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导游陕西>> 红色燎原

红色回顾:皮旅转战西北之咸阳阻击战

2020年08月25日 22:58:12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诗云历史 浏览数:304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中原突围的时候,皮定均率领的中原军区一旅,转战千里,成功整建制突围到达华东军区,一战成名,故而人们称呼皮定均将军率领的这个旅为“皮旅”。

皮旅在太原战役后,随十八兵团转隶西北野战军,旋即开始了向西北进军的征程。此时的皮定均司令员留在华东战场作战。皮旅此时已经改称六十一军一八一师。师长王诚汉,政委张春森。

十八兵团的奔赴西北战场的行军路线是从太原城一路向南, 经过榆次、祁县、太谷、平遥、灵石、洪洞、临汾、侯马、运城、永济然后到风陵渡。熟悉山西地理的朋友们看到这里应该知道了,就是顺着南同蒲铁路走的。但是当时由于条件不允许,只乘坐火车到达灵石,然后冒着大热天,步行抵达风陵渡。

皮旅转战西北之咸阳阻击战,迎战马家军,没有预备队

皮定均将军

从风陵渡渡过黄河,进入潼关,就到了陕西地界。再经过华县,渭南,就到了西安城。

6月10日晚,皮旅作为十八兵团的先头部队,到达西安郊外。此时蒋军摄于我华北兵团入陕的威势,夹着尾巴从西安撤了。但是西安城内还有潜伏的特务流氓,晚上在西安搞破坏,播流言。为了壮我军威,稳定民心,声援西北战场的兄弟部队,上级决定,皮旅在进入作战位置之前,先在西安举行一场规模宏大的入城式。

为什么选择皮旅担负这个任务呢?原来和装备也有关系。皮旅曾经转战华东,参加了华东战场的多次战役,缴获颇多。故而装备齐整,以缴获美械为多,还装备有许多钢盔,可以说是当时十八兵团装备最好的一个师。选择这样一个师参加入城式,对于当时西安残存的宵小是一个有力的威慑。

1949年6月11日早上9点,入城式开始。皮旅按照以军乐团为先导,然后随之三团,炮兵,一团,师直,二团的顺序,浩浩荡荡,军容整齐,举行了西安入城式。西安的百姓们走上街头,热烈欢迎这支仁义之师,胜利之师。西安市各界代表们并且赠送了一面大锦旗给部队,上面写着“为解放大西北而战”八个大字。王诚汉师长代表华北兵团接受了这面锦旗,并致了答谢词。

皮旅转战西北之咸阳阻击战,迎战马家军,没有预备队

王诚汉将军

然而,前线的情况紧急催人。胡宗南和马步芳马鸿逵纠集了17万部队,企图趁华北兵团和西北野战军还没有汇合之时,反扑关中。马步芳的骑兵部队气焰嚣张,直奔咸阳而来,企图首先夺取咸阳,再夺西安。

于是,刚刚参加了入城式的皮旅官兵,接受了上级下达的任务,防守咸阳,阻击马家军。

随即,皮旅官兵向咸阳开进。从西安城出来,要渡过渭河。刚开始只有几个小船,渡过速度很慢。王师长下令在河上搭了一座桥,加快了过河速度。到12日凌晨4点,全师渡过了渭河。

过了渭河,就是咸阳城。王师长命令一团和三团,在咸阳城外构筑工事,准备迎战马家军的骑兵。命令二团在城内集结准备,作为预备队。此时王师长并派出一个侦察班12人,配备了一辆自行车,在侦查参谋王青山带领下,到前方侦查敌情。

待到天亮,王诚汉师长和张春森政委带领团营各级指挥员和师直司政后有关人员到前沿看地形。在一团的阵地上,看到有胡宗南部队留下的一些工事,射口大部分朝南开的,只有改修才能使用。

皮旅转战西北之咸阳阻击战,迎战马家军,没有预备队

张春森将军

然而师长又发现了新问题,在右翼阵地李家堡到渭河一带,有很长一段距离没有部队防守。这里有一条咸阳通三原的公路,如果被敌人重兵从此进攻,打开突破口,则咸阳城难免有失。昨晚是因为天黑,没有观察仔细,故而留下了这样一个防守豁口。怎么办呢?

只有把本来充当预备队的二团拉上来防守这里了。如此以来,师里就没有有直接掌握的预备队了,只能让各个团自己留出一些部队充当预备队了。

于是皮旅防守咸阳城,在咸阳城墙外2.5公里的地方,依托一些小土包,构筑工事,三个团摆出了一个一字长蛇阵,成马蹄形拱卫着咸阳城,左右两翼都紧靠着渭河。邻水背城,这样一个阵势。没有师预备队。意味着,如果被突破一点,不能迅速恢复阵地,则整体防线就有被突破崩溃的危险!

皮旅转战西北之咸阳阻击战,迎战马家军,没有预备队

皮旅转战西北之咸阳阻击战,迎战马家军,没有预备队

原来,咸阳城的地理位置比较特殊。咸阳城依着渭河而建,而陇海铁路从西安过来,在渭河上有一座铁桥。铁路通过这座铁桥,延伸到咸阳车站,再往远处延伸,绕咸阳城而行。这座铁桥非常有名,还曾经作为人民币的图案。

咸阳阻击战中,为何皮旅有现成的桥不走,另外搭座浮桥?

上面的桥就是渭河铁桥

这就涉及到一个问题,为什么王诚汉师长不率部从渭河铁桥通过,而是要首先船渡,船渡太慢然后选择搭设浮桥通过呢?

众多资料都没讲到这点。经过查阅大量资料,小编带领大家继续了解当时的历史经过。

此前,在第一野战军和蒋军的作战中,1949年5月18日,渭河铁桥曾经被蒋军守桥的保二旅炸断过。在第一野战军第二军王震部和第六军罗元发部的攻击下,咸阳城解放。随后,5月20日,六军十七师解放西安。5月23日渭河铁桥修复。

咸阳阻击战中,为何皮旅有现成的桥不走,另外搭座浮桥?

渭河铁桥 枯水时节 现在的这个水量 太少了

而此前,渭河上不但有铁桥,还另有一座浮桥。在5月18日,渭河浮桥也被保二旅炸断。

也就是说,在6月皮旅准备过渭河到咸阳的时候,这个铁桥是通的。浮桥肯定不通,否则皮旅不会自己搭浮桥。

那么,为什么皮旅不选择通过现成的渭河铁桥呢?

咸阳阻击战中,为何皮旅有现成的桥不走,另外搭座浮桥?

渭河铁桥

结合诸多资料分析,原因可能有这样几点:

第一,大军过一座单独的桥,而没有后续其余过河方案,难免会因为某些原因而导致大部队过河计划受阻。比如,敌人暗中毁坏桥梁;

第二,如果大军过桥,单单此时的皮旅实力有13000之众,再加上马骡牲口,通过效率也不能保证;此外,61军还下令把183师的548团支援皮旅,这样要过河的人数至少大于15000人(此时皮旅是满员师,而61军其余的两个师此时实力在10000人左右);

第三,过桥之后,就是咸阳县城。全师部队肯定要从咸阳县城穿城而过。这样也就不能保守机密,很有可能被潜伏的特务把我军防守部队实力透露给敌方。

第四,这座铁桥的通过能力有限,是个铁路专用桥。所以以前旁边一直有浮桥供行人通过。

第五,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即将在咸阳城打大仗,咸阳的百姓如果要撤往西安,先前的浮桥已断,不能使用。只有步行通过渭河铁桥这条路。这样我军通过方向和百姓通过方向相对。为了保证百姓通过铁桥撤往西安,所以大军不能使用这个桥通过!

结合以上几点,所以皮旅选择放弃过铁桥,而选择搭建浮桥通过,理由也很充分,主要有以下几点:

第一,多了一条通道,过河之后,派小部队看守铁桥和浮桥,这样能够和渭河南岸保持有效的人员联系;

第二,战斗开始之后,多通道可以保证伤员的有效后运;

第三,可以更方便取得有效的补给,包括弹药,物资等等。

所以这座桥价值非常重要。在后来的战斗进程中也发挥了非常大的作用。

所以,除了三个团绕城防御,王师长还下令师部直接掌握的部队,把渭河铁桥防守住。此时,城内除了师直部队,还有配属的183师的548团。负责防守渭河铁桥的就是548团的部队。

此外,师炮兵营和加强的两个山炮连,两个迫击炮连,一个战防炮连分别布置于城墙上和城墙附近,提供远程火力。师指挥所直接放在城墙上,视野开阔,可以随时掌握战局进展。

其余部队,主要是548团,负责防守城垣和咸阳城区。

与此同时,61军的部署,在渭河南岸,61军的183师进行防守。而以182师担任西安的防卫。

此外,以最困难的情况打算,如果敌军突破防线,则以城外的纺纱厂,西北工学院建筑为依托,进行第二线防守。

如果敌军突破第二线,则以城墙为主要依托,结合铁桥,西关,城外堡垒等地方进行第三线防守。

作战目标是,坚守10天到15天,确保咸阳和西安的安全,坚持到我华北主力部队赶到。

因为此时华北十八兵团的行军序列是61军打头,其次是60军,62军。兵团部在最后面 。

万事俱备,只等着马家军的骑兵撞上来了。只是谁也没想到,先打起来的,是我军的一个班。

咸阳阻击战中,为何皮旅有现成的桥不走,另外搭座浮桥?

前面讲到,王诚汉师长在到达咸阳城开始布防的时候,派出了一个侦察班12人,由师里的侦察参谋王青山带领,出咸阳城,向咸阳城的西北方向而去,侦察敌情。

年轻的王青山,这年才21岁,是个精干的小伙子。

王师长亲自交代给他任务。王青山带领一个侦察班12个人,连同他自己一共13人出发了。出发的时候,王师长专门交代带一辆自行车,有敌情的时候可以蹬自行车马上回来报告。自行车就是那时候先进的装备了。可是也没有多的,就一辆。

王青山带领着侦察四班,出发了。每个人都是一长一短两件武器。短的是20响驳壳枪,长的是司登式冲锋枪。胸前的子弹带都是鼓鼓囊囊带满的。此外,每个人还带了手榴弹。

侦察班只有12支冲锋枪,遭遇马家军的大部队,勇士们决定打一场

司登式冲锋枪

他们来到了距离咸阳城15公里的一个叫做龙泉坊村的小村庄。此村靠近兰州到西安的公路。王青山让两个战士去买草烧饭,派一个战士去公路旁的坟地警戒。他自己则仔细询问乡亲们,这里周围的地形,周围的村名,还有敌人的情况。随后他和几个战士在一棵大核桃树下坐下休息。

侦察班只有12支冲锋枪,遭遇马家军的大部队,勇士们决定打一场

图中淡红色区域是咸阳城墙的位置,左上五角星处就是龙泉坊位置

过了一会,去买烧草的两个战士回来了。原来此处燃料稀缺,柴草也缺。他们抱回来两捧干牛粪准备生火做饭。突然一个战士喊道,有情况!此时派出去坟地警戒的那个战士也跑来报告有敌情。

只见西北方向的地平线上,黄土飞扬,正向这边卷来。这是马家军的骑兵到了。

怎么办?照常理说,侦察班的任务就是侦查敌情。只要发现了敌情,及时赶回去报告上级,就算完成了任务。

但是,大家都明白,出咸阳城的时候,城外的我军部队正在匆忙进入阵地构筑工事。此刻,多一些构筑工事的时间,就能在即将到来的大战多一份胜算。

如果在这里阻击一下敌人,那么就会给城外的我军部队多争取准备的时间。这样,对于整个战役的胜利,会起到很大的作用。但是,仅仅王青山加上一个侦察四班12个人,一共13个人,敌我兵力对比的形势是非常悬殊的。

然而王青山决心已定。他决定,就在这里,阻击敌军,为咸阳的全师争取时间!

他命令一个叫做尚洪申的战士,骑自行车去师部报告情况。

随后,他带领其余的11名战士,跑向了路西的坟地。原来,如果依托村庄阻击,此处有房屋可做制高点,适合打阻击。但是难免会伤到百姓。

所以他决定,埋伏在路西的坟地,准备打这场阻击战!

公路上跑来的骑兵,是马步芳部骑兵八旅的先头营。公路上黑压压的骑兵过来了,只看到头,看不到尾巴,人数可想而知。如果此时此地开打,则侦察班人数太少,孤立无援,是一场硬仗血仗!

待到敌人骑兵进入射程,王青山一声令下,12支冲锋枪泼洒的弹雨向敌骑洒去。敌人猝不及防,许多人纷纷落马。随后敌人开始后退收缩。

初次受挫后,敌人判明了情况,重整旗鼓,几十个敌人挥舞着马刀,发起了冲锋。

勇士们据守着坟包阵地,从容不迫击退了第一次冲锋 。

然而,气焰正盛的敌人怎么甘心失败?他们又发动了第二次,第三次冲锋。也都被击退了。

这些西北凶悍的马家骑兵,几十年来横行惯了。加之在解放战争中还没有受到过有力打击,故而颇有蛮勇。在第三次冲锋失败以后,敌人发动了整连的疯狂进攻。战斗进入了白热化阶段。

最后,凶狠的敌人,竟然发动了整营的进攻。四面八方的敌人,把这边打下去,那边又涌过来。

侦察班的勇士们的弹药快打完了。而且,也有了人员伤亡。终于,敌人冲进了勇士们的阵地。

最后的时刻,勇士们跟敌人进行了一场白刃战。在和众多敌人的搏斗中,他们一个个倒下了。

但是,他们用他们的生命,他们的牺牲,为咸阳城外的大部队多赢得了3个小时的时间。

这一场战斗,气壮山河!12名勇士的功业与日月同辉,与山河永存!

敌人离去之后,乡亲们在夜晚来到这个坟地,去找寻这些让他们记挂的年轻人。让人欣慰的是,这12名勇士,有5名还有生命,只是受伤,其中就有王青山。乡亲们将5名生还者抬回村里,细心救治。只是非常可惜,21岁的侦察参谋王青山,因为伤重,还是牺牲了。临终时,他告诉乡亲们一些话:

他说,他叫王青山,是解放军华北兵团一八一师的侦察参谋,是奉命消灭胡马敌军,解放西北人民的。等咸阳打完仗,请乡亲们去找王师长,说侦察班完成了任务。

他说,他是河北枣强人,家里有爸爸妈妈,还有个未过门的媳妇,请乡亲们给他家写封信,说他是为人民而死的,叫家里人别难过,好好过日子。

他还一个字一个字恳求乡亲们,坟地里牺牲的战士,是穷人的儿子。请乡亲们把他们掩埋起来,烈士们穿的是黄军装。

这些简单的话,却是最动人的话,看了真让人忍不住热泪盈眶!

解放后的咸阳县政府,将8位牺牲的烈士白布裹身,掩埋在龙泉东南,并修建了烈士陵园一座。1955年4月4日,清明节前一天,咸阳县政府在烈士墓前立碑一座,上刻“中国人民解放军某部王参谋等八位烈士永垂不朽”。

在皮旅的史料文集《征战四方》中,记载了这些参加这场战斗的英雄们的姓名,共记载9人名字,再参照龙泉坊烈士陵园内的英名录,共统计得参战12名勇士中的10人的姓名。恭敬辑录如下(加粗体姓名是牺牲的八名烈士):

侦察参谋王青山

班长陈秀智,

副班长张延年

战士李书祥(《征战四方》中记载为李树祥),李振德,张发生,吴明发,郭友才,郭金全。

战士赵金生。

另一名战士尚洪申骑自行车返回师部报告,没有参加这次战斗。

他们的名字,他们的事迹,值得我们永远去铭记!向他们致以最深的敬意!

侦察班只有12支冲锋枪,遭遇马家军的大部队,勇士们决定打一场

又:根据2011年的一篇文章《三省媒体联动为烈士寻亲 寻找咸阳阻击战老兵王参谋》载,王青山烈士是河南登封人或者偃师人。本文依据《征战四方》,其中记载为河北枣强人。此书是皮旅军史办编写,1988年1月首印8380册。

侦察班只有12支冲锋枪,遭遇马家军的大部队,勇士们决定打一场

侦察班只有12支冲锋枪,遭遇马家军的大部队,勇士们决定打一场

前文所述,1949年6月12日,马家军以骑八旅为先头部队,向咸阳大举进犯。被我军181师英雄的侦察班12名英雄坚决阻击,迟滞了敌人进犯的速度,为我军赢得了宝贵的准备时间。

直到下午4点,骑八旅的骑兵才出现在我军阵地前。下午4点半,马家军的骑兵开始向我军阵地发动了冲锋。

此时的兵力对比,是骑八旅全旅对我军181师的3个团。我军是步兵部队,倍道兼程而来,仓促修筑工事迎敌。而敌人是骑兵部队,有健马代足,行动迅速飘忽,聚则猬集成团攻击,散则夺路奔逃远遁。步兵对骑兵,骑兵带有天然的优势。

更有一个不利因素,是咸阳城的地理位置,处于渭河之滨,三面是城墙,一面临渭水。咸阳城外的地势,是西北方向海拔高,而咸阳城海拔低,从西北方向到咸阳城,是一路下坡。稍微有骑兵知识的朋友,应该知道,这样的地势,是骑兵作战最喜欢最有利的地形。这样骑兵可以一路小跑加速,到阵地前达到最大速度,而一群骑兵以这样的速度扑来,对于步兵阵地的压力可想而知。

我军541团一营的阵地,处于咸阳城正北,药王洞至吴家堡一线。一营长陈钊,是一名骑兵出身的指挥员。此前,6月11日夜晚到6月12日凌晨,全营官兵抵达阵地之后,顾不上喘口气,就开始了紧张的构筑工事。夜色中,无数双手在上下挥舞着铁锹。阵地上,到处都可以听到“誓与阵地共存亡”的钢铁誓言。

下午6点半,一营的阵地前,敌人发动了进攻。敌人在阵地前400米的地方先下马,举起马刀念咒,然后上马,向我军阵地发动了冲锋。敌人在密集的机枪掩护下,挥舞着马刀,没有队形,漫山遍野席卷而来。

咸阳阻击战,我军战士以日本战刀迎战马家军的马刀,我军大胜

马家军的马刀

181师在解放太原之后,缴获了大批的轻重自动武器,此外还有一批日本战刀。为什么还有一批日本战刀呢?原来是因为太原的阎锡山部队里有留用的日军官兵数千人,故而有这样的缴获。从太原一直到西安咸阳,都没打过仗。此次到了咸阳之战,这些轻重自动武器发挥了很大的作用。各种轻机枪,重机枪,冲锋枪,卡宾枪,向马家军骑兵喷出了火舌。凶残的敌人被我军的火力所阻,倒下了一大片。

敌人的这波进攻被打败了,我军战士士气高涨。但是,陈钊营长却没有掉以轻心。因为他知道,马家军的骑兵素来以蛮悍闻名,今天白天的先头部队进攻就这么凶,明天的战斗一定会更加激烈,更加艰苦。

当夜,不甘心的敌人发动了夜袭,被我军反击回去,还抓了3个俘虏。

第二天一早,敌人发动了全面进攻。此时,敌人的部队已经不单单是骑八旅,在6月12日的夜间,马家军的八十二军的三个师也全部赶来了。

咸阳阻击战,我军战士以日本战刀迎战马家军的马刀,我军大胜

根据先前敌人进攻中,不惧伤亡,拼命突入我军阵地,然后以骑兵马刀劈砍的战术,陈钊营长做了针锋相对的布置。他把部队组织成三道防线,把在太原缴获的一批日本指挥刀集中装备给一批力气大,会使刀的战士,组成第一线;以一部分战士装备冲锋枪,卡宾枪组成第二线;以轻重机枪以及炮兵为第三线火力。

敌人冲上来的时候,我第一线持刀战士,冲出战壕,卧倒在地。轻重机枪开始射击,迟滞敌人后续骑兵的冲击,待到敌人冲到百米之内,冲锋枪卡宾枪火力开火,杀伤敌人。当剩下的敌人冲到阵地跟前的时候,我军先以手榴弹攻击,然后手持日本战刀,和敌人的骑兵拼起了战刀。

刀对刀,我军战士手持的是日本战刀,此刀重量轻,刀身长,刀锋利。而马家军骑兵的马刀,则是刀身短,重量重,刀刃钝。以刀对刀,两军在阵地上展开了罕见的冷兵器对决。而我军手持的战刀锋利异常,劈砍过去,如同砍瓜切菜,敌人抵挡不住,纷纷溃退,我军大胜!

咸阳阻击战,我军战士以日本战刀迎战马家军的马刀,我军大胜

日本刀

敌人连续受挫,伤亡惨重,却仗着兵力对比有优势,不断发动整连整营的冲锋。一营的阵地始终处在敌人凶猛的进攻之下。到下午4时,我军伤亡也很大,简陋工事几乎被敌人炮火打平。不少敌人突入了我前沿阵地,我军战士们上了刺刀,挥舞战刀,迎战敌人。

直到暮色降临,我军战士利用精于夜战的优势,向突入前沿阵地的敌人又发起了反击,恢复了全部阵地。

而敌人因为伤亡惨重,再加上我华北兵团主力陆续赶到,不敢恋战,趁夜狼狈而退。

整个咸阳阻击战中,我军缴获的马家军的马刀,共计有数千把。而一向有把缴获的武器装备性能发挥到极致的我军,却罕见的对于这种装备毫无兴趣。于是,这批马刀,被我军送给了附近的老百姓,当做了砍柴刀!

咸阳阻击战,我军战士以日本战刀迎战马家军的马刀,我军大胜

下面是讲述皮旅(181师)542团(下文通称二团,其实在皮旅老兵回忆录中,更多的称呼就是直接叫一团,二团,三团这样,简单还保密)的战斗故事。前文讲述到,师长王诚汉原本意图以一团和三团在城外防守,二团放在城里为预备队。但是发现防线有缺口,故而临时又把二团拉出城外,在西北方向防守。故而咸阳城外的我军阵地,从北往南顺着城墙依次是二团,一团,和三团。

再解释一下地名。咸阳有个地方叫做中五台。可是在有的回忆录中叫做中舞台,还有的回忆录中叫做中午台。音同字不同,本文根据现在的咸阳市地图地名,叫做中五台。

咸阳阻击战,迎战马家军,大战中五台,打出英雄连的威名

今天的中五台,是个景点了

二团防守的阵地,中五台阵地是重中之重,可以说是牛鼻子,因为牵住牛鼻子就可以让整条牛行动,防守住中五台,就可以完成一大半的防守任务。为什么这样说呢?

原来中五台这个地方,紧靠着三原到咸阳的公路。而这条公路,又是紧靠着渭河而建。故而,我军牢牢控制中五台阵地,轻重机枪的火力就可以封锁三咸公路。而敌人的重兵集团要想向咸阳城开进展开,则必然顺着三咸公路行进。故而,中五台这个阵地,成了敌我必争之地。

我军负责防守中五台阵地的是二团八连。这个连是皮旅的老连队,当年跟着皮司令从太行到豫西,中原千里突围,转战华东华北战场,这个连表现都很不错。如今来到西北战场,全连官兵们也是士气高涨,个个摩拳擦掌,都想打好这西北第一仗。

连长阎官朝领受了任务,带领连排干部勘察了中五台的地形。中五台这个地方,是个长宽各有100多米的土台子,北,西,东三面都有深达3米到4米,宽达8米到20多米的自然壕沟。可以说是天然的防御设施。中五台上面,有一座古庙,庙的四周修建有土围墙,已经有破损。土围墙的正南方向,有一个拱形庙门。所以,中五台这样的地形,是天然的易守难攻。防守时,可以首先依托土台壕沟防守。即使被突破,也可以退守古庙和土围墙,而且这个土围墙只有一个门。牢牢把住门,其余各处缺口,派人员火力封锁即可。

此外,中五台的西南方向有7个坟堆,北面和东面有6个坟堆,可为屏障。连长决定,以中五台为连的中心防御阵地,指导员带领一排占领西南的7个坟堆,并修建交通壕连接中五台主阵地;二排占领中五台北面东面的6个坟堆,阻止敌人由羊角村向中五台突破;以两挺重机枪和60炮班组成火力排,布置在中五台主阵地,支援一排二排战斗;以三排的七班八班为连预备队;连的指挥所放在中五台的庙内,连长负责全面指挥!

6月12日下午6点半,敌人发动了第一次攻击。一个营的骑兵,没有队形,向中五台阵地冲来。八连的轻重火力早已经准备好,战士们的手指都扣在扳机上,等着开火的命令。待到敌人冲到阵地前方百米处时,连长一声令下,步枪,冲锋枪,轻机枪一起喷吐着火舌,而配置在中五台主阵地的重机枪和60炮,也开始射击。交织在一起的火网笼罩了敌群,敌人人仰马翻,狼狈而退。我前沿阵地的战士,跃出阵地,乘胜追击,撵着敌人屁股打,又给敌人以有力的杀伤!

此时夜幕已经降临。战士们在阵地上兴高采烈的讨论着白天打胜仗的情形。突然连长来了,说道,同志们,师长来看望大家了!在这样的大战中,师长王诚汉亲自下到一线连队,看望指战员们,给了大家以很大的鼓舞!战士们纷纷围拢过来,听着师长的指示和动员。

咸阳阻击战,迎战马家军,大战中五台,打出英雄连的威名

王诚汉将军

王师长动员大家,白天打的很好,打败了敌人的锐气。但是敌人是不甘心失败的,还在增加兵力,我们要做好准备,迎接更激烈的战斗!师党委号召我们全师指战员,要下决心死守咸阳,保卫西安!你们连一定要守住中五台阵地,确保全师的右翼方向的安全,不辜负西北人民对我们的希望!

听着王诚汉师长的有力的话语,全连官兵都是斗志昂扬。阎官朝连长和全连战士们都表了决心,高呼:人在阵地在!

6月13日,敌人第八十二军全体出动,向我咸阳防线发起了攻击。在二团的正面,敌人出动了整整一个师的兵力。敌人发动了整营整连的冲锋,打退一波,又来一波。

由于敌众我寡,我军前沿阵地被夺。守在中五台西北角的六班和九班,阵地被孤立,在敌人反复冲击下,奉命撤到连主阵地。二排也从中五台的东北一线撤到了中五台侧后,前沿的7个坟堆都被敌人占领了。敌人气焰嚣张,主力向我主阵地大庙迂回,企图把八连包了饺子。

阎连长命令一排坚决顶住敌人,二排阻止敌人迂回,机枪火力向占领前沿阵地的敌人侧射,给敌人以重大杀伤。

狡猾的敌人,又集中了两个连的兵力,从一排和二排的阵地间隙冲了过来,迅速迂回包围大庙,占领了我60炮阵地,并且指使一个排用火力封锁庙门,企图夺取这个古庙。

经过了两天的战斗,八连有不少伤亡。此时全连只有50多个人在守卫阵地!而主阵地古庙四面被围,形势严峻!但是,阎连长知道中五台阵地的重要性,只要八连还有一个人在,就要守住阵地!

他下令,坚决把敌人反击出去!八班全体上刺刀,在副排长王其德带领下,猛打猛冲,冲出庙门,向敌人猛扑过去!王其德一人一连刺倒了4个敌人。在他带领下,全班战士用刺刀,手榴弹,把封锁庙门的敌人这个排报销了一大半!敌人仓皇而退,庙门的包围被解除了。

到了下午一点钟,敌人又以一个连向我一排阵地攻击,以一个营的兵力再次围攻古庙。又被我英勇的战士们击退了。仅仅这一天,八连就击退了敌人五次整营兵力的攻击!

但是勇士们牢牢守住了中五台主阵地。师首长非常关心中五台的战况,不时打电话询问战况。他指使阎连长,要发挥我军夜战的长处,趁夜反击,夺回前沿阵地。在13日夜晚,阎连长命令部队,向敌人发起了夜袭。夺回了全部前沿阵地,并给了敌人重大杀伤,还缴获了3挺轻重机枪。

到了6月14日清晨,太阳升起,八连战士们做好了准备迎战敌人。却始终不见敌人的影子。原来敌人因为伤亡惨重,再加上我华北兵团主力已经抵达,无心恋战,趁夜逃窜了。

在这场大战中,八连连续顽强战斗两天,击退了敌人一个连到一个营共9次攻击,毙伤敌人300多名,还抓了10多个俘虏。八连的英勇战斗,牢牢控制了中五台阵地,始终威胁着三咸公路,保障了全师右翼阵地的安全,粉碎了敌人沿着三咸公路侧击咸阳的企图,为整个战斗的胜利做出了重要贡献。战后,八连获得了上级的表彰,61军授予八连“桥头堡垒”奖旗一面,181师授予八连“守如泰山,攻如猛虎”奖旗一面。八连一战荣获了两面奖旗,非常了不起!因为熟悉我军荣誉授予程序的朋友们应该知道,一般授予奖旗,绝大部分情况只有一面,军师同时授予的情况,极其罕有!而这次罕有的双旗荣誉,也从侧面说明了,八连此次的战斗对于全局的贡献之大!

咸阳阻击战,迎战马家军,大战中五台,打出英雄连的威名

图中彩色区域就是中五台位置

咸阳阻击战中的钢铁堡垒连,只剩9枚手榴弹,顽强守住阵地

前文讲了皮旅(181师)二团八连坚守控制三原咸阳公路的中五台阵地,最后守住阵地,荣获两面奖旗。今天来讲三团(543团)一连的战斗故事。一连的任务,是坚守位于陇海铁路和西安到兰州的公路交叉点的一号阵地。同样是交通要道,兵家必争之地。

一连的阵地有一个以前敌人留下的砖石结构的大碉堡。现在为我所用,这个碉堡成了一连防御阵地的核心工事。上级交代的任务,是不惜一切代价,死守住一号阵地。

一连连长张同发,指导员郑国俊带领部队进入阵地之后,顾不上休息,争分夺秒,开始挖工事,准备迎接这一场大仗。

下午4点多,远处天际黄尘滚滚,马家军的骑兵来了。敌人骑兵一眼望不到边,在发起攻击之前,下马念咒,然后荷荷而呼,跳上马冲来。敌人骑兵首先向一连左侧的二连阵地冲击,但是二连阵地前面有一条又宽又深的壕沟,前面的敌人收不住马,纷纷跌落壕中。后面的敌骑全挤到了沟边。我军机枪步枪一起开火,杀伤大量敌人,敌人狼狈而退。

敌人在二连阵地吃了瘪,改变了主攻方向,向一连阵地涌来。战士们在战壕里静静等待着,到敌人进入射程,重机枪开火,扫射!随后全连的轻机枪,步枪也开始射击,敌人被压制住了。

到晚上9点多,敌人组织了300多人的兵力,再一次向一连阵地发动了猛攻。战士们把敌人放近,然后用手榴弹招呼。一排排手榴弹把敌人炸的死伤一片。与此同时,团炮连也开火支援一连,射击精准,给敌人以很大杀伤。一连在炮火支援下,打退了敌人8次进攻。

狡猾的敌人,一计不成又施一计。他们派出一部分兵力,顺着铁路道沟迂回到一连阵地后方,包围了一连。然后,数倍敌军从四面八方,向一连阵地发起了攻击。企图依仗人数优势,把一连阵地吞下。

最激烈的战斗开始了!一连左翼阵地上,战士们刚打退一波敌人,又上来一波,已经冲到阵地了。张同发连长带领战士们甩出一排手榴弹,然后喊道,同志们,和敌人拼刺刀!随后端起上了刺刀的步枪,带头冲出工事,和敌人拼起了刺刀!战士们一个个紧跟着张连长,和敌人展开了白刃战!

张连长一连刺倒了好几个敌人,却被两个敌人从背后偷袭,壮烈牺牲!

黑夜里,涌上来的敌人被我方战士的英勇搏杀震慑得心胆俱裂,以致不辨敌我,竟然有许多敌人手持马刀,互相砍杀起来。

到了午夜时分,一连的弹药已经大多打光了。指导员郑国俊带领一个班,坚守在中心碉堡。他清点了全连所剩的弹药,发现只剩下9枚手榴弹,和少量子弹。

怎么办?他命令连里的文化教员邓岗,从碉堡上拆下砖头,送到战士们手边,鼓励大家,没有子弹就用砖头砸!敌人数百人又在发动进攻。但是此时,敌人后面响起了激烈的枪声。郑指导员判断,是营里在支援一连战斗,向敌人反击。

但是增援上不来,弹药又快告罄。怎么办?郑国俊决定,派人向营里请求支援,补充弹药。他叫来邓岗,命令他去营部报告情况,请求补充弹药,并且选定了行动路线。然后交给邓岗一枚手榴弹护身。

咸阳阻击战中的钢铁堡垒连,只剩9枚手榴弹,顽强守住阵地

图中彩色部分就是三团防线

邓岗接受了指导员交代的任务,沿着一条浅水沟,向营部方向匍匐前进。

碉堡里,战士们毫无睡意,手边摆着成堆的砖头,随时准备和敌人再次搏斗。他们做好了与阵地共存亡的准备,也期待这邓岗能够完成任务,带来弹药支援。

终于,碉堡外传来一声呼唤,“指导员“!原来是邓岗回来了,他带领营部通信班的几名战士,背来了紧缺的弹药!为了让他们安全运送这批宝贵的弹药,团里和营里组织了8个火力组掩护他们!邓岗并且带回来营首长的表扬和指示,天拂晓时分发动反击,歼灭一号阵地周围的敌人!

待到天色拂晓,一营向敌人发起了反击!一连在郑国俊带领下,各种武器也向敌人发起了反击。敌人乱了阵脚,伤亡惨重,溃逃了。

在此次咸阳阻击战中,三团一连扼守住控制陇海铁路和西兰公路的一号阵地,始终坚守阵地,在连长牺牲的情况下,指导员郑国俊意志坚定,指挥有方,在最艰苦的时候手榴弹只剩下9枚的严峻形势下,守住了阵地,完成了任务!战后,在庆功大会上,61军授予一连“钢铁堡垒连”的奖旗,指导员郑国俊也荣立了一等功。

咸阳阻击战中的钢铁堡垒连,只剩9枚手榴弹,顽强守住阵地

全师机枪子弹都快打完了,王仁义狂奔60里,找来一火车弹药

前面讲述了6月12日,6月13日的连场大战。然而,到了6月13日,一个难题出现在181师指挥员的面前。

那就是,经过两天的全力阻击,以城外的3个步兵团抵抗马家军八十二军的3个师和骑兵第八旅共4个师旅的全力进攻,敌军仅仅从人数上就数倍于我军。皮旅的将士们经过艰苦作战,守住了防线。然而,这场大战消耗的弹药是惊人的数字。全师的轻重机枪弹药都接近打光。

因为面对马家军大量骑兵的冲击,我军阵地上轻重机枪火力的扫射,侧射对于迟滞敌人,杀伤敌人是非常有效的手段。如果不能迅速补充轻重机枪的弹药,则我军防线面临着非常大的危机,有可能被敌人突破。

这样的情形(大量轻重机枪弹药消耗),是战前没有预料到的。因为在皮旅此前的战斗中的战术,大多是把敌人放到三五十米距离,用手榴弹和步枪机枪大量杀伤敌人。消耗的主要是手榴弹和步枪弹,然后是机枪弹。

而此次的战斗,主要是打骑兵。以往的战术就需要做出改变。因为假如继续在三五十米距离开枪打,则骑兵纵马几步就冲入阵地了。所以,打马家军骑兵,要加大开火距离,轻重机枪主要是迟滞敌人进攻速度,然后杀伤敌人。手榴弹在这场战斗中用处不是太大。

所以,在下午6点,师长王诚汉把军械员王仁义叫到面前,指示他克服一切困难,迅速赶到西安,向上级报告情况,请求补充一批弹药,尤其是轻重机枪弹。

全师机枪子弹都快打完了,王仁义狂奔60里,找来一火车弹药

王诚汉师长

王仁义领受了师长的任务,深知责任重大。他推出一辆自行车,跳上去一路狂奔。仅仅用了一个半小时,就骑了60里路,抵达了西安城里的第一野战军后勤部。

他跟后勤部领导说明了咸阳前线面临的特殊情况,手榴弹用处不大,轻重机枪弹消耗极大。一野后勤部知道后,马上安排装车发运弹药。随后,整整一列火车的弹药,从西安出发,驶往咸阳。

装运弹药的列车,临时停靠在咸阳铁桥附近的隐蔽处,没有过铁桥。因为过桥的话,进入咸阳城,处于敌军火炮射程之内。万一一个不长眼的炮弹击中列车,那就帮了倒忙了。

所以,师里动员了城内部队的人员,迅速卸下弹药,然后通过咸阳铁桥,连夜送往各阵地。在6月14日午夜开始的反击中,这些弹药发挥了很大的作用。

而咸阳渭河铁桥至此也发挥了巨大的作用,补充的弹药经过铁路运送至此,然后人力通过铁桥运送,形成了一条通畅的后勤补给线,一头连西安,一头连咸阳,至关重要。此前小编专门写了一篇关于铁桥的文章,就是为了说明这个问题。

有的朋友或许会提出疑问,为什么要派人去一野后勤部当面申领弹药,而不是师部通过电台发电报给一野司令部,通过一野司令部给后勤部安排?这里有几方面的原因。小编特意说明一下。

第一,华北十八,十九兵团划归一野作战,从华北到陕西,临来的时候,华北军区把后勤准备的足足的。弹药发够,粮草补够,甚至每个兵团都带了兵团级的能容纳万名伤员的野战医院。按照此前的后勤补给方式,181师应该是直接找十八兵团后勤部领弹药;

第二,面临突如其来的大战(二马犯西安),61军作为十八兵团的前卫军,181师作为61军的前卫师,此时十八兵团大部分还在后面没到西安呢。61军3个师,181师守咸阳,183师守渭河南岸,182师守西安,就是这样的兵力部署。要找十八兵团后勤部领弹药,而此时十八兵团后勤部还不知道在哪里呢。(按照十八兵团入陕的行军序列,是三个军依次经过风陵渡渡黄河入陕,行军序列是61军打头,60军在中间,62军殿后,兵团部在最后面,而兵团后勤部当然和兵团部一起行动)

全师机枪子弹都快打完了,王仁义狂奔60里,找来一火车弹药

渡过风陵渡,进军西北

第三,十八兵团刚入陕,划归第一野战军,此时很可能师级单位都无法和一野司令部直接无线电联系。应该是各师有事找军里,找兵团,兵团有事找一野司令部。一野应该是可以直接无线电联系到各军。这样的指挥架构,和东野一号首长直接指挥到师的指挥风格不一样。

此外,虽然181师和183师是同属61军的兄弟部队,紧紧靠着渭河隔河相望,181师轻重机枪弹打完,也不能找183师借机枪子弹啊。毕竟人家也要承担防守渭河的任务,是我军的第二道防线,万一181师真的顶不住4个师旅的马家军攻击,则181师退入咸阳城中,巷战后交替后撤,剩下的活儿就是183师上场打渭河阻击战了,这是兵团和军里的后备方案。

所以才有了军械员王仁义在1949年6月13日下午6点的这个一个半小时骑车60里为全师去补弹药的故事。题目中我直接就写上了王仁义的名字。或许这个名字不为大众熟悉,或许他没有在战斗一线出生入死,但是我认为,在全师机枪子弹快打完的危急时刻,他骑车狂奔找来弹药,为保证全师的战斗力做出了关键贡献!他也是属于许许多多解放战争中的英雄们的一员。向他致敬!

前文所述,咸阳阻击战大部分战斗发生在1949年6月12日,13日。14日凌晨我军发起反击,恢复各阵地。参加咸阳阻击战的我军为181师,敌军为八十二军三个师以及骑兵第八旅。

咸阳阻击战背后的故事,准备了上万张病床,却只有200多伤亡

此战我军的目标,是坚守咸阳城10天到15天左右。确保咸阳与西安,掩护我主力部队(入陕的十八和十九兵团,以及西野原来的部队)的集结与展开。

因为当时面临的敌情,是敌人胡宗南集团和青宁二马纠集在一起,总计将近三十万人,意图卷土重来,进犯西安。

所以,我第一野战军准备以四个兵团迎战,在关中围绕西安打一场西安战役。

因为解放战争中,此前北方的省会,多有大战。著名的有济南战役,石家庄战役,太原战役,开封战役,长春战役等等。而西安作为西北重镇,千年古都,敌人自然不会轻易放弃。所以,一野的西安战役计划就是基于敌人一定会大举进攻西安的设定,而制定的作战方案。如果真按照设想进行,那么也一定是一场大战役。

为了准备这场战役,一野后勤部也是全力保障。当时共准备了临潼两个医院,高陵一个医院,西安一个医院,鳌屋一个医院共计可以收伤员7000人,另外两个机动医院,可以收2000人,此外军区卫生部直接指挥的两个医院可收3000人,以上合计可收12000人。此外十八,十九 兵团也有随行的兵团医院和野战医院。另外,如果这些还不够,还可以动员当时西安市内的公私医院,比如省立医院,市立医院,广仁医院等等。为了这次战役,总共准备有30000伤员。相对应的,这些医院的病床数量加起来肯定是上万张了。

然而,做了这么多准备,敌人却不按计划来。仅仅是在咸阳打了两天,敌人就撤了。

这其中,另有曲折。主要原因是,宁马和青马面和心不和。虽然此次宁马和青马一起出兵东出,但是宁马谨慎一些。而青马统兵的马继援贪功冒进,指挥所部第八十二军以及骑八旅进犯咸阳。但是宁马就没跟着青马一起打咸阳。

当时马继援所部提出的口号是“咸阳不下马,西安吃晚饭”。可见青马气焰骄横到何种地步。直到在咸阳城下碰了钉子,苦攻不下,损失了2000多人,青马的气焰才蔫了。

此外,胡宗南也是瞧不起青宁二马,认为他们是杂牌部队。所以,大兵团作战应该有的配合呼应,根本没有。胡宗南还故意让进至周至,户县地区的部下停止推进,坐观青马打咸阳。

6月14日青马八十二军撤离之后,原本马步芳下令宁马的十一军马光宗所部继续向咸阳城攻击。由于此前马步芳和马鸿逵的矛盾,在进攻阳峪岭问题上,双方争吵不休。所以,马鸿逵下令宁马所部按兵不动,不去打咸阳。

由于宁马所部不动,马步芳只好下令青马所部后撤。故而咸阳之围遂解。此次青宁二马东进的集团兵力有4个军,总兵力大概有十多万人。如果真的全部投入咸阳之战,则我军防守咸阳的压力可想而知。

而青宁二马军队从咸阳撤围后,胡宗南所部见势不妙,也就没有继续向西安进犯。敌人从上到下都是各怀心思,一群乌合之众,愚蠢而且可笑。

而181师在连续打了两天之后,战果也是堪称辉煌。此战毙敌2000余人,俘虏29人,缴获机枪7挺,长短枪47支,子弹4000多发。而我181师的伤亡人数是200多人。

咸阳阻击战背后的故事,准备了上万张病床,却只有200多伤亡

咸阳阻击战形势图

所以,一野后勤部原先准备的上万张病床,并没有用上。因为计划的西安战役仅仅打了两天咸阳阻击战,就告尾声了。而我军的伤亡人数仅是200多,大多数病床都空着呢。

但是一野后勤部所做的这些工作也没有白费。在随后进行的扶眉战役中,准备的这些病床发挥了作用。这是后话。

咸阳阻击战背后的故事,准备了上万张病床,却只有200多伤亡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