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史大观>> 戏剧古艺

说说唐代参军戏

2020年06月07日 00:31:03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懒龙说 浏览数:347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我们现代人生活无论是生活、工作压力都挺大,所以,我们在有闲暇的时候就往往希望能够找点乐子,通过一些方式能够让自己能够放松些,这也就是娱乐产业繁荣兴旺的一个主要原因。

而在众多娱乐团体中,德云社和刘老根大舞台是两个很特别的存在,德云社主打相声,刘老根主打二人转,双方都上过春晚,都有当红的名角,在各自的领域都是最大的赢家。他们的很多节目都在为众多观众的放松减压方面发挥了很大的作用,很多观众也纷纷追捧这两个社团的演员。

德云社还是刘老根大舞台,唐代参军戏到底更接近哪个?


我们现在娱乐手段更加多样,搞笑方面有相声、二人转以及最近几年声名鹊起的脱口秀,以及很多短视频平台也有很多搞笑的网红视频。我们现在应该说是不缺娱乐,甚至娱乐过度占据我们的时间。在这方面,古人条件比我们就差很多了,别说听个相声二人转了,想听个音乐都得专门养个乐队才能实现。

但是古代也有古代的娱乐,其中之一就是看戏。比如说唐朝,作为中国封建社会的一个巅峰,唐朝人看的戏是什么样呢?其实唐代还真有一种戏,受到了上至皇家下至百姓的喜爱,堪称是唐代的“顶级流量”,那就是参军戏。这种戏也是由两个人表演的,形式上有点像相声和二人转。

今天的话题,我们就来聊聊关于参军戏的那些事,看看这个参军戏到底是更像德云社的相声呢还是更像刘老根大舞台的二人转。

一、为什么叫参军戏?——起这个名的人还兼职“茶圣”

参军戏为什么要叫这个名字呢?这要从参军戏的起源开始说起。

参军戏的起源有两个说法,一个是说起源于南北朝时期后汉的一个叫石耽的,另一个说起源于南北朝后赵的一个叫周延的。他们的故事基本大同小异,根据唐人段安节《乐府杂录》中“俳优”这一条中所载:“开元中,黄幡绰、张野狐弄参军——始自后汉馆陶令石耽。耽有赃犯,和帝惜其才,免罪。每宴乐,即令衣白夹衫,命优伶戏弄辱之,经年乃放。”意思就是说石耽曾经担任馆陶令,因为贪污被发现,皇帝宽恕了他,但是每次宴会都让演员戏弄他。

另一个周延的跟这个也差不多,也是做官贪污,每次宴会都会被演员戏弄。所以说,参军戏的最早起源应该是皇帝戏弄官员的行为,这可能就是前面说的“弄参军”的这个“弄”字的由来。不过,前面记载的石耽其实是馆陶令,也不是参军,要说也应该说是弄馆陶令啊,为什么说叫弄参军呢?其实最早参军戏不叫参军戏,叫弄假官,就是有一个人扮演官员,其他人捉弄他。

那弄假官怎么就变成了叫参军戏呢?这事其实跟一位历史上的名人有关,他就是传说中的“茶圣”陆羽。

德云社还是刘老根大舞台,唐代参军戏到底更接近哪个?

“茶圣”陆羽

根据《乐府杂录》记载:“开元中,有李仙鹤善此戏,明皇特授韶州同正参军,以食其禄,是以陆鸿渐撰词,云《韶州参军》,盖由此也。”就是说唐玄宗开元年间,有一位叫李仙鹤的演员,演这个演的特别好,唐玄宗喜欢,为此专门给李仙鹤赏赐了一个官职:韶州(今广东韶关)参军,还有正式俸禄。陆鸿渐(陆羽字鸿渐)觉得特别看不惯,专门写了一个戏叫《韶州参军》来讽刺李仙鹤。因为李仙鹤是参军,陆羽就写了这个戏也叫参军,后来这种表演方式就叫做参军戏了,也有的文献叫弄参军。

那么说陆羽好好一个茶圣干嘛掺和人家演艺圈的事啊?其实人家陆羽也算是个“斜杠青年”,不光是茶圣,还是一位很好的编剧。《新唐书·陆羽传》就有记载:“茶圣陆羽……匿为优人,作诙谐数千言。”就是说陆羽曾经有一段藏起来去当演员了。他自己的自述《陆文学自传》中也说:“著《谑谈》三篇,以身为伶正,弄木人假吏藏珠之戏。”意思就是说陆羽曾经做过“伶正”,大概相当于现在的艺术团团长之类的。这里的“假吏”其实是参军戏的别称,也就是说陆羽自己都承认,自己曾经往演艺圈跨过界,写过剧本。

那么,说了半天,参军戏到底是怎么一个表演形式呢?

二、参军戏是怎样的表演形式?——参军、苍鹘上台鞠躬

我们前面说了,参军戏是一种两人表演的形式,那么这两个角色分别是谁呢?晚唐诗人李商隐有一首《娇儿》诗,里面有这么一句:“忽复学参军,按声唤苍鹘”。这其实就是说的参军戏的两位角色的名称:一位叫做参军,一位叫做苍鹘。大概就是下面这二位的感觉。

德云社还是刘老根大舞台,唐代参军戏到底更接近哪个?

唐代“参军戏”俑

参军顾名思义,戏都叫参军戏,当然参军就是最重要的主角了。唐人赵璘的《因话录》就记载了这么个事:说唐玄宗天宝年间,蕃将阿布思犯了罪,其妻子就进了“皇家艺术团”——掖庭。后来到了肃宗年间,因为阿不思妻子特别擅长表演,后来还成了参军戏名角,每次宴会都能逗得皇帝和王公大臣哄堂大笑。这就算下岗再就业了。在这个故事中,阿不思妻子所饰演的角色叫参军桩,也就是参军戏的主角。这也就说明,参军是参军戏中绝对的主角。

那另一个角色“苍鹘”又是什么?其实就是一种隼。古时候人会利用驯化鹰隼来给自己打猎,唐代甚至有专门养鹘的地方,叫做鹘坊。这么一来,苍鹘这种鸟就成为了一种被人驱使,为人奴役的工具。此外,古代把奴仆也称作“苍头”,这两个概念其实从寓意上可以合二为一,就形成了参军戏里的苍鹘。在参军戏里,苍鹘主要扮演参军的奴仆,总是被参军欺负,但是有时候还能反过来欺负参军。

德云社还是刘老根大舞台,唐代参军戏到底更接近哪个?

鹘鸟

那么,一位参军,一位苍鹘,他们在台上主要演什么呢?主要以各种滑稽讽刺的特点为主。前面我们说了,参军戏最初是由皇帝捉弄犯官而来的,所以在后来参军戏中就有一些捉弄官员的比较滑稽的内容。不过,根据上面说的阿不思妻子的例子,她能作为参军戏的主角在皇家宴会上逗乐皇帝和大臣,这个场合所说的内容应该不是捉弄官员。所以她所说的很大可能就是纯搞笑的内容,也就是我们现在说的“段子”。

总体上来说,参军戏所表演的内容大体上包含两个方面,讽刺和搞笑。讽刺可能是比较多的,因为参军戏往往在宫廷表演,其表演对象也往往是皇帝和王公大臣。而优伶(也就是演员)们如果觉得国家有什么现象需要改进的,有时也会在参军戏中以讽刺的方式来对皇帝提点意见。

德云社还是刘老根大舞台,唐代参军戏到底更接近哪个?


比如《资治通鉴》中就曾经记载了这么个事:说唐玄宗开元年间,侍中宋璟特别烦那些判了罪又不服判决到处上诉的,于是干脆定了个规矩说:认罪不上诉的就放了,不认罪的就关着。这事搞得民怨沸腾。

然后就有两位演员编了个小段,其中一位演旱魃(古代怪兽),另一位问他:“你怎么出来啦?”旱魃回答:“都是相公(宋璟)处分的。”另一位继续问:“什么意思?”旱魃说:“有三百多被冤枉的人给关在监狱里,我能待得了嘛,这不赶紧出来了嘛。”唐玄宗一看这个段子,心里秒懂。

德云社还是刘老根大舞台,唐代参军戏到底更接近哪个?


除了讽刺以外,还有一种类型那就是纯搞笑的。这种往往以插科打诨,歪批歪讲,故意说错,不懂装懂作为笑点。比如当时非常著名的一个节目叫《三教论衡》就是这方面典型。

唐人高彦休《唐阙史》中记载了这个节目,这个节目是唐懿宗咸通年间一位叫做李可及的名角的拿手好戏。他说自己博通三教(儒释道三教),旁边人问他:“那释迦牟尼是什么人?”李可及说:“妇女。《金刚经》说:敷座而坐。你看,丈夫先坐然后儿子再坐,不是个妇女是什么?”故意把敷座而坐给解释成“夫坐儿坐”了,典型的歪解。

然后旁边人又问了:“那太上老君是什么人?”李可及说:“也是妇女。《道德经》有句话:吾有大患,是吾有身。你看都有身子了还不是妇女?”旁边人又问:“那孔子呢?”李可及说:“还是妇女。《论语》说:吾待贾者也。这不就是待嫁的女子吗?”

你看这类歪解的节目,纯粹是为了搞笑,跟相声里的《歪批三国》什么的段子基本上属于一个原理。

德云社还是刘老根大舞台,唐代参军戏到底更接近哪个?


根据前面所说的参军戏表演方式,好像无论是俩人往台上一站,一个捉弄另一个,说的段子还有歪批搞笑的内容,这几方面都让我们想起了现在的相声。那为什么开始会提到参军戏也有二人转元素呢?这主要涉及到一个问题,那就是参军戏到底有没有歌舞。

三、参军戏到底有没有歌舞?——到底是相声还是二人转?

现在的相声和二人转,其实从观众角度上没有太多区别。相声有俩人,二人转也有俩人;相声讲段子,二人转也讲段子。如果非要给他俩画一条界限,我觉得相声里可能歌舞成分少一些,二人转还是歌舞成分多一些。

德云社还是刘老根大舞台,唐代参军戏到底更接近哪个?


那么参军戏中到底有没有歌舞呢?这个要从不同阶段来看,不同阶段不太一样。

要解决这个问题,我们首先要了解参军戏在唐朝属于哪一类。比如相声现在是属于曲艺类,二人转属于民间戏曲类。根据宋朝人陈旸所著的《乐书》中《胡部》中对唐胡部有如下的叙述:“唐胡部:乐有琵琶、五弦、筝、箜篌……拍板……戏有参军、婆罗门。”这就说明,在唐代,参军戏首先是戏,其次是列在胡部之下。

德云社还是刘老根大舞台,唐代参军戏到底更接近哪个?

唐代琵琶,现藏于日本奈良正仓院

那什么叫做“胡部”呢?《新唐书》中有这样记载:“开元二十四年(736年),升胡部于堂上。”还说“乐用龟兹,鼓、笛各四部,与胡部等合作”。综合这两句话,胡部看来应该是一组用于宴会奏乐助兴的一套以西域乐器为代表的音乐班底。而参军系列在胡部之下,应该是有音乐伴奏的。

唐代诗人薛能有一首诗叫《吴姬》,诗中有“此日杨花初如雪,女儿弦管弄参军”,既然是有弦管,那自然应该是有音乐伴奏的。所以参军戏有音乐伴奏应该是确凿无疑。

有伴奏自然就有歌唱,唐人的《云溪友议》中就有这样的语句:“有俳优周季南、季崇,及妻刘采春……善弄陆参军,歌声徹云”。所以总的来说,参军戏在唐代应该是有音乐伴奏和歌唱的元素。

德云社还是刘老根大舞台,唐代参军戏到底更接近哪个?

这个骆驼上拉的可能就是一个胡部

那既然有歌了,有没有舞呢?唐代诗人路延德有一首《小儿诗》里有这么一句:“头依苍鹘裹,袖学柘枝揎”,这意思是把头发裹成苍鹘的样子,把袖子弄成柘枝的样子。这里的柘枝就是一种舞蹈。前面提到的《乐书》中这样记载拓枝舞:“柘枝舞童衣五色绣罗宽袍,胡帽银带……对舞相占,实舞中之雅妙者也”,看来拓枝舞是一种唐代的舞蹈,而这首诗将参军戏中的角色苍鹘跟拓枝舞联系在一起,可以表明:在唐代参军戏的表演中,是有舞蹈的成分在里面的。

唐代参军戏有音乐有歌唱有舞蹈,如果要说是更接近相声还是更接近二人转,我觉得参军戏在唐代还是更接近二人转一些的。

德云社还是刘老根大舞台,唐代参军戏到底更接近哪个?

但是,随着晚唐社会动荡,战乱频频,要想凑齐一套歌舞班底也是不太容易了。所以,到晚唐五代时期,参军戏越来越在讽刺搞笑这条路上开始发展,而原有的歌舞伴奏也都逐渐取消了,所以,这个阶段,参军戏逐渐脱离了二人转的风格,开始形成类似相声的以对话为主的表演形式。

《新五代史》中曾经记载了五代时吴国有一位叫徐知训的权臣专政,连吴王杨隆演都不放在眼里。“尝与王为优,自为参军,使王为苍鹘,总角弊衣执帽以从。”自己做参军,让吴王做苍鹘,捉弄吴王。要知道苍鹘可是参军的奴仆啊。这位徐知训历史上倒是没说他会不会歌舞,不过一个大臣演参军戏,估计应该是以说话居多。

再比如《新五代史》中记载后唐庄宗李存瑁,特别喜欢演戏。他老丈人叫刘叟,是个走街串巷买药算卦的,有这样出身底下的父亲,刘叟的闺女,也就是庄宗的皇后,特别避讳谈到家世。有一次庄宗自己穿上刘叟的衣服,背上买药的行头,让他儿子戴着破帽子跟着,跑到皇后卧室说:“老刘来看闺女啦!”把皇后刘氏吓一跳,把庄宗的儿子给打了一顿。“宫中以为笑乐”。闲着没事跑去捉弄自己的皇后,这皇帝可是真没溜。

德云社还是刘老根大舞台,唐代参军戏到底更接近哪个?

后唐庄宗李存瑁

庄宗和儿子的装扮很明显是参军戏的装扮,这次“表演”也很明显没有歌舞伴奏。由此可见,到了五代时期,参军戏应该逐渐由有说有唱有舞蹈转变成了单纯以说为主要表现形式。而到了宋代,所有关于参军戏的记载均为以说为主,再也没有见到歌舞的影子了。

到了这个阶段,参军戏才更靠近相声了。

结语

作为在唐代广泛流传的一种戏,参军戏其实某种程度上是继承了自秦汉以来的俳优的讽谏传统。其起源就是源于对贪官的嘲讽和捉弄,这事虽然是一件大快人心的事情,但是终究也只是执行君王的命令而已,其嘲讽也只是停留在居高临下的侮辱和戏耍上,难以真正对君主形成真正的讽谏效果。

从参军戏的起源上看,参军本来应该是戏耍的对象。可是到了唐代,似乎苍鹘成为了参军的仆人,而作为一个仆人是没办法戏耍参军的,只能在参军的捉弄下偶尔反击一下。参军由被捉弄的对象变成了捉弄他人的对象,这从前面说的徐知训的例子就可见一斑。

那么,参军戏到底是更接近相声还是二人转呢?总结一下,唐代参军戏基本是有歌有舞有音乐还有滑稽搞笑,基本上更靠近二人转,但是进入五代以后,参军戏逐渐转向了以说为主,这就更加靠近相声了。简单来说,前半场刘老根领先,后半场郭德纲占优。

参军戏在发展到了金元时期,逐渐汇入了杂剧的河流中,成为了金元南戏的一部分,如今谈起中国戏剧历史,仍然绕不过参军戏,这是中国戏剧史的重要发展阶段。如今的我们已经无法得知参军戏当年受欢迎的程度,只能从一些故纸堆里,寻找一些蛛丝马迹,来做一些拼凑和还原。而这些史料中的光点,以及它背后所反映的那个万国来朝,国力强盛,百花齐放,光辉灿烂的大唐时代,才是真正让人骄傲和神往的盛世光华。

参考文献

1、《唐代参军戏探论》 刘维维 兰州大学硕士学位论文

2、《中国参军戏研究小史》 綦翔 河北师范大学硕士学位论文

3、《唐宋滑稽戏研究》 王彤 中国艺术研究院博士学位论文

4、《唐参军戏苍鹘角色考论》 朱东根 中国戏曲学院学报 2003年8月

5、《唐代参军戏渊源考》 常丽文 戏剧文学 2010年第12期

6、《唐五代参军戏演出形态转变考》 黎国韬 艺术探索 2008.4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