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史大观>> 诗词歌赋

汉至六朝赋,潘安、司马相如都是个中高手

2020年04月08日 18:55:57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兰歌在线 浏览数:526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一、何为赋

赋是从汉到唐流行的文体,尤其在五言诗形成以前,赋是两汉四百年间文人创作的主要文体(之一)。所谓赋,铺排也,极尽夸张、排比、铺陈之能事,相比乐府(诗)的质朴,赋是华丽的。

汉至六朝赋 潘安司马相如都是个中高手

关于赋的起源,大家争执不清。有人认为,赋源自《诗经》的表现手法。“赋、比、兴”,这是作诗的三种方法。其中“赋”就是“直陈其事”,不用比喻,也没有抒情,直接把事情说出来。也有人认为,赋源自战国时期吟诵诗歌,来表达抱负的风气,“不歌而诵谓之赋”,这里的“赋”是朗诵的意思。还有人认为……

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赋的出现,改变了原先只有诗歌和散文的文坛。赋介于诗和文之间,它舍弃了诗歌过于拘谨的格式,但保留了它的韵律美;它吸收了散文的灵活,又不至于松散。某种意义上,赋是一种诗意的骈文,多对仗。就跟散文诗一样,你说它是诗还是散文?

如同“行书”介于“楷书”和“草书”之间,又进一步分为“行楷”和“行草”,如果细分,“赋”可以分成“骚赋/辞赋/诗赋”“骈赋”和“文赋”。不用说,前者接近诗,后者偏向文。

比如王粲的《登楼赋》、曹植的《洛神赋》,一般也把它们归类到诗歌;杜牧的《阿房宫赋》是华丽的骈文;而到了欧阳修的《秋声赋》、苏轼的《前后赤壁赋》,那只是沾了一个“赋”的名字,实实在在是散文了。

汉至六朝赋 潘安司马相如都是个中高手

骈赋应该算是最纯粹的赋,因为多用对仗的四字句和六字句,所谓“骈四俪六”,所以也叫“四六文”“俳赋”。

二、西汉辞赋

西汉是辞赋发展的高峰期,这时期著名的辞赋,有汉初贾谊(前201—前168)的《鵩鸟赋》、《吊屈原赋》,内容和风格都接近《离骚》,是半诗半文的骚体抒情赋。这也是传统辞赋的代表,即一些有才德的人写于他们失意不得志的时候,借以宣泄、劝告、开导,阐明道理。

贾谊之后有淮南小山(一说作者即淮南王刘安(约前179—前122))的《招隐士》,这篇文章收录于《楚辞》,是根正苗红、地地道道的骚体诗歌,或者说骚体赋。

汉至六朝赋 潘安司马相如都是个中高手

但西汉的赋,总体给人的感觉,是宏伟的篇幅,各种华丽辞藻的堆砌,文字靡丽,争奇斗艳。这样的写作方式,跟时代背景有关,跟汉赋与汉乐府的分工有关。我们今天读赋,会遇到很多不熟悉、不认识的字词和典故,需要看很多的注释,乐府则简单、质朴、平实多了。我喜欢汉乐府胜于汉赋。(汉)赋写得绮靡华丽,不接地气,但皇帝们喜欢。

“文景之治”是这个国家美好的时期,无为而治,百姓休养生息,上天风调雨顺…… 因为“文景之治”的巨大惯性,汉武帝初年,帝国处于最为富强的阶段。爷爷和爸爸负责攒钱,汉武帝负责花钱,他北征匈奴,开疆辟土,武功赫赫,盛世伟业需要歌功颂德。

汉至六朝赋 潘安司马相如都是个中高手

他曾读到枚乘的赋,赞不绝口。当时枚乘年纪已经很大了,武帝就让人“安车蒲轮”去接他。“安车蒲轮”,说的是当时的车是木头制造的,而路远没有我们现在平整,经过山地或者砂石路面的时候,容易颠簸,如果在车轮上缠上厚厚的蒲草,就能起到减震的作用。这在当时是很隆重的方式,但枚乘因为年老体衰,还没有到长安,就在半路上去世了。枚乘(?—前140),代表作有《七发》,西汉前期著名辞赋家。

统治者的热衷,推动了汉赋的发展,也给汉赋的奢靡之风做了铺垫。元代的祝尧曾这样评价汉赋:“取天地百神之奇怪,使其词夸;取风云山川之形态,使其词媚;取鸟兽草木之名物,使其词赡;取金壁彩缯之容色,使其词藻;取宫室城阙之制度,使其词庄”。他所讲的,是在赋里常可以看到的,铿锵和谐的遣词造句和精妙绝伦的描写。

“西汉文章两司马”,鲁迅在《汉文学史纲要》里说,“武帝时文人,赋莫若司马相如,文莫若司马迁”。杜甫是“诗圣”,司马迁是“史圣”,司马相如(前179—前118)也有个称号,叫“赋圣”,也叫“辞宗”。他是成都人。

司马相如有名篇《子虚赋》和《上林赋》,代表着汉代散体大赋的最高成就。《子虚赋》假托楚国的子虚先生出使齐国,与乌有先生对话,成语“子虚乌有”就是从这里来。在交谈中,子虚先生夸耀楚国的云梦泽,各种奇山异水、珍禽名兽、草木虫鱼……,还吹嘘说这是楚国七大湖沼最小的一个(其实是最大的一个)。《上林赋》则由亡是公进一步渲染皇家园林上林苑是如何的丰饶,天子游猎是如何的威仪,极尽铺张,充分展现了宏大的想象力。

汉至六朝赋 潘安司马相如都是个中高手

这两篇赋主题相同,前后衔接,司马迁干脆把它并做一篇,称为《天子游猎赋》。繁华的京都、盛大的游猎、恢弘的出行、广博的世界,天马行空的描述,细致入微的刻画,夸张的排比和陈述,就像哥特式的教堂,炫目的彩色玻璃、高耸的尖顶,可望而不可及。读起来却又是扑面而来的气势磅礴、波澜壮阔,令人叹为观止。

汉代说到赋,还有“以赋为风”的意思,这个风就是诗经的风,“风”通“讽”,写它是为了讽谏。

司马相如还写了一篇《大人赋》,讲述了“大人”乘云驾龙,游览仙界的场景,以“大人”隐喻天子,作赋的本意在于劝讽武帝四处求仙,但由于想象丰富,文字靡丽,汉武帝看到以后,飘飘然陶醉在凌驾云天的气概里,忽视了原本的劝讽。

同样,《子虚赋》也好,《上林赋》也罢,先花了90%的篇幅各种渲染、各种夸耀,临末了,忽然来一段,“这真是太奢侈了,不应该啊,政治教化、好好治国才是正经”,但这段话并没有起到力挽狂澜的作用,大家记住的还是前面华丽的部分。

但这多少有点后人的总结,大概是因为刚好几篇名赋都有这层意思。赋有讽,甚至讽是主要的,但也不全是讽,就如春晚也一样有赵本山后期的小品。“咫尺长门闭阿娇”,汉武帝皇后陈阿娇曾花重金请司马相如写了一篇《长门赋》,赋写得很好,但并没有唤回汉武帝的心。

汉至六朝赋 潘安司马相如都是个中高手

正如司马相如所说,“赋家之心,包括宇宙,总览人物”。这不禁让人感慨,一个社会需要怎样的安定富庶、繁荣昌盛,才会有文人写出这样的篇章?在夸多斗靡之下,(汉)赋是汉代人给我们呈现的,两千年前的那个泱泱大国。

三、东汉魏晋辞赋

西汉末年有蜀郡成都人扬雄(前53—18),他是司马相如的粉丝兼同乡,还是位模仿大师,有模仿《子虚赋》和《上林赋》的《甘泉赋》《羽猎赋》《长杨赋》,还仿《易经》写了一部《太玄经》。后世把他跟偶像司马相如合称为“扬马”。

东汉时期,像刚才提到的班固(32—92)也擅长作赋,撰有《两都赋》《幽通赋》等,跟扬雄合称“班扬”。

还有南阳人张衡(78—139),对,就是发明浑天仪和候风地动仪的那位,他不仅是个科学家,还是一个文学家,他的《两京赋》《应闲赋》《思玄赋》传诵至今。

汉至六朝赋 潘安司马相如都是个中高手

司马相如、扬雄、班固、张衡四人,被合称为“汉赋四大家”。

汉魏之际的名赋,有前面提到的王粲的《登楼赋》、曹植的《洛神赋》,还有陈琳的《武军赋》《神武赋》、赵壹的《刺世疾邪赋》。
魏晋之际则有向秀的《思旧赋》(又叫《闻笛赋》)、阮籍的《大人先生传》等。

准确说,《大人先生传》是篇赋体散文,文章很长,里面还嵌着几首诗。据说是阮籍拜访一个隐士,听到他长啸,归来后有感而写,里面有隐士的形象,有神仙的做派,也有他的影子。

汉至六朝赋 潘安司马相如都是个中高手

每个时期的赋都不一样,汉赋与魏晋的赋不一样,西汉和东汉的也不太一样。它虽是以辞赋家的风格转变为标志,但这就好像20世纪前后,小说的风格出现了变化,并不是因为小说家的变化,而是这个世界发生了变化。

四、左思与潘安

西晋太康年间,有左思(字太冲,生卒年不详)的《三都赋》。哪三都?魏都邺城、吴都建康、蜀都成都。注意,没有洛阳。魏国首都虽然后来在洛阳,但很长一段时间是在邺城,也有一段时间在许昌(今天许昌市区就叫魏都区),虽然因为这(三)篇赋,产生了一个成语,叫一时“洛阳纸贵”。左思也是一位著名诗人,《咏史》诗八首是其代表作,他是太康年间成就最高的作家。

然而左思是一个有才而貌丑的人。同时代还有一个有才的美男子,还是左思的邻居,叫潘岳(247—300),字安仁,世称“潘安”。“才如子建,貌比潘安”是古代对一个(读书)人的最高赞誉。

潘安也是大才,与陆机齐名,代表了太康诗坛的形式主义倾向,诗歌辞采华美,讲究骈偶,被钟嵘《诗品》列为“上品”,并有“陆才如海,潘才如江”之说。可惜才名被自己的美貌所掩盖,一个明明可以靠才华吃饭的人,偏偏最后靠颜值出名。谢灵运说,“左太冲诗,潘安仁诗,古今难比”。我读过他的《悼亡》诗三首,才华确实不在左思之下。

汉至六朝赋 潘安司马相如都是个中高手

《世说新语》记载,潘安出门游玩,被妇女们喜爱追逐,还经常被上下其手,大吃豆腐;左思也出门,那些女人们都吐口水表示嫌弃,甚至还向他丢东西。这件事情作为正史的《晋书》也有记载,但陪衬的主角换成左思的伯乐——张载。

张载也是个有才而貌丑的人,他出门常有顽皮小孩向他车里扔小石头,潘安出门也被丢东西,那是妇女被他吸引,给他丢水果,叫“掷果盈车”,张载回家,“投石满载”,拖回来一车小石子。同时代还有一个被围观致死的美男子,叫卫玠,也是个玄学家,这件事叫“看杀卫玠”。

这上哪说理去?明明大家一样有才。看来看脸看身材的社会每朝每代都是一样。难怪张载那么赏识左思,估计是心有戚戚,心心相惜。但有点奇怪,要说左思貌丑,他妹妹左芬却入宫为妃,难道他是捡来的,还是他妹妹是捡来的?他妹妹不仅貌美,也是当时著名的文学家。

五、三谢、鲍、庾

由于诗、赋有天然的亲近,这一时期(魏晋、南北朝)的诗人大多精于辞赋,或者说辞赋家也精于诗歌。左思、潘安是这样,“大小谢”、鲍照、庾信也是如此。

谢灵运(385—433)有赋十余篇,如《山居赋》《岭表赋》《江妃赋》,谢脁(464—499)有《思归赋》《游后园赋》《高松赋》《杜若赋》等,鲍照(约415—466)有《芜城赋》,但成就不如他们的诗。

汉至六朝赋 潘安司马相如都是个中高手

庾信(513—581)更厉害,被誉为“六朝首屈一指的骈文家”,在辞赋方面的成就也丝毫不亚于诗歌,有著名的《哀江南赋》《小园赋》《枯树赋》。

其中《枯树赋》是庾信晚年滞留北周时所写,以树喻己。据说天鹅临死前的叫声最凄厉也最优美,《枯树赋》就是庾信的天鹅之鸣。“昔年种柳,依依汉南。今看摇落,凄怆江潭。树犹如此,人何以堪!”《枯树赋》结语,把全文推向高潮,但这最精彩的几句,却不是庾信的手笔,而是来自东晋大司马桓温的感叹。

同是谢家人,谢灵运族侄、南朝宋文学家谢庄(421—466,字希逸)有篇《月赋》,假托曹植和王粲在聊天,里面有名句“美人迈兮音尘绝,隔千里兮共明月”,到张九龄手中,变成“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到孟郊那里,成了“别后唯所思,天涯共明月”,宋代苏轼则进一步升华成“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汉至六朝赋 潘安司马相如都是个中高手

正本溯源、省身念祖,赋对后世文学有着深远的影响。

六、江淹

比谢庄略晚一点,有个更著名的辞赋家——江淹(444—505)。

江淹历经宋、齐、梁三代,早年文才卓绝,诗、文、赋均负盛名,后来当了高官,才思减退,没写出什么好作品,人称“江郎才尽”。关于这件事有个传说,说有一天他梦见仙人郭璞跟他说,我早年有一支笔放在你这儿,现在请把它还给我。江淹从怀里摸出一支五色笔交给他,郭璞把笔收回去就消失了。从此,江淹就再没写出什么好作品了。李白也有一个类似的故事,说他少年时梦见自己所用的笔头上开出了花,之后便天才纵横,名动天下。这就是“梦笔生花”或“妙笔生花”的出处。

在“江郎才尽”之前,江淹有几篇顶级的作品。比如《恨赋》,“……春草暮兮秋风惊,秋风罢兮春草生。绮罗毕兮池馆尽,琴瑟灭兮丘垄平。自古皆有死,莫不饮恨而吞声”;

还有更著名的《别赋》,“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下有芍药之诗,佳人之歌,桑中卫女,上宫陈娥。春草碧色,春水渌波,送君南浦,伤如之何!至乃秋露如珠,秋月如圭,明月白露,光阴往来,与子之别,思心徘徊”。这段话源自《楚辞·九歌·河伯》,“子交手兮东行,送美人兮南浦”,但经过这篇文章再加强,“南浦”从此意象深刻地成为“送别”的代名词。

汉至六朝赋 潘安司马相如都是个中高手

这两篇赋好到什么程度?好到让李白存心PK。“李白前后三拟文选,不如意辄焚之,惟留恨、别赋。今《别赋》已亡,惟存《恨赋》矣”。李白这篇《恨赋》或者叫《拟恨赋》完全按江淹原文格式仿作,不逊原文(要不然估计也被李白烧掉了,也不会留着)。有兴趣可以自己去查阅。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