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驿站>> 茶花香道

漫谈唐宋社会阶层对香炉设计的影响

2020年06月12日 09:37:48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段小姐的信箱 浏览数:289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唐宋时期,中国古代用香文化发展至顶峰。随着国内经济的空前繁荣,人们对用香有了越来越大的需求,香料贸易在当时商业贸易中的占有很大比重。熏香活动走进了寻常百姓家。各种各样的香料被运往国家的各个地区,经过两广和福建,最终到达北方地区。熏香活动十分普及,广大百姓也能使用和购买,这给香文化的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香文化在唐代进入精细化的阶段。社会各阶层人士的参与,促进了香文化的发展。此时香文化的各个方面都有人进行研究,诸如香的性能、香料的产地、香方配制等。这一时期香品的用途包括几类:卧室熏屋用的香、接见宾客用的香、宗教领域用的香等。宗教的推动使香文化有了长远的发展。因为社会各种要事都需要香的使用,所以香文化的发展非常迅速。宋代时的用香进入各阶层人们的日常生活。香不只局限于焚烧,还能做成香囊。佩戴香囊,不仅美观,也十分好闻。在点心等食物中香的运用起到锦上添花的作用。全国都有经营香料的店铺。文人雅士一起制香、品香,充满高雅的情调。

一、唐代皇权贵族与香炉设计

香炉在唐宋王室的礼仪仪式上占据重要之地。除了宗教对于香文化的推崇外,上层统治阶级对于香的使用也成为另一大推力。唐王朝规定了国忌行香的严格礼仪流程,其中皇室丧葬也要焚香。安葬宪宗时,穆宗下诏:“鱼肉肥鲜,恐致熏秽,宜令尚药局以香药代食。”由于香价格昂贵,普通民众难以支付,香在唐宋朝时期主要在上层贵族生活中流传、使用,普通民众极少用香,而且香料香炉也有等级之分。唐安乐公主曾使人打造百宝香炉以供自己玩乐,这是上层贵族生活的写照。香的使用符合“君权”之论,因而被打上了深刻的等级标签。

“日照香炉生紫烟”——漫谈唐宋社会阶层对香炉设计的影响

1、日常生活之用

唐代的富庶与强盛使这个时期的宫廷文化极尽富丽堂皇之风。加之贸易往来所流入中土的香料,熏香成为了唐代宫廷生活里必不可少的环节。王朝大臣于香雾缭绕、案几熏炉陈立的朝堂之上汇奏国事、宫内设有掌管用香的事院、甚至用香成为了一种制度、皇帝向有功之臣赐赠香料以示嘉奖等事例都可以看出唐代宫廷生活用香的普遍性。随着香料源源不断的进入中原,每年的腊日,少府监中尚书都要进献“衣香囊”。在腊日进香囊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香囊中熏燃的炭火还可暖手。“寂寥冬日,戴上暖暖的香囊,所过之处皆留浓香,自然深得人们的喜爱。”

唐代宫廷贵族所用的熏香炉造型精美选材考究,将动物形、自然景观等形象与香炉造型结合,有的以金银等贵重金属为制作材料,给后世留下了价值连城的瑰宝。鎏金工艺在汉代已经成熟,唐代依然十分盛行。它与这个时代的人们追求华丽、富丽堂皇的时代审美相同。在视觉上满足了人们对黄金制品的一种内心渴望,但该材料的成本小于纯金制品。局部的鎏金极大的提高了金银香囊的艺术价值,由于在器物纹样部分鎏金,产生出黄、白鲜明对照的艺术效果,使金银香囊在艺术形式上更加丰富多样。银质的白色与金质的黄色形成鲜明的对比,故两者在颜色上白、黄相间,既有变化又十分统一,有对比而又不失调和。

在唐代,有一种可随身携带熏香的香毬深受嗜香成瘾的贵族们的喜爱。其造型精美小巧,类球形,可开卸,可悬挂,镂空纹饰,巧夺天工,既可做熏香实用,又可做精美装饰。球内结构装置巧妙,无论如何倾斜香囊球体,香料都不会漏出,制作精巧,为后世所称赞。香毬又因使用的功能和场所不同有不同的大小。这种香毬的流传与佛教在唐代的盛行密不可分,同时又反映了我国古代科技水平的领先地位。除去随身携带,这种香囊亦有可置于被中的尺寸规格,为日常起居就寝增添了别样的生活格调与雅趣。

“日照香炉生紫烟”——漫谈唐宋社会阶层对香炉设计的影响

在宫廷之中,熏炉还用于熏衣熏被,这种好尚由来已久。据《初学记》卷十一《职官部上》“侍郎郎中员外郎第八”下引应劭《汉官仪》曰:“尚书郎入直台,廨中给女侍史二人,皆选端正妖丽,执香炉香囊烧薰护衣服。”南朝士族子弟生活奢侈,衣必薰香,食必梁肉,《颜氏家训》之《勉学篇》云:“梁朝全盛之时,贵游子弟,……无不熏衣剔面,傅粉施朱。”人们根据熏炉的弊端设计了熏笼。因为熏炉不能直接放在衣被上,所以设计熏笼与之配套,方便人们生活。

如《艺文类聚》卷七十引《东宫旧事》曰:“太子纳妃,有漆画手巾熏笼二,大被熏笼三,衣熏笼三。”如何熏衣,古人也有智慧,他们会先把热水放在熏炉的成盘里,然后把衣服均匀铺开,调好火候慢慢熏染。这样的好处是衣服不会有难闻的炭火味,还会使香气更加持久。人们也很爱熏被。天气寒冷时人们会用熏笼来温暖床被,也可以使屋内的环境散发淡淡的清幽。

除去日常中的熏香,名门贵族阶层还喜欢在各种各样的品香雅会来展示自己所藏的香料。将其一一展示,一较高下。这种高雅的聚会在唐中宗时期被命名为“斗香”,可见熏香成为贵族奢靡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娱乐休闲环节,而熏香所具有的优雅气息也让这些原本是以攀比为主要目的的活动熏染了高贵的氛围。

在神秘的宫闱生活里,贵妃美人们不仅在日常生活里通过各式熏香手法使用香料,香料甚至成为了深宫妇人们争宠上位的工具。据悉,贵妃杨玉环就曾为了在给唐玄宗侍寝时博得更多的宠爱,就曾将香料加入助兴春药之中,玄宗亦耽于其中,杨贵妃愈发圣宠不衰,谓为佳话。

经此观察,香与香炉具深入唐代宫闱生活与贵族名门的方方面面,既是给奢靡华贵生活所增添的雅趣,又是身份地位的标志。从其中我们可以窥见唐代盛极一时的繁华景象。在这样一种强烈的社会需求下,自然会影响到香炉的设计。

“日照香炉生紫烟”——漫谈唐宋社会阶层对香炉设计的影响

2、宫廷礼乐之用

对于君权集中的唐宋而言,礼仪之制是巩固国家统治的根本。《礼一记·曲礼》云:“礼者,所以定亲疏,决嫌疑,别同异,明是非。”中国礼制的发展经过漫长历程后,逐步形成完整的国家制度体系。在上层贵族通过一些仪式性的行为确定自己的统治地位。宫廷的礼制活动中也会使用香炉,那袅袅的烟气被文人用在诗作中,“日色绕临仙掌动,香烟欲傍衮龙浮”“朝罢香烟携满袖,诗成珠玉在挥毫”“禁旅下成列,炉香起中天”。甚至还有专门吟咏殿中香炉者,“冕旒亲负扆,卉服尽朝天。旸谷移初日,金炉出御烟。芬馨流远近,散漫入貂蝉。霜仗凝逾白,朱栏映转鲜。如看浮阙在,稍觉逐风迁。为沐皇家庆,来瞻羽卫前。”“千官望长至,万国拜含元。隔仗炉光出,浮霜烟气翻。飘飘萦内殿,漠漠澹前轩。圣日开如捧,卿云近欲浑。轮囷洒宫阙,萧索散乾坤。愿倚天风便,披香奉至尊。”诗人作诗的目的是通过香烟的烘托,突出皇权至上的思想,维护国家统一。诗作中将皇宫渲染的无比神圣。香的使用可以表现在三个场景。

(1)国忌行香

国忌行香制度作为唐代国家礼制与佛道两教相互结合的一项特殊礼仪制度,一直备受学界关注。唐太宗时确立行香礼仪制度,逢帝后忌辰,在寺观设斋焚香。在高祖皇帝的忌日举行行香仪式。从开元二年的改制看,行香不是简单的焚香礼拜而是有复杂的过程。宋赵彦卫“云麓漫钞”卷三:“国忌行香起於后魏,及江左齐梁间,每然香薰手或以香末散行,谓之行香。”国忌行香的程序可以分为:高僧进入寺庙等待、高僧吉时朗读发愿文、皇室焚香、丞相祭拜、朗读佛经、全体聚餐。

(2)朝堂舞宴

唐朝时有一种形制较大置于朝堂之上的狮形香炉。这种香炉体量较重,当皇帝在朝堂之上招待群臣舞宴宫会时,用以镇住宫女起舞时铺在地上的地毯。从香炉口冒出的轻烟增添了宴会的气氛。狮子形象威严彰显了天子威仪。

(3)宫廷陈设

唐代时,香炉也常在宫廷以作陈设用。体型随之变大多足较多,从三足到六足,纹饰也以兽形仿生为主,顶部是有宝珠形钮的炉盖。也有类似舍利塔的有圈足香炉,一般是五足炉。此类香炉本身具有极高的欣赏价值,因此作为陈列品可供人观赏;炉内可以燃香,具有使用功能。

“日照香炉生紫烟”——漫谈唐宋社会阶层对香炉设计的影响

二、宋代文人群体与香炉设计

自古以来,香文化就与文人群体结下了不解之缘。香一直被文人视为高尚典雅的象征和美好洁净的品格,战国著名诗人屈原就将各式芳香的美好品格写入了《楚辞》之中。在现存可查的唐诗宋词里,我们也可以读到很多关于熏香之事的诗文,它们有的记载了以香熏衣的日常生活,有的以香表情思等。

这些有关熏香的事宜都被选作吟诗对象,印证了熏香习俗深受普罗大众所喜爱,更加进一步说明熏香与文人群体也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尤其是在宋朝时期,农业、商业、手工业在继承前代的基础上都得到了长足的发展。手工业中所体现的艺术追求也达到了较高的水平。香炉开始被作为陈设批量生产,并逐渐走进士大夫的生活。香炉从熏衣、驱虫、除秽的实用层面逐步成为审美器具。置炉、赏炉成为文人的流行时尚。

宋文化的繁荣,主要归结于宋代庞大的文人阶层的兴起。经历唐末五代乱世,为防止唐末藩镇割据局面,宋统治者开始重儒礼士,大力扶持文人。革新科举制度、普及平民教育等措施使宋朝形成重文的社会风气,布衣入仕的比例较前朝有很大提高。宋代君王崇尚文学,大多喜爱朴素闲适的文人生活,对清雅的文人文化以及道家的清闲雅致推崇备至,由此宋代的文化艺术发展繁盛。宋之前,以士为表率的社会阶层以辅佐政教王权或宗教神权的“成教化,助人伦”为重。

至宋代,“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则成为了宋代士人毕身追求。文人政治地位的提升,大力推动了士大夫文化的昌盛。宋代文化界中理学盛行,诗词繁荣,诗歌、绘画和造物艺术都有所创新,达到了一定的高峰。宋代文人喜欢“燕居焚香”的生活方式。瓷香炉变成文人观念的一种象征。文人雅士共居幽室,品茗饮酒,焚香作乐。香炉体量变小,作为文人把玩、陈设书房的文化器具,与文人燕居焚香的生活方式相吻合。并且瓷器改革创新也达到高峰,制瓷工艺的发展满足文人审美追求。宋代瓷香炉的发展正是由于这股强大的文人推力,形成了宋瓷香炉独具特色的质朴美。

“日照香炉生紫烟”——漫谈唐宋社会阶层对香炉设计的影响

1、文人情趣与香炉设计

与修行者借助燃香以示对信仰的虔诚,达到与神佛仙家神交共鸣,进而达到修行的目的所不同的是,文人燃香更多表现的是自我意识的表达和生活品位的彰显。

到了宋代,一方面从君主统治阶级到士大夫,都弥漫着一股“重文轻武”的氛围,开国之主赵匡胤尤为注重文治,在这样的氛围下,宋代的文化发展有了十分有力的“先天优势”,香炉文化的发展自然也不在话下。另一方面,宋代香炉造物也达到鼎盛时期。

这两点为熏香与香炉的发展提供了强力支撑。在宋代也涌现了不少文人撰写了一系列有关于品香燃香的著作,如丁谓的《天香传》。从此书可以看出作者不仅是深得炉香之趣,也有个人用香经验的总结。洪刍的《香谱》反映宋代香事高度发展的真实现况与价值取向。还有沈立的《香谱》等著作。在宋人的书房里,普遍习惯将香炉置于案前,在香烟袅袅中读书习字、吟诗作画几乎成为每位文人雅士所必备的习惯。更有甚者直接参与到制香的过程中或香炉烧制的过程里。由于对香的喜爱,文人们普遍参与香品、香炉的制作,还不断改进焚香方法,这都促进了香炉的设计进步。

宋时,焚香、烹茶、插花、挂画成为文人四艺,燕居焚香已然成为文人雅士的生活方式。唐三彩瓷香炉与金属香炉,地位非凡,工艺繁华精美。瓷香则出现在文人的生活中,不同材质、工艺的香炉,成为文人书桌案头不可或缺的赏玩之物,文人赏花抚琴要焚香,宴请宾客要焚香,独坐忧思要焚香,写诗填词要焚香……各种不同的场所焚香时使用的香炉也不尽相同,比如在弹琴时有专门用来焚香的香炉,琴炉造型小巧精致,一次可以焚香一支,文人们在书斋抚琴之时,沐浴在袅袅烟雾和阵阵幽香之中如痴如醉,如梦如幻。各种造型各异的香炉,不仅香其鼻息,还能正其心神,也代表了书案主人的个性和审美素养。

宋代文人常于书房雅士等地燃香,燃香的时候比较注重香气的发散而不是浓烟的排出。宋代诗人杨庭秀有云:“不文不武火力匀,闭阁下帘风不起。诗人自炷古龙涎,但今有香不见烟。”说明宋人在进行香道活动时要求燃香而不出烟,只嗅到香气却忌讳大量香烟。这样既能将香料中的香充分散出,又能营造宋人熏香追求的美好意境。所以想使出香“不文不武火力匀”,控制香炉的尺寸非常重要。宋代香炉体量相比于前朝而言,尺寸较小。炉身高度在十公分左右。

“日照香炉生紫烟”——漫谈唐宋社会阶层对香炉设计的影响

区别于唐朝香炉的繁复辉煌,宋瓷香炉形制优雅朴素,色泽清雅大方,宋代文人独爱燕居焚香的优雅生活方式也成为了精神层面的具体表现,瓷香炉自然成为宋文人“心念”文化观的物化。在宋代,文人雅士之间沟通交流比较频繁,所以“文会”出现了,文人们在其中品酒焚香,意味悠长,极其富有乐趣。香炉的使用不光局限于宫廷、庙宇等大型场合,还在文人的书房这种静幽的场所。文人雅士的生活方式已经趋于一种形式,“燕居焚香”的生活方式使其沉醉其中。

南宋龙泉窑粉青鬲式炉,仿铜器鬲形,短头硕腹,侈口折边,三乳足,凸积一圈,器内壁光润平整,釉色粉青,无纹片,釉层莹厚,晶莹欲滴,清秀素丽。“琢瓷作鼎碧于水”是对它最为贴切的形容。高度仅为9.9厘米,便于手上把玩,素雅而不张扬,以釉色取胜,是宋典型的装饰手法。宋代的仿古香炉,根据宋代文人的生活方式的改变而改变,主要是陶瓷的材质,体积较小,可以放在手里把玩以及桌案的陈设。与文人燕居焚香的生活方式相吻合。

在宋代,文人之间品茗吟诗,谈笑风生,互相交流的集会活动称为“雅集”。在雅集里也不乏品香熏香的活动,以雅集为选材内容的画作里也不乏香炉的身影。比如宋代李公麟所作《西园雅集图》中,描绘的就是宋代文人的雅集活动,案几上就设有香炉。从中可看出宋代文人以熏香正其心神,修身养性,追求高雅情趣的生活习惯,也代表了宋代文人较高的审美素养。通过一枚淡雅隽永,凝练简洁的小巧香炉,我们可以洞悉宋代文人乃至整个宋代整体的价值取向追求与社会各方面的特点,这是时代的符印记,也是文化的符号。

文人趣味有别于皇族权贵与士大夫群体,是在于政治道德的情感意趣表达,包含了人生体会、思想情感、顿悟志向等。通常会选取一客观事物存在为对象借此暗喻来显现个人意志。香炉文化融合了视觉、触觉、嗅觉等多角度的艺术,在使用或赏玩的过程中激发文人的情思。而且宋代文人也会不断地在视、触、嗅等多方面影响香炉文化。

宋文人群体本身的修养造诣与香炉文化是互相满足、互相促进的:由于客观生产制作条件不断提升使得更多精美香炉产出,满足了文人的雅趣;而文人群体则在此之上根据当时文化大环境背景,进一步引导新的审美意趣的开创,使得香炉的价值不断攀升。宋代文人所追崇的淡雅内敛又不失细腻的审美取向使得宋代香炉造型也深受其影响,使其造型风格大大区别于唐代香炉整体上华美奢侈的造型风格,呈现一种简约、雅致的美感。

“日照香炉生紫烟”——漫谈唐宋社会阶层对香炉设计的影响

2、金石学与香炉仿古流

金石学又称古器物学,是中国现代考古学的前身。金石学是在没有进行科学发掘的情况下,以零星出土的古代青铜器和石刻碑碣为主要研究对象的一门学问,它偏重于著录和对文字的考证,以期达到正经补史的目的。宋代是金石学作为一门学问的形成期,也是金石学发展的第一个高峰期。陆和九先生的《中国金石学》:“宣政两朝,雅重金文,欧、赵诸家兼及石刻,传书具在,无用赘述,近人谓为金器复古时代,又谓之金石学发达时代,韪言也。”

李唐消殆,经过了五代十国后的多年国家动乱的局面后,宋主赵匡胤建立了新的统一政权。此时急需恢复传统礼制来维系新政权的巩固和江山稳定,改变多年征战所造成的穷兵黩武的局面,恢复太平盛世。随之而来的“追风三代”的文化运动掀起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复古浪潮。

宋以前,历代皇室虽亦有青铜古器收藏,大抵皆为大府之珍,而甚少学术研究。北宋统治者博雅好古成癖,士大夫亦热衷于搜集和进行考古,尤其是由北宋文坛名士及金石学家吕大临编纂、成书于宋哲宗元佑七年年的《考古图》和王舫奉赵估之命于宣和年间一年编撰的《宜和博古图》等一系列专著的出版,对香炉的兴起与发展,起到了极大的推动作用。这些珍贵的资料,开辟了近代研究金石学的先河,对于那些研究古器的匠人来说无疑是最有价值的资料,也使得香炉的发展逐渐完善,到了宋代更是脱颖而出。

图学的重大发展为金石图谱的产生创造了重要条件。在宋人所编纂绘制金石图谱里,我们可以看到宋人为了将先代遗留的宝藏以最佳的形式呈现出来,采用了多种多样巧妙的绘图与记录方式,最大限度地还原了古器物的造型、结构、装饰等方面,同时对古器物的认识不再浮于表面。对其结构、形态等方面的认识也表现了宋人对于先代造物问题的全面认识为宋代仿古器具盛行提供了有力基础支撑。文化上的严谨治学举一反三不仅促使了经典金石图谱的问世,更影响了宋代文化生活的方方面面。

“日照香炉生紫烟”——漫谈唐宋社会阶层对香炉设计的影响

金石图谱的问世,不仅对于学术研究产生了极大的积极作用,对艺术方面也有着不可磨灭的影响力。金石图谱的传播使得金石学所表达的仿古学潮与博古情怀深入人心,影响了宋人的文化价值观与审美取向。北宋出现了大量的仿古瓷器。其以古器物或金石图谱为鉴制造生产了一系列的仿古瓷器。炉具占了很大的比例,因为炉具的形制有鬲、鼎、簋、奁四大类,都与仿古流有关。并且陶瓷香炉作为祭祀用的器物可能与其他香炉的用途不同。瓷香炉都以古代青铜器造型艺术为基础,进行制作设计。因此本文提将此类设计的香炉划分为仿古形香炉。

南宋以后,尽管金石学已式微,但金石图谱依然流传不衰。由金石图谱顺应而生的瓷香炉具为元明清的瓷香炉提供了经典范式。

3、理学盛行与香炉审美

过去置身于庙宇中的大鼎用来焚香,因为没有封闭的盖子,所以香烟直冲天际,把天上世界与人间融为一体,似乎赋予能力与之相互沟通。还有“北宋初年有胡缓讲‘砥砺气节’,孙复‘经世济人’,他们都强调儒家纲常与天道的一致性,所以胡、孙二人实开‘理学’先河。”

南宋朱熹继承各大思想,形成一个统一的理学体系,他的哲学的中心观念是理,认为理是万物的起源,理是产生万物的精神的东西。对后世的政治文化产生深远的影响。北宋的“理学四大家”是周、张和二程。二程和南宋朱熹集理学之大成,史称“程朱理学”,构成了两宋文化的核心。这些儒学思想提供了丰富的人生智慧,凝结成中华民族特有的心理素质,并让宋人对产生飘渺与灵动烟雾的香品,有了新的理解。于是,在“人与宇宙为一体”观念驱动下,源自于古代铜器形式的香炉,结合了人们宗教情操与心性修养的需要,于宋代脱颖而出。

“日照香炉生紫烟”——漫谈唐宋社会阶层对香炉设计的影响

宋代理学的盛行,同时也影响了香炉具。理学中注重精神概念,理学家认为万事本质之实是则是“理”,是万物之源,宋代著名理学家程颢、程颐认为“天理云者,这一个道理,更有甚穷已?不为尧存,不为桀亡。人得之者,故大行不加,穷居不损。这上头来,更生说得存亡加减?”这与唯心主义相类似。宋代香炉所具有的如玉般温婉动人的品质有很大部分受到理学精神的影响。宋代的理学有助于塑造中华民族的性格,强调人的社会责任感和历史使命感,凸显人性的光辉。

在理学思想的影响下,宋代文化从宋初的浮华绚丽,归于平淡质朴。这在宋代的香炉中表现的很彻底,开始趋于简约质朴的理性美,极少华丽绮靡的风格,比如现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院的两款定窑牙白弦纹三足炉和现藏于波士顿美术馆的弦纹白瓷炉都属于此类。这类香炉只有简单的弦纹作装饰,器型简约,没有任何雕琢的痕迹,表达一种理性的思考与精神气质,看似是十分简洁概况的造型,实际包含着宋代独有的文化印记。

在宋代,理学的兴盛与香炉的设计有很大的关系,这也反映了宋代文人的审美。这时候的香炉的特色十分明显。首先,它具有清新平淡的器表之色。清新平淡之美在宋代文人的审美观念中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如汝瓷“汁水莹泽,含水预滴,釉如膏脂之溶而不流,其釉厚而声如罄、明亮而不刺目”,而官窑则有“紫口铁足”之特色;其次,它具有高古隽永的器物造型。因为宋代考古风气浓重,宋人对对仿古礼器器型尤为推崇,所以现存世的宋代仿古瓷香炉占据瓷香炉的主流;再次,它具有朴素含蓄的装饰风格。装饰趋向简洁、清丽,端庄、不多着痕迹,恰到好处。如定窑五兽足熏炉,瓷胎细腻坚硬,釉色莹润透明,素面无纹饰。

“日照香炉生紫烟”——漫谈唐宋社会阶层对香炉设计的影响

观其上,一件带有历史印记的艺术品必定会受到其当时所处时代政治、经济、文化等多方面印记的影响。封建社会的中央集权统治下使得文化艺术的表达的时代烙印更加明显。该香炉具在唐宋两代更迭中所产生的变化使我们更能深刻地体会到这一点。这是由于文化本身的内涵所决定的。香炉具的文化,既体现了当时的生产文化,亦体现了精神文化。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