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教视窗>> 建筑家居

《长安志图》所载“古瓦”小考

2020年08月09日 09:28:31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鹿师傅阅史 浏览数:221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长安志图》原名《长安图记》,元朝李好文编撰,全书共三卷,后人将其与宋代宋敏求《长安志》合刊,改名《长安志图》。《长安志图》中《图志杂说》十八篇是作者亲身探查、考证后所撰写的,杂说中不但有名胜古迹,还有“汉瓦”“秦瓦”等古代文物的描述和考证,体现出李好文细致严谨、实事求是的治学精神。通过研读考证,将《图志杂说》中所载“古瓦”部分做一考释。

《长安志图》所载“古瓦”小考

《长安志图》所载“古瓦”小考

一、汉瓦

《长安志图》载:汉瓦形制古妙、工艺精致,虽尘壤溃蚀、残缺漫漶,破之如新。人有得其瓦头者,皆作古篆,盘屈隐起,以为华藻。其文有曰:“长乐未央”,有曰:“长生无极”,有曰:“汉并天下”,有曰:“储胥未央”,有曰:“万寿无疆”,有曰:“德合无疆”,亦有作“上林”字者。

“汉瓦形制古妙”说明元朝瓦与汉瓦的形制相去甚远。汉代屋顶以悬山式和庑殿式为主,屋面坡度缓,瓦体较大、弧度小,且一端大、一端小;而元朝屋顶有硬山、悬山、歇山和庑殿等多种样式,屋面坡度起伏大,屋面覆瓦多采用小青瓦,元朝小青瓦和现代传统青瓦形制相似,瓦体小、弧度大。从“尘壤溃蚀、残缺漫漶”的记载中可知,李氏所见的大多是残瓦,且布满“尘壤溃蚀”——即附着在古代陶器上的钙镁化合物,今俗称“土锈”。古瓦表面存在细微孔隙,深埋土中,土壤中水分逐渐侵入其中,当土壤干燥时水分蒸发,将水中溶解的矿物质(钙镁化合物)留在孔隙中,随着时间推移,逐渐在古瓦表面沉积成灰白色或褐白色的结晶层,使瓦体表面布满“土锈”。一般来说,只有埋藏千年的古瓦才有“土锈”,“土锈”很难造假,所以这亦是古瓦辩伪的重要手段之一。为了便于研究,在文保工作中多用“等离子水浸泡置换法”或“超声波震动法”来去除“土锈”。

《长安志图》所载“古瓦”小考

汉代筒瓦

李氏所说的“瓦头”,今俗称“瓦当”。汉代,文字瓦当最具特色,占有突出的地位,其内容丰富、词藻华丽,内容多为吉祥颂祷之辞,其中“长乐未央”“长生无极”“汉并天下”等字样最为常见,在汉长安城和其他宫殿多有发现。而“上林”瓦当则多见于秦汉上林苑遗址中,秦汉时期上林苑地跨长安、咸阳、周至、户县、蓝田五县境,纵横三百里,有多处宫殿群群分布其中,因此在关中地区多见“上林”瓦当不足为奇。

二、瓦当文字

《长安志图》载:昔人有于陈仓得秦瓦,文曰:“羽阳千岁”,羽阳,秦武王宫也。以是知古人制作不苟,虽一瓦甓必有铭识,不特彛鼎为然耳。又有得瓦作楚字者,亦秦瓦也,秦作六 宫室于咸阳北阪上,意者必用其 号以别之与。又“未央”字瓦凡离宫故基亦皆有之,今杜陵碎瓦中皆有“未央”、“ 长乐”等字亦不知其何故也。

《长安志图》所载“古瓦”小考

汉代长乐未央瓦当

文字瓦当始见于秦,流行于汉。目前已出土的秦文字瓦当,均为离宫别馆宫殿名。“羽阳千岁”瓦当,在北宋中期王辟之《渑水燕潭录》中已有记载:“居民权氏,漫地得古筒瓦五,皆破,独一瓦完,面径四寸五分,瓦面隐起四字,曰‘羽阳千岁’,篆字随势为之,不取方正,始知即羽阳旧址也。”李氏从其说,推断“羽阳千岁”属于秦瓦(瓦当)是无误的。20世纪90年代,在宝鸡市老火车站一带也曾出土秦“羽阳千岁”瓦当,这里旧属秦陈仓县辖地,羽阳宫应该就在附近。秦“羽阳千岁”瓦当具有以下几个特征:1.文字均以小篆作基础;2.大多数瓦当文字的字划纤细、浅平,锐起锐收,与汉时瓦当大多数笔划方折、方起、方收有显著区别。

《长安志图》所载“古瓦”小考

虽然秦汉瓦当的当面文字做工精细,但李氏据此推断——“知古人制作不苟,虽一瓦甓必有铭识,不特彛鼎为然耳”却不太妥当。众所周知,秦汉文字瓦当地位特殊,与“彛鼎”同样都是皇室贵族才能享用的器物,当面上的每一个文字都经过陶匠的精雕细琢,制作必然是的一丝不苟。秦砖汉瓦的“制作不苟”应体现在“瓦文”上,即在瓦面上契刻、书写或戳印的文字,秦汉瓦文有数十种,大体分督造机构和制造者姓名两类,这是古代“工勒其名”制度的体现,而瓦当文字并非是“古人制作不苟”的最佳证据。

在此,李氏又提到“秦瓦楚字”——即当面上仅有一“楚”字。李氏指出:“秦作六 宫室……”,由于咸阳北坂的列 宫殿较多,因此才用各国的国号来进行区别,这种瓦当就是证据。但是迄今为止未见“楚”字秦瓦当,历代文献中也只有这一处孤例记载。陈直先生在《秦汉瓦当概述》中指出:“楚字瓦仅此一见,但秦始皇时,因庄襄王名子楚,讳楚字改称为荆。李氏此记,颇值怀疑。”在今咸阳北坂不但有秦代宫殿遗址,也有汉唐至宋明时期的建筑遗址,此地发现数量众多的瓦当并非全是秦瓦当,李氏很可能将其他朝代的瓦当错认为是秦瓦当。

随着材料的累积和研究深入,李氏“‘未央’字瓦凡离宫故基亦皆有之,今杜陵碎瓦中皆有‘未央’、‘长乐’等字亦不知其何故也?”的疑问已经得到了圆满的解答。清代学者毛俊臣曰:“长乐未央系古人泛用吉语,不是专指长乐、未央两宫而言。”《礼记·乐记》载:“乐者,天地之和也”,“长乐”指亲善待民, 脉永存;《诗经·庭燎》载:“夜如何其?夜未央。”“未央”指未尽、无穷无尽。汉代“长乐未央”意思是亲善待民,永存、无穷无尽。吉语瓦当用途广泛,在关中地区各个重要的汉代陵墓、宫殿遗址都有发现。若按李氏的观点:‘未央’指未央宫,‘长乐’指长乐宫,这类瓦当只能见于汉长安城中未央宫、长乐宫遗址,无疑是狭义理解了汉代文字瓦当的涵义。

三、制作与使用

《长安志图》载:古瓦阳面多作小窝沱状如雨点,亦有作绳痕者。予尝过其鹿台下,见其败瓦亦然,乃知秦汉已前制皆作此,但不知所以制之之,意或曰:盖仰用者以固泥也,说亦有理。又唐瓦有如漆者,盖是碧瓦,岁久而色变也。汉瓦皆素,独故城中未央瓦表里皆黑,坚如铁锡,今不多得,其所得者皆离宫瓦也。由是言之,虽其宫室壮丽,犹见近古尚质也与。

在此《长安志图》探究古的瓦制作和使用。李氏通过亲自观察后发现:“古瓦阳面多作小窝沱状如雨点,亦有作绳痕者……但不知所以制之”。元朝早已不用秦汉的方法来制瓦,所以李氏不知秦汉古瓦的制造工艺,也不明白古瓦为何有“小窝”、“绳痕”。秦汉古瓦的“小窝”和“绳痕”,今俗称“麻点纹”和“绳纹”,是秦瓦的两个主要特征。秦时采用泥条盘筑法制瓦:首先在筒状内瓦模上用泥条盘筑;然后用竖向缠绕满绳索的绳板将其包围起来,形成外模筒。最后抽出其中的筒状内模,人手入其内筒,用陶拍向外层层筑击,直至筑遍而止。所以瓦体外侧是绳纹,内侧是麻点纹。

《长安志图》所载“古瓦”小考

在宝鸡雍城凌阴遗址、邓家崖遗址、马家庄宗庙遗址和豆腐村作坊遗址的战国早期地层中已经发现此种筒、板瓦,在战 中期秦栎阳和咸阳城遗址中都大量发现麻点纹瓦,它与后来的布纹瓦并存,大约在汉武帝之后才彻底退出历史。秦汉时期皇家建筑才有资格采用屋顶覆瓦,屋顶覆瓦多为筒、板瓦相结合的形式——板瓦顺次仰置于屋顶后,再以弧度较窄的筒瓦覆扣于其上。这样瓦背的绳纹纹理便会嵌入泥中,从而增大屋面与瓦背间的阻力,覆瓦亦可牢牢固定在屋面上。李氏虽然生活在元朝,普通屋面覆瓦大多为扣覆,但是他对秦瓦绳纹功能的推测是合理、正确的。

《长安志图》所载“古瓦”小考

除了寻常古瓦,《长安志图》还专门记载了一些特殊的古瓦——“唐瓦有如漆者”和“独故城中未央瓦表里皆黑,坚如铁锡”。李氏认为“唐瓦有如漆者”应该是“碧瓦(绿色琉璃瓦)”褪色后的结果。在唐代,屋顶覆瓦已开始使用琉璃瓦,其琉璃瓦质量上乘,历经千年不褪色,“唐瓦有如漆者”应是唐代青棍瓦,并非是褪色后的琉璃瓦。唐代的青棍砖和“漆黑(青)如金”,专为皇家建筑所用,其制作技术要求高、产品质量好,迄今只在西安大明宫、青龙寺、洛阳定鼎门等高级皇家宫殿、寺院遗址中有所发现。虽然它与“表里皆黑,坚如铁锡”的“未央瓦”烧造方法不同,但是都运用了浇水转釉技术——砖瓦烧成后,在窑室内仍保持近一千摄氏度的高温,窑顶上用土或砖堆砌一个水池,将水倒入池内,水透过窑顶慢慢渗入窑室内。水渗入窑后因高温立即变成蒸汽。窑内大量蒸汽的存在,使窑内保持一定的压力,可以防止窑外空气进入窑内而使砖瓦内的 FeO 再次被氧化为 Fe2O3。这一过程即为“浇水转釉”。

古代建筑多为土木结构,秦汉建筑至元朝已经荡然无存,李氏只能通过古瓦来推想秦汉宫阙必然壮丽异常,发出无限感慨。

《长安志图》所载“古瓦”小考

大明宫国家遗址公园

四、秦瓦

《长安志图》载:秦瓦。御史宋宜之尝于阿房故基得一古瓦,长二尺许,高广六七寸,正方渐杀如斧形,宛然若屋状,坚厚如白石,隐隐遍作绳痕,其相接处亦有笋距,如今瓦,但朴素耳,长安古迹此类甚多,但不得尽见也。

《长安志图》所载“古瓦”小考

阿房宫

除了亲自考察,李氏还观摩他人收藏的古瓦。《秦瓦》篇中李氏记载御史宋宜之在“阿房宫故基”所得古瓦,“长二尺许,高广六七寸”指出瓦长约六十厘米、宽约三十厘米,“斧形”指古瓦的一头大、一头小,今俗称“大小头”,宝鸡岐山凤雏遗址和召陈遗址出土的西周初期板瓦已有“大小头”之分,这一形制为东周秦汉的古瓦所继承,直到唐宋时期小青瓦大量流行后“大小头”的形制才逐渐消失。“笋距”指瓦舌(瓦唇),用于和上一片瓦进行榫眸扣合,以防止雨水从两片瓦接缝处渗入,元朝筒瓦仍然有瓦舌,所以李氏才说“如今瓦”。通过古瓦尺寸、形状和有瓦舌这几个特点综合推断,御史宋宜之得到的是一件绳纹筒瓦。

五、结语

李氏慨叹“长安古迹此类甚多,但不得尽见也”。在西咸地区,周秦汉唐的壮丽宫殿已经灰飞烟灭。如今这些遗址上最常见的文物就是砖瓦,但是最不为人注意的文物也是砖瓦,即使是考古工作的关注重点也不在砖瓦建材上,而元朝李好文则亲自探查、不遗余漏,将其所见古瓦一一记载,还深入探究古瓦的文字、形制、制作和使用等问题,提出自己的见解,这种严瑾的治学精神确实值得今人学习。

参考文献:


1、袁仲一.秦汉文字瓦当释谈七则[J].唐都学刊,2009(2):15.

2、焦南峰,王保平.秦文字瓦当的确认和研究[J].考古与文物,2000(3):64.

3、秦建明,姜宝莲.秦汉筒瓦内筑与外筑工艺的变革[J].文物鉴定与鉴赏,2010(7):94.

4、吕慧媛,鹿习健.略谈秦瓦制造工艺的分期[J].砖瓦,2016(11):68.

5、尚志儒.秦瓦研究[J].文博,1990(5):252.

6、李清临. 古代砖瓦生产中“浇水转釉”技术的起源与发展[J].考古与文物,2016(1):96.

(作者原著,原载于《砖瓦》2017,2.有删改)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下一篇:从词义本身探讨的“秦砖汉瓦”是什么?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