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艺长廊>> 游记随笔

王凌琴:大荔有个马阁老

2020年05月18日 17:31:22来源:大秦微大荔 作者:王凌琴 浏览数:193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同州南十里,沙苑北麓有一村叫马坊渡,明代嘉靖年间出了一个大人物,名叫马自强,老百姓都亲切地称他为“马阁老”。

王凌琴/大荔有个马阁老

马自强图册

马自强自幼刻苦好学,陕西乡试时榜列第一,后来他又到华山青柯坪继续攻读深造,以文学名闻关中,又精通历史,后来入京赶考,于明嘉靖癸丑(1553)年中了进士,入了翰林院,任检讨、修撰等职。后来升为左侍郎兼翰林院侍读学士。当时神宗朱翊钧还是太子,皇上看上马阁老的学识,便让马阁老担任日讲,为太子讲课。由于他学识渊博,讲起课来,深入浅出,陈切明白,见解独到,很受太子的尊重。后来朱翊钧登上皇位,第三年便提拔自强任礼部尚书兼翰林院大学士。

当时神宗年幼,张居正与秉笔太监冯保专政,朝里大臣都得看他俩的脸色行事。马自强刚正不阿,不畏权势,罢免了张居正的幕僚郎中章礼官职,并上疏弹劾冯保、张国祥等不法之官,深受朝野尊敬。

王凌琴/大荔有个马阁老

马阁老所任职的礼部,以分封皇族的事物为最多,但朝廷所颁布的有关条例,因年代久远而渐渐不适用了,也有一些条例自相抵触,狡诈的官吏常常钻这些条例的空子,从中牟取私利。马阁老上任后,首先把多年来的条例规矩逐条分析,择其正确的予以实施,不可用的已过时的条例规矩全部摈弃,他的这些举措,受到皇上的支持和群臣们的赞许。

王凌琴/大荔有个马阁老

藩府(朱氏皇族受到分封的人)发来疏文,他样样按时裁决,明确该办与不该办的,使不法官员无法乘机谋利。道教龙虎山的正一真人,在隆庆时已被剥夺了印敕,神宗即位后宠幸道教天师张国祥,张国祥重贿太监冯保,要求恢复正一真人的封号,马阁老极力反对,不予上报。

当时北方蒙古首领俺答与明朝通贸,朝廷为了鼓励,对他们有一些赏赐,后来边臣无原则无节制地满足俺答的要求,赏金不断增加,大大超过了定额。马阁老看到后,明令礼部坚持按最初的协定办理。想要随便索取赏金,那是决不允许的。就此一项,每年为国库节约了不少开支。

王凌琴/大荔有个马阁老

最受家乡人称道的是马阁老上疏救乡民。

原来,沙苑位于渭水与洛河之间,由流沙堆积而成,沙无定形,随风迁移,地瘠而民穷。早在明朝初,就将沙苑钦赐与郭驸马,到马阁老上疏时,已有二百余年。抚院经商议后决定,收回早时赐令,令郭氏自己选择田地二十顷,剩余的归官家,再用于提供朝廷禄粮。

本来,郭驸马时每亩收租银一分,收租时动用武力:“况郭驸马在当时,其威势何如也?家丁收租,横行于州闾,其气焰何如也,如沙中果有出产,肯每亩只租一分?又肯一分且容其拖欠耶?”(沙苑虚赋议语)现在收归国有,理应按郭氏时的地租收取。可有司制定地租的时候,却将荒沙地按平原地一样分成上、中、下三等,增粮到七升、五升、三升,还多增了地亩数。

王凌琴/大荔有个马阁老

在如此苛刻的政策面前,穷民没了活路,求诉无门。

马阁老知道后,不胜愤怒,夜不能寐,奋笔疾书,为沙苑穷民喊冤诉苦。写下了《沙苑虚赋议》。那份奏折,今天读来,他拳拳的赤子之心,怒斥无道的声音,依然振聋发聩,令人动容。说到“加赋”,他怒曰:“非熙洽之世所宜有也,非凋敝之民之所能堪也!”“夫平原地,且不可加赋,而沙荒恶地反加之耶?”写到沙民的疾苦,他动容写道:“独不见沙中之苦乎,居室无垣,四面环堵皆沙也;冬春多风,出门满目皆沙也;门户不能蔽,饮食杯棬皆沙也。况沙随风转,地以沙迁,朝更夕改,月异而岁不同也……此辈穷民,不幸生于沙中至苦也,今不怜其苦,而又凿空增加顷亩,加赋税以益其苦耶?……”

接着,他又引用了嘉靖朝参政王凤泉公自同州入华阴过沙苑诗:

百里人烟绝,平沙入望遥,

春尽无劲草,风惊有劲涛,

两税终年纳,千家计日逃,

穷民何以答?遮马诉嗷嗷!

最后,他严肃地指出:为沙苑加赋“其计左,其害深”。整篇《虚赋议》其名铿然,掷地有声,其情切切,感人至深。闻其声,感其人,一个铁骨铮铮,乡情拳拳的马阁老,就在我们面前。

乡间的传说,非常浪漫。说是朝廷见了马阁老的奏章,便派了官员到沙苑调查,马阁老在乡间接待了他。当时正是秋季沙苑红枣成熟时,沙苑人家家都用红枣粘了些许面粉,捏成窝窝头食用,他们缺粮啊。为了使调查官员相信,这一顿的窝窝头蒸了两种,一种去了核,一种没去核。同桌吃饭,给官员吃的是没去核的,马阁老吃的是去了核的。官员看见马阁老吃得很香甜,自己却没法下咽。最后说,这儿人太穷,确如马阁老所言。奏请朝廷免了沙苑的虚税。

王凌琴/大荔有个马阁老

大荔铁镰山

马阁老66岁时患了时疫去世,他的陵寝在镰山之下,后人发现了碑石。碑文简略叙述了马阁老的生平及死因,他永远活在同州人心里。

【作者简介】凌琴,姓王,喜文学,爱绘画,好音乐,乐文史。多年笔耕,鲜有成就,歪歪斜斜,一串脚印。兴来舞文弄墨,时结青涩小果,乐人悦己,不值一提。自以为天地间一匆匆过客,如草芥之于土地,浪花之于江河,微留划痕,仅此而已!

王凌琴/大荔有个马阁老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上一篇:周纪合:周家寨村社火纪实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