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史大观>> 诗词歌赋

简述唐代饮酒诗

2020年04月24日 08:41:09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关于历史的那些事 浏览数:374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酒,水为载体且绵软流动,飘溢着弥久诱人的醇香。

诗,用文字于瞬间定格,却在历史时空里炫放着灵魂的花朵。

所以,酒是会燃烧的诗,诗是可冰冻凝结的酒!

唐代饮酒诗:唐代酒与诗的完美邂逅,醉了整个盛唐

一、酒者,天之美禄

《中国历代饮酒诗赏析》一书中讲到:"'酒者,天之美禄',(<汉书·食货志>),实为劳动者的智慧结晶。"在中国灿若星河的文明史进程里,其中就有很多关于酒的记载,比如酒的起源、酒的创始人、酒文化的传播与延续、酒德酒颂酒礼等。如果单从酒的产生历史谈,就可追溯至几千年前。但是历史上有关酒的起源确实存在着多种说法,有"仪荻造酒"说,有"杜康造酒"说,有"猿猴造酒"说,还有"上天造酒说"等。据《战国策》载:"昔者,帝女令仪荻作酒而美,进之禹,禹饮而甘之,遂疏仪荻,绝旨酒,曰'后世必有以酒亡其国者'。"我们且不论夏禹王武断地"以怨报德"的是非曲直,单就"亡其国"三字便知,酒似乎在人间一"降世"便因了它本身那令人难以抵御的诱惑香味而遭到了人们的"责难"和有意"疏远"。酒从一诞生就遭此"厄运",大概正因这种看似平常的液体,在既带给人"飘飘欲仙"快感的同时,又往往以"信手拈花"般的温柔,轻而易举地"攫获"人的神经与意志的缘故吧。更遗憾的为,人却是最经不起诱惑的动物,在美酒面前更是如此。故一直以来,人们在对酒的爱憎交加而又欲罢不能之"犹豫"中,反倒使得这种甘冽的"美味"更加诱人。所以说,酒从未远离过人类社会。

唐代饮酒诗:唐代酒与诗的完美邂逅,醉了整个盛唐

二、诗歌,言其志也

诗歌是一种语言艺术,是诞生最早的文学样式。诗歌借助于文字,借助于抽象思维,把人类丰富微妙复杂变幻的情感世界"物化"为可观可感的"线条图案",使得人类的思想可以超越时间的一维限制进行延续或者传播。

其实,从远古时起,在我们的祖先还未创造出文字时,诗歌就早已经"活蹦乱跳"地陪伴着先民们了。只不过,先民们并未意识到他们自己口中的那些"啊啊嘢嘢"的音调,随着岁月的洗涤打磨成为了后世人爱不释手的"经典"。而当有了文字以后,那些"啊啊嘢嘢"也就随之有了"纵向生存"的前提条件,或者说有了生存的载体。于是,在历史有序而又缓慢的前进步伐里,人类第一部诗歌总集《诗经》经过无以计数的劳动者的共同合作而艰难诞生。这是人类的第一部"宏篇巨著"。因为它凝结着众多曾经鲜活的生命的力量与智慧,它描述了那些曾经穿梭于森林莽野沟壑山川的个体或群体生命的渴望与倾诉;它同时还记载着人类对大自然的敬畏、迷茫以及欲挑战、欲征服的勃勃雄心。所以,从某种程度上说,诗歌成为我们感知古人内心的"晴雨表"。

《礼记·乐记》云:"诗,言其志也;歌,咏其声也;舞,动其容也;三者本于心,然后乐器从之。"由此可知,古人作诗的主要目的之一就是用来抒发他们起伏跌宕变化的内心情感。无论是至高无上的统治者,亦或是俯首稼耕的普通劳动者,无论是他们的喜悦还是悲伤,是久居心底的痛还是多日不愈的伤,古人都习惯通过吟咏诗歌来间接地向外表达释放,这就犹如奔涌的洪水必须找到一个向前冲的"闸口"一样,古人的精神世界首次有了较妥帖较安全的着落。

唐代饮酒诗:唐代酒与诗的完美邂逅,醉了整个盛唐

三、饮酒诗:诗与酒的完美结合

当酒的温柔之"手"触摸着人类神经最敏感点时,当人类的内心向着大自然发出自己深情呼喊时,酒之液体便与心之情感"邂逅"。酒与诗也便犹如一受孕的"胚胎",坚定地也是不可阻挡地在人类的精神家园着床、成长。故,酒与诗孪生兄弟般的关系决定了它们的前世今生都不陌生。如果用"如影随形"、"相伴相随"来形容它们的关系恐怕最合适不过。

古人爱酒,古人也爱诗,酒是古人物质世界里的"尤物",诗是古人精神世界里的"图腾"。

因此,我们才最早在《诗经》中找到"陟彼高岗,我马玄黄,我姑酌彼兕觥,维以不永伤"的因思念而神伤并用酒安慰自己的凄凉,找到"我有旨酒,嘉宾式燕以教……我有旨酒,以燕乐嘉宾之心"的群臣欢宴痛饮美酒而喜形于色欢快爽畅的情景;当然,也才有了"为此春酒,以介眉寿"里辛苦一年的先人们用酒祈福自己及家人健康长寿的美好祝愿。可以说,整部《诗经》充满了酒的香气,诗中到处可见淳朴的先民们酿酒、饮酒、品酒、论酒的场景。他们或许不会使用更多华丽词汇去赞美酒的香甜,但从那些淳朴的文字里,我们却可以真切地感知他们对甘冽香醇的美酒的喜爱,对如美酒一般甜蜜幸福生活的向往与渴望。换言之,在那种物质生活极其贫乏的生存环境里,酒已经成为他们心中对未来的一种希冀与寄托。

汉魏天下,社会风云激荡。但这丝毫不减那些渴望建功立业的志士们对酒的喜爱。不仅如此,似乎酒在此种动荡不安的环境里更有了它存在的必要性。因为外界纷争与内心期待的冲突,需要借助于一种东西来宣泄。于是,酒在那种情景之下便成为豪杰英雄们的首选。因为有了酒,豪杰英雄们的内心便有了一种抒发雄心抱负的"媒介",借助于此"媒介",他们可以"平衡"内心与外界,更可"平衡"理想与现实之间的"沟壑"。始终渴望一统天下的曹操在《短歌行》中临风喟叹:"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驰骋沙场的一代枭雄在酒之微醺里将积郁胸中的无限人生感慨当风吟咏,于是那酒里融进了英雄的气概,而英雄的诗中也浸满了酒的醇香。

《古诗十九首》里也有对酒的描写:"嘉会难再遇,三载为千秋。临河濯长缨,念子怅悠悠。远望悲风至,对酒不能酬。行人怀往路,何以慰我愁?独有盈觞酒,与子结绸缪。"相比之下,此处的酒就轻松许多。还有一首据传为苏武所作的饮酒诗,诗中这样写道:"我有一樽酒,欲以赠远人。愿子留斟酌,叙此平生亲。"

再看魏曹植的《公宴诗》,诗云:"公子敬爱客,终宴不知疲。清夜游西园,飞盖相追随。明月澄清景,列宿正参差。"虽然此诗描写的是魏帝曹丕而非曹植与宾客尽情宴饮的背景,但诗之主人公用美酒款待宾客,与宾客一同欢快畅饮的心情却是溢于言表的。美酒眼前,烦事脑后,主与客只有一醉方休方可显其情致高昂。

东晋时期的陶渊明可谓是嗜酒成性,他的"五柳先生传"诙谐幽默,很贴切地描摹了这位褐衣陋瓢又率真任性的"乐饮者"形象。陶渊明的饮酒诗据统计有五十多首,约占其总诗作的百分之四十。像"春秫作美酒,酒熟吾自斟"、"欢然酌春酒,摘我园中葵"、"引壶觞以自酌,眄庭柯以怡颜"等,均为咏酒诗的佳篇。

再如南朝张正见的《对酒》,诗云:"竹叶三清泛,葡萄百味开。"

历史的脚步迈进大唐王朝的地域。唐朝是一个空前繁荣与发达的朝代,其政治、经济、文化等的发展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唐朝人用他们独特的智慧与才能创造了令世人瞩目的物质与精神成就。在这盛世高歌之背景下,唐代子民的脸上有了较多的笑容与惬意。清末学者王国维曾在《宋元戏曲史序》有过很经典的总结:"凡一代有一代之文学:楚之骚,汉之赋,六代之骈语,唐之诗,宋之词,元之曲,皆所谓一代之文学,而后世莫能继焉者也。"因此,"唐诗"也就成为有唐一代文学的"全权代表"。唐代文人士子以自己独特的文学才华,把诗歌创作推上了艺术的巅峰,使得唐代诗歌既华丽璀璨又韵味悠长,在历史的长河里永远闪耀着辉煌灿烂的光芒。

唐代饮酒诗:唐代酒与诗的完美邂逅,醉了整个盛唐

四、唐代的酒遇到唐代的诗

在唐代,还有一种东西很美,那就是唐代的酒。尤其是唐代的酒与唐代诗人的关系更是亲密无间。有人说,酒就是唐诗,唐诗就是酒;也有人说,如果将中国诗歌抽去酒的成分,那么唐代诗歌会顿然失去它原有的光彩;还有人干脆更直接地指出,没有酒就没有唐诗!可见,酒在唐代人生活中,在唐诗里所占的分量有多高。

由于经济发达,唐朝的酿酒业也比以往繁盛昌隆。据李肇《唐国史补》载:“酒则有郢州之富水,乌程之若下,荥阳之土窑春,富平之石冻春,剑南之烧春,河东之乾和蒲桃,岭南之灵溪,博罗、宜城之九酿,浔阳之湓水,京城之西市腔,蛤蟆陵郎官清,阿婆清。又有三勒浆类酒,法出波斯。三勒者谓庵摩勒,毗梨勒、诃梨勒。”由此可见,唐人真是幸运又幸福:既有酒又有诗,诗酒相融,芳香四溢。他们在品尝美酒的同时还可以品味一首首韵味十足的诗歌。毋庸置疑,唐代诗人当然不会错过美酒对他们的眷顾。再者,到了唐代,诗歌在一定程度上已经跟音乐不那么紧密,甚至开始脱离音乐限制而独领风骚了。因为纯粹干炼的文字更能扼要而专注地揭示出人的内心情感。故此,诗人更愿意借助于酒的“温柔魔手”将诗歌这株参天大树浇灌得枝繁叶茂,直至万花绚烂、耀眼夺目。于是,诗与酒的交融状态出现了,诗因有了酒而更加蕴藉悠长,酒因有了诗而更加醇香且美名远扬,历史上也便有了诗与酒共齐名的“酒鬼”“诗仙”“诗魔”“酒圣”等。

先看初唐。初唐诗人虽然难免携带着由隋入唐的“浮靡”与“矜持”,但他们对于未来还是满怀期待的。他们手中斟满美酒,向远方展望着大唐未来的路,胸中充满了一展宏图的抱负。然而,由于种种原因,刚刚诞生的唐王朝毕竟还不够强大,还需要时间来给予她把“潜力”施展出来。所以有些人就困惑了,举个例子来说,“五斗先生”王绩就很颓废,面对不如意的现实,他把诗同酒搅烂在一起,整天混混度日,酒不离口,以诗作伴。其实这样也好,因为浑醉中的王绩却给我们留下了首首酒味十足的诗歌,比如“平生唯酒乐,作性不能无。朝朝访乡里,夜夜遣人沽”,比如“礼乐囚姬旦,诗书束孔丘。不如高枕卧,时取醉消愁”等。

王翰的《凉州词》一向被视为胆略不羁、豪迈悲壮的饮酒诗代表。诗中云:“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即将驰马边关,暂且饮上一杯葡萄美酒,壮一壮胸中胆气,那么,即使这将是最后一次痛饮又如何?故,冲天豪气似乎也要融进华美琉璃的酒杯之中了,尽管任何人都可读出诗人内心的那份悲凉和悲壮。幸好有这美酒相陪,还不至于英雄寂寞孤独。

到了盛唐,“诗仙”李白以“谪仙人”的身份将酒与诗结合得可谓“完美”。李白一生喝过很多美酒,而且也给我们留下很多美妙的饮酒诗。我们耳熟能详的诗句就有很多,像题为《把酒问月》中的诗句:“青天有月来几时?我今停杯一问之。人攀明月不可得,月行却与人相随。皎如飞镜临丹阙,绿烟螟尽清辉发。但见宵从海上来,宁知晓向云间没。白兔捣药秋复春,嫦娥孤栖谁与邻?今人不见古时月,今月曾经照古人。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惟愿当歌对酒时,月光长照金樽里。”还有《客中作》诗句云:“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但使主人能醉客,不知何处是他乡。”

中唐的白居易虽然没有“诗仙”李白那种“谪仙人”的气质和神韵,但白居易对酒的喜爱却绝不亚于李白。

白居易晚年称自己为“醉吟先生”,可见他对酒的喜爱程度之深。无论是新科登第,还是被贬江州,白居易从未停止诗的创作。当然,也从未停止对酒的依恋,酒成为他生活里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花看半开,酒是酩酊”,白居易让自己的灵魂陶醉在酒之微醺里,这微醺有诗人对友人的思念,有对手足兄弟的牵挂,有对世事的郁愤不平,有对世事沧海桑田变幻的惆怅,还有对生命的无限热爱与无奈。白居易诗作中堪称经典的饮酒诗很多,最精短也最招人喜爱的便是那首《问刘十九》,诗中云:“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再有就是题为《同李十一醉忆元九》一诗,诗中云:“花时同醉破春愁,醉折花枝作酒酬。忽忆故人天际去,计程今日到梁州。”还有《醉中留别杨六兄弟》中的“春初携手春深散,无日花间不醉狂。别后何人堪共醉,犹残时日好风光”等。

唐代饮酒诗:唐代酒与诗的完美邂逅,醉了整个盛唐

总结

酒文化是古老民族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它醇香浓烈,别具一格,尤其是酒文化搀合到诗歌中,更是令诗歌芳香醉人,酒形象临风若仙。诗歌发展到唐朝,盛大壮观,登峰造极,酒文化在唐诗中也是酝酿充分,品醇味久。诗中有酒,酒中有诗,诗酒相融酒激起诗人的创作冲动,诗歌创作始终伴随着诗人的情感活动;唐酒诗中追求精神和人格独立的自由、尚侠重义、积极向上、大胆揭露黑暗现实、追求思想解放、超越现实束缚、昂扬奋发的酒文化精神深深影响着唐以后的咏酒的诗人和词人。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