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教视窗>> 考古文物

昭陵墓葬壁画赏析:韦贵妃墓《献马图》

2020年07月19日 08:08:04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陕西虎牙 浏览数:356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昭陵墓葬壁画赏析:韦贵妃墓《献马图》

《献马图》1990年出土于唐太宗韦贵妃墓,高146㎝,宽155㎝。图中绘有两名着民族服装的男子和一匹白马。其中一人卷发阔口,深目高鼻,身穿圆领红色长袍,足蹬黑色长筒尖头靴,身材魁梧,体格健壮。另一人蹙眉瞪目,鼻子上翘,上穿翻领窄袖杏色长袍,领边及衽边镶红色,腰束黑色革带,下着格子窄腿裤,脚穿软履,身材较为瘦小,此时,他虽未牵马,但还是表现出一个“控缰状”的习惯动作。两名男子不管从外形还是着装,都表现出典型的北方少数民族人物形象。马色全白,头小身高,体型俊俏洗练,也是胡马形象;鞍鞯齐备,披鬃拖尾,右前蹄和左后腿同时抬起,一副脱缰欲奔的样子。

昭陵墓葬壁画赏析:韦贵妃墓《献马图》

昭陵墓葬壁画赏析:韦贵妃墓《献马图》

画家在创作过程中,匠心独运,以少数民族同胞向唐王朝贡献良马为焦点,同时又抓住了人与马的内心情感,以娴熟笔触及高超技艺表现出人马不愿分离的情景。整个画面层次分明,简括浑厚,笔力遒劲,一气呵成。服饰衣纹,线型圆润,粗细有致,意写出衣服的飘动和质感,反映了画师深厚的功力与造诣。

此画在着色上更是技高一筹,色彩搭配,浓淡相宜,晕染自然,浑然一体,具有很强的艺术感染力。

昭陵墓葬壁画赏析:韦贵妃墓《献马图》

仔细观看这幅作品,我们可以强烈地感受到马处新境,奋蹄怒嘶及两名男子与马分离时的复杂心情。图中骏马眼神低沉,头依偎着人,抬起的蹄子随时有跟主人走的意思,张开的嘴巴是和人的一种情感交流,好像诉说着它不愿离开主人;主人紧闭的嘴巴、忧伤的眼神以及搂抱马脖和轻握缰绳之举,无不表现出一种“人马情未了”的惜别与不舍之情。控夫虽然蹙着眉瞪着眼,但那眼神流露出的除了强悍还有一丝无奈。

《献马图》绘于第一天井东壁。因韦贵妃墓以山为墓,凿石为圹,故此壁画幸免山洪和雨水渗漏的破坏,画面完整,颜色饱和鲜艳。

在墓道或天井壁上画鞍马,是唐墓壁画习惯反映的题材。据考古资料显示,陪葬献陵的李寿墓,陪葬昭陵的新城公主、李震、程咬金、阿史那忠等墓,陪葬乾陵的懿德太子、永泰公主等墓都有鞍马壁画发现或出土。韦贵妃墓《献马图》,更是笔力扛鼎,气象辉宏,堪称初唐鞍马画的翘楚之作。

初唐画家画马,不以膘肥体壮为美,讲求以筋骨反映骏马精神。图中骏马,筋骨毕现,虽然被定格在低头的瞬间,但奔跑起来,一定是长鬃飘逸,日行千里。马是人类史上最为亲密的伙伴,早在4000年前就被人类驯服,并为十二生肖之一。马在古代曾是农业生产、交通运输和军事等活动的主要动力,尤其是冲锋陷阵,所向披靡的战马,更是受到帝王将相的宠爱,所以马也就成了唐代画家笔下的爱物。杜甫《韦讽录事宅观曹将军画马图》中载:“昔日太宗拳毛騧,近时郭家狮子花”。至盛唐,画家对马更加青睐,出现了曹霸、韩干等著名画马艺术家,但他们所画的马,一概膘肥。杜甫曾批评他们没有画出骏马的筋骨气概,在《丹青引赠曹将军霸》中评论说:“干惟画肉不画骨,忍使骅骝气凋丧。”当然,韩干画马,也很注意马的神态,他画唐玄宗爱马《照夜白图》卷名动朝野,后人评论说:“君看山马不受羁,天姿妖娇凌云飞。”然而韦贵妃墓《献马图》中画家笔下的骏马形象,筋骨饱满,天姿妖娇,具有极高的艺术水平。

昭陵墓葬壁画赏析:韦贵妃墓《献马图》

唐朝是我国封建社会对外的大扩张时期,也是我国多民族国家形成的重要历史阶段,唐太宗的民族和解政策为这一历史阶段奠定了良好的开端。贞观年间,唐太宗对外恩威并施,通过战争手段,征服了东突厥、吐谷浑、龟兹、高昌、薛延陀、西突厥等少数民族邦国和部落,战争结束后,唐太宗并没有采取民族歧视和压迫政策,他说:“自古皆贵中华,贱夷狄,朕独爱之如一。”(《资治通鉴》卷198)而是采取了更为开明的民族平等和解政策。对一些归顺的少数民族邦国,采取了建立民族自治区政策,设置羁糜州府,委任原少数民族首领为都督、刺史,不改变其生活方式和宗教信仰,还把部分首领调到中央担任要职。对待有些少数民族邦国,如薛延陀等,政策则更为宽大,只要求其承认中央政府,承认其是属国,就不会干涉其族内的一切事务,包括其基本的政治体制,推行以夷制夷的一国两制政策。唐太宗的这些开明且有远见政策,改善了民族关系,加强了民族团结,促进了多民族国家的形成,出现了空前的民族大团结局面。唐太宗因之被西北各少数民族尊为“天可汗”,一时间,向唐王朝贡献的使者,络绎不绝,真可谓“九夷重译,相望于道”。

西北大漠草原,自古盛产良马,西北少数民族向唐王朝贡献的物品中以良马居最。这幅《献马图》反映的就是当时献马的场面。它从艺术上高度概括了大唐的强盛和民族团结、四海臣服的光辉历史。

昭陵墓葬壁画赏析:韦贵妃墓《献马图》

昭陵墓葬壁画赏析:韦贵妃墓《献马图》

人与马自古就有着不解之缘,人马未了情亘古有之。唐太宗李世民为了纪念和他一同南征北战,驰骋疆场牺牲的六匹骏马,诏令宫廷著名画家阎立本绘稿,自己亲撰铭赞,把其刻在高1.5米,宽约2.0米的石屏上,列置在昭陵北司马院内。其中石刻飒露紫大将丘行恭为马拔箭时的神情形象地表达出人与马之间的特殊情感。三国里的董卓为了拉拢年轻将领吕布,把他从西凉带来的宝马良驹——赤兔马送给吕布,正所谓“人间吕布,马中赤兔”。后来,赤兔马落入曹操之手,他“宝马赠英雄”,将赤兔马赠予关羽。当关羽败走麦城被杀后,赤兔马也绝食而亡,随主人而去。这些无不体现了人马之间的深厚情感。

来源:昭陵博物馆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上一篇:昭陵墓葬壁画赏析:王朝更替阙楼坚《阙楼图》 下一篇:景明四年杜供仁造释迦佛像碑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