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艺长廊>> 散文诗赋

肖国芳:名花调谢在康桥下

2020年08月28日 19:38:01来源:本站来稿 作者:肖国芳 浏览数:293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十年前,凌晨时分,打开网页,不曾想看一行黑字映入眼帘,她去世的消息震惊一下了我,那句类似新闻稿的讣告就一句话:名花凋谢在康桥,Z女士在英国建桥去世。

“半世浮萍随逝水,一宵冷雨葬名花。魂是柳绵吹欲碎,绕天涯”,纳兰性德写的词一下了浮现在我的脑海之中。

中国人讲究盖棺定论,在人离开后,总要有一个这样或那样的说法,同时伴随着这样那样的争吵,而在这个静夜里,涌上我心头的却是一阵凄凉,曾经名扬一时的名花已香魂消陨,摇落殆尽。

据说她在三线学兵连时就是团花,到了企业成了厂花,上了大学成为校花;凡第一次见到她时,都会被她仙女般的气质所吸引:迷人的身姿,白晢的长腿,一张风韵的鹅蛋脸上,嵌着两只乌黑闪亮的大眼睛,两条弯弯的柳叶眉,被洁白的皮肤衬托得得犹如人工画就的一般,俏皮的小鼻子细巧而挺秀,体现了对生活强烈的渴望。

她曾融入了时代的浪潮,也被时代赋予了名声和机遇, 但她的遭遇人们是褒贬不一的。随着伊人的远去,使人恍然意识到生命的脆弱和短暂,她的不幸,绝不是人们经常说的三观尽毁,节操碎一地;然而,她的人生轨迹却是那么令人嗟叹、反思、追悟……

她是69级三线学兵连的。16岁就到三线的她,很早就能体会到人情冷暖,所以生活中很快就学会了自力更生,而且对于世态,能够用自己独到的眼光进行解读。1973年分配到我们兵工企业当护士。她孤傲如菊花,绚烂如牡丹;被人称为“冷美人”的她有不少追求者,大家暗地评她为第一厂花.她被分配到

1977年恢复高考时,她夜以继日地复习功课,为的是早早考上大学然后去日思夜想的英国留学;她不玩,不看电影,不逛街,不谈恋爱;平时每天坚持学外语2至3小时,早上早早就开始背单词;晚上经常一学习起来半夜才休息;终于苍天不负有心人,这次高考她一下考上省上外国语学院了,并且她是我们地区300多名唯一考上大学的考生。

在高考两年前,经我的老师介绍,认识了同样爱学习的她;平时我们都非常喜欢填词作赋,并成了好朋友,她送给我一本贺敬之的《放歌集》,我送给她一本《五四时期的优秀散文选》;她考上大学后,我还专门去大学看望了她。

大学四年的时光,美好而又快乐。因为她可以把宿舍称作为家,把同学看作是姐妹,这满足了她小时候的追求,尽管在她看来是错觉,她依然幸福的享受着上天赐于的这四年的幸福时光。和同学的相处,仍然是一贯的谨慎。随着青春期的绽放,慢慢长大,她学会了用微笑去掩饰自己的不幸,尽管如此在和同学相处的过程中,她仍然有着太多的敏感地带,她从来不在人面前谈论男人和男朋友,更不愿提起自己原来的单位,她少言寡语,从不参加同学的聚会、舞会等活动。

以前在原单位她十分喜爱朗颂,每次有医院参加的文艺演出,她除了报幕外就是她的诗歌朗颂。记得那次厂庆20周年,她朗颂了著名诗人贺敬之的诗“西去列车的窗口”,“在九曲黄河的上游,在西去列车的窗口,是大西北一个平静的夏夜,是高原上月在中天的时候……”她那声情并茂带有磁性的声音,把人一下子就带进了诗情画意的图景之中;有一位热情的帅哥专门为她送上一大簇鲜花,引起不少女孩子的羡慕;五四青年节时她穿着红色的裙子、白色的衬衣即席朗颂了徐志摩的诗“再别康桥”,当时就引起了不小的轰动,这一次光送鲜花、照像的男青年蜂涌而至;那一次她出尽了风头。男青年们平日里给她送情书、送礼物的人更是数不胜数;还有的为追求了她专门与女朋友分手。

乐极生悲。有一次她在工作中出了一个大事故:给一名患者打针时,将青霉素错当成连霉素打在患者身上,使患者当时就昏迷,经过急救才脱离危险;为此患者的几个儿子不依不饶,非要打她一顿不可;在温室长大的她面对种种压力,产生了自杀的念头,在她要投河自杀时,被人拉住救了下来。

在上大学的几年中,她偶遇了人生中的白马王子。男孩子很帅气,而且家庭环境很不错,男孩是大学英文老师,其父是当地教育部门的领导。她对于男孩的一见倾心,不仅是对色相的相悦,也是对于权利和优越的环境投降。正当她同男朋友准备结婚时,这时觊觎她美貌多年的一个老板提出要包养她,三年之后,送她到英国去。为了出国,为了到达她日思夜想的剑桥,面对着大笔金钱和既得利益享受,她屈服了,被迫与相爱的男朋友分手,投入这个老板的怀抱中。

三年之后她出国了,终于到了朝思暮想的英国剑桥大学。在这里她尽情地享受诗情画意的田园风光,享受着花天酒地的西方生活;然而在夜静人稀的时,她非常后悔痛恨自己爱慕虚荣、贪图享受,抛弃了心爱的男朋友;她曾痛心疾首地写下这段话:“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是爱情转身后,我眼泪坠落的轨迹;总要等到退无可退,才知道曾经亲手舍弃的东西,是人间最美好的东西;可惜在我有生的时光里,再也遇不到了!”。她很怕别人提起当年被包养的事,更不敢见亲戚朋友和老同学,最叫她心惊肉跳的是不敢回到老单位。她很像传说中的一只受重伤的大象躲在森林中一直自己在疗伤;她常欺骗自己说,只当那三年在自己的生命中什么也没发生;然而在灵魂中,在身体和心灵中受到的伤害却久久不能痊愈,经常是恶梦醒来是半夜,泪如雨注侵衣湿,悔恨交加,顿足不已;久而久之,她得了严重的抑郁症。

她最喜欢林黛玉的《葬花吟》,同样是伤春悲秋,感叹时光易逝红颜易老,《葬花吟》它只是围绕着葬花时人物的所思所感来写。但好像就是写她一样,如其中“花开易见落难寻,阶前愁杀葬花人”,“怜春忽至恼忽去,至又无言去未闻”等,都透露着一种少女自怨自艾的情感;最叫人感叹的 “一朝花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等句,简直就是她自身的画像!她一直认为自己人生的价值与普通人的价值完全不同,美女天生就是非常要不合群,“孤高自许,目无下尘”, “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说的也许就是说她的处境和遭遇。不久。红颜薄命的她又得了癌症,远在外国的她,无人照看,无人过问,生活十分凄怆;她临终时,给家人留下她本人的一张照片,上面题有徐志摩的《再别康桥》:

“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轻轻的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她走了,就像天边的那一片云彩,带着她喜爱的文学飘向天国,留给家人的却是无尽的悲痛和悲哀!

今年,是她去世的十周年。

“如果你愿意,除了对你的思念,亲爱的朋友,我一无长物;然而如果你愿意,我将立即使思念枯萎、断落;如果你愿意,我将把每一粒种子都掘起,把每一条河流都切断,让荒芜干涸延伸到无穷远,今生今世 ,永不再将你想起。”席慕容的诗《如果》真像是给她短暂人生命画得维肖维妙的肖像一样,再不提起她,也许人们永远记不得她了;“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死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

昨天夜里做了一个梦,梦见她在天空中飘浮着; 她,凝望着苍穹竟然会那么凄凉,一声一声似大雁的悲鸣, 斜斜的掠天而去;她的身影飘浮现在残落的夕阳下,显得那么瘦弱无力,像秋风吹翻着的落叶,发暗的西天天际边上,挂着一块鲜红的血色云彩……

为了忘却的记忆,我写下了这篇“名花凋谢在康桥下”。

【作者简介】肖国芳,男,64岁,中共党员,大专文化,系西安市作家协会会员、未央区作家协会副主席,现任未央区委的《未央统战》杂志编辑。30多年来,先后在国内各种报刊杂志刊登小说、诗歌、散文、通讯、评论300余篇。他的散文“延河在我心中流”2012年11月获得西安市老干局征文二等奖;散文“信仰依然神圣”2014年10月获得西安市职工素质建设工程征文大奖的三等奖:征文“两学一做 老干部谈感受”获得2016年西安市老干局征文二等奖。他的14万字的史料作品集《未央区属工业记忆》已经由未央区政协编撰,于今年年印刷出版发行;他与张鹰、马宇合编的37万字的《未央故事》一书已经于2016年出版发行。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