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导游陕西>> 民俗技艺

镇巴传统民俗:打三朝

2020年04月08日 15:21:44来源:镇巴在线 作者:郝明森 浏览数:210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镇巴传统民俗-打三朝

“幺娘,快些个,我那婆娘要生了......”

这天早晨,我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钻出被窝揉了揉眼睛,听出是堂二哥的声音。娘也醒了,边答应着边穿衣服,先让二哥先回去,她马上过去。二哥答应了一声,随后是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渐渐远去。

我连忙爬起来,吵闹着也要去,娘说你二嫂生娃娃有啥好看的,让我继续睡觉,最终还是拗不过我的哭闹。小时候,只要娘到哪去,我非要跟着一路,甚至寸步不离,我也是出了名的“跟屁虫”。

我们匆匆出了门,初春的清晨,湿润润的风轻轻地扫着,村子死一般寂静,东边的地平线泛起的一丝丝亮光,小心翼翼地浸润着浅蓝色的天幕,新的一天从远方渐渐地移了过来。刚翻过一座小山包,老远就听见二嫂声嘶力竭的喊叫。

娘进了屋,二嫂一个劲地嚷着疼死了,早晓得这么麻烦就不怀了。娘边吩咐二哥准备好热水边劝说着二嫂,生娃娃哪有个不痛的,以后生第二个、第三个就没事了。一个多小时过去了,娘不断地瞅着,二嫂还是没有生的迹象。二哥也急了,不停地嘟囔,真是烦死了。

二嫂听到二哥的埋怨,更加来气了:“日马的就肇了你,每天晚上要把老娘翻来覆去整几次,你到安逸了,这个时候才叫老娘活受罪。”娘听见两口子的相互埋怨也来气了:“这个时候了还有劲吵架,怪不得都说你两口子是一对活宝气。”二嫂马上不出声了。

镇巴传统民俗-打三朝

对于活宝气的得名还有一个典故的。有一年是二伯的生日,来祝寿的客人很多,二嫂忙着添加茶水,一不小心把滚开的水洒到二哥的脚上了,疼得二哥咧嘴吸冷气,随口骂了一句“我X你妈呀!”二嫂很不服气地回过头还了一句“我还X你爹呢!当一个活菩萨一样,四明眉眼的。”

没想到二嫂这一句逗得满屋客人的哄堂大笑,二嫂这才发现说错了话。坐在墙角的二伯看到客人的哄笑,羞得无地自容,说这简直是一对活宝气。这件事在村子里传了好多年,一直被人当着茶余饭后的笑料,都说二伯的生日最搞得,直到二伯去世后,这个典故才渐渐被人遗忘。

二嫂终于生了,还是一个带把的,娘接下孩子檫洗干净,捧在一边给孩子包扎。二哥突然大叫起来:“幺娘啊!囊门还有一个?”娘连忙凑过去,果然还有一个,是一个丫头。娘说这是龙凤胎,他接生大半辈子还是头一次遇到,连声称赞二哥有福气,二哥乐得不停地干笑,“咯咯”的声音就像抱鸡母。

娘看着二哥傻乎乎的样儿,责怪着说:“不要光顾自个儿高兴,赶忙准备鸡蛋挂面,看看遇到哪个逢生人。”逢生人就是孕妇产后第一位登门的人。二哥刚准备停当,三婆来了,进门就嚷着借一根钢钎用一下。娘连忙从里屋走出来,嘴里直说你及啥子嘛!你今天有口福。三婆听着几句没头没尾的话,诧异地望着娘,还没等娘开口说话,我急不可待地说:“我二嫂生了两个娃娃。”

“啊!两个?”三婆更加差异,娘笑着点了点头,三婆连忙走进二嫂床前,连忙对二嫂说一些既恭维又讨好的话,一个劲地说她的命好。二哥很快把面条煮好了,里面放了两个荷包蛋,三婆毫不客气地接过来,西里呼噜地吃光了,接过二哥找出的钢钎,用手抹了一下油乎乎的嘴,笑眯眯地走了。

我却不高兴了,明明我最先来的,鸡蛋应该是我吃,越想心里越委屈,黑着脸噘着嘴靠在大门上。二哥看出我的心事,在给二嫂煮定心汤时,顺便给我舀了两个荷包蛋,脸上才缓和下来。

山区就是这样,谁家的媳妇生了孩子,都要办酒席大宴亲友。一是迎接、庆贺孩子出生,家业有了继承人;二是冲喜,祝福孩子健康成长,必须办满月酒,也叫“吃汤酒”。

镇巴传统民俗-打三朝

乡村里的规矩,媳妇生下孩子后,初为人父的丈夫就要提一只鸡到老丈人家去报喜。是男孩,就提一只公鸡;是女孩,就提一只母鸡。岳父、岳母一看女婿提来的鸡便知晓女儿生的是男是女了,便与女婿商量办满月酒的事——择日子、办多少桌酒席、娘家去哪些人。

一切商量妥当后,女婿回家时,岳父家再回送一只鸡,女婿若提来的是公鸡,送回的便是一只母鸡;女婿若提来的是一只母鸡,送回的就是一只公鸡。这是约定俗成的规矩,马虎不得。二嫂生的是龙凤胎,到底是抱一只公鸡或是母鸡,二哥左思右想半天,干脆一手抱只公鸡,一手抱只母鸡。

刚上老丈人家的院坝,丈母娘看见抱了两只鸡,脸色不快地说到底是男娃还是女娃,听说男娃女娃都有,马上露出笑容,连忙爨火煮饭,喊回在坡上放牛的老头子,定下了去打三朝的日子。但是给二哥的打发为难了,二哥抱去两只鸡不可能打发回来两只?干脆鸡都算了,回头打三朝一次送来,取下一个腊猪脚脚先带回去。

满月酒那天,娘早早地过去帮忙了,当然也少不了我这个跟屁虫,二哥一家人乐得合不拢嘴。

二嫂娘家一干人请了六七个小伙子背着大米、鸡蛋、腊肉、面条、白糖等营养品以及小孩的穿戴,浩浩荡荡地开来了,吸引了很多姑娘羡慕的眼光。

看到娘家送的东西很多,二嫂特别高兴,觉得很面子,二哥脸上也有光彩。二嫂抱着孩子出来见左邻右舍的人和亲朋好友,任人评说孩子。这一天,来吃汤酒的都说着奉承话,说孩子长得像他爹、长得胖、长得乖、有官相,日后一定有出息。

开席了,没有任何的祝酒辞,加了土蜂糖的包谷酒熬得滚开,没有固定的服务员,都是村里的姑娘小伙子自愿来帮忙,没关系,上下安席、端菜洗碗、内外走杂的人手不缺,大家相帮着倒酒,给孩子夹菜,空旷的院坝里一时间充塞进各种声音,马上变得热闹非常。

镇巴传统民俗-打三朝

与正式餐馆相比,菜从外观味道上都稍逊一筹,然而,这种酒席招待的都是“自家人”,要的就是实惠,菜量和道次上都强过餐馆里。前面的冷菜品种众多,接下来的热炒甜菜也一点不差,炖猪蹄豆豉炒腊肉,都是大碗大盆的上,热炒吃得人已是胃满涨,谁想到重头戏还在后面。戴着围裙的老大妈一会端来一大盘麻辣鸡,一个小孩迫不及待地夹了一块,随后脸色大变,“哇”的一声大哭,坐在旁边的母亲连忙用黑糊糊的衣袖帮他檫拭泪水,坐在对面的老奶奶连忙说:“快些,辣倒了,给他喝一口汤......”
  孩子们早就吃饱了,跑出去玩闹。大人们虽是连呼吃不消,可基本不动地方,有的摸出香烟,边吸边聊,不认识的此时也开始互相搭讪。
  主人在中间总会过来一两次,不是刻意地碰碰杯,亲热地问菜是否吃的满意,再逗逗一同带过来的孩子,问问功课怎么样,在家里是否听话,在学校哭过没有。小孩怯生生地躺在母亲怀里,安静地接受人们的评价,有说象他爸爸,有说象妈妈,还有说象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的。

主人家为了把满月酒的气氛推向高潮,还别出心裁地给来吃酒席的亲友找一些娱乐,让他们耍得安逸,玩得开心,家庭条件好的,便请来当地的唢呐班子,中途放一挂鞭炮,吹吹打打演奏一天,主客皆大欢喜,一个满月酒办得比过年还闹热。

这样的酒席从中午时间开始,可以持续到下午四点钟。

然而,接下来不是结束,只是一个暂停。晚上还有一顿哪!闲下来看别人聊天的接着聊天,或者是陪孩子在山间小道上走走,或者从包里掏出副扑克牌招呼人过来打牌,有的女人竟然拿出带来的鞋底扎起来。奥!明白了,这的确是本地风俗,三朝就要吃喝玩乐耍三天呗!

镇巴传统民俗-打三朝

注:“打三朝”的习俗。婴儿出生的当天,女婿就要给丈母娘报喜,第三天,娘家妈带上早就准备好的婴儿的衣帽鞋袜和鸡、红糖、鸡蛋、猪蹄子等去看望“月母子”,去后烧陈艾水,外婆给婴儿擦洗一下脸、手和脚,名为“洗三朝”据说外婆洗过的婴儿,将来孩子眼明、耳灵、手脚勤快。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下一篇:镇巴传统民俗:娶亲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