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导游陕西>> 地方戏曲

老渭南的戏曲有哪些?

2020年04月07日 08:33:53来源:临渭区人民政府 作者:吝振杰 浏览数:689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老渭南是有名的“戏窝子”,一代又一代渭南人都是听着戏曲长大的。我从小就喜欢戏曲,后来在临渭区文化局长任上多年,深知戏曲“高台教化”的巨大力量。戏曲传承着渭南的文化和传统,也见证了渭南的发展和变迁。

目前在临渭区流传的戏曲剧目多达八种,有秦腔、迷胡、碗碗腔、秧歌、花鼓、豫剧、曲子、道情等。流传于花园、大王、三官庙各大峪口的“花鼓戏”,是上世纪初期商洛、安康移民徙居后带来的。较晚的豫剧、河南曲子,显然是因大量难民定居传入的。流行于东西两塬及渭河以南乡镇的秧歌戏,据传在一千三百多年前已具雏形。那时候,居住在沋河川道一带的农民为庆祝插秧结束,聚在一起载歌载舞,这就是最早的秧歌,后来演变为“剧”。东塬经崇宁镇沿线王、丰原传至塬下的程家及华县樊家、郭家等村。西塬则由花园、阳郭、允曲、大王、何刘、阎村、三张、三官庙传至塬下双王、良田一带,都流行秧歌剧。有民谣唱到:“铁李的芯子阎村的跷,崇凝的秧歌水上漂”,说明崇凝秧歌已达到相当高的水平。

乾嘉时期,渭南蔺店著名剧作家李芳桂等文人学士热衷于编创戏曲剧本,把碗碗腔皮影戏推上了艺术的高峰。他创作的《春秋配》《香莲佩》《十王庙》《玉燕钗》《白玉钿》《紫霞宫》《万福莲》《蝴蝶媒》《火焰驹》《清素庵》,以及《张古董借妻》《玄玄锄谷》《四岔捎书》十本三折碗碗腔皮影剧本,人称“李十三十大本”。所有这些剧目,已经成为传世之作,被几十个剧种移植,至今广为流传。《火焰驹》曾被拍成电影在全国映出,轰动一时,影响久远。其剧本思想内涵深刻,情节曲折起伏,人物形象鲜明,结构奇巧精妙,语言清新典雅,甚至可以和莎士比亚的戏剧相媲美。晚清时期,渭南孝义张远中创作的《十才子》等剧长期盛演不衰,也为人们所称道。这些新剧作造就了一批皮影班社和演员,他们不但活动于本乡本土,还带人携箱南下四川,东奔山西、山东等地演出,从而把渭南皮影戏传往省外。渭南戏曲发展达到了鼎盛阶段。

辛亥革命以后,渭南戏曲事业有了新的发展。原有的班社相继分化解体,重新组合,新出现了一些以演秦腔为主的班社组织,如“永安社”“化俗社”等,其中以“化俗社”较为有名。“化俗社”由辛市乡李思白创办,班子人数多达七十余人,活动也长达十年之久。这些私人创办的秦腔剧社和皮影剧社,经常走街串乡卖艺演出。当时的著名艺人有孝义乡的罗士奎、卢成福等。剧作家有蔺店乡又一“十大本”剧作家郝心田等。他创作的秦腔剧《烛影斧声》《平民革命》《对玉玺》《焚屋救艳记》、改编的《女巡察》《春秋配》《一箭缘》由西安易俗社排演,一度轰动西安。

在“渭华起义”的影响下,中共地下党员姚明辉、杨纯学、陈光健、袁光、田文蔚等组织“哈哈剧团”和文艺宣传队,活动于渭南、华县一带,演出以抗粮、抗税、打土豪劣绅为内容的草命剧目。抗日时期也演出了不少宣传爱国的抗日节目,为地方戏曲事业注入了活力。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在党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文艺方针的指引下,专业剧团先后成立,业余剧团也如雨后春笋,渭南戏曲事业蓬勃发展。韩生芳、张子明、张宝元等成立秦腔“新华社”。豫剧名艺人汤凤英组织“和平剧团”。刘孝坤等人在渭南集资创建秦腔“新民社”,主要演员有余巧云、田正武、张彩香、张全民、周尚义等。解放初余巧云、张采香、田正武与琴师王东生等曾随西北演出代表团赴京演出。蔺店镇姜炳泰改编的秦腔《法门寺》剧本,获1952年陕西第一届戏曲观摩一等奖。碗碗腔艺人杜升初(一杆旗)受西北文化部戏曲改进处邀请,参加戏改工作,录剧目30多本。

1959年大县成立,渭南戏曲活动进入又一高潮。县上成立了“戏曲剧院”,下属有“新民剧团”“文光剧团”“碗碗腔剧团”“迷胡团”“曲剧团”“杂技团”等六个专业文艺团体,还成立了演员训练团和专门从事服装生产的“服装厂”(戏剧服装)。固市、官道、城关、崇凝、阳郭等区,区区有集体性质的专业剧团,社社有业余剧团。1963年,全县业余剧团已发展到152个。这个时期,省、地区性会演调演频繁,戏曲活动非常活跃。民间的“秧歌”“皮影”戏等也是百花齐放,争妍竞艳。同时出现了一些有相当艺术成就的名演员和民间艺人,如余巧云、田正武、申正坤、张全民、张彩香、杜登科、谢德龙、石永庆、郭向荣、李映凯等。他们不仅活跃于民间,而且多次在省、地乃至全国性文艺会演中获得荣誉。余巧云唱腔刚柔并济,激越缠绵,气满腔圆,荡气回肠。既含蓄贴切,又韵味浓烈,看过她出演《铡美案》的秦香莲和《三上桥》的崔秀英,都无不为她精彩的表演所倾倒。渭南人可以不知道县长,但不知道余巧云是遭到人耻笑的。渭河沿岸长期流传着一句顺口溜:“看了余巧云的《三上轿》,难受得半夜睡不着觉。”当时演出场所有人民剧院、工人俱乐部等。渭南戏曲进入了繁荣时期。

十年文革,戏曲饱受摧残。传统戏禁演,各剧团进行“斗、批、改”,批判所谓“文艺黑线”,部分戏箱、道具及戏曲资料遭到焚毁。但渭南人们不会忘记戏曲,也离不开戏曲。1971年县上成立了文工团。1972年建成了解放剧院。余巧云在“文革”中受到冲击,在下乡演出时,剧团让她烧锅炉,就有许多群众来帮她担水烧锅炉。过去她走到街上,后边就有成群结队的人追看。一次剧团在蔺店镇演出,十里八乡听说余巧云今晚出台,蔺店街道到小学操场的路上挤满了人,路上人流不断,真是万人空巷。为了维持秩序,民兵把竹竿打断了几十根。为了不至于散场时踩踏出人命,政府把学校围墙放倒了七八堵。尽管如此,演出结束后,操场上遗失的鞋只就拾了几架子车。

改革开放后,渭南县迎来了戏曲的春天。县文工团改为秦腔剧团,县上成立了戏曲创作组。1983年有专业剧团3个(地区2个)、业余剧团8个、影剧院5个,群众文化活动也比较活跃。1984年办起了辛市戏校,老艺人田振武、申正坤、赵定国重返舞台。青年演员赵亚玲、田莉、张永利崭露头角。1988年,渭南成立了民间皮影学会。何德春的《祭岳坟》《饮马川》,赵静铭的《青丝吟》《涝池岸边》多次在省市获创作大奖。近年来,张自胜编剧的秦腔现代剧《桥弯弯月圆圆》影响很大,参加了“庆祝建国六十周年纪念秦腔晋京五十周年”赴京演出。

千百年来,渭南人民正是通过戏曲丰富文化生活,获取历史知识,懂得爱恨情仇,感悟人生社会,不仅获得艺术和精神的享受,也受到潜移默化的教育。作为一名戏曲爱好者,我希望地方传统的戏曲事业继续发扬光大,长盛不衰。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下一篇:被时代抛弃的陕西戏剧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