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艺长廊>> 散文诗赋

杨俊国:河流盘绕的安康

2020年07月15日 15:28:27来源:三秦文学 作者:杨俊国 浏览数:200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杨俊国:「河流盘绕的安康」(散文)

安康在大山中。没错,但更准确的说法应该是,安康在河流盘绕中。

这个过去叫金州的区域到处都是河。大到一个县城,小到一个村庄,都有一条或数条河流相伴。安康市九县一区,许多县、镇乃至村庄都以河流取名,汉阴、石泉、岚皋、平利、旬阳、白河,莫不如是。也许,造物主在弄河流规划时突然诗兴大发,一不小心把许多河流都撒在这里,因为,发源或流经安康境内的大小河流,竟有1037条!

最长最大的河流当然是汉江。汉水发源于秦岭南麓宁强县蟠冢山,由石泉县左溪口入境,流经石泉、汉阴、紫阳、岚皋、安康、旬阳、白河等7县(市),境内流长340公里。沿途,它接纳着众多的河流,带着它们奔向远方。过白河入鄂,一路东行,十堰、襄阳、荆门、仙桃、孝感,在汉口注入长江。几十年前,我在汉口看到汉江最后的告别。那是夏天,河边满是纳凉的市民,光着膀子坐在水里。汉江与长江终于交汇,浑浊的长江里,汉水犹如飘浮的一道绿带,那是中国内陆唯一没被污染的江河。

杨俊国:「河流盘绕的安康」(散文)

安康是古代巴国之地,又曾是蜀国的属地。巴蜀之地,与秦岭北边的关中和陕北不同,最不缺的就是雨水。每年到了雨季,雨就下个不停。杜甫:“巴蜀来多病,荆蛮去几年。”李商隐:“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刘禹锡:“巴山楚水凄凉地,二十三年弃置身。”这几个诗人影响太大了,以致于描述巴蜀图景,都与雨水相关,蓑衣斗笠,湿漉漉、冷兮兮的。在外人的认知中,这里是“蛮”,是“夷”,穷山恶水,下里巴人。

巴山蜀水,当然并非几个失意诗人所写的那般凄凉。北宋的陈师道,他的父亲在安康(金州)做官,他来这里小住几日,便有《忘归亭记》:“山川之美,临观之乐,不言而知,言不能尽也。”此地山川秀美,颇有仙气。女娲曾在这里抟土,八仙曾在这里悠游,张伯端在紫阳“悟真”,鬼谷子在石泉隐居,孙思邈来这儿的大山里采药,怀让从这里走出成一代高僧。庄子《天地》留给后人一个小故事,说孔子的学生子贡路过汉阴,见一个老爹一趟一趟地抱着瓮去浇菜,便想给这个笨老头科普一番,熟料山野老爹几句话说得他顿时傻掉。多少年后李白也羡慕这个老叟:“抱瓮灌秋蔬,心闲游天云。”

杨俊国:「河流盘绕的安康」(散文)

巴国最早的图腾是蛇。《说文》:“巴,虫也,或曰食象蛇,象形。”古文字中“巴”就是蛇形,本义大蟒蛇。很可能巴人是伏羲的后裔,伏羲氏就是以龙蛇为图腾的。占据汉水中上游的巴人曾垄断了这一带的食盐,以故食盐又叫“盐巴”。古时候渝东、鄂西一带有天然盐泉,是内陆地区的食盐供给源。盐巴出川,是勤劳的巴人沿着狭窄险要的盐道背出去的。鄂西和陕南一带的盐道,大抵是顺着溪流,走着走着,溪流隐没了,翻过山梁,溪流又豁然出现在眼前。

安康是一个移民的聚集地。西汉东汉到魏晋南北朝,兵荒马乱,藏在大山褶子里的这块地方相对安定,于是四面八方的人来到这里,从关中,从四川,从湖南湖北,从江西河南,五方杂居在这秦头楚尾之地,跑船开店做生意,垦荒种植成家业。明清时,江河航运曾盛极一时。帆樯林立,河道俨然闹市。清人严如煜有诗可证:“昨到兴安城,粮船如鱼鳞。”

陆游诗云:“城郭秦风近,村墟蜀语参。”除汉滨区和旬阳县说话操秦音,其余地方大都是川楚语音系统的西南官话。水边生活的人们,说话的音儿又快又转。“你看他洋头日脑滴,见到个女的会骚亲得很”,能听懂么?“黑老鸹死了三年,就剩下一张嘴!”是不是很生动?巴蜀风味的山歌更让采风者痴迷:“郎在对门哎唱山歌哎,姐在房中哎织绫罗喂。哪个短命死的发瘟死的挨刀死的唱的歌谣哎?唱的奴家,脚耙手软,手软脚耙,踩不得云板丢不得梭哎,绫罗不织哎听山歌喂。”民间的诙谐,令人解颐,打情骂俏也竟如此生动。

杨俊国:「河流盘绕的安康」(散文)

安康人喜欢喝茶。唐代陆羽《茶经》说茶的产地“金州生西城、安康二县山谷”,即今之紫阳、岚皋一带。唐朝安康属山南道,故安康茶又称“山南茶”。毕竟路途近些,商贾运往西域的茶叶,首选山南茶和巴蜀茶。至清代,紫阳茶已是品牌。旧时的茶市多在河岸码头,宦姑滩(今名“焕古”)、瓦房店、红椿坝、洞河、洄水湾、麻柳坝、毛坝关、蒿坪河等等。走水路下汉口自然是木船,走陆路则靠脚夫。他们成群结队,用背架子驮着茶包,手持杵杖,艰难地在山道上跋涉。天明上路,日落投宿。也有挑夫,茶包捆于扁担两头,俗称“挑高肩”。新茶出来了,为了抢价钱,茶商便雇他们翻越秦岭到达省城西安。

杨俊国:「河流盘绕的安康」(散文)

有河流的地方就有路,往昔古道是这样,今日公路也是这样,沿着河流,在山谷间穿梭。山路往往是寂寞的。如果有一条哗哗流淌的河,这条路就有了生命。沿着河流走,入眼皆是风景。转山转水,便是安康自驾游的意趣。夜宿客栈,有时光倒流的感觉。河床里滚满大大小小的石头,河水清澈湍急,訇然作响。夜晚,若天气晴好,可看见星空中一条白雾状的亮带,俗称天河,古人亦谓之“银汉”或“云汉”,那是天上的汉水。

杨俊国:「河流盘绕的安康」(散文)

【作者简介】杨俊国,微信名“树下蝈蝈”。男,1982年1月毕业于汉中师范学院(今陕西理工大学)。曾在陕南生活和工作28年。任教于常州工学院人文学院,主要从事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和教学工作。东亚汉学学会会员,常州市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闲来弄文,在报刊杂志发表散文随笔数百篇。性喜漂泊,喝酒旅行,特别享受大山里的小客栈。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