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三秦骄子>> 杏林梨园

澄城戏曲音乐艺术家:段俊峰

2020年08月07日 10:53:12来源:渭南青年网 作者:崔晓极 浏览数:427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我的家乡澄城处在渭河河谷与陕北高原的过渡地带,虽是茫茫黄土台塬,却也是神奇之地。那里的先辈们质朴憨厚,勤劳诚实,虽被人戏称为“澄城老哥”,却各类人才辈出,英华荟萃,演绎出的故事威武雄壮,丰富多彩。

数日前,我翻阅《陕西省志·文化艺术志》时,偶然发现澄中校友段秀云老父段俊峰的名字赫然纸上,但是记述极其简略。当我看到后,一半出于好奇,因为我和此校友家人交往甚密;一半出于多年工作岗位养成的习惯和敏感,因为曾经供职于基层文化艺术管理岗位多年。于是我饶有兴致地扩大范围翻看相关资料;寻找段老先生的弟子和学生访谈;拜谒老先生涉足之地而追迹。虽段老先生的过往年代已久远,我还是想努力追寻到点雪泥鸿爪。苍天不负有心者,当我拿到所收集的资料咨询业内人士和专家学者时,他们都认为段俊峰老先生是位卓有成效的戏曲音乐艺术家。

澄城有过一位戏曲音乐艺术家

(一)著名文艺评论家傅雷先生说过,艺术家都是由民间“泡”出来的。

段俊峰老先生是1900年生人,他只在本村上过一年半小学,可以说是个半文盲。但是先生天资聪颖,受家庭氛围熏陶,对音乐特别敏感和爱好。十岁起就满怀热情跟家人学音乐了。受经济基础和社会发展环境的限制,那个年代中国音乐是不发达的,中国的音乐材料几乎全部在各类戏曲中。大秦之地唱秦声、行秦乐,段老师先生的音乐生涯只能从学秦腔音乐开始。

澄城有过一位戏曲音乐艺术家

未曾料到段老先生从小硬是和秦腔音乐结下了终生不解之缘。初始,风华正茂的年月先在澄城家乡走村串户,结朋访友,专心致志地潜心修炼和实践戏曲音乐。没几年功夫便艺压群芳无敌手。这也自然的让他感到再在澄城这块天地里就无法提高艺术水平了。他是一个非常有志向的人,肯定知道如果不注重丰富自己的艺术修养,永远吃老本就会遏制自己的发展,原地踏步就是退步。要使音乐之路愈走愈远那就得想法丰富自我。他便怀揣着强烈的求知欲望去大荔县学艺了,那时候他约十八岁左右。这个大荔县,古为同州府地,物产丰富,文化灿烂,时为陕西东路秦腔的中心区,戏曲音乐人才济济,名角荟萃,实在是学研的理想之地。他血气方刚真的立下了“愚公移山志”,大有“不到长城非好汉”的气慨,到大荔学习带着老母亲,租住在大荔县的奓巷,因为父亲在他13岁时病故了,他要学音乐还要精心侍奉母亲,他做到了学戏和行孝两不误,一租就是数年。到了婚配年龄,段家这个大家族从合阳县给他物选了一位女孩做媳妇,多方威逼他回来成亲。他认为学未成、业未就,不愿意被婚姻拖累而中断自己兴趣正浓的学习,不愿从此使自己的艺术颓废。他的牛脾气上来了,对这桩婚事拒不从命。据说迫于无奈而在强行的婚礼后,他每天晚上睡觉,把枕头放在两人中间,要是枕头倒了就起来借故发脾气。可怜对方也是烈女,忍受不了便自杀身亡。这件事结束后,他随即又跑去大荔继续学习。后来,待学习稍有所成,也为了平复家族的气愤情绪,经人介绍了大荔一位贤女,便演绎出了才俊配佳人的故事。在大荔学习的日子里,他海纳百川,采撷百家,拜投名师,其中就拜了当时名冠关中的戏曲演奏大师外号“二股弦”的冯天顺为师,一面学习戏曲音乐同时也学演奏技巧。先生在大荔学习的数年,是他从艺路上重要的里程碑,戏曲音乐水平大幅长进,艺术素养迅速提升,戏曲艺术家的羽毛渐丰,在当时众多的戏曲人才中便为翘楚。大荔也是他人生旅途新阶段的一个起点,在此找到了相濡以沫陪伴终生的贤妻。

澄城有过一位戏曲音乐艺术家

澄城有过一位戏曲音乐艺术家

段老先生有颗“赤子之心”,从大荔学习归来后志当报效服务乡亲。民国二十一年,即1932年,澄城县民教馆馆长党亮亭和段老先生等人,倡议乡绅捐资办起了“化俗社”,段老先生被聘作经理,执掌办理具体事务。这个化俗社既是演出机构又是戏曲人才教育培养机构。演出和教学划分明确,坚持长年演出,教学为学制四年,“跟班三年学戏,一年谢师”,“谢师”就是学员学习三年之后的一年演出社里不付报酬。该社从开始就是高起点,除多次带领学员去西安易俗社学习外,主要是聘请了当时陕西戏曲名家王赖赖、拜家红等任教。他们都是红极一时,上京下江南演出的大家名伶。就举个王赖赖,合阳人氏,人称“是从坟墓里走出来的戏魔”。这个人为唱戏真的不要命,孤身一人独处,没有家室无有子女,只知演戏,他在本村村头地里挖了个坟墓住在里面,吩咐村里人如果他再唱不动戏了,就填土把坟口封了把他埋了算咧。可是这个人艺术成就大的很,曾名动京城,这是后话。化俗社办起来没几年就名声振山陕,培养出来的戏曲人才群星闪耀。最璀璨夺目的如雷鸣中、朱润民、姬殿国等。人称"陕西活周瑜的雷鸣中曾参加了新中国西北五省区的戏曲观摩演出;朱润民工彩旦,艺术才华超群,多才多艺。如果能看到他的《看女》,绝不会输在后来的西安名丑王辅生之下,他们只是平台的高低差异而已,或许更胜他一筹。化俗社的功劳,就在于为乡村民众文化娱乐服务冲开荒漠做出了贡献;为穷乡僻壤培养戏曲骨干人才出了大荔。论功行赏,段老先生应拔头筹!

澄城有过一位戏曲音乐艺术家

(二)早先,澄城一带唱的秦腔是老秦腔;这个老秦腔因流行于陕西关中东部,故又叫东路秦腔;直到1949年有个叫王绍猷研究秦腔史的学者写了《秦腔纪闻》后,从此称东路老秦腔为同州梆子了,这也得到了新中国官方和涉戏各方的认可。

别管名字咋称呼,这个同州梆子可了不得。说它古老,明代万历年间同州梆子就有班社演出了。崇祯年间李自成农民起义军在大荔和蒲城间的孝同练兵时,曾以同州梆子为军戏。遂随同秦商和起义军传播到湖广、江浙和中原各地。还有史记载,清代康熙乾隆年间,川陕总督年羹尧、岳钟琪也曾以同州梆子为军戏,随军带至四川、西藏。让秦腔最为荣耀的一页是,秦腔名伶魏长生在乾隆年间进京演出,名震京都。原来京腔六大班,几乎控制着整个北京戏曲舞台。魏长生的演出,使“六大班顿为减色”,“六大班伶人失业,争附入秦班觅食,以免冻饿而已”,京城的舞台也变成“京秦二腔同时演出”。这一结果是当时所有戏曲界及统治阶层所始料不及的。魏长生的演出多为针砭时弊、借古讽今、宣扬反叛精神之内容,清廷多次下令“严行禁止”。无奈之下,魏长生南下扬州、苏州。到南方后,怀揣绝技且誉满京师的他照样轰动了属于昆曲统治区的扬州和苏州。现在经过专家考证真实的历史事实是,魏长生是一位典型的同州梆子演员。他上京下江南唱的都是同州梆子腔。魏长生曾在大荔学演同州梆子十七年之久,为他后来轰动京城剧坛奠定了基础。外地人只知“秦地”这个宽泛的大地域名称,不知有同州,所以称魏长生唱"秦腔"也许无可厚非,然而用现代人概念中的“秦腔”来代替历史上的"同州梆子"那就是一个大错误。

澄城有过一位戏曲音乐艺术家

京剧大师梅兰芳很清醒地说过:“在一百八十年前杰出的前辈艺人魏长生,就以同州梆子轰动京城,使北京的六大班为之减色。……他的艺术风格,一直贯穿到今天的老艺人于莲泉(小翠花)先生身上”。如果细心看文献并缜密思考,就会发现同州梆子“逾太行而入山东,为曹州梆子、青州梆子、河南梆子等。出潼关后到河南为豫西梆子、南阳梆子、祥符调等”,加上山陕梆子本同源,从母体分离变异出了晋剧,又催生了河北梆子等各种梆子剧种。从清乾龙年间开始了一个同州梆子时代。正是同州梆子戏曲的出现,也正是一代代同州梆子艺术家才造就了那一段梆子戏的繁荣和今天梆子戏众多的梆子剧种。同州梆子是梆子戏系统里各剧种的共同祖先,它为繁荣中国戏曲做出了巨大贡献。过去说秦腔是梆子戏的鼻祖,更精准地讲的确应是同州梆子,这是中国戏曲史上应勘正的一段历史。同州梆子是中华戏曲宝库里的不可多得的珍宝,可惜因为战乱和灾荒,加上流行区自然环境和经济条件制约,在上世纪五十年代以前濒临绝境。难得还有廖若晨星的民间艺人在基层苦苦挣扎奋力坚守。段俊峰老先生就是爱戏如痴,终生为传承保护同州梆子遗产拼了命的民间艺术家,也实实在在地做出了可贵的贡献。

澄城有过一位戏曲音乐艺术家

澄城有过一位戏曲音乐艺术家

新中国建立后,官方从高层到基层都注意保护文化遗产了。1956年陕西省举行了第一届戏曲观摩演出,同州梆子民间艺人到会表演;1957年应陕西省挖掘戏曲艺术遗产座谈会邀请,同州梆子艺人亦到会展览演出。同州梆子艺人两次都是迎着极大困难,硬着头皮咬紧牙关去表演的。演出引起极大的震动和带来各方关注效应。省人大和省政协马上有了提案和议案,党政高层立即作出了“刻不容缓抢救同州梆子”的决定。省文化局于1957年在陕西省戏曲学校招收学员74名,成立了同州梆子班。省文化局经过广泛调查,多方走访,聘请了艺术成就优秀和有独到本领的十多名民间艺人到校任教。这些人大都是表演方面各个行当的人,年龄当时大都六十以上,有的还在七十好多。1957年初,省文化局派大员专程到澄城家里邀请段俊峰老先生到省戏校同州梆子班任教。考虑到他的戏曲音乐水平和实际能力,学校让他担任戏曲音乐主任教师。这年他都56岁了,却是所有任教老艺人中最年轻的。动人的是他欣然接受了任务,精神面貌焕然一新,仿佛返老还青了。他懂得戏曲音乐是戏曲的灵魂,也体现剧种的特色,他有了用武之地要奋力大干一番。他满腔热情地投入到戏曲音乐的教学和研究中去。他碰到的障碍,首先是中国传统戏曲用的是工尺谱,这种记谱是从记指法演变来的,它不是记音符,是世界上落后的应该早淘汰的记谱法。要教学生首先得自己学会简谱和五线谱,然后把老戏谱翻译转换成现代谱,再规范地教给学生。他年龄虽近六旬,却胸中有波涛,夜以继日学习钻研,弄会弄通了现代记谱法。并一遍遍地实践摸索,硬是凭着一个简单的定音器和笛子,把当时能够看到的全部古同州梆子音乐翻译恢复记写成了现代简谱。还有,同州梆子班聘用的老师多是演员行当的,他们从艺路子遵循的行规为拜师学艺,口传面授,更不懂什么记谱法的了。段老先生是有责任心的,只要有机会就把老艺人的各种优美唱腔用现代简谱记了下来。有他的学生感慨地说道,段老先生在省戏校同州梆子任教的几年里,辛辛苦苦抢救挖掘整理出来的同州梆子戏曲音乐、唱腔、曲牌有数百余种之多。这些宝贝资料后来都被他有心的学生保存整理编印出来,它从此永远不会失传了。中国戏剧史陕西篇中收录了他的作曲就有400余首。段老先生真正为抢救挖掘同州梆子音乐做出了历史性贡献。

澄城有过一位戏曲音乐艺术家

其实,段老先生本来还是一个同州梆子优秀的乐师,他操二股弦当时在陕西都是数一数二的。二股弦是同州梆子的主奏乐器,不仅如此,二股弦还是全国梆子系统各剧种很长一个时期内的乐器主角。秦腔的主奏乐器由二股弦变为板胡才是上世纪20到30年代的事。段老先生以他高超的二股弦绝技还在省戏校带学生当操琴教练,他带出了操琴高手,不再担心传统二股弦乐技技法失传。省艺校那段恢复演出的所有剧目时,几乎都是段老先生坐第一把交椅拉二股弦。这个同州梆子文场面需6人,二股弦琴师还要兼笛子、唢呐、唧呐、笙,段老先生样样精通娴熟,光看他的的操琴就是个艺术享受。他把自己曾用过多年的二股弦献给了国家。这把弦曾在中国历史博物馆展出。

澄城有过一位戏曲音乐艺术家

有人记载当年举办的省艺校同州梆子班“……老艺人的辛勤教导以及学生们的苦练,这一枝行将凋谢的戏曲剧种——同州梆子,又得到了阳光雨露,今天又绝处逢生重新复活了”。这是对当年同州梆子班实事求是的评价,这其中也饱含了段老先生付出的心血。1961年陕西省戏曲学校同州梆子班组成陕西省同州梆子实习演出团赴京汇报演出,从7月到9月2日,在京演出27场,演出剧目有《破宁国》《辕门斩子》《石佛口》等传统剧目。这些剧目的音乐主创基本都是段老先生,演出时也几乎都是他操主奏乐器二股弦。演出出乎意料的成功,周恩来总理、贺龙元帅等前往观看,并接见了演职人员。中国剧协和中国文联组织了座谈会,对陕西挖掘、整理、继承同州梆子这一老剧种给了很好的评价。艺术大师梅兰芳曾七次观看演出,并在《人民日报》发表评介《破宁国》的文章,赞誉老艺人王赖赖在《鼓滚刘封》一剧的表演是”活张飞“。王赖赖老先生当时已经77岁,他的表演确实大放异彩,惊倒四座。这些剧目也是段老先生的音乐主创和演出主奏。段老先生本人还受到国务院副总理习仲勋副总理的宴请,因为戏曲艺术间的交流,还结识了京剧大师梅兰芳和歌唱家郭兰英等艺术家并分别合影留念。这个团在北京演出后直接赴太原、临汾、运城、三门峡等地巡演。回到西安又作了精彩的汇报演出。陕西《长安画报》曾刊登大幅彩色照片,向全社会介绍同州梆子著名琴师段俊峰先生。鉴于段老先生的突出贡献和思想表现,组织接收他为中共党员,这是老艺人中唯一获此褒誉的。也因为他的艺术才华和成就,中国戏剧家协会主动吸收他为会员。

澄城有过一位戏曲音乐艺术家

(三)优秀的艺术家不只是视艺术为信仰,也把真理、正义、人格等看作高于一切的追求。

段老先生是从带着泥土味从民间站出来的艺术家,他的戏曲音乐是"下里巴人",就是献给底层老百姓的歌。他受到了群众的爱戴。新中国成立后,上世纪五十年代初,澄城县召开第一次人民代表大会,代表产生实行公开海选,他被群众推选为人民代表。他很看重这个荣誉,他把人民代表当选证书一直带在身边。现在这张证书还珍藏在家人手中,成了追思物品。段老先生看起来温文尔雅,平和谦恭。他内心却能容纳天地,胸怀坦荡,视功名利禄若浮云。陕西省戏曲学校对聘请的老艺人因才绩定工资,给其他老艺人定为月工资76元,独给段老先生定做96元。老先生却推脱坚持要和其他老艺人同酬,他的理由是,戏校聘请的大艺术家作艺术总指导的尚小云先生才拿203元呀。最后采纳了他的意见和其他老艺人同等待遇了。省艺校那时还出具了西安市公安局城市户口的准迁证,决定把他全家的户口迁入西安市,他拿到了迁移证却没有迁移。后来霉运接踵而至,1965年他被莫名其妙地送回故乡,没有一字文件或公函,没有发一分钱工资和路费,没有任何组织决定和解释,而让人诧异的是老先生却是没有任何发问的举动"说走咱就走,天上的星星朝北斗"。这是什么原因和一个什么处理方式?让人纳闷费心思。戏校发生过一件事,有一个艺人的至亲去世了,老先生是个有情义之人,带上了几个学生到乡间奔丧并唱戏送葬哀悼,有一个省文化局某局长也去了。这原本是正常可理解的却摊上了事。有人抓住此事不放上纲上线而整此局长。段老先生因站出来再三澄清事实坚持正义也遭到严厉批评。会不会与这件事有关,只有猜想不敢妄下定论;戏校同州梆子班子的音乐整理告一段落,或者是"卸磨杀驴"也未可知。段老回到澄城有关方面接收后,给他发了个带把摇铃,任务是每天下午在大街摇铃传唤居民打扫卫生,让六十多岁的人干这个事,分明就是惩罚。段老确异常忠于职守,面带笑容,准时传号。时间长了,居民反映老先生摇铃节奏感强,像是舞台上打碗碗腔呢。段老先生含冤近二十多年直到生命终结,但段老先生泰然处之,像没有任何事发生一样,一股脑儿迷恋在戏曲音乐的世界里,专注研究整理同州梆子老音乐,还试着创作新音乐。他从来没有去上访,从来也没有去省戏校问过,从来没有写一个字的申诉。上世纪七十年代曾有过一段时期拨乱反正纠正冤假错案,段老却稳如泰山,从不关心。家人也都是县里本分守规矩的,也没有帮他追根溯源问过究竟。

澄城有过一位戏曲音乐艺术家

一个陕西省省直单位的艺术干部就不明不白地被彻底冤枉了,他被彻底的遗忘了,家人只空空保存了张他曾经填写的陕西省艺术干部的表格。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是样板戏的年代,各个剧种都在移植样板戏。好像突然一夜间城乡各个角落的广播传来了秦腔移植京剧《智取威虎山选段·只盼着深山出太阳》,也就是小常宝“八年前”的一段唱,在群众中引起了广泛而强烈的好评,业内人士认为激越而婉转,细腻见悠扬,体现了秦腔独具的韵味。可以说秦腔移植《智取威虎山》唱腔就成功和流传了这一段。秦腔音乐专家评说这一段的成功,就是用了东路老秦腔作唱腔设计。这个唱腔设计者就是段老先生。1974年,陕西省戏曲研究院院长黄俊耀和省文化局戏曲音乐艺术干部张醒民专程赶到段老家里请他协助省戏曲研究院样板剧移植团队搞音乐创作。他这时已经因病卧床了,他忍着病痛,提出移植一定要坚持秦腔的老基本特色,不能走样,不能一味地生搬硬套别人。他接受了任务很快地就按东路秦腔音乐思路创作拿出了“八年前”这段唱腔设计作品并交给了省样板剧创作团队。他也没有提出任何名利的要求。唱段成功并成为流传的经典了,也许就是对他最好的报答。这就是段老先生的胸怀呀!

澄城有过一位戏曲音乐艺术家

段老先生一生深切地热爱秦腔艺术,钟爱戏曲音乐,对同州梆子有独特的感情。更深一步解读,老先生想借助戏曲音乐,为更多的人,特别是身处社会基层更广大的群众服务,鼓舞他们的心情,抚慰他们的创痛,让他们欢笑欢乐地去争斗。这是崇高、光荣、神圣的使命!不幸他身患脑溢血,长期卧病。他忍着病痛,多次给国务院,建议加强对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传承和保护,也要求恢复梆子剧种的老祖宗同州梆子,要求对戏曲音乐深入研究教育。他自己曾试图改变秦腔男女声差八度的状况,还实验创作了一些曲目,毕竟没有能完成。在他生命的最后阶段,他把二胡的弓子梆在自己的手腕上一遍遍的拉唱、作曲。家人目睹这个场面,真让人撕心裂肺般的疼痛!家人回忆说,常香玉说“戏比天大”,段老先生是“戏比命大”呀!

1981年段俊峰老先生走完了一生。老先生为中国为恢复保护传统文化奋斗一生,他是名副其实的梆子戏剧种鼻祖同州梆子的传承人,是挖掘整理保护同州梆子的关键时刻做出了特殊贡献。他整理积累的戏曲音乐资料被他的学生们接棒,同州梆子音乐将永存。先生本质善良,天性温厚,胸襟开阔,品德高尚。让他的学生和后人“高山仰止, 景行行止”!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