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学海撷粹>> 文人轶事

北宋“浪民”苏东坡:在最落魄时的诗词中,书写最超然的人生

2020年05月21日 10:28:14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南山书话 浏览数:358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公元1101年农历7月,燥热的常州城,有一位老人到了弥留之际,临死前,他对自己的儿子说:“吾生无恶,死必不坠。” 他说自己一辈子没有做什么亏心事,所以无惧死亡,又让家人不要哭泣,让他安静地离去。

这个人,就是北宋文坛盟主——苏轼。

苏轼(1037年-1101年),字子瞻,号东坡居士,北宋文学家、书画家、唐宋八大家之一,这些我们可能都很熟悉了。有人说,苏东坡的一生,不是在贬谪地就是在被贬的路上,这话当然有些夸张了,但苏东坡这一生确实是半世颠沛流离,说他是北宋“浪民”一点也不过分。

时间倒回到1100年,宋徽宗即位,大赦天下。被宋哲宗贬谪到海南,以为自己永远回不来的苏东坡有幸被赦免,北归途中,经过金山寺,他写了一首诗:

《自题金山画像》

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

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

在诗中,苏东坡说:你若问我此生的成就,就在黄州、惠州、儋州。此话怎讲?且从他的诗词中一一看来。

北宋“浪民”苏东坡:在最落魄时的诗词中,书写最超然的人生

四川眉山 苏东坡纪念雕像

一、《哨遍》与《归去来兮辞》,苏东坡与陶渊明的神交

宋神宗元丰三年,公元1080年,苏东坡在一块叫做东坡的土地上开始做一个农夫。

曾经苏东坡是高高在上的大学士,说天下谁人不识君一点也不夸张,然而人红是非多,不过是写了几首针砭时政的诗词,他就被人诬陷说有谋反之意,从湖州知州任上被直接抓到御史台监狱里,这就是宋史上有名的“乌台诗案”,乌台即是御史台的别称。

所谓的监狱其实是一口百尺深井,他在那里度过了四个多的时间,饱受身体和精神的折磨,最后侥幸得免一死,被贬到湖北长江边上一个偏僻的地方——黄州。

到了黄州的苏东坡已经连基本生活都无法维持了,一位朋友想办法给他搞到一块地,于是他开始做一个农民,自耕自食,因为这块地恰好在城东的一块山坡上,所以他给自己取了个号叫东坡居士,这个号后来一直伴随他终身,可见他对于在黄州的这段时间是有特殊感情的。

自从苏东坡开始做一个农民,他感觉自己和一个人的联系越来越深了,这个人是谁?晋朝诗人陶渊明也。陶渊明(352或365年 — 427年 ),名潜,字渊明,又字元亮,自号五柳先生,他在出仕彭泽县令时,因为不愿为五斗米折腰便弃职而去,并作了一篇《归去来兮辞》以明心志,从此归隐田园,是中国第一位田园诗人。

北宋“浪民”苏东坡:在最落魄时的诗词中,书写最超然的人生

佚名 《渊明归去来辞卷》台北故宫博物馆藏 陶渊明持杖在前仆人抱琴在后 五棵柳树暗示他是五柳先生陶渊明

苏东坡在黄州,日日耕种,闲时将陶渊明的《归去来兮辞》抄了一遍又一遍,里面那句“富贵非吾愿,帝乡不可期”多么契合他现在的心境啊,此时的他们是如此相似:都远离了官场的纷争,都守着自己的那亩地,安静的生活。

但不同的是:陶渊明当初是主动选择了弃官,不愿为五斗米折腰,不愿面对官场的勾心斗角,而苏东坡却是被动丢官,他原本有一腔热血,想着要为国家和百姓做一番实事,却因太过出色而被小人陷害。

我想,苏东坡一遍又一遍地抄《归去来兮辞》,也是想要借渊明的辞来劝自己放下心中的那份不甘和遗憾,转而好好面对当下的生活。后来,苏东坡自己写了一首《哨遍》,摘取其中一段:

噫!归去来兮。我今忘我兼忘世。亲戚无浪语,琴书中有真味。

步翠麓崎岖,泛溪窈窕,涓涓暗谷流春水。观草木欣荣,幽人自感,吾生行且休矣。

念寓形宇内复几时。不自觉皇皇欲何之?委吾心、去留谁计。

神仙知在何处?富贵非吾志。但知临水登山啸咏,自引壶觞自醉。

《哨遍》完整地隐括了《归去来兮辞》的意蕴,所谓“隐括”是宋代词人独创的创作方法,是将前人诗文内容或名句意境进行裁剪、改写来创作新词,而开宋代隐括词风气之先者,正是苏东坡。

写了这首词,他很喜欢,经常在田里干活的时候唱着自娱自乐,还一边唱一边敲着牛角打拍子。他在词中说,从前为了追求理想而离家远行,委屈了自己,其实身心早已疲惫不堪,如今终于回到山水之间,读书耕田,那些浮华的富贵从来不是东坡居士我的追求啊!

南宋词人张炎《词源》说:“《哨遍》一曲,隐括《归去来辞》,更是精妙,周、秦诸人所不能到。”

清末民初大学者王国维《文学小言》说过,夏商周三代以下数千年的时间里,他认为最伟大的四个诗人只有屈原、陶渊明、杜甫和苏东坡,连后人也把陶渊明和苏东坡放在一起看,不知苏东坡如果知道千百年后他的名字会和他的偶像陶渊明并列排在一起,会作何感想呢?一定很欣慰吧。

北宋“浪民”苏东坡:在最落魄时的诗词中,书写最超然的人生

北宋 苏东坡手书陶渊明《归去来兮辞》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二、《念奴娇·赤壁怀古》与《前赤壁赋》,人生意义的自问与自答

然而在黄州期间,苏东坡最有名的文学作品并不是这首《哨遍》,而是三篇和赤壁有关的诗词,分别是《念奴娇·赤壁怀古》和前后两篇《赤壁赋》,这三首词都是东坡游赤壁怀古之后有感而发。

赤壁是哪里?在苏东坡来到黄州之前,赤壁是一个地名,是三国时期孙刘联军击败曹操大军,奠定三国鼎立局面的古战场。

但自从苏东坡来到黄州之后,他把黄州的赤鼻矶误认为是古赤壁战场而写下了三首千古名词,从此以后黄州赤壁便成了中国文人心中的经典意象——“文赤壁”,后来的文人写下了许多附和的诗词,留下了许多著名的以东坡游赤壁为主题的国画,当然这是后话了。

我们先看最为世人熟悉的《念奴娇·赤壁怀古》: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

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

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

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

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

这首词从开始的豪情万丈,到最后的梦幻破灭,得出人生如梦的感慨,但在人生哲学意境上,倒不如《前赤壁赋》的格调高为什么这么说呢?

北宋“浪民”苏东坡:在最落魄时的诗词中,书写最超然的人生

明 仇英 《赤壁图卷》画的正是东坡前赤壁赋的意境 辽宁省博物馆藏

前赤壁赋写的是苏东坡和朋友们在长江上泛舟赏月的情景,这是一个惬意的夏夜,他在开头就写道“清风徐来,水波不兴”,明月一轮出现于东山之上,有淡淡的白雾笼罩着江面,触手可及的那团白色也不知道是水光还是雾气,他们乘坐的小舟就这样随意漂浮在天水之间,有人吹箫,有人唱歌。

但是萧声太悲凉了,令人心碎,苏东坡问朋友何以箫声如此之悲。朋友说,想起了以前发生在赤壁的那场战争,当时曹操、孙权、周瑜、刘备、诸葛孔明是何等的风流人物,但这样的风流人物也早就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这么一想我们今天晚上的一时之乐又有何意义呢?

这段话表达的其实就是苏东坡《念奴娇·赤壁怀古》中的情感,但今天苏东坡却不这样认同了,他安慰朋友说:“

“且夫天地之间,物各有主,苟非吾之所有,虽一毫而莫取。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耳得之而为声,目遇之而成色,取之无禁,用之不竭,是造物者之无尽藏也,而吾与子之所共适。”

苏东坡说,你看这眼前的流水和明月,流水刹那不停地在逝去,明月一直在盈虚之间变化,所以天地间的一切每一瞬间都是在变化的,这就是无常。

但是,无常中又隐藏着永恒,宇宙之中,物各有主,何必执着于那些本不属于我们的东西?而今这江上之清风和山间之明月,取之不尽,用之不竭,是造物赠予我们的无私宝藏,分文不费,分文不取,这才是我和你所能把握的当下啊。

听了这一番话,朋友也豁然开朗,二人继续吃喝高歌,不知不觉就在这小舟上,在这山水间睡着了,而东方已经露出了曙光。

可以说,《念奴娇·赤壁怀古》其实是提出了一个疑问:人生的意义何在?而《前赤壁赋》则解答了这个问题,苏东坡说人生的意义在当下,世界本来无常,不要把精力浪费在那些无关的事情上,好好把握当下就行。

北宋“浪民”苏东坡:在最落魄时的诗词中,书写最超然的人生

北宋 苏东坡手书《前赤壁赋》台北故宫博物馆藏

三、去时《过大庾岭》,归时《自题金山画像》

在黄州做了近5年农民后,苏东坡迎来了短暂的好时光,他又被重新召回朝堂,并且在此期间到达了他从政的巅峰,本以为黄州将是他人生的最低点,没想到他的更低点还在后面,新皇宋哲宗亲政后又将年过六旬的苏东坡贬到比黄州还远的岭南惠州。

苏东坡是中国历史上被贬到大庾岭以南的第一人,他在经过南北分割点的大庾岭时写了一首诗:

《过大庾岭》

一念失垢污,身心洞清净。浩然天地间,惟我独也正。

今日岭上行,身世永相忘。仙人抚我顶,结发授长生。

这首诗中根本看不到任何绝望和抱怨,他在诗中决定将自己的种种过往卸下在大庾岭北,跟过去的自己说再见,过了这道岭,就是一个全新的清净的苏东坡了。

这一情景和第一次被贬黄州时所写的那首《哨遍》中的"归去来兮,我今忘我兼忘世 ”,真是惊人的相似。他的政敌以为剥夺他的官职和富贵就能彻底毁掉他,但是苏东坡根本打不倒,做官的时候他尽了自己的全力,不让他做官他就徜徉于山水之间,自得其乐。

他在岭南自己酿酒、品荔枝、盖房子,因为太穷吃不起大块的羊肉,一不小心还发明了羊蝎子的吃法。他从屠户那里买没人要的羊脊骨,将它们煮熟,淋上热酒,洒上盐花,用火烤烤,再用竹签挑脊骨上没法剔尽的肉吃,这是今天流行的羊蝎子吃法,但在当时却是苏东坡不得已而为之的美食,当然,他却不以为自己有多惨,还特意写信给弟弟得意洋洋地推荐自己发明的新菜。

北宋“浪民”苏东坡:在最落魄时的诗词中,书写最超然的人生

位于江西和广东交界处的梅关古道,当年苏东坡就是这里翻山越岭进入岭南

在岭南过了三年,政敌们见苏东坡不但没被打倒,反而还过得很逍遥,他们怎么知道的?证据是东坡的一首诗:

《纵笔》

白头萧散满霜风,小阁藤床寄病容。

报道先生春睡美,道人轻打五更钟。

东坡说自己虽然已是白发萧然,身有小恙,却在春日里睡的很美,从容的很,于是上头一纸诏书又把苏东坡贬到了海南儋州。

宋朝的海南可不是如今的度假胜地海南,按苏东坡记载,那是一个“食无肉、出无舆、居无屋、病无医、冬无炭、夏无泉”的六无世界,那已经是政敌们能想到的最远的地方了,如果当时可以去南极,说不定东坡就要被贬到南极去了。

这一去海南,所有人,走的人和来送别的人都觉得这是永别了。东坡在海南三年,依然没有抱怨,读书写字,教书育人,他在海南的学生姜唐佐后来成为海南第一位举人,符确成为海南第一位进士。

三年后,宋徽宗即位,大赦天下,东坡得以北归,途中经过金山寺,见到从前的友人为自己作的画像,有感而发,写了我们开头提到的那首诗:

《自题金山画像》

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

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

此时,所有人都不知道,苏东坡自己也不知道,他的生命已进入倒计时,而他无意中写下的这首诗恰好总结了自己一生。

他这一生最值得纪念的时刻不是金榜题名,也不是官场得意之时,而是黄州、惠州、儋州,这三处被贬谪的地方,他认为恰恰是在这三处地方所经历的磨难,才让他学会了超然面对人生的得失,完成了他人生的升华,如果把这三处贬谪地从他的生命中拿走,那么苏东坡就不是苏东坡了。

北宋“浪民”苏东坡:在最落魄时的诗词中,书写最超然的人生

海南 儋州 苏东坡纪念雕像

结语

从苏东坡的诗词中,我们看到了一个在最落魄时依然洒脱超然的东坡居士,这份超然依然慰藉着今天的我们。公元1101年七月,大赦后的第二年,苏东坡因病去世。

不知道临死前,他有没有回想起在黄州的那天晚上,月色很好,他睡不着就去承天寺找友人玩,两个人在寺院的中庭漫步,月色正朦胧,松竹柏影婆娑,他觉得很惬意,为什么这么惬意呢?

是因为夜色很美吗?他在《记承天寺夜游》里回答说:“何夜无月?何处无竹柏?但少闲人如吾两人者耳。 ”并不是因为美妙的夜色使我这么惬意,是因为我心本来惬意才会看这夜色如此之美啊!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