锋


三、刘禹锡与白居易的相逢

唐敬宗宝历二年(公元826年),刘禹锡罢和州刺史返回洛阳,同时白居易也从苏州刺史卸任,准备回洛阳,二人在扬州相逢。

这次见面,是当时国内最顶尖的两位诗人的初次见面。二人虽闻名已久,却(恐怕只)是初逢。白居易席上作诗相赠。

“为我引杯添酒饮,与君把箸击盘歌。

诗称国手徒为尔,命压人头不奈何。

举眼风光长寂寞,满朝官职独蹉跎。

亦知合被才名折,二十三年折太多。”

(白居易《醉赠刘二十八使君》)

诗豪刘禹锡 与白居易的数次交锋

白居易的人生也不是一帆风顺,但两人比惨,白居易发现刘禹锡比自己惨多了,表示极大的同情和不平。作为当事人,刘禹锡却是洒脱,他以诗作答。

“巴山楚水凄凉地,二十三年弃置身。

怀旧空吟闻笛赋,到乡翻似烂柯人。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

今日听君歌一曲,暂凭杯酒长精神。”

(刘禹锡《酬乐天扬州初逢席上见赠》)

端的大气、豪情!“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甚至被收录成为成语。

第一次PK,刘禹锡略占上风。

要说两人最近一次失之交臂,已是13年前。元和十年四月(农历),白居易罢中书舍人,左迁九江郡司马,也就是江州司马。而早些时候,同年一月(农历),刘禹锡和柳宗元回京,原计划另有任用。不过刘禹锡逛了趟玄都观,写了著名的《元和十年,自朗州召至京,戏赠看花诸君子》(注:《全唐诗》误作“十一年”),

“紫陌红尘拂面来,无人不道看花回。

玄都观里桃千树,尽是刘郎去后栽。”

得罪了当朝权贵,捎带手把好哥们柳宗元(以及韩泰、韩晔、陈谏等八司马的其他几位)也给坑了,两人很快又被外放出去,时间为三月中下旬。从时间推算,刘、白两人同时在京约2个多月,但似乎没有见过面。

回京时,他们分别是朗州司马(刘禹锡)和永州司马(柳宗元),这次外放,好歹升了官,当一州之主——刺史。但地方不好,还是南方蛮荒之地。安排柳宗元去柳州,刘禹锡去播州。柳州就是今天的柳州,相对好一点,而播州是今天的遵义,那时候还很不发达。

这还不算什么,更大的问题是,当时刘禹锡的母亲年近八十,不带母亲,此去可能就是永别;带上母亲,舟车劳顿,今天去遵义都不方便,何况当初。

柳宗元也真是够哥们,他跟朝廷提出,跟刘禹锡交换,自己去播州,让刘禹锡去柳州,因为他母亲已经去世了。朝廷没有同意,但给刘禹锡换了个地方——上次没去成的连州。这件事上,他们的另一个好朋友御史中丞裴度(765—839),也出了很大的力。

“以播易柳”这件事记录在柳宗元的墓志铭上,作墓志铭的人,是当时的文坛宗师,也是柳宗元的好朋友——韩愈。柳宗元的身后事,是刘禹锡料理的,墓志铭也是他找韩愈撰写的,虽然他自己也有这个资格和能力。

诗豪刘禹锡 与白居易的数次交锋

古籍对此次行程有详细记载。唐宪宗元和十年(公元815年),

3月14日,授刘禹锡播州刺史,柳宗元柳州刺史;

3月17日,改授刘禹锡为连州刺史;

3月22日,刘、柳同行,一起离开长安;

5月17日,二人在衡阳各唱和三首,分路赴任;

6月11日,刘禹锡抵达连州(这次真的到连州了)。行程3600余里,历时78天。

注:上述日期为农历。

“二十年来万事同,今朝歧路忽西东。

皇恩若许归田去,晚岁当为邻舍翁。”

这是柳宗元衡阳作别诗的第二首——《重别梦得》,一首不够,所以重别。但两人实在是满腔的感情、满腹的话儿,于是柳宗元又有《三赠刘员外》,再问“今日临歧别,何年待汝归?”

然而,这个简单而美好的愿望终究落空了,四年后,柳宗元死于柳州任所。

柳宗元去世那年,刘禹锡母亲也去世了,刘禹锡离开连州,为母丁忧,两年后转任夔州刺史。刘禹锡在连州虽然只有四年多,但播撒下饱满的文化的种子。连州的开化与发展,千百年来的文风振兴,刘禹锡功不可没。

据史载,唐代广东进士38名,连州占12名,北宋年间,广东进士127名,连州占48名,“科第甲通省”。

清人杨楚枝评曰:“连州风物媲美中州,刘禹锡振起之力居多”。

“诗称国手徒为尔”,“二十三年弃置身”,刘禹锡的才气、能力、诗文成就都不逊韩愈、白居易,他当时就很有名,但影响力却远不如韩白,很大程度上因为他长期被贬,不在朝中,只有朋友,缺少一帮追随者。

韩愈、白居易像武林盟主方证大师、冲虚道长,刘禹锡则是大侠风清扬。

至于他的好朋友柳宗元,就更是如此了。柳宗元47岁死在柳州刺史任上,刘禹锡毕竟后来还是离开连州,回到中央,最后官至尚书,也是不错的归宿了,而且活了70多岁,在唐代绝对算是高寿了。

—— 刘禹锡年谱 ——

[772]刘禹锡出生

[790]游学长安

[793]进士及第,登博学鸿词科

[795]吏部进士科取士

[795]为父丁忧

[800]杜佑幕僚/掌书记

[802]京兆府渭南县主簿,不久迁监察御史

[805](连州刺史改)朗州司马10

[814]年末回京

[815](播州刺史改)连州刺史5

[819]为母丁忧3

[821]夔州刺史3

[824]和州刺史2

[826]回洛阳任东都尚书

[832]历任苏州、汝州、同州刺史

[836]太子宾客、秘书监分司东都

[841]加检校礼部尚书衔

[842]卒于洛阳,追赠户部尚书,葬于荥阳

四、刘禹锡与白居易的骊珠之叹

视野再拉回到扬州。这次扬州相逢后,刘、白两人一路同行回长安,深厚的友谊就此结下。回长安不久,刘禹锡又逛了一次玄都观,又写了一首《再游玄都观》

“百亩庭中半是苔,桃花净尽菜花开。

种桃道士归何处,前度刘郎今又来。”

诗豪刘禹锡 与白居易的数次交锋

比13年前更犀利,但所幸这次没惹出什么麻烦。刘禹锡的傲,是骨子里的傲。跟刘禹锡相似的,我们这个时代有一个钱伟长!

这之后,刘禹锡在洛阳任职一段时间,旋又出牧,担任苏州、汝州、同州等地刺史。这倒不算贬谪,因为同州刺史、苏州刺史跟播州刺史、连州刺史完全不是一个概念,播州、连州是下州,苏州是雄州,苏州刺史在唐代是从三品高官,同州在长安附近,虽然经济、户口不如苏州,但级别更高,是辅州。这就跟今天的天津市委书记与阿里地委书记完全不是一个概念一样。

唐宋宰相也经常出为上州刺史,比如元稹罢相后就跑去同州当刺史。

唐初依隋旧制,地方上有州(郡)、县两级。据《旧唐书·地理志》记载,贞观十三年(公元639年)全国有358州,1551县。州的辖区跟今天的市基本是一个概念,(比如苏州市、扬州市、郑州市、泉州市……),但因为唐代大部分时间并没有设置相当于现在省一级的行政单位,所以州刺史相当于现在的省长。

唐代的道(宋代的路)只是地理划分,就跟今天的亚洲、欧洲一样,是监察区而非行政区。到唐代后期军阀林立,节度使/观察使普遍设置(原来只是设置于边疆),一个节度使/观察使主管数州,才变成州的(实际)上级。

刺史虽然是州的最高行政长官,但级别却有所不同。唐代州郡,按户口之多寡、地位之轻重、辖境之大小以及经济水平之高低,分上州、中州、下州三等(最初标准:三万户以上为上州,二万户以上为中州,二万户以下为下州),如果加上辅、雄、望、紧,一共七级。上州刺史从三品,中、下州刺史皆正四品下。

有唐一代,刺史的级别有所调整,但总体上,上州刺史级别高于中州刺史级别,中州刺史级别高于下州刺史级别。不算京兆尹(相当于今天的北京市委书记兼市长)的话,辅州刺史级别最高(近京之州称辅州,如同州)。

唐代经济发展不平衡,州与州差别极大,表为与中唐诗人经历密切的几个州资料,资料来自《旧唐书·地理志》,天宝二十八年数据。时全国共有州328,县1573,户8412871,口48143609,田14403862顷。

诗豪刘禹锡 与白居易的数次交锋

隋末大乱,经过100多年的恢复,在开元年间达到并超过隋朝的最高水平(隋大业年间,郡190,县1255,户8907536,口46019956),但这一切截止于安史之乱。经历安史之乱后,全国人口由5000万锐减到1800万(实际上会多一些,因为躲避战乱,很多人口没有统计到)。所以刘禹锡时期,数据并没有那么漂亮。

白居易在刘禹锡之前,当过一年左右的苏州刺史。“七里山塘全入梦,两岸人家尽枕河”,现在著名的苏州山塘街,从阊门到虎丘,就是白居易刺史任内开凿修建的。刘禹锡有诗“姑苏十万户,尽作婴儿啼”,写苏州人民对白居易离职的不舍。

而刘禹锡自己在苏州刺史任上,曾获得朝廷官员考评的最高等级——“政最”,赐紫袍、金鱼袋,这是和平年代地方官员极少能得到的最高评价。

刘禹锡在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把“立德、立功”做到了极致。“苏州三贤”,当之无愧!

刘禹锡和白居易晚年都分司东都,长居洛阳,所以交往甚密,唱和很多。白居易说,“彭城刘梦得,诗豪者也,其锋森然,少敢当者。予不量力,往往犯之。夫合应者声同,交争者力敌,一往一复,欲罢不能”。

两人一来一回,你来我往,整出几百首诗词,弄了本书叫《刘白唱和集》。那时,小他们七岁的元稹已经去世。

有一个很有名的故事。

有一次,刘禹锡、元稹、韦楚客三人在白居易家中,谈论六朝兴废,一时兴起,白居易提议,每人写一首金陵怀古的诗篇。四人中,刘禹锡官职最小,但他文思涌来,略无逊让,满饮一杯,率先出手,诗云:

“王浚楼船下益州,金陵王气黯然收。

千寻铁锁沉江底,一片降幡出石头。

人世几回伤往事,山形依旧枕寒流。

今逢四海为家日,故垒萧萧芦荻秋。”

白居易拿起来一看,叹了口气,“我们四人一起去探骊龙,你已经先拿到珠子了,我们要那些剩下的鳞片有何用?”

诗豪刘禹锡 与白居易的数次交锋

于是其他三人罢笔。

长庆中,元微之、刘梦得、韦楚客同会白乐天之居,论南朝兴废之事。乐天曰:“古者言之不足,故嗟叹之;磋叹之不足,则咏歌之。今群公毕集,不可徒然,请各赋《金陵怀古》一篇,韵则任意择用。”时梦得方在郎署,元公已在翰林。刘骋其俊才,略无逊让,满斟一臣杯,请为首唱。饮讫,不劳思忖,一笔而成。白公览诗曰:“四人探骊,吾子先获其珠,所余鳞甲,何用?”三公于是罢唱。但取刘诗吟味竟日,沉醉而散。(《鉴诫录》)

这是文学史上有名的“骊珠之叹”,简称“叹骊”。骊珠,骊龙下巴处的珠子,精华之所在,极珍贵极难获得。

这次PK,刘禹锡又胜出。

但这件事可能并不存在,因为这首后来被选为《三国演义》结束语的《西塞山怀古》,画面感很强,很像是现场登临,有感而发之作。

刘禹锡还写过《金陵五题》(826年),顾名思义,一共五首,白居易读到《石头城》时,“掉头苦吟,叹赏良久”,感慨道,“吾知后之诗人不复措辞矣”。

“山围故国周遭在,潮打空城寂寞回。

淮水东边旧时月,夜深还过女墙来。”

(刘禹锡《石头城》)

诗豪刘禹锡 与白居易的数次交锋

四、刘禹锡与白居易的诗歌创新

刘禹锡也有很多成就。白居易曾写过一组三首《忆江南》,刘禹锡回了两首,其一为:

“春去也,

多谢洛城人。

弱柳从风疑举袂,

丛兰裛露似沾巾,

独坐亦含嚬。”

跟原词相关,并用原词的曲调,但讲的是洛阳的春天,刘禹锡把“忆江南”变成真正意义上的词牌名。

而早些时候,贬谪蛮荒期间,刘禹锡结合当地民歌,创作了不少《竹枝词》,像“花红易衰似郎意,流水无限似侬愁”“东边日出西边雨,道是无晴却有晴”都出自他的手笔。

刘禹锡也是文章大家,是古文运动的积极参加者。大家都读过他的《陋室铭》,88字,震古烁今。“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看看他的朋友圈,韩愈!柳宗元!白居易!元稹!裴度!令狐楚!

诗豪刘禹锡 与白居易的数次交锋

还有些什么人?比如杜佑。杜佑是杜牧的爷爷,也是唐代大文学家、大史学家、大官,刘禹锡当过他的幕府、掌书记,也就是秘书、助理。

当然也不只是刘禹锡,唐代这帮大诗人的关系错综复杂。

白居易曾给刘禹锡写了一首《咏老赠梦得》,感叹(两人)年纪(都)大了,看书、行动诸多不便;刘禹锡身体也不好,看后世画像,他身材尤其清癯消瘦,但他回了一首《酬乐天咏老见示》,结尾两句很有名:

“莫道桑榆晚,为霞尚满天”。

诗豪刘禹锡 与白居易的数次交锋

这第三次次PK,似乎刘禹锡又胜了。胜在何处?胜在豪气!

这样一个人,他不“诗豪”谁“诗豪”?除了李白,可人家是“诗仙”,刘禹锡毕竟还是人间级别的,“诗豪”于他最是恰当。

五、晚年刘禹锡

晚年的刘禹锡,跟玄都观还有一次交集,他又写了一首诗——《酬令狐相公雪中游玄都见忆》

“好雪动高情,心期在玉京。

人披鹤氅出,马踏象筵行。

照耀楼台变,淋漓松桂清。

玄都留五字,使入步虚声。”

阅尽人事沧桑,历尽人生坎坷,一代诗豪终究名就功成,写这首诗的刘禹锡心气平和多了。

唐武宗会昌二年(842年),刘禹锡卒于洛阳,享年71岁,追赠户部尚书,葬于河南荥阳。因晚年曾任太子宾客,世称“刘宾客”,存诗800多首,编入《刘宾客文集》。

《旧唐书》(第160卷)、《新唐书》(第168卷)、《唐才子传》,有其传记。还有一篇《子刘子自传》,刘禹锡临终前自撰的。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上一篇:宋代文坛的辉煌由欧阳修开启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