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秦骄子>> 杏林梨园

关华:梨壇娇子 司鼓之王——记一代鼓师王万琪

2020年05月31日 05:09:16来源:本站来稿 作者:关华 浏览数:667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王万琪先生,陕西省京剧团著名鼓师,素有一代鼓王之称,蜚声京剧界,是一位受人尊敬的艺术家。

京剧鼓师王万琪先生

王万琪先生,1924年,出生于山东省东光县,1934年10岁从师张清顺、张来友、乔玉林,并得到司鼓元老白登云、杭子和与周子厚先生的亲传。

他是京剧表演艺术家王君青的夫君,是京剧世家王氏家族引以为荣的一员。

王君青、王筠蘅、王君笙姐弟三人

王氏家族三姐弟都是京剧艺术家,长姐王君青是终身艺术成就奖获得者,长兄王筠蘅是国家一级演员。弟弟王君笙是国家一级琴师。三姐弟在京剧界都是赫赫有名的人物,但是三姐弟对姐夫王万琪尊敬有加,对他的艺术造诣佩服万分。“西北琴父”王君笙先生每逢提到王万琪先生都倍感之至,敬重有加。他常常感叹:“最幸运的是,我与万琪兄在舞台上合作了四十多年,与一名好的鼓师合作是学习、是理解、同时也是享受!”

1958年,王万琪老师与夫人王君青老师一同加盟陕西省京剧团。1964年陕西省京剧团组建为陕西省京剧院,贤伉俪在陕西省京剧院工作直到退休。

小荷才露尖尖角,便有蜻蜓站上头。提及万琪先生的出道要追溯的10岁起:山东乡村花灯会上吸眼球的当属一个10岁的小男孩。他打着鼓,带领花灯队即兴演绎,惹得观看花灯的乡亲们赞不绝口。只见他鼓点既密且快,节奏又匀又准确。被当时的一位专业青年鼓师    慧眼相看收为徒弟,自此一代鼓王悄然出世了。

由于他天资聪颖,勤奋上进,基本功扎实,使得他技艺早熟,驰名南北。他对京剧打击乐体现了天才的创意,集百家之长,创自己所有。他根据京剧司鼓烦杂多变的演奏特点,不断摸索、实践、总结,对传统的演奏方法取其精华去其糟泊,把繁简相间、疏密有致的演奏方法创造性地加以完善,并系统研究了鼓套子的基本结构及演奏规律,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演奏风格。由于他鼓风严谨,技艺超群,因此声誉大振,被上海梨园界称之为“五虎上将”之一,与张鑫海、高明亮、王燮元、王玉璞等鼓师齐名。

王万琪先生是一位德艺双馨的好鼓师,他的技艺是有口皆碑的。王筠蘅先生与王熙苹老师受聘去上海戏剧学院授课,有一次和诸多专家如:刘秀荣、李文敏、寇春华、张鑫海一起吃饭。席间大家闲话家常,当他们聊起万琪先生的时候,张鑫海先生突然把桌子一拍说:“同行中,我最佩服的就是王万琪,王万琪好佬!(南方口语:‘好佬’就是好样的)”。张先生是当年《龙江颂》《海港》的鼓师。接着张先生对他的学生焦宝宏讲:“将来你们如果有机会在王先生手下干活,那才是你们的福气呢!”

前排王万琪和夫人王君青

后排长子王伟功、大弟王筠蘅、次子王伟正

王筠蘅先生与王万琪先生相识在1948年。那年王筠蘅还不到15岁,已然是一位才华初露的小导演啦!永安大剧院的业务主管是著名花脸陈富瑞(尚长荣的业师),到东镇光陆大戏院借王筠蘅去给永安大剧院排连台本戏《呼延庆打擂》。那天小筠蘅抱着一个大本子去了,满台的演员围着看一个不到15岁的小孩,怎么指导排演这么大一出戏。万琪先生在一旁默默地看着小筠衡宣布提纲,安排场子、教台词、念锣经。万琪老师时而笑笑,时而点头,对这位少年老成调度有方的少年导演赞许有加。与此同时人群中一个年轻人也吸引了小筠蘅的注意:这个年轻人个头不高,身穿一套白纺绸衣裤,拿着一把折扇,十分潇洒帅气,他就是永安大剧院的官中场面当家鼓佬王万琪。小筠蘅很好奇:打鼓佬排戏居然不用笔记场子,还是很少有的。当复排时鼓佬坐在司鼓的位子上的一瞬间,看似文质彬彬的他即刻彰显出王者风范。

王万琪司鼓

神手

鼓师乃戏剧的总指挥。王万琪先生司鼓帅气、儒雅,令人赏心悦目。只见他拿出一副超短的鼓楗,三十六场戏打的可谓行云流水、斩钉截铁、嬉笑怒骂恰到好处。演员谁该出场他也点名,甚至把戏中曲牌改动了好几处。这么好的记忆力和超凡的指挥能力令初次相识的小筠蘅吃惊。扮演庞文的陈富瑞先生告诉小筠衡:“他叫王万琪,十分了得,你若问他挣多少钱他可能记不清,要是打戏,不论文戏武戏,他一遍全记住,保险在台上碰不了。”看到乐队的青年和演员围着他转,他的确是一位人敬人爱的好鼓佬。说来也是缘分,七年后王万琪先生和王君青老师喜结连理,成了王氏家族一成员。60年代王万琪先生和王筠蘅先生同在一个剧团工作,他们成了亦师亦友的好搭档。

新中国成立后,这一时期文艺市场相当活跃,京剧市场一直是明星制,能担当主演的角,能卖票叫座的角都纷纷组成小组到全国各地巡回演出,小组一般四到五人。例:旦、小生、小丑、琴师、鼓师、服装、剧团一般十人左右,老生、花脸、青衣、小生、二路老生、老旦、以及琴、鼓、服装、外交等。各地戏院都有班底配戏,一般叫官中也叫底包。

王万琪和夫人王君青、女儿王伟华

那年唐韵笙京剧团到青岛永安大剧院演出,青岛早年有四个唱京剧的戏园子,唯独永安大剧院气魄最大。外地演员以及四大名旦和四大须生都来过青岛巡演,所到之初必定是先到永安大剧院,其次有华乐、光陆大剧院和天成戏院。当时永安大剧院坐阵的鼓师就是王万琪。当家琴师是我老师的老师董继贤先生,董先生是一个文武昆乱不挡的全能乐师。

青岛永安大剧院的底包实力很强,生旦净末丑全堂人马,没有角时本院的底包配戏也能卖票糊口。尽管王万琪业务很优秀,但当时的通称还是叫“官中鼓”。

京剧界闻名都知“南麒北马关外唐”,“南麒”指麒麟童周信芳、“北马”指马派马连良、“关外唐”指唐韵笙。他们都是老生,但是戏路都不一样,各有亮点,各有特色。尤其关外唐的戏很少见,从唐老板三天跑戏开始,王万琪先生就天天在台下看戏,记场子,有时还记提纲。机遇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唐韵笙先生演出期间鼓师家有急事请假走了,临时只好请官中鼓师王万琪替补。功夫不负有心人,万琪先生不愧是首席鼓佬,一上场就显示出超凡的水平来。虽然是临时救场,依然能够配合的恰到好处严谨无缝。演出结束后唐老板亲自夸这位鼓师打得好,打得紧凑,打出情绪来了。后来唐韵笙剧团到上海后,唐先生亲自聘请王万琪担当鼓师,从此王万琪先生踏入了上海艺术团。

王万琪和沈福存谢幕

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沈福存曾经说自己三出半戏,在陕西西安演过两出戏,都是王万琪先生司鼓,全部《玉堂春》已经由深圳唱片分社出版发行。回头看看这部《玉堂春》的司鼓,玉堂春从嫖院到团圆全部是一出大文戏,但是王万琪的鼓,打的是千变万化,贴近人物,洞穿人心。除演员的优秀表演技巧,各方面的努力配合,鼓点轻重缓急的掌控是重要的一环。玉堂春落难时万琪先生的鼓打的是如泣如诉,雨打梨花片片白;团圆时则欢天喜地,风摇牡丹朵朵红。他在本院曾经先后为:王金璐、李宗义、孙钧卿、王熙春、王玉田、王君青、云燕铭、黄玉华、尚长荣、田中玉、尚小云和王熙萍等诸多名家司鼓,凡是与他合作的演员皆有口碑,称赞不已。当年尚长荣先生就经常竖起拇指赞扬:王者风范、大团风度!

万琪先生打鼓有其独到之处的,首先:打的是情绪、打的是气氛。

他打武戏,犹如千军万马整装待发,继而高潮迭起,一板一眼扣人心弦。《挑滑车》起霸那铿锵有力的锣鼓声体现了大将军出战八面威风!其中四击头,万琪先生的鼓点不徐不疾转换有度,一气呵成。鼓与演员得配合严丝合缝密不透风,急时如狂风暴雨,横扫千军。舒缓时犹如千军万马整装待发,井然有序。此时未闻鼓声先催战事。战场的紧张,战况的激烈,在鼓师的手中得到了渲染。演员的表演得到了极致的发挥。满场的观众或喜或悲或担心,随着万琪先生的鼓楗一起跳动。每每演出都是满堂彩。王金璐先生曾经说:“万琪的鼓打到心缝里去了!”

舞台上的王万琪的鼓点一旦启动就令人心振奋,因为他的鼓点声音清脆圆润,他打的节奏更是徐疾有序堪称一绝!有行内人曾经计算过:仅长锤这一种鼓点,他能根据剧情能打出五个快慢不同的节奏来。比如李逵闯帐大闹忠义堂的一段戏,万琪先生选用了特别快的长锤来营造气氛,充分地表达出了李逵愤怒的心情。再如宋江坐帐一段原板戏,结合情绪万琪先生则使用中速平稳的长锤鼓点。李逵喜闻卖酒声,唱西皮流水,则使用了快长锤,表现了李逵想喝酒又怕违背军令时的矛盾心情。而《霸王别姬》中虞姬上场时他使用的是慢长锤双收头,演员唱摇板时打出了虞姬尊贵显赫的身份。总之不同节奏都是为剧情服务的,表达故事情节是他的司鼓理念,他的鼓与演员同命运与观众共呼吸。

特点之二:生命之鼓,灵魂之楗。王万琪先生两只手好,基本功过硬,打点加花收放自如。可以说每一次鼓楗声响,都是万琪先生魂灵般的创作。万琪先生几乎不是用手打鼓而是用心血给演员打鼓,用神思与演员交往。此戏的魂灵在这里,下一出戏的魂灵在那里,出出戏都有灵性,出出戏都有不同。比如王金璐先生表演挑滑车的时候,滑车挑落,人与战马奋力再战之际,万琪先生鼓点铿锵有力,整个武场紧锣密鼓,犹如万马奔腾,征人催鞭。当战马筋疲力尽挣扎无望,人与马相惜相怜的时候,万琪先生的鼓点渐轻渐缓,直到地上掉一根针都能听见的地步。此时无声胜有声,台上台下满场皆静,期盼着战马再次奋起。如此既悲且壮的打法,除却鼓王安得有谁?

特点之三:文戏武打,武戏文打。这种打法可以算得上舞台演出的引导者,称得起一代鼓王的美誉!比如以上提及的《挑滑车》中战马疲惫不堪人马相惜的打法,就采用了“武戏文打”的手法。而王熙苹的《拾玉镯》,就采用了另一种“文戏武打”的手法,来表现待字闺中的少女天真无邪的活泼可爱的场景。琴师使用《柳青娘》《海青歌》《东方赞》或小拉子的伴奏时,他都以鼓点儿轻重缓急掌控节奏。连击时鼓点急急切切密不透风,烘托出演员喂鸡轰鸡,抓鸡打鸡等轻快的身法;舒缓时鼓点犹如珍珠落玉盘清脆圆润,惟妙惟肖的演绎出少女拾玉镯时欲前又止,欲语还羞的复杂心境。他自己说过:打一出《拾玉镯》比打《挑滑车》还累。也就是说打文戏并非文绉绉为主,武戏不是猛打快打为上,而是应该根据情节来掌握节奏与力度。这真是万琪先生对打击乐演奏的一大升华。

万琪先生誉满梨园,每当陕西省京剧院出省巡回演出,不论到哪里,当地打击乐高手都会找万琪老师切磋技艺。

上世纪80年代,上海申台录制尚长荣先生的《盗马》,王先生司鼓。鼓楗声响群英荟萃,上海首席打击乐大锣演奏家、铙钹演奏家徐崇二老与王万琪先生合作了一把,那场面真是配合的天衣无缝相得益彰。旁观四座无疑享受了一次打击乐器的盛宴。

王熙萍《拾玉镯》

一次在山东济南巡回演出,当晚是王筠蘅老师演出《临江会》。山东的著名鼓师曹同凯、胡岳斌、万琪老师的弟子小斗子程谋中,抄起家伙与王万琪先生合作了一把。梨园精英相聚打戏那场面好点横生,叫好声不绝于耳,台上台下一片沸腾。曹同凯先生激动地说:万琪老师艺德好、戏德好、永远是我们学习的好榜样。

四小名旦陈永玲、王筠蘅《贵妃醉酒》

鼓师仙去,却为我们留下了无可估值的宝贵遗产。据不完全统计,先生司鼓留下的唱片、碟盘录音资料有:1956年言慧珠灌唱的《审头刺汤》;1966年尚长荣、田中玉合唱的《延安军民》;1977年尚长荣录制的《周总理又回延安城》《平江晨曦》《射虎口》;孙钧卿录制的《定军山》《取成都》《金马门》等唱片。上世纪80年代王万琪先生司鼓录制的有:陈永玲的《贵妃醉酒》;沈福存的《玉堂春》;尚长荣的《坐寨》《盗马》《李逵探母》《九江口》《龙凤呈祥》《闯帐》等;孙钧卿的《搜孤救孤》《碰碑》《清官册》;孙钧卿尚长荣合演的《将相和》《失空斩》等。

万琪先生一生培养出很多优秀的鼓师,他桃李天下芳菲满园,堪称一代司鼓宗师。他的学生刘军,曾满怀深情地回忆恩师的教学宗旨:要想学艺先学做人!在恩师的教导下,他首先学会认真做人,尊敬演员尊重观众;对待技艺是勤奋苦练,集百家之长融会贯通,终成大器。前辈的遗产后辈的传承,今天刘军已经成长为国家一级演奏员,提起恩师的教诲仍然是感慨不已。

蓦然,梨园里参天大树轰然折损。每当春风乍起,秋雨潇潇,天鼓咚咚,东临逝水,那渐行渐远的天籁般的鼓楗之声依然不绝于耳。鼓王西去令人叹息,唯掰心香一瓣颔首祝祷:先生英灵早登先际,先生的德华必将流芳千古。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