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史大观>> 诗词歌赋

“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捣衣诗是如何反映府兵制的演变的

2020年05月29日 13:49:50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历史学无止境 浏览数:556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何日平胡虏,良人罢远征。”李白这首《子夜吴歌》描绘了自魏晋至唐代一个普遍的现象———捣衣。

一、何为“捣衣”

何为“捣衣”?解释起来就是洗衣时将衣服放在砧石上,用棒敲打。但是捣衣不是洗衣,捣衣的道具只有两件砧和杵,“捣”的对象是布料而不是衣服。唐代张宣有一幅《捣练图》,上面的女子手执细长的杵,将布料放在砧上,进行“捣衣”的动作。这么做的目的,是因为未经捣制的布料是生的,容易破裂,捣制以后称为“熟布”,目的是使其“缕紧则坚”,比较耐磨。所以“捣衣”不是洗衣,而是对布料进行加工使之耐磨的一个工序。

“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捣衣诗是如何反映府兵制的演变的

《汉语大词典》对“捣衣”的解释是:“古时衣服常由纨素一类的织物制作,质地较为硬挺,须先置石上以杵反复舂擣,使之柔软,称为捣衣“。捣衣不是洗衣,因为洗衣服不必非在夜晚进行。洗衣离不开水,但捣衣诗中从未有水的意象出现过。从杜甫《捣衣》诗中“用尽闺中力,君听空外音”来看,捣衣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得用力才能完成,显然不可能是洗衣服。

根据有关学者的推测,捣衣即捣练,是秦汉时期产生的一种练丝工艺,是印染前的关键工序。当时的生丝要用微温的水浸泡,帛则要放在楝木灰中浸泡,利用水温和楝木灰中的碱加速化学处理,进一步使丝和帛上的丝胶溶解。浸泡后的丝帛,需用木杵反复捶捣,使丝帛上的丝胶易于随浆水析出,与现代制丝工艺中的“损经”相似,可使生丝和坯绸更加白净柔软而有光泽。纨、素、流黄等绢类丝织品均须煮制成熟绢后再捣锤。

六朝至唐,捣衣不像现在洗衣,蹲着用小木棒捶打,而是两女子对面站着各执一杵舂打。南朝梁费昶《华光省中夜听城外捣衣》云:“金波正容与,玉步依砧杵。红袖往还萦,素腕参差举。”月光下,捣衣的女子脚步随着砧杵的节奏移动,充分证明是站着捣衣。而红袖往来萦绕,女子洁白手腕抱着杵上下起落,那就说明是两人各执一杵舂捣的协调行动。这充分说明捣衣是在两个人配合之下,进行的对衣服的一种捶捣,是一件很费体力的事情。

“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捣衣诗是如何反映府兵制的演变的

万户捣衣声

二、何为捣衣诗

中国文学史上,最早的捣衣诗是西汉班婕妤的《捣素赋》。当时的班婕妤已经因为被谗而徙居长信宫,可仍时刻不忘皇帝的恩情,每至秋高天寒,她仍于月夜捣帛,亲手为皇帝缝制衣物。在《捣素赋》中,捣衣这一单调枯燥而又沉重的劳动中触及了班婕妤的心灵,不可避免的带有宫怨的意像。这种意像也启迪了后人的创作。

自南北朝到唐代,无数诗人创作了大量的“捣衣诗”。虽然南北朝的捣衣诗始终没有脱出“宫怨”、“闺怨”的窠臼,但“捣衣”及与之相关的“砧”“杵”等作为一种独特的诗歌题材,应用范围相当广泛。

六朝的捣衣诗中所描写的捣衣活动大多出现在秋夜,在直接以“捣衣”命名的诗歌中,“秋”“夜”“风”是出现频率最高的时节天气意象。伴随着它们的,还有“菊”“槐”“草”“树”“虫”“鸟”等动物意像。在这些意像中,“秋夜”和“秋风”给人一种清冷孤寂、凄凉寂寞之感,而“明月”自古以来就是人们寄托相思之情的意象,在捣衣诗中更容易烘托了惆怅的气氛。诗歌中出现的秋草、秋虫这些景物以及万物凋零、肃杀衰败的秋季、鸣叫的秋虫,都起到了烘托主题,渲染气氛的效果。

六朝的捣衣诗中的人物主要是“佳人”“游人”和“征客”。这些“佳人”佩戴着精致华美的饰品,不辞辛苦地为所思之人舂捣纨素;而“游人”“征客”作为思念的对象,或远在天边,或戍守边城,与良人不能在一起,因此这些女子要在秋夜里捣素裁衣,缄封寄远。

“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捣衣诗是如何反映府兵制的演变的

捣衣

“捣衣诗”中并没有这些女子的外貌描写,仅以“美人”而提之,给人带去了很大的想象空间。她们在秋风萧瑟的季节为远方的爱人裁制冬衣,那些男主人公在诗歌中不仅是思念的对象,也起到了扩大诗歌意境的作用。特别是“征客”这一意象使捣衣活动和遥远的边戍联系在一起,增加了诗歌的空间内容,突出秋天悲凉的氛围。

从东魏晋到隋朝统一,中国经历了四百年的分裂。在战争中大量北方人民避乱迁徙,侨居江南,离乡别国之恨萦绕在几代人的心怀。他们借怨妇之口,抒发对故国、家乡的无限眷恋,使东晋南北朝闺怨诗大盛。因此争战不已,很多男丁被迫从军征战,或服劳役、徭役,民间处处征夫怨妇,形成了闺怨诗兴盛的现实社会基础。受其影响,捣衣诗也很快由范围狭隘的“宫怨”题材过渡、发展为范畴较为宽泛的“闺怨”诗。

南朝谢惠连的《捣衣》、谢朓的《秋夜》、柳恽的《捣衣》、惠侃的《咏独杵捣衣诗》、王僧孺的《捣衣》、费昶的《华观省中夜闻城外捣衣》、萧衍的《捣衣》、庾信的《夜听捣衣诗》,都形成了一个“写景—容饰—捣衣—裁衣—缝制—念远—独悲”的闺怨模式。

“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捣衣诗是如何反映府兵制的演变的

捣衣

三、六朝捣衣诗的主题

六朝时的捣衣诗,大多离不开“宫怨”与“闺怨”和范畴。诗人笔下“捣衣”相关的物象都被“思妇”悲伤哀怨的心情所感染,“月苦风凄砧杵悲”,催人泪下。

这些捣衣诗中的捣衣意象、自然意象和人物意象交织在一起,使得每一首诗歌都像是一个表达思妇孤独寂寞,传递浓浓相思的小故事。这几类意象分别交代了故事的情节、环境和人物,捣衣意象讲述了故事的情节,即女子为远在他乡的爱人捣素裁衣,捣衣的工具“砧、杵”以及原材料“纨素、丝练”寄托了女子独处的心境和浓浓的思恋,而沉闷悠远的捣衣声就像一首哀怨的夜曲一般,传达着捣衣女子的心声,也敲击着听者的心灵,成为连接声与情的纽带,抒发心绪和情感的媒介。

“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捣衣诗是如何反映府兵制的演变的

长安一片月

月光皎洁、寒风四起的夜晚,秋草萋萋,秋虫低鸣的氛围,成为捣衣诗特有的时空背景。诗的主人公“佳人”的叹息声,还有走路时佩戴的首饰发出的叮咚声,都给人无限的遐想,这些意象的组合使得捣衣诗具备了鲜明的特色和“怨妇思良人”的明确思想主题。

六朝的捣衣诗虽然内容相对比较单一,主要写思妇的闺怨,但风格工巧细致、绮丽柔靡的捣衣诗已经发展成为一个较为稳固的诗歌题材。它开阔了诗歌的题材,丰富了诗歌的创作类型,对后世的文学产生了深远的影响。秋夜里捣衣声也已经成为后代诗歌里的一种特殊的符号。

“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捣衣诗是如何反映府兵制的演变的

四、唐代捣衣诗与府兵制的关系

到了唐代,以捣衣为背景的诗歌数量更为庞大,这唐帝国的中晚期战争连绵,征戍不断有着极大的关系。捣衣诗表现的是闺妇为征夫准备寒衣的情景,与唐代的府兵制与卫所制的特点非常契合。

府兵制是一种寓兵于农的制度,至唐朝发展完备。唐代二十岁以上、六十岁以下的男子皆有义务充当府兵,平日他们耕种,国家有事便征发他们为兵。府兵制最大的特点在于士兵们自备武器、粮草、服装,唐朝府兵最盛时,在天下户口八百余万中占了四十万之多。这些府兵都是”自食其力,不赋于民,弓、矢、横刀、砺石、毡帽、行滕皆自备”的。《木兰诗》中就写过木兰从军前“东市买骏马,西市买鞍鞯,南市买辔头,北市买长鞭”所有的武器装备都是自己准备,国家不会承担一丝一毫。杜甫的“车辚辚,马萧萧,行人弓箭各在腰”,也是这种制度的反映。

“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捣衣诗是如何反映府兵制的演变的

木兰从军

正因为府兵制的实行,使得征人之户年年承受着赶制戎衣的沉重负担。征人之妻不仅受到繁重的“捣衣”劳作的折磨,更重要的则是承受征夫音讯不通、长年不归的情感熬煎。这种牵肠挂肚的思念之情、盼归愿望以及对社会动荡、对战争的厌恶情绪,往往伴着“捣衣”的劳作而流露。于是大唐文人创作了大量的以此为内容的“捣衣”诗,铸就成大唐文化中的一座奇峰。

府兵制极大地节省了军费开支,减轻了政府的负担,但对于征户来说,既要输出壮劳力,又要负担他们的装备,同时还要应付繁重的征徭,因此生活十分凄苦,以至出现府兵要离家奔赴前线的时候,亲人们“牵衣顿足拦道哭,哭声直上干云霄”的悲惨情景。

李白《子夜吴歌》是最著名的一首捣衣诗:“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秋风吹不尽,总是玉关情。何日平胡虏,良人罢远征”。“紧接着咏叹制衣和寄衣:“明朝驿使发,一夜絮征袍。素手抽针冷,那堪把剪刀。裁缝寄远道,几日到临洮。”诗中主人公丈夫征戍边塞,音信断绝,虽然不辞劳苦制好寒衣,却无法送到丈夫手中,一腔情思无由通达,倍觉悲凉。

“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捣衣诗是如何反映府兵制的演变的

府兵出征

初唐之时,府兵通行天下,王朝连年征战,征户之妻女为夫为父捣衣成为她们生活中普遍的现象。那声声的捣衣声,诉说着妻子们的辛劳与哀愁,也拨动着诗人们的心弦。但是唐代捣衣诗有个特点,自肃宗之后,出现的数量大大减少,这与天宝以后府兵制的取消有着极大的关系。没有了府兵,捣衣诗也沉寂了下来;直到数百年后,实行卫所制的明代建立,千家万户又响起了捣衣的声音,捣衣诗也再度受到诗人的青睐。

五、捣衣诗的内涵

唐朝末年至宋朝建立的这段时间里,府兵制也还在一些割据国家实行,征人的寒衣依然自备。南唐中主李璟、后主李煜父子均有捣衣词传世。”李煜的《捣练子》艺术地组合了“夜”“月”“砧”的意象,“深院静,小庭空,断续寒砧断续风,无奈夜长人不寐,数声和月到帘栊。”深深的庭院静悄悄、空荡荡,让人倍感孤独和焦虑。木杵捶击石砧的咚咚声被阵阵悲凉的秋风送来,时断时续,更加深了词人的孤寂感。秋月如水,随同砧声渗入门窗,搅扰得他心神不宁,辗转反侧,彻夜难眠。寂静的庭院,夜月寒风中传来时断时续的砧声,敲打着长夜难寐之人的万端愁绪,这其中,又蕴含了多少人生的无奈和痛苦?

“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捣衣诗是如何反映府兵制的演变的

唐代和明代,是文学史上捣衣诗蓬勃兴起的两个朝代。这两个朝代分别实行的府兵制和卫所制,与捣衣诗的兴衰有着密切的联系。但是在其他朝代,捣衣诗作为诗歌中的一朵奇葩,仍然在历史的长河中不断涌现。

唐朝之后,仍然有很多以捣衣为内容的诗、词被文人们创作出来,可见源自六朝的“捣衣诗”对中国的文学创作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清远缠绵的捣衣声不仅提醒着人们秋天的到来,而且还在秋风萧瑟的月夜里触动了思妇绵绵的相思之情,引发了诗人无限的遐想。在这个万物思归的季节里,“秋夜”和“捣衣”交织在一起,在捣衣诗中达到了水乳交融的程度。银白色的月光和断断续续的捣衣声,构成了对历史上那些捣衣女子的记忆,也成为捣衣诗永恒的标记。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