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艺长廊>> 游记随笔

佚名:那些年陕北的记忆

2020年06月02日 16:15:34来源:彼岸三秦大地 作者:佚名 浏览数:220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陕北人淳朴善良,热情好客,这里的百姓有种坚韧不拔的民族精神。

陕北是我创作的摇篮,对这片黄土地有着深厚的感情,每逢过年就会想起在陕北的日子,曾经在陕北过了三个春节,往后又去过十几次,如果说在摄影这条路上自己能走这么远,离不开陕北的父老乡亲……

准确地说我是从1990年开始喜欢上了纪实摄影,这年春节是个分水岭,此前,多以风花雪月居多。第一次出远门创作就去了陕北,虽然找不出几幅得意之作,但此行的确影响我至今。

那些年陕北的记忆

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摄影人都喜欢涌入陕北这片黄土地,这里的百姓民风淳朴,热情好客,正月里扭秧歌很有特色,打腰鼓的庄稼汉还被邀请到北京,在亚运会开幕式上敲了一阵子,这下更火了。不过,陕北是个土地贫瘠,靠天吃饭,地多却不产粮食的地方,那些年,还有许多人没能解决温饱。

那些年陕北的记忆

那些年陕北的记忆

于交通滞后,下乡采访全靠两条腿,吃百家饭,睡百家炕,后来自己还总结出一点经验,早上这顿饭很重要,一定要吃饱,临走再给包里塞两个干馍,什么叫吃了上顿没下顿,在贫困山区我深有体会。并非是老乡家里缺这口粮,关键是好客的老乡从取柴、挑水、擀面至少要花去一两个小时,太费事。遇到店铺买几包方便面,还不敢让娃娃们看见,因为当时在贫困山区方便面还算是奢侈食品,虽然不值几个钱,关键是要赶路,沿途没有客栈,就靠方便面充饥了。只有晚上入住老乡家,才把包里的食品拿出来和娃娃们分享。

那些年陕北的记忆

改革开放初期,陕北贫困山区仍有许多百姓生活极其困难。

那些年陕北的记忆

那些年陕北的记忆

那些年陕北的记忆

1990年春节,是我第一次到陕北创作,几个喜欢照相的哥们约好腊月29在咸阳长途汽车站汇合。天刚蒙蒙亮,两个哥们仰头长叹,称这鬼天气拍不出好片子,没上车,当时我真傻了眼,这样回去多丢人?只好一人挤上了车,这是一次毅力的考验,能否坚持下来,就要看勇气了。从此,我养成了独来独往的习惯,一直延续至今。

那些年陕北的记忆

尽管大卡车算不上高档,但娶亲乘坐大卡车总比骑毛驴时尚的多。

那些年陕北的记忆

当年陕北还没一条铁路,春运超载很普遍,司机见我胸前挂着相机,用手拍了一下引擎盖,这“地盘”可是司机的特权,只是每次换挡我大腿疼的受不了,但看到挤在过道上的乘客,受这点委屈也值得。司机烟瘾很大,我也会来事,一包哈德门烟几乎全塞进他嘴里了。

从咸阳到圣地延安有360多公里,长途车整整摇了14个小时。黑夜里,寒风刺骨,车站旁边有家东风小旅社,每个床位15块钱,屋里没暖气,靠炭火取暖。

我推门一看,一个光膀子大汉坐在椅子上喝酒,胸毛比电视里的李逵还多,天呀,室外零下30多度,这哥们就不怕冷?我赶紧道歉称走错门了,要求前台换间客房。胖大嫂坐在炉火边打毛衣,很不耐烦地说,不住拉倒。

外面下着鹅毛大雪,我只好返回自己的客房,进门先给大汉点上一支烟,大汉瞧了我一眼,说自己做生意赔了两万多块,等朋友送路费来……听到这话,我把摄影包往身边挪了一下,心想,凭自己的块头绝对打不过这个大汉。

晚上我没敢脱衣服就钻进被窝里了,摄影包背带套在脖子上,酒气冲天的大汉骂我是个神经病,我陪着笑脸说自己怕冷,从包里取出一盒烟甩给大汉,这一夜真没敢合眼。

那些年陕北的记忆

那些年陕北的记忆

那些年陕北的记忆

第二天是大年三十,我计划去志丹县,有4个多小时车程,这场雪下的太大了,结冰的路面,行人就像在上面跳迪斯科,长途车站里挤满了回家过年的人,压根没人在意冰天雪地行车安全,那么多乘客不怕死,给我壮了胆。倒霉的是我前排车窗玻璃碎了,靠近车窗边的一对年轻夫妇冻得直咬牙,小两口子一路没说一句话。陕北司机真胆大,车技也好,硬是把这辆没装防滑链的大客车开到了目的地。

那些年陕北的记忆

志丹县是刘志丹的故乡,下车后看到这个著名的县城还比不上关中一个镇大,二三百米长的街道,有辆北京212吉普车拉着警笛呼来呼去,娃娃吓得捂住耳朵,大人闪到一旁,瞧车里坐的是什么人……快到年夜饭钟点了,旅店打烊了,县政府招待所是几孔老窑洞,大年三十就住了我一个人,所长说放假了,厨师都回家过年了,见我是记者,送来两盒金丝猴烟,4个苹果,还抓了一把水果糖。

那些年陕北的记忆

饿了大半天,肚子提意见了,我来到街上找食堂,想喝点小酒,给自己过个年。街道行人不多,警笛声也消失了,食堂大门紧闭,年三十去敲人家的门也不礼貌,包里装了几十个胶卷又不能当饭吃!

突然看到一家店铺女主人出来扫雪,我跑过去打听有糕点吗?男主人从里屋走出来说,只剩下烟酒和罐头,糕点卖完了。我买了一瓶啤酒,花15块钱买了一瓶凤尾鱼罐头,老乡看我是外地人,找来菜刀给罐头瓶子劈开一个口子,我抱着这瓶罐头跑回到窑洞里过年去了。

那些年陕北的记忆

茶几上还有几样子年货,感觉还挺丰盛,顺手就从玻璃瓶里抓出一条凤尾鱼塞进嘴里,刚想抿口小酒,感觉嘴里味道不对,仔细查看锈迹斑斑的铁皮盖,这瓶罐头已经过期3年了,这还能吃吗?思想在激烈的斗争,最终还是肚子占了上风,坚决要我咽下去,我闭上眼睛,端起酒瓶,硬是把这瓶凤尾鱼罐头给报销了。可能是自己的“下水”还比较结实,除夕夜就这样过去了。

那些年陕北的记忆

初一早上,我背起摄影包就下乡了,街道食堂都关门了,老乡家总有饭吃。我来到一对老人家里采访,老奶奶很热情,从布袋里舀出一碗炒过的小米倒进碗里,加满开水后端给我。这种吃法我还是头一次,确实不习惯,实在咽不下肚。老奶奶看我不习惯,爬到柜子上取出一个罐头瓶,里面装有小半瓶白砂糖,非要给我碗里加点,看到两位可怜的老人,我说加点开水就行了。

那些年陕北的记忆

后来我学得聪明了,早上要吃得饱饱的,因为这顿饭要撑到晚上。记得在一个偏僻的小山村,村里没有几户人家,天黑了,老乡不敢收留外来人,因为那几年骗子比较多。我打听到村长家,当时他们全家人围在炕头吃晚饭,我说明来意,希望能在村长家留宿一夜。

村长叫大女儿给我端来一碗洋芋擦擦,我蹲在门口不一会就吃光了,当时感觉自己就像一条“狗”趴在那里刨食。

那些年陕北的记忆

第二天早上,我给村长5个孩子每人5块钱压岁,村长激动的不得了,希望我能多住几天,称误会了。我给村长家拍了一张合影照,答应洗好后寄来,下次有机会还会去看望他们。

那些年陕北的记忆

我从绥德县徒步三天到了子州县,又继续往横山方向走去。有天早上在老乡家里吃了一碗饸饹面就进沟了,老乡劝我多吃点,路途远,沟里没人家。我沿着这条马尾沟一直往前走,确实没见到人家,眼看就要天黑了,被一道几十米宽的冰川挡住,绕过去至少要花四五个小时,返回不是我的性格,乌鸦也赶来凑热闹,在天空盘旋,心想这下完了,包里只剩下半包榨菜,别说有多香了,抓起一把雪塞进嘴里解渴,连着抽了三根烟,收起相机和三脚架挎在肩上,说啥也要爬过去。

我小时候特别顽皮,长大后又当过兵,胆量是有的。我爬到半山坡观察,这段冰川大概有七八米宽,往下望去有40多米深,心想一旦摔下去,顺着冰川往下滑,如果命大死不了。顺手找来一块石头,沿着冰川每迈出一步砸个小坑,一步一步往前移动,根本不敢往下看,记得砸了八九个坑,总算是爬过来了,当时心里不知有多么激动。

翻过冰川走了一个多小时,感到人困马乏,又累又饿,两眼冒金花,看见远方有灯光,心想这下有救了。

进门后,老乡鄙视我是城里人,吃不了苦,走一趟马尾沟就知道有多么艰难,我说刚从沟里出来,老乡激动的赶紧叫婆姨做饭,这天晚上我在老乡家一口气吃了5碗面,老乡笑话我真饿疯了。

那些年陕北的记忆

陕北人娶亲习俗是天黑了才入洞房,原因是路途遥远,交通不便,新娘骑毛驴是最常见的一种娶亲方式。

几天后,总算遇到一户老乡给儿子娶媳妇,我随了20元礼金,老乡非要留我吃饭,说真的,我就想听他说这句话,但自己又不好意思开口,出来十几天没吃过荤,肚子里没点油水。

陕北人过事餐桌上有道条子肉,就是那种大块肥肉,我把一盘肥肉全塞进肚子里了,油从嘴缝里流了出来,这时才感到什么是幸福。

那些年陕北的记忆

陕北是个水资源奇缺的地方,山里老乡取水要到很远的沟里用毛驴驼水,我在山里转悠了半个多月,从没刷过牙、洗过脸,更谈不上换衣服,浑身脏兮兮的,当我来到靖边一个同事家里,一条大狼狗冲着我直叫,同事母亲跑出来一看,怎么家里又来了个要饭的?女儿端着碗从屋里出来,差点没认出我来,对母亲说这哪是要饭的,是我的同事,是个喜欢照相的人!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