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化驿站>> 茶花香扇

帐中香:古人床帐中的“尤物”

2020年06月05日 19:55:00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佚名 浏览数:339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帐中香:古人床帐中的“尤物”

古人诗词中凡是提及夜帐的光景,常有各种芳香弥漫其中。赵彦端《鹧鸪天》:“云枕席,月帘栊。金炉香喷凤帏中”。夜帐中,氤氲低回的花果之香,是古人生活中平常的享受。

据《陈氏香谱》记载,早在唐代开元时期,宫中就专门有于帷帐焚烧的熏香——“开元帏中衙香”,明人周嘉胄认为此香是杨贵妃寝帐中所用,在《香乘》中改名为“杨贵妃帏中衙香”:

沉香七两二钱、栈香五两、鸡舌香四两、檀香二两、麝香八钱、藿香六钱、零陵香四钱、甲香二钱(法制)、龙脑少许,右捣罗细末,炼蜜和匀,丸如大豆爇之。

将以上香料,研磨成末,以炼蜜调和,搓成豆粒大小的香丸,窨藏半月之后,即可焚烧。

唐代床帐中焚香,流行一种圆球形的熏炉。唐人常称其为“香囊”,王建《秋夜曲》:“香囊火死香气少,向帷合眼何时晓”,诗中用火的香囊,就是圆球形熏炉,球壳上布满镂空花纹,十分别致。或许,在杨贵妃的寝帐中就有悬挂着香球,为寝帐制造清馨、爽净的氛围。

帐中香:古人床帐中的“尤物”

夜帐中焚烧的熏香,以南唐李主所用的“帐中香”最为著名,在《香乘》中,名为“江南李主帐中香”的香方就有四首,另外还有“江南李主帐中梅花香”。

与唐代时,炼蜜调和诸香而成的香丸不同,南唐李主所用帐中香多是以香油、花露浸泡成香而成,周嘉胄《香乘》江南李主帐中香之一:

沉香一两(銼细如炷大)、苏合香(以不津瓷器盛)。右以香投油,封浸百日,爇之。入蔷薇水更佳。

此方中的苏合香为液体的油露,是由多种香料煎煮而成,张秉成《本草便读》载:“苏合香,合诸香膏汁煎成”。香方最后提到“入蔷薇水更佳”,蔷薇水即蒸馏玫瑰花所得的香水,可见花香型的帐中香更受欢迎。

帐中香:古人床帐中的“尤物”

“帐中别有留眷法,爇取鹅梨一穗斜。”李后主所用“帐中香”,除了用苏合油、蔷薇水浸泡沉香,还有鹅梨汁蒸沉香而成的“鹅梨香”。洪刍《香谱》:“江南李后主帐中香法,以鹅梨蒸沉香用之,号鹅梨香”。

鹅梨香气极为清馥,是古时制香常用的香果,董弅《闲燕常谈》:“河朔十分清气,为鹅梨占了八分”。现今存世的四首“江南李主帐中香”,有两方使用了鹅梨汁或鹅梨果肉,周嘉胄《香乘》江南李主帐中香之一:

沉香一两(剉如炷大),鹅梨一个(切碎取汁)。右用银器盛,蒸三次,梨汁干即可。

把沉香剉成粉末,混合鹅梨汁,放在银容器里,再将容器放入甑内,坐在水锅上反复蒸,直到梨汁收干。梨汁蒸过的沉香末,可做成香丸、香饼,窨藏之后使用,鹅梨清新活泼的果香,能使人安心入睡,非常适合寝帐中焚用。

帐中香:古人床帐中的“尤物”

李后主的帐中香也颇受宋代文人赏识,擅长调香、品香的黄庭坚称其为“宝薰”,黄庭坚《有惠江南帐中香戏答六言》:“百炼香螺沈水,宝薰近出江南。”除了前朝流传下来的“帐中香”,宋人也研发了新的熏帐之香,朱敦儒《菩萨蛮》:

芭蕉叶上秋风碧。晚来小雨流苏湿。新窨木樨沉,香迟斗帐深。

朱敦儒词中提到的“木樨沉”,就是宋代新研制的花香型熏香,以木樨与沉香两味香料制作。

帐中香:古人床帐中的“尤物”

木樨即桂花,香气清芬馥郁,是宋人床帐中常放置的“香花”。桂花开时,折一枝桂花放置在枕边,是当时流行的做法,黄庚《枕边瓶桂》诗言:

岩桂花开风露天,一枝折向枕屏边。

清香重透诗人骨,半榻眠秋梦亦仙。

为了能随时嗅到桂花香,宋人用“蒸香”的方法,将桂花的香味融入沉香之中,其方法是:

将沉香劈作薄片,与桂花一起放入锡甑里,小火缓蒸,再用蒸出的香露浸泡沉香片,反复蒸、浸几次,让花香更充分地浸入沉香,“木樨沉”就制作成了。此法,与蔷薇水浸泡沉香而成的“江南李主帐中香”有异曲同工之妙。

帐中香:古人床帐中的“尤物”

制作“木犀沉”时所产生的香露,也被宋人当作熏香使用,高观国《霜天晓角》:“炉烟浥浥。花露蒸沉液。不用宝钗翻炷,闲窗下、袅轻碧。”炉中细烟氤润的“花露蒸沉液”,就是花蒸香所产生的“香露”,将香露盛在小碟里,置于香炉中的炉灰上,经灰下炭火熏烤,香气徐徐挥发。

爇熏液体香露,香气润泽不燥,非常适用于床帐中熏香,虞俦答谢王侨卿所赠“蔷薇露”的诗作《广东漕王侨卿寄蔷薇露因用韵》中,就描写了寝帐中爇熏蔷薇露的情景:

薰炉斗帐自温温,露挹蔷薇岭外村。

气韵更如沉水润,风流不带海岚昏。

通过“风流不带海岚昏”之句,可知虞俦所用蔷薇露,非海外进口的蔷薇露(玫瑰香水)。虞俦帐中“蔷薇露”的气味,大概是素馨花或茉莉花的香味。

宋代,制作蔷薇水的玫瑰品种尚未引入中国,宋人仿造蔷薇水常用的香花是素馨与茉莉,蔡绦《铁围山丛谈》载:“五羊效外国造香,则不能得蔷薇,第取素馨、茉莉为之,亦足袭人鼻观,但视大食真蔷薇水,犹奴尔”。

帐中香:古人床帐中的“尤物”

床帐中所焚的香品还有印篆香,徐元瑞《捣练子·夜雨》:“人寂寂,夜萧萧。斗帐寒侵香印消。”香印又称篆香、香篆,是将香粉置放于香篆模具中,压制成不同的图案焚烧。

烧印香,是古时比较的焚香方式之一,在《香谱》中也有适于床帐中焚烧的印香,“和州公库印香”,香方中言“于帏帐中烧之悠扬”:

沉香十两、檀香八两、零陵香四两、生结香八两、藿香叶四两、甘松四两、草茅香四两、香附子二两、麻黄二两、甘草二两、麝香七钱 焰硝半两 乳香二两、龙脑七钱。

右除脑、麝、乳、硝四味别研外,余十味皆焙干捣罗细末,盒子盛之,外以纸包裹,仍常置暖处,旋取烧之,用切不可泄气阴湿,此香于帏帐中烧之悠扬,作篆,熏之亦妙。

“春醉灯前犹纵博,夜阑帐底更添香。”就寝之前,在夜帐中焚爇起一炷香,是古人生活中习以为常的事情,芬芳气味可使人放松精神,舒郁解压,其味直入梦魂。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上一篇:晓夕先焚一炷香,古人一天的香生活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