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艺长廊>> 谈史说艺

凤县剧团著名须生畅义成采访实录

2020年08月18日 21:37:36来源:周至秦腔 作者:浥尘 浏览数:308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采访地点:新联村畅宅

采访时间:2018年8月15日(农历)

采访人员:秦韵周至 浥尘

录音整理:刘君航

文字整理:浥尘

以下是采访者(简称“采”)和畅义成(简称“畅”)老师对话

凤县剧团著名须生畅义成采访实录

右为畅义成 左为何永富

采:畅老师,你是哪一年出生,什么情况下学戏的?

畅:我是三七年腊月出生的,周至县四屯镇新联村人。我在学校念书的时候就爱唱戏,当时宋义民是我的启蒙老师。宋义民老师给我排《忠义侠》,这戏我和张清民还前后半截唱过呢。我还唱《白玉楼》里的张彦,起初还唱过旦,学校有个自乐班,有个男的唱旦呢,我赶学校回来,我听那唱的不好,村里有人结婚呢,我说我给你唱一下,唱完了说这咋唱的这好,就从这唱的戏。这个东西要有嗓子,还要有天赋。你像现在唱的那我就看不惯,你像唱的那梅伯哭的钦天监(示范),唱的没有一点味道,我这样唱(示范),后头再“磕”一下,人就爱听了。

采:你的师父都有谁?

畅:我十三岁在咱县城关公社学艺,《葫芦峪》是召秦(吴新民)给我排的,后来我看焦晓春的葫芦峪,那和焦晓春的唱法不一样。他给我教的戏多,算是师父。袁正民,正娃给我带功着。恶的很,经常打呢,最后到武山去了。起初在学校舍娃(宋义民)就给我排过《悔路》《教子》的老薛保和《二进宫》的侍郎官,算启蒙师父。

采:咱县上老艺人你看过谁的戏?

畅:咱县上看的多,有韩娃,张老七,王正民,野骡子这都是宝鸡到潼关以西的二花脸,张老七是新亚人,猪娃子是武功的,猪娃子也好,不过他没野骡子披挂大,王正民是长安人,野骡子是咱楼观人。吴建辉他大(爸)那戏也好很,外号吴绺子,人家的艺术好的很,《放饭》《打镇台》嗓子咪咪嗓子,人家可搭调的很,过去那弦硬的很,拿现在说就是G调,人家可黏弦的很,细细个嗓子,味道好的很,弄两下好的就没办法形容,咱这一块都知道。舍娃是太白社的,舍娃比召秦大,舍娃唱小生,总之,咱县上的老艺人我见的多。

凤县剧团著名须生畅义成采访实录

下河东剧照

采:你还拜访过焦晓春?

畅:嗯。拜访过。《葫芦峪》是吴老师排的,我经常唱,后来焦晓春指点过一二。焦晓春来周至演戏,我和一个哥去拜访让人家给我指点《葫芦峪》,去的时候包袱背了四十七块钱,还配了四样咱平常那礼,去了后焦晓春靠在墙上,根本不给咱说,我说我今来把你看看,想叫你给把《葫芦峪》说说,也没啥拿,拿了个呢子夹夹和四样礼,焦晓春一看是毛蓝呢子夹夹,才赶紧说来就来么拿这干啥,算说算给怀揣,就这才顺的唱腔,小声唱了大声还要唱,过几个关呢。

凤县剧团著名须生畅义成采访实录

采:你都在哪些剧团呆过?

畅:我呆的剧团多了,走过二十四个县,见得太多了,所以我看有的我看不上,不管我能不能达到,首先我见的太多了。青海唱了五个地方,甘肃段艺宾把我叫到北道干过。我从甘肃康县到宝鸡凤县去真正才有一段故事呢,凤县那个须生蛮打麻达,那个拉板胡的听过我的名字,就给团长说,团长叫去寻我,我在康县演戏呢,那天晚上《闯宫抱斗》我的梅伯,完了后我正洗脸呢,人家在我背后拍了一下说,明天你到服务楼的二楼六号来一下,我一看不认识人家,人家说你甭害怕,没有啥事,有点话给你说。我一想咱又没犯啥法,他还能把我逮捕了?所以第二天我就去了,人家说他剧团那个须生蛮打麻达,昨晚把我的戏看了下,想叫我去凤县唱。我说在这正唱着,放不了么,还有粮票,补助,一系列咋弄吗?人家说你来,这些都不是事,我把日子问了下?后来我给人家撒了个谎,说我盖房呢,才去了凤县。人家那剧团大的很,一堆堆人呢,七十多人,有马志杰,李峰若,杨新民,张明礼等。马志杰在宝鸡名气大的很,唱《下河东》,个子稍微低点。人家问我啥时候来,我说我结婚早,上有老下有小,咋弄呢?人家说你放你的放心,不亏你,来咱陕西多好,钻甘肃干啥?人家说他负责着。跑去是个大院,有个小舞台,三间房大,长期挂的帐幕,介绍我那个人叫张忠,还没见过我唱戏,人家把我叫他房去,我这比较邋遢,像卖老鼠药的,人家都笑着说来了个卖老鼠药的。在我头里来了个穿着硬的人,穿个呢子,戴个眼镜,结果不会弄,人家让他走了,我去人家就看不起,头那个穿的阔的也是周至的不会弄,咱也是周至的,穿的像卖老鼠药的,这能弄个怂。张忠说你是我介绍来,我还没见过你唱戏,没见过你人,是这,你先给咱唱一段,我就知道是人家心害怕,故意试咱呢,我就唱了几句摇板,《葫芦峪》中“将马岱屈打了四十大板”唱后人家就去给团长说我来了,去都十点半了,人家问我唱《下河东》么?我说唱呢,人家说十二点半开戏呢,你给咱唱《下河东》,我意思时间有点紧,还怕演法不一样。我说要不两半截唱,其实人家那边前面是张明礼,后面是马志杰,人家两个前后都能唱,因为戏挣人的很,才分开唱呢。团长说那给张明礼说让他唱前面,你唱后面,张明礼同意了,结果离开戏一两个小时的时候“张”说他头疼很唱不成,那阵为这谁还给他做CT呀吗,其实就是撂掷咱呢,排挤性大的很,这才看你笑话呢,把你就逼出去了。团长说那要不给马志杰说一下,让马志杰和我两半截唱,还没说让人家唱后面,马就说千里路上接来的把式还半截唱?把张忠气的骂呢。因为张忠介绍我来,不爱听那话。团长说老畅,人家唱不成,就要你一个人唱呢,我说时间太紧的很,群场你咋弄我咋弄,前场连我二三个人了就必须听我的,不然就乱了,团长说行。这赶紧往排练场走,和我那大不一样,他们这个简单,过了几遍到十一点半开始化妆,我给张忠说要G调,把张忠吓的你咋可要唱G调,男的么,一本《下河东》咋唱G调,有次到西安汇演时,肖玉玲还说难得唱G调。把张忠一下吓的,给其他人说G调,人家乐队十一人不同意么,人家要变弦呢么,特别那个敲扬琴的,一哈要变弦呢,敲扬琴那个和张忠关系好,他把F翻了一个调,张忠把G调調好问我你听这咋样,我说不要紧。等上场时,张明礼在下场口坐着,马志杰在上场口,都准备看咱的笑话呀,想办法把咱往走逼呢。我心瓷实很,我心说你听噶,把你杀了你都办不到。这弦一下高的,他就没唱过么,我前头说灯口对子,后面唱“王抬头来用目看”唱的全的很,唱毕以后,一口气把那白口说完了,说完之后马志杰走了,他坐不住了,他办不到他坐不住了。二场“扬兵”之后,张明礼走了,一下到赶驾,你先问拍了多少次手,完了后给我安顿个房子,人家说老畅我还没给领导汇报呢,你先别走,看你有啥条件呢?我说两个女子一个娃子连我四个人,人家说行,马上报户口。唱完后我就走了,我害怕把我耽搁了,咱对那不懂,那指标咋能报呢,人家说那是从其他名额里抽的。我78年到康县,81年离开的。

凤县剧团著名须生畅义成采访实录

下河东剧照

采:老戏没开放你演戏没?

畅:老戏没开放我唱的就是样板戏和现代戏,有郭建光,杨子荣等等,县红星厂把我叫去还唱过《血泪仇》全本。

采:你还见过哪些老艺人?

畅:杜干秦。杜干秦的丑角太好了,老婆脸,杜干秦的功底好,能唱“赵飞”。到甘谷遇见过温警学,他唱《金沙滩》我唱的《葫芦峪》他唱《打镇台》我唱《辕门》。王集荣的戏我看的多《大报仇》《法门寺》《杨八姐盗刀》《徐策跑城》《杨门女将》上的采药老人。还有大麻子的《张松献川》《三上殿》我都看过。

凤县剧团著名须生畅义成采访实录

辕门斩子剧照

采:你的拿手戏是啥?

畅:不敢说拿手,经常唱的有《葫芦峪》《下河东》《辕门斩子》《斩黄袍》《桑园会》,还唱过《兔儿岭》这戏再没有人唱。

采:你是哪一年退休的?

畅:我2000年退休的,中国艺术节唱完后我就退了,我和广杰一样是二级演员,五几年开始唱老薛保,后来现代戏开始唱了十二年现代戏,老戏开放后我的功夫没丢,啥都好的很,《杀驿》《打镇台》也都经常唱。

凤县剧团著名须生畅义成采访实录

注:畅义成先生于2020年8月14号逝世(享年84岁)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