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驿站>> 饮食文化

魏晋南北朝胡汉饮食文化交流初探

2020年06月23日 14:49:10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古今说趣史 浏览数:444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引言

“异国传来种性殊,园陀陀似蚌中珠”。诗句中的主角胡椒由汉朝时期传入我国,又于魏晋南北朝时期飞入寻常百姓家。与胡椒一样的还有油饼烧饼,葡萄西瓜等,除此之外乳酪制品,炙羊肉,羊奶酒也都是在这一时期融入市井生活。这些从异域传来的“胡食”经过千年的演变和改良,已经成为了中华民族美食的一部分。

魏晋南北朝时期,民间的饮食文化频繁深入交流。和生活息息相关的饮食文化是一种最朴素亲切的文化,是研究一个时代政治和经济重要的切入点,从而了解当时的时代特征。魏晋时期汉民族饮食文化出现了这种民族交融的现象,这一时期饮食文化呈现出怎样的特点,造成这种特点的原因以及这种特点对当世乃至后世的作用,正是本文的研究目标。

"异国传来种性殊”——魏晋南北朝胡汉饮食文化交流初探

一、“中厨办丰膳,烹羊宰肥牛”,饮食文化融合的具体体现

首先,食物种类更加丰富。比如粟在西晋时期有记载的为12种,等到了北魏时期数量竟达到86个之多。北方游牧民族迁居到中原地区,使“食肉饮酪”的饮食习惯也进入汉族人的生活。从南京六朝墓葬的出土的研究来看,当时人们不仅饲养各种动物,还捕猎大量野味。

游牧民族最爱吃的肉类是羊,随着少数民族的迁徙,也影响了中原地区吃羊肉的习惯,甚至羊酪也一度成为北方食品的代表。当时鱼类也属于人们日常食用的肉类之一。

魏晋南北朝时期蔬菜和水果被广泛的种植,东晋孝武帝就曾让人在城内和宫外种植果树。在《异物志》、《艺文类聚》和《齐民要术》等文献查阅资料,进行统计后,对其中的水果类做了汇总,发现当时水果类有四十余种之多。

"异国传来种性殊”——魏晋南北朝胡汉饮食文化交流初探

其次,食物制作方法进步。魏晋南北朝之前,汉族传统的烹任方式主要以蒸、煮为主,而随着少数民族的大量迁入,各民族的饮食方式开始对向传播并对彼此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根据《齐民要术》所写,当时基本的烹饪技术有大约三十种,涵盖了蒸、煮、炮、煎、炙、魚、烩、炸、烧、炖等常见的方法。

《齐民要术》中对酱、醋、豉、酪,蔬菜腌藏的制作都有记载,可见当时的人们已经懂得用谷物制曲、用酵母传醅等方法。而且各民族之间的烹任方式还互相影响,当时流行的肉类炮制方法,就是此时流行开来的。与之类似的是,胡族也充分借鉴了汉族的一些菜肴烹饪技术,比如在烤制肉类时先进行腌制。

最后,饮食方面的著作在这一时期大量涌现,大量记载饮食文化的书籍现世。有的对烹饪的方法和教训进行总结,有的是对各种食经、食方、食谱方面的记载,还有的是对饮食文化的总结等等。这不仅说明了当时饮食文化在人们日常生活中的重要程度,也说明食材的丰富和烹任技术跟以往时期相比是较高的水平,甚至远远超过过去任何朝代。

不同于东汉时期,在这一时期各少数民族的迁入更加活跃和深入,迁入地区不再限于定居于当时的边疆地区,而是大量定居到黄河两岸的中原地区与汉族杂居。汉族与胡族之间的交流和融合也随着这种迁入的变化不断加深,饮食文化的交流也更为深刻和广泛。

"异国传来种性殊”——魏晋南北朝胡汉饮食文化交流初探

二、民族融合促进饮食文化的碰撞

一方面, 东汉末年连年战乱,先后有匈奴、羌、羯、鲜卑等等民族进入中原地区。特别到了魏晋南北朝时期,胡族与汉族混杂而居,饮食文化作为与百姓日常生活最密不可分的一部分,两者的碰撞与交流首当其冲。虽然各少数民族受到汉民族饮食文化的影响程度不同,但是一样的是,离开了游牧区,他们都逐步摒弃了自己原有的游牧习俗,开始像汉族一样在土地上进行耕作,并逐渐地将五谷杂粮这些在游牧地区从未接触过的作物作为主食。

魏晋南北朝时期,各胡族部落逐渐进一步汉化,其中汉化最为独特和著名的就是鲜卑族。在十六国纷乱时期,由鲜卑族建立的前燕政权,就逐步结束游牧生活,走上固定的农耕生活,并且在饮食习惯上渐渐改变以前主要食用羊肉等畜肉的习惯,开始向汉民族学习种植并以五谷杂粮为主食。

北魏时期孝文帝迁都洛阳,学习并推行汉化改革。鲜卑族通过统治者自上而下的主动汉化最终融入到了汉民族的文化之中,这种深刻的民族融合也使得饮食文化的融合更为密切和深刻。

"异国传来种性殊”——魏晋南北朝胡汉饮食文化交流初探

另一方面,随着羌、氐、匈奴等胡族民族的内迁,各民族的交错杂居也使游这些牧民族的传统饮食在中原地区流传开来。

一是食材更加丰富,胡桃、胡蒜、胡椒等都是通过这一时期的民族融合从胡族的日常饮食慢慢融入到汉族人民的饮食中,这些食物在魏晋南北朝时期已经被广泛接受和种植。

二是食物制作方式的影响。胡族对汉族饮食文化的影响,主要表现在对肉类的处理上。例如当时的“羌煮”大概类似后世今天我们所说的涮羊肉;“貂炙”类似后世今天常见的烤全牛或烤乳猪。

三是饮品的改变。在汉代之前汉民族的常见饮食中几乎见不到乳制品,直到魏晋南北朝时胡人来到中原地区,让中原一带的畜牧业得到了快速的进步,饮酪等也慢慢在汉族中不断接受,酪浆成为当时流行的饮料,并且还根据人们的口味制成甜乳、酸乳、干酪、漉酪等各种各样的口味和形式出售。汉族也从胡族学习了更为突出的酒类酿造技术,在原来的基础上增加了许多酒的新品种。

四是饮食习惯方面。在西晋之前,汉族人用餐还保持着汉朝的习惯,跪着分别用餐。随着胡人内迁,胡人的生活习惯直接地影响着汉族人的饮食习惯,汉人也开始变成坐着用餐,以及睡胡床、吃胡食,这种影响也一直延续到今天。

"异国传来种性殊”——魏晋南北朝胡汉饮食文化交流初探

魏晋南北朝时期的民族大融合,使得不同民族不同地区独特的饮食文化得以互相交流,使食材原料更加多种多样,食品的种类也随之变得多元,不断丰富着人们的日常生活。

三、“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饮食文化的交流潜移默化又意义深远

饮食作为人们日常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在民族融合中举足轻重。饮食文化的交流拉近各民族之间的距离,使各民族在饮食上互通有无,沟通往来。

饮食文化的交流扩大到整体的文化碰撞。魏晋南北朝是一个分裂多于统一的时代,胡族与汉族杂居,南方与北方民族混居,饮食交流在各民族文化沟通中起到了重要的桥梁作用,让各民族能够从饮食方面着手,逐步扩大到语言、文字、穿戴服饰以及生活用品的交流等等,各民族的文化开始碰撞、吸收,移风易俗,逐渐形成共同的生活习俗,最后达成文化上的认同。

饮食文化交流促进了民族融合。通过饮食文化到语言文化、服饰文化等多方面的交流,各民族逐步形成并认同同一种文化,即中华文化,然后逐渐融合成为一个没有民族界限、多元化的整体,即现今的中华民族。

"异国传来种性殊”——魏晋南北朝胡汉饮食文化交流初探

魏晋南北朝时期的胡汉饮食文化交流,无论是深度上还是广度上都是空前的,不仅对当时社会产生了重大的影响,也深刻地影响着后世。乃至今天这种影响带来的改变依然根植于我们的饮食文化中。

魏晋南北朝时期饮食的变化增强了人们的体质,也促进了商品的流通和经济的发展。比如当时的牛市羊市、鱼市和蔬菜市场,使经济焕发了活力,也为隋唐时期的稳定和统一奠定了坚实的物质基础。魏晋南北朝时期各民族饮食文化的沟通与进步,也突破了“夷夏之防”,使各民族之间的联系密切,并逐渐融合为一体,也为随后隋唐朝代的统一打了政治基础。

历史上隋文帝为北周的汉人贵族,然而在南北朝时代的北朝末期,汉人和胡人贵族的联姻极其普遍,很多汉人贵族的母系祖先都是鲜卑人。统治者的特质造就了隋唐时期民风开放,兼容并蓄的社会风气。由此看来,魏晋南北朝时期各民族的饮食文化交流意义重大,为后世物质和文化方面的发展都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异国传来种性殊”——魏晋南北朝胡汉饮食文化交流初探

结语

我们常常听说“民以食为天”饮食文化的变迁不仅影响了人们的生活,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社会的政治、经济发展现状。

魏晋南北朝时期呈现出一种不断分裂和割据的状态,各个世家大族封建王侯为了扩张势力范围不断征战。平民百姓们为了躲避纷争和战乱离开自己世代居住的家园,不断地迁居更和平的居住地。其中匈奴族、羌族、羯族、鲜卑族等大多数少数民族选择迁往中原政治环境相对平和的地区,而汉民族也有的因为势力地盘的重新划分和其他政治因素,开始向各地不断迁徙。

在这一历史阶段,各民族显现出一种大杂居的态势,饮食内容和饮食文化更加丰富,中华饮食文化呈现出新的面貌。魏晋南北朝时期民族融合导致饮食文化发展迅速,不仅有效促进经济的发展,还对后世中国各朝代人丁繁衍兴旺提供了强大的物资基础。

参考文献:《梁书》《全三国文》《齐民要术》《洛旧伽蓝记》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下一篇:春秋战国时期的人们吃什么?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