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导游陕西>> 民俗技艺

镇巴传统手工技艺:刀儿匠

2020年04月06日 16:10:12来源:镇巴在线 作者:郝明森 浏览数:162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镇巴传统手工技艺-刀儿匠

盼着,盼着,山上的树叶发黄了,一片片地飘落,田野上白霜像盐一样铺满麦田的时候,秧田里已经开始结冰,陕南的冬天就到了。

既然冬天来了,乡里人也没有闲着。栽洋芋天太冷,离麦收还远着呢,这就打发姑娘出嫁,儿子接媳妇过年,修房杀年猪,出门打点小工挣点过年钱,都是乡里人冬天必做的几件事,似乎都在凛冽的寒风中姗姗走来,充满了无尽的诱惑。刀儿匠此时就该粉墨登场了,老家都称杀猪匠为“刀儿匠”,因为他一出门,必然提着一篮子雪亮的刀,大的小的,长的短的,宽的窄的,应有尽有。

镇巴传统手工技艺-刀儿匠

腊月初的一个早晨,我还在睡梦中就被父亲劈柴的响声惊醒,从暖融融的被窝里探出头来,隐约听见父亲对母亲说:“你把火爨大点,刀儿匠怕是要拢了哟!我赶忙去喊帮忙的。”“晓得两锅水够不够,要不再烧一锅?”母亲在问。

“够了,够了,烫两头猪也用不完嘛!”父亲显得有点不耐烦。

要杀年猪了,我心里一阵狂喜,于是翻身起床,边走边扣着扣子来到大门外,天还是灰蒙蒙的,忽然吹起一阵寒风,树枝在风里呼呼作响,冻得我不停地哆嗦,尽管如此,我还是伸长脖子等待刀儿匠的到来。

不一会儿,村头一阵狗叫,“刀儿匠来了,刀儿匠来了!”我兴奋的冲着母亲喊叫,紧接着是长筒水靴踩着院坝稀泥的声音,接下来是刀儿匠装工具的竹提篮重重地落在地上,刀与刀相碰响的那么清脆。

“嫂子,日马的水烧开没得?欧!”熟悉的大嗓门带着喉结奇异的震动,很像肥猪在咽气那一瞬间,喉管里发出“欧”的声响,记忆中每次听到他说话,我一定会联想到垂死挣扎的年猪,记得他还有个口头禅,就是“日马的”,“欧”,打嗝发出的声响,好像在任何地方说话必带。

镇巴传统手工技艺-刀儿匠

刀儿匠姓王,瘦高的身材,眼眶深陷,鼻梁高耸,和被利刃似的寒风辙过的脸、没有一丝表情,乱蓬蓬的头发看不出丝毫的彪悍。据说他是从四川官渡迁到我们这儿的,尽管年龄比父亲大很多,仍然称父亲为哥,称母亲为嫂子,体现了他对父母的尊重。父亲要我叫他王表叔,反正我家的表叔也数不清,凡是和父亲同辈份又不带亲戚关系的男士不管年龄大小,一律称表叔,女性一律称表婶,这是地方风俗的尊称。

每年一进腊月,刀儿匠就忙活开了,全村的年猪都归他一个人宰,乡村杀年猪是很讲究的,先是要选一个好日子(又称为看日子)。“六肥日”是最好日子,六畜兴旺‘猪’为首嘛!逢“四”或逢“亥”日有不能杀猪的说法。据说在不能杀年猪的日子里宰杀了年猪,以后喂养的牲畜就长得不旺相(长势不好的意思)。

选上好日子那天,几家人同时邀请,还得看关系的亲疏再断定先到谁家,报酬就是免费拿走猪毛和一块肉。刀儿匠走到灶前看锅里水还没开,嘴里叽咕几声,母亲没听到他说的啥,也不好意思问,不停地向灶内塞柴禾。刀儿匠卷起那油乎乎的袖子,亮出他那只油光光的篾编大提篮,十八般兵器一字排开,再从底部取出一块油亮的磨刀石,坐在灶前仔细地磨起他的刀来,一把两把三把,磨一会儿又举起来对着火光,眯缝着眼睛照一照刀刃,犹如大师在打磨自己的艺术作品。

镇巴传统手工技艺-刀儿匠

天已经完全亮开,父亲请来帮忙的已经到场,一个是整天憨笑着的唐豁嘴,一笑就露出红红的牙床,门牙也没有,走路有点像猩猩,这人干活实在,力气也大,背上两百斤重的物件走一二里路不歇气,不管哪家有下体力的活都喊他。另一个是远房的大伯,满脸络腮胡,嘴里长期叼着个旱烟袋,头戴一顶火车头帽,两个毛茸茸的大耳朵遮住自己的小耳朵,只露出黑黢黢的脸。

院坝中间早已放好一根粗壮的长板凳,旁边地上是一个木盆,今天的用途是接猪血,猪血是农家的一道好菜,等它凝固了划成小块,放到开水里煮一煮,再浸到盐水里,冬天可以保存很久,用我们老家特有的酸菜煮着吃,要么是把米粉和剁成末的豆腐,趁刚流出的热猪血搅匀,做成馒头蒸熟再熏干,称之为血粑,具有独特的风味。

母亲早早起来给肥猪喂了一盆最好的猪食,玉米面加我们头天晚上没吃完的剩菜,这算是它的断头饭,必须要让它吃得满意,猪根本不在意,认为打搅了它的瞌睡,匆匆吃完躺在窝里继续大睡。父亲和两个帮忙的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将这个大家伙赶出圈门,其他人一拥而上,拽耳朵的拽耳朵的,抓尾巴的抓尾巴的,毫不费力地就把它放倒了。刀儿匠严阵以待,黑色的橡胶围腰,黑色的高筒水靴,先将那把一尺多长的杀猪刀斜放在木盆里,扎着马步等待肥猪被抬上长凳。

对于杀猪,儿时的我既感到恐惧但又想看,于是我就躲在堂屋的大门后,心里紧张地从门缝里朝外偷看。

估计猪也非常恐惧,出于本能,它声嘶力竭地发出一声声让人毛骨悚然的吼叫,一边叫一边还使着全身力气作垂死挣扎,无奈脚被捆着,身子被人用手按着,丝毫动弹不得。

镇巴传统手工技艺-刀儿匠

刀儿匠从木盆里拿出杀猪刀,右手提着悄悄地走到猪头旁边,用左手探着猪颈处的位置。我吓得用手捂住自己的脸,心里不敢看但又想看,于是害怕的目光透过手指缝,又越过门缝,落在了杀猪匠手上的那把明晃晃的长刀。只见寒光一闪,杀猪匠手中的刀如雷雨天突然出现的一道闪电,一下子就刺进了猪脖子里,猪顿时发出一声低沉但却是凄惨的哀嚎,随即杀猪匠用力扭动手腕,之后迅速地把刀从猪脖子拔了出来,整个动作干脆利落,一点不拖泥带水。

这时,猪血才像涌出的泉水般从创口处迸溅而出,把木盆弄得是一塌糊涂,下面接血的人移动木盆的位置,尽可能地接住最多的猪血。

血还在不断地向外涌着,猪吼叫的声音越来越弱了。最后,血流干了,猪也没有了声音。

母亲听到猪不叫了,这才走出来,刀儿匠正提起血淋淋的杀猪刀,仔细端详着刀身上的血迹,眯缝着眼睛翻来覆去看了半天,然后表情凝重的点点头:“哥啊,日马的你看,很好!很好的!欧。”把刀举给父亲看,然后在猪肚子上揩拭刀身。

“那就好,那就好!我就是不放心罗!”母亲翘首站在旁边,终于舒了一口气。杀年猪有一些讲究,一是要看刀儿匠一刀戳进去,猪是不是很快咽气,二是要看刀上的血痕,是不是符合刀儿匠对吉凶的判定标准,几种迹象,都是判定来年是否六畜兴旺的依据。父亲忙不迭地递上一支烟,刀儿匠泰然接过,别在耳轮上,大吼一声:“搬黄桶,日马的快舀水来!欧。”

镇巴传统手工技艺-刀儿匠

大伯撤去大板凳,众人七手八脚把猪放进黄桶里,父亲用水桶提着滚开的水,倒进黄桶里,刀儿匠用一根葛藤穿过猪鼻孔,另一只手揪住尾巴来回地拉着,让猪的全身部位能够均匀地受热。

烫猪好了以后,就该趁热为猪钳毛了,先大致把身上的粗毛褪掉,粗毛褪得差不多了。杀猪匠会用刀在猪脚上割一个口子,从口子里伸进去一根食指粗的铁通条将猪身上的血脉打通。杀猪匠抹了一把嘴,用手抓住猪脚,嘴巴对着这个口子,鼓起腮帮子朝里面吹气,边吹边拍着猪身。不一会儿,猪身就慢慢地鼓胀起来,看起来浑像一截白白胖胖的莲藕,猪身上所有的皮肤褶皱都抚平了,猪毛也就好钳了。

临近中午,那头活生生的肥猪已经变成一堆方方正正的肉块摆在大簸箕里,刀儿匠熟练地收拾好他的兵器,装进那个大大的提篮,我忍不住好奇,伸手拨弄了一下那把雪亮的杀猪刀的刀把。“嘿!娃儿呢,日马的那动不得,小心把你小鸡鸡割了!欧!”刀儿匠连忙跑过来,眼睛瞪得大大的,一只手护住提篮,一只手把我推得连连后退,一屁股坐在地上,吓得我连忙爬起来窜进屋里。

镇巴传统手工技艺-刀儿匠

刀儿匠又重新检查了一遍,害怕我再去动他的兵器,竹篮挂得高高的,除去一身披挂,坐在火坑边,叼着纸烟给大家传授经验,火光映着额头深深的皱纹,宛若一部丰富的生活宝典,譬如炒猪肝要猛火,还必须加点白酒去除腥味;刚取出来的新鲜的猪油可以用来搽手,防止冬天皴裂;猪肺要先把整个放进罐子里使劲煮,把气管露出灌口外排除肺里面的白沫,然后用剪刀顺着每根肺管的走向剪破清洗等等。除了那“日马的”口头禅,喉咙发出“欧”的声音让人不舒服外,其他内容还算精彩,众人洗耳恭听,不住点头,都感觉受益匪浅。  

镇巴传统手工技艺-刀儿匠

酒足饭饱之后,外面开始下雪了,满面通红的刀儿匠提上他那只大大的提篮,母亲提来一块肉,刀儿匠半推半让,最终还是笑眯眯地接了,摇摇晃晃地消失在纷纷扬扬的雪花中......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上一篇:镇巴传统手工技艺:乡村裁缝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