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导游陕西>> 红色燎原

红色回顾:何益海的革命生涯——从陕北公学到马栏市长

2020年05月19日 09:52:13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旬邑党史 浏览数:249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何益海,1922年5月出生,陕西省旬邑县湫坡头公社看花宫村人(现湫坡头镇看花宫村),中共党员,曾当选第三届、第四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代表。

何益海:我的革命生涯——从陕北公学到马栏市长

何益海

1937年,在旧社会的压迫下,我的家庭无法维持生活,在仅有的一点土地上打下粮食,在麦场上就已经被烟馆、烧房全部拿走,我们没有食物可以度日,无奈我15岁就给烧房当长工,在此期间东家经常交给我超出自身负荷的劳动,每天从早忙到晚,稍有不慎,还经常遭到东家的打骂等非人虐待。由此在我的思想深处逐渐产生了对剥削阶级的不满,长工们也时常在一起议论着,再后来也接触了一些进步青年,从而逐渐开始接受到一些共产主义先进思想的启蒙。

1938年,在时任中共关中分委书记习仲勋的积极协助下,经过三个多月的筹备,7月,陕北公学旬邑分校来到我们看花宫村办学,看到他们热火朝天的学习劳动场景,让我对党对革命十分向往。加之习仲勋书记对进步青年革命思想教育的谈话和启发,同月,在杨宗耀、何相贤的介绍下,我参加了革命,并且一直与这些年轻进步的青年一起请教学习,随后我进入了陕北公学附设的工农队学习。

同年10月,通过陕北公学工农队队部助理王永新的介绍,党组织为我在职田镇景家村举行了入党仪式,从此,我光荣的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我人生中的重要时刻。陕北公学在看花宫办学期间,我的父亲何孝贤也参加革命工作,一直在为当时的陕北公学校长成仿吾喂马,以另一种形式默默支持着革命。1939年陕北公学北迁后,我的父亲也随之去华北,直到1943年底退伍返回家乡。

我在陕北公学学习了一年多时间,一直到1938年底毕业。陕北公学的学习经历让我对革命、对共产主义事业有了新的认识,更加坚定了我参加革命、忠诚于党的事业决心和信心。1939年元月,党组织委派我在赤水县一区青救会担任青年主任。同年10月,党组织再次派我到延安边区西北党校和泽东青年干部学校学习,一直到1941年底学习结束。

1942年元月,我返回关中分区,在新正县青救会工作,担任宣传科长。1943年7月,组织再次派我到延安西北党校五部学习。这期间,通过时任新正县委书记师子明帮助,途径转角、石底子等地,将我的妻子冯英娥(已从陕甘宁边区第二师范学校学习结业)带到延安,经西北局组织部门严格审查,在陕甘宁边区妇联干部郝明珠的介绍和安排下,给时任西北局书记高岗家中当保姆近三年。我的大女儿何延梅就出生在延安中央医院。

1945年5月返回后,在新正县三区工作,担任保安助理员。9月,随着马栏作为关中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来往的人以及进出口的货物很多,街面上一天比一天热闹,前四五年满街只有七八家做小生意的,现在买卖字号、饭馆已经60多家了,周围共有200户居民。为了领导方便,专署和新正县政府决定以马栏为中心设立马栏市,把马栏区一乡和二乡的一(些)行政村划归马栏市管。当年10月,马栏区公安局长王恒治当选为马栏市首任市长。1946年,王恒治受组织调任陕西省委机关交通员后,同年2月,组织任命我为新一任马栏市市长。

1947年2月,国民党进攻陕甘宁边区。因国民党军突袭,关中地委和专署机关紧急转移。专员杨玉亭在马栏桥头对我们说:“群众现在很恐慌,你们是市政府,要留下来给群众撑撑腰,把各机关备战情况检查一下,你们人少好行动,万一不行了再转移”。于是我同马栏市政府副市长沈青云、文书王同心及民警班全体同志和市政府其他同志留下,做好群众防卫工作。

关中地委和专署机关转移后当天下午,国民党军队就已经到了马栏。我率领马栏市政府机关和民警班退出马栏,爬上风子梁,进行隐蔽。国民党军占领马栏后,集中兵力进行了搜山。市政府机关在稍林里潜伏了几天后,所带粮食已经吃完,又同群众失去联系。随之,我们由南山突围,转移到北山,到北山后,也没有群众,由于我们20多人几乎平均每人都一支枪,集中行动目标太大,吃饭也很困难,于是,我要求把枪压了(藏枪),便于分散隐蔽。当时沈青云住在黑牛窝、王同心住在马栏村,沈青云是富平人,王同心是临潼人,他们把枪压了后,都回原籍了。事后我再三考虑,认为知道压枪地方的人较多,怕暴露,为了枪支弹药的安全就同民警班的王班长一起,又将枪弹转移到新的地方,敌人的主力撤退后所留敌军大部分集中在据点和市镇,广大农村已无敌人,这个时候,我和马栏区长张生财、区委书记孙彦仑等同志商量组织了马栏区游击队,后来马栏区游击队成立时,我们把所藏枪支弹药都交给了游击队使用,为当时的革命武装力量添一份力。

1947年4月12日,占领马栏的国民党陕保六团弃阵逃走,马栏及关中分区失地全部收复。5月,组织任命我在新正县四区担任宣传科长,主要工作宣传我党抗日救国主张和政策,认真执行党的民族统一战线,组织担架,车辆,筹备粮食等支前工作,在贫民,长工,青年学生中发展积极分子入党。开展新区宣传工作。1948年1月,组织派我到关中地委党校学习。3月,调至西府工委,随军调动外出。到永寿后,组织决定留我在永寿县就地坚持工作,任渡马区委书记。宝鸡解放后,部队转回边区休整,我又随宁太支队在永寿县的常宁、永太、渡马等地活动。7、8月间,我带领指导宁太支队,同国民党进行了多次战斗,给国民党造成巨大打击。国民党为了维持永寿的统治,集中了5个县的自卫队,对宁太支队进行清剿,却被我宁太支队打败。9月,国民党又调来3个旅的兵力,对乾、礼、永、淳、旬、彬等县进行围剿。在这种情况下,继续坚持活动很困难。永寿县委随即决定,对永寿县党的组织化整为零,分散隐蔽。我也返回旬邑家中进行隐蔽。

1949年3月,永寿县第二次解放,为了更好的做好支援解放战争的工作,组织派我同永寿县公安局长罗兆岐到渡马区协助宣传党的政策,动员担架车辆等开展支前工作。因解放不久,党的政权还未建立,所有工作都是利用国民党原有的保甲人员进行的。5月份,马鸿逵军队南下,企图侵占西安,路过永寿县时,对我渡马区公所进行突然袭击,打死区委书记刘玉俊、副区长郭振东等4名同志,制造了骇人听闻的“渡马事件”。

何益海:我的革命生涯——从陕北公学到马栏市长

何益海:我的革命生涯——从陕北公学到马栏市长

与苏联专家在永寿合影

1949年3月至9月,组织委派我在永寿县监军区任区长。1949年9月,在永寿县法院担任副院长。1952年5月,任永寿县人民政府县长、县委副书记。1958年9月,在省委党校干部文化班代职学习,1961年2月,被省委组织部任命为安康地区中级人民法院院长,党组书记。,当时正属于我国三年自然灾害困难时期,省委在关中地区抽调部分优秀党员领导干部支援贫困山区,我积极服从组织决定,毅然决然的离开了已脱贫的永寿,带着全家人去了贫困山区陕南安康,直至1969年底。

何益海:我的革命生涯——从陕北公学到马栏市长

何益海

期间经历了文革时期的挂牌批斗蹲牛棚,接受在工厂,农村劳动改造和走资派集中学习。1977年年底至1982,任安康地区民政局局长,党组书记。因陕南气候潮湿,体内有战争年代留下的伤病经常复发,组织照顾1982年调回咸阳市第一干休所任所长直至是1986年离休。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上一篇:党史珍闻:隐蔽战线五次助党中央脱离险境 下一篇:红色英杰:王有福(旬邑县职田镇马家堡人)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