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史大观>> 文化杂说

从铁血到温和,我们什么时候丢掉了我们民族骨子中的狼性?

2020年08月09日 04:29:00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青衫残赋 浏览数:228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每个民族在经过长期的历史发展会逐渐形成一种锁固定下来的思维模式和文化特色,而民族性格正是表现在这种民族文化特色上的心理状态。

从铁血到温和,我们什么时候丢掉了我们民族骨子中的狼性?

一、世界民族文化和民族性格是呈多样性的

迪克特在他的《菊与刀》一书中这样描述过:“日本人生性好斗而又非常温和,黩武而又爱美,倨傲自尊而又彬彬有礼……”这无疑是对大和民族最为精准的定位,甚至影响了美国在二战中及二战后对日战略方针的制定;而马汉也在其著作《海权论》中,对英、法、西班牙、葡萄牙、荷兰的民族性格进行了对比研究,对美国在制海权上取得卓越成就做出了相当重要的贡献。这都表明对民族性格的研究是有重要价值的。我们可以不用向人类学家一样,做一些深入复杂的分析,但也要从历史等多角度对民族性格的形成有一些大体上的了解,这也有助于开拓我们看待人类社会问题的视野。

从铁血到温和,我们什么时候丢掉了我们民族骨子中的狼性?

迪克特的《菊与刀》——对大和民族精妙而准确的分析

那么,你是否曾思考过我们民族的民族性格是什么?它又是如何形成的?再进一步思考,我们所熟知的中庸思想真的是贯彻古今的吗?以德报怨真的一直作为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吗?我想,通过翻阅史籍,我们能慢慢得到我们想要的答案。在接下来,我们正式从相关话题转入正题:我们民族性格中对于异族的态度是如何在五千年发展史上演变的?

我们通常会认为有这样两个时期的中国人:隋唐之前的有血性的中国人与隋唐之后较为软弱的中国人。但为了不会显得过于肤浅,我更喜欢这样划分:先秦至秦末,两汉至隋唐,宋朝转折期,宋亡以后。以这种时期顺序再去看民族性格文化的演变,就显得尤为清晰了。

从铁血到温和,我们什么时候丢掉了我们民族骨子中的狼性?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秦国不仅是第一个中央集权的封建主义国家,它更是一个处于巅峰的古典军国主义国家。军国主义在经历抗战的中国人心中并不是个美妙的词,但事实上,当秦国变革后形成的20级军功爵位授田制度和老秦人百年形成的彪悍风气结合在一起后,一台可怕的战争机器在公元前200多年的中国大地上就此宣告问世。秦始皇驾驭着这台战车横冲直撞,吞六国,逐匈奴,定南蛮。从好战的秦军可以看出,中华民族的先人似乎并不是那么一味追求和平。

在先秦时代,一句“安可披发左衽”引发了中原诸国对异族的清洗,严允、犬戎这些曾活跃过一段时期的民族,最终,要么主动融入华夏族,要么被华夏族所消灭。而秦国只是其中的一个缩影,在那个民族大复仇理论空前盛行的时代,在那个连孔子都说出“以德报怨,何以报德?以德报德,以直报怨”的时代,“十世之仇犹可复”是主流思想,“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是主流认知,华夷大防是主流意识,甚至连《诗经》中,都流露着若隐若现的大华夏主义观念。所以,先秦至秦末的这段时期,我们的先人不仅有着令人肃然起敬的礼法观念,也恪守着“尊王攘夷”的民族主义理论,他们奉行着自上古圣王流传下来的“内王外霸”的民族战略,用铜与血铸造了中华民族的脊梁,因此这段时期,堪称中国史上民族对外态度最为强硬的一段时期。

从铁血到温和,我们什么时候丢掉了我们民族骨子中的狼性?

秦军军阵

而所谓汉承秦制,汉人也同样继承了老秦人的血性,但汉唐期间,我们的先人却再也不及秦人般放纵挥发着深存于根骨中的狼性,这大体上可以归咎于三方面的原因:

其一,军功爵位授田制度的崩溃。汉家历代天子为了消除军功贵族的威胁,有意地将曾经只以军功为评判标准严格执行的制度改造成了随意进爵甚至公开卖爵的烂大街的白菜,晁错的纳粟赐爵更是将军功授田制度埋入了坟墓,而以往能在战争中获得许多利益的百姓,在汉朝后便逐渐失去了对战争的积极性。

其二,儒文化成为正统。刘彻一朝确立了独尊儒术后,得势的儒家立刻对往日的敌人——墨、法、黄老等学说,进行了残酷的打击。今日的我们在认可儒家文化对中华文化发展作出莫大贡献的同时,也不能否认它确实对我们民族对外性格的演变起到了不利的影响。它摒弃了春秋以来孔夫子思想中的激进的一面,而选择了一味的用文化教化,这固然带来了许多成功的例子,但从儒家反对武力征服的那一刻起,他们理想的文化教化,也就成为了美丽的空中楼阁,也使得我们民族承受了数不胜数的苦难。

从铁血到温和,我们什么时候丢掉了我们民族骨子中的狼性?

其三,朝贡体系的完善。尽管朝贡体系在宋明时期逐渐僵化,但仅以这点就认为汉人在朝贡制度上并没有获得丝毫利益而只是一味送出利益的人,无疑是肤浅的。朝贡体系最大的作用在于我们的天朝上国具备干涉藩属国一切内政外交的权利,比起西方赤裸裸的侵略剥夺主权,东方古国用其独特的智慧,确立了对亚洲大部分地区的权威统治。因此,我们逐渐停用武力征服而选择了一条相对温和的具有东方特色的征服方式,这也使得我们对待外族少了一些狼性,多了一些包容,尽管这种包容更多的是养熟了一群白眼狼,但天朝上国的宽广胸怀已经不允许冠带之民对四方夷狄进行无差别地毁灭打击,这是文明发展到一定程度的必然结果,也是所有发达文明所要经历的重大考验。

从铁血到温和,我们什么时候丢掉了我们民族骨子中的狼性?

朝贡体系的精妙之处——这就是为何我们从古至今称为中国

除了上述主因,再加上一些其他因素的影响,自汉以后,我们走向一条更温和的处理与异族关系的道路,直至宋朝,我们民族的狼性已然消失,我们的血性也出现了国强则强、国弱则衰的趋势,“崖山之后无汉人”所体现的不仅是汉人文明传承危亡的悲哀,更是汉人民族性格由强转弱的悲哀。故虽有明一朝,“君王死社稷,天子守国门”,使得已变得软弱的民族性格出现了短暂的恢复,然而清军入关却又给汉人带来了沉重一击,我们被异族的屠刀吓住了,我们被驯服出了奴性,而更悲哀的在于,当我们步入了近代,我们迎来的又是西方挥起的敲断汉人脊梁的最后一记重锤。

从铁血到温和,我们什么时候丢掉了我们民族骨子中的狼性?

二、明朝?或许只是因为明朝是古代汉人最后的一抹辉煌

庆幸的是,我们的民族始终铭记着祖宗留给我们的这样一种精神:趴下了,再努力爬起来;跪下了,再努力站起来。这是一种是罕见的弥足珍贵的精神,它使我们的民族经历了一百多年的耻辱后,又用自己的血肉重铸起了一根红色的脊粱,并在其往后的七十年中,将我们根骨中的血性一点点燃放出来。当今的中华民族,打磨了先秦时期的狼性,传承了汉唐时期的血性,消除了清至近代以来的奴性,重塑出了一种爱好和平但不乞求和平,厌恶战争却不害怕战争的民族性格,并基于此,逐步呈现出一种潜意识中就认为中华民族应在任何领域都取得第一的无比自信的大国民族心态,我想,这大概就是华夏先祖留给他五千年后子孙的最为珍贵的精神财富了吧。

从铁血到温和,我们什么时候丢掉了我们民族骨子中的狼性?

开国大典——立起新的民族脊梁

以上所述仅是一些浅尝辄止的讨论,历史没有如果,民族性格塑造的过程也充满了偶然性,一件小事在一定程度上也会改变一个民族的未来,所以,我们无法准确预测我们民族日后究竟会发展到什么程度。但我们惟愿每一名身体中流淌着中华民族血液的儿女们,不管未来这个民族会经历怎样的风风雨雨只要坚守根植于我们内心的民族精神财富,那么我们就能相信,我们民族的未来就一定不会太差!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