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教视窗>> 方言土语

盘点陕北方言中常见的文言词汇

2020年09月08日 17:01:00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佚名 浏览数:165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陕北封闭的地理环境、开放的历史、传统的民风,在饱受冲击下,仍对中国优秀传统文化一往情深,使中国传统文化的生态环境尚可再生,让陕北成了方言的乐园。陕北人聊天时,“比肩”“使得”“晓得”等文言词汇也是脱口而出,人们可以尽情享受生命状态下文言文带来的听觉冲击。

陕北方言,文言范(一)

下面分几篇内容解释下陕北方言中常见的一些文言词汇。

“险乎(kǎnhuo)”,差一点、险些。这个“乎”字在陕北话里用法很多。拿捏不准叫“二乎、二二圪乎乎”,犹豫不决叫“二乎、二二圪次次”。

“哉解(zāihài)”也讲“解哉”,相当于名堂、结果。

“解数(hàishuò)”,《西游记》第三回:“你看他弄神通,丢开解数,打转水晶宫里。”元散曲中已将“解数”当武术套路用,陕北语意更宽泛:套路、路数、名堂、规矩、水准......

“牲灵(shēng líng)”,陕北叫大家畜为“牲灵”,信天游《赶牲灵》想必大家十分熟悉,长途贩运的骡帮马队就叫“赶牲灵”,《西游记》第三十五回:“似我师父、师弟,连马四个牲灵。

办得(bànde),《水浒传》(施耐庵、罗贯中著,人民文学出版社,1997年1月北京第2版,下同)第182页,“这个有名惯使朴刀的雷都头,也敌不过,只办得架隔遮拦。”意思是:来得及,顾得上。

陕北话叫“得办”,是一个逆序词,意思就是“来得及,顾得上”;反义词是“不得办。

陕北方言,文言范(一)

趁(chèng) ,《水游传》第101页,“智深相了一相,走到树前,把直裰脱了,用右手向下,把身倒缴着,却把左手拔住上截,把腰只一趁,将那株绿杨树连根拔起。”意思是:伸,扶起。

陕北话里的这个词用法很多,一般作介词用,意思是:为了,图谋。也作动词用,解作“伸,扶起”的意思时,与前举《水浒传》的用法完全一致。

直(zhí),《水浒传》第471页,“宋江答道:……今来既见了尊严,奈我限期相逼,不敢久住,只此告辞。晁盖道:直如此忙?且请少坐。两个中间坐了。”又见《水浒传》同页,“宋江起身相谢道:足见弟兄们众位相爱之情!宋江是个得罪囚人,不敢久停,只此告辞。晁盖道:‘仁兄直如此见怪?……”“直”作副词用,目的是加强语气,表达一种不理解、不相信、不可思议的语气。

陕北话里“直”读chi,这个词可以用在多种场合,依据上下文断定是何种语气,但在表示“不理解、不相信、不可思议”的语气时,与前举《水浒传》的用法完全一致。

出场(chūchǎng),《水浒传》第599页,“石秀自肚里暗忖道:……原来这娘倒不是个良人!莫教撞在石秀手里,敢替杨雄做个出场,也不见的!”意思是:突破口,解决问题的办法。

陕北话里"出场"读 shuochang,意思与此相同,多用于对付棘手的问题。

出豁(chūhuō),《水浒传》第468页,“知县自心里也有八分出豁他,当时依准了供状,免上长枷手杻,只散禁在牢里。”意思是:放出,放手。

陕北话里“出豁”读chuohuō,意思与此相间,多用于牲畜出卖。

觑(qū)《水浒传》第463页,“花荣搭上箭,拽满弓,觑着亲切,望空中只一箭射去。”又见《水浒传》第1200页,“那四个好汉却看了他们三个,说了一回,互相厮觑道:这个为头的人,必

不是以下之人。”意思是:看,偷窥,有时也当“瞄准”讲。

陕北方言,文言范(一)

攒(cuán) ,《水浒传》第951页,“那后生却待要走,被李逵大喝一声,斧起处早把后生砍翻。这婆娘便攒人床底下躲了。李逵把那汉子先一斧砍下头来,提在床上,把斧敲着床边喝道:‘婆娘,你快出来!若不攒出来时,和床都剁的粉碎。”又见《水浒传》第1034页,“看看天色渐晚,月色光明,众匠人大半尚兀自在那里挣攒未办的工程。”意思是:赶,赶做。

陕北话里“攒”读cuǎn,这个词有时与“趱”通用,至少有三种用法:①动词,意思是:追,赶,催逼。②形容词,意思是:集中,聚集。③动词(读zǎn),意思是:积聚,累积。

打熬(dǎáo),《水浒传》第174页,说晃盖“最爱刺枪使棒,亦自身强力壮,不娶妻室,终日只是打熬筋骨”。又见《水浒传》第821页,燕青又道:“主人脑后无眼,怎知就里。主人平昔只顾打熬气力,不亲女色。娘子旧日和李固原有私情,今日推门相就,做了夫妻。”意思是:磨练,锻炼。

陕北话里“打熬”读dǎnggǎo,用法与此相同。

大尽(dàjìn),《水浒传》第908页,“原来那个三月却是大尽。到二十九,史进在牢中与两个节级说话,问道:今朝是几时?”阴历有大小月之分。大月三十天,为大尽;小月二十九天,为小尽。不管大小月,每月最后一天叫“月尽”,“月尽”的晚上叫“月尽夜”。又见(水浒传》同页,“顾大嫂见监牢内人多,难说备细,只说得:月尽夜打城,叫你牢中自挣扎。”

陕北话里“大尽”读dàjìng,说法与此完全相同。

的当(dídàng) ,《水浒传》第522页,“书上只说教把犯人宋江切不可施行,便须密切差的当人员解赴东京,问了详细,定行处决示众,断绝童谣。”又见《水浒传》第982页,“先差的当的人打听消息,贼情动静,然后可以进兵。”意思是:稳妥。

陕北话里“的当”读 didàng,用法与此相同。

陕北方言,文言范(二)

兜答(搭),(dōudá)《水浒传》第116页,重超道:“却怕使不得。开封府公文只叫解活的去,却不曾教结果了他。亦且本人年纪又不高大,如何做的这缘故?倘有些兜答,恐不方便。”又见《水浒传》第621页,石秀道:“哥哥,你也这般兜搭。倘或入城事发拿住,如何脱身?”原义是:翻腾,勾引,诱惑,引申为:麻烦,意外,周折等。

陕北话里“兜答”读dǒuda,一般用这个词的本义。

掇(duō),《水浒传》第608页,“这迎儿得了些小意儿,巴不到晚自去安排了香桌儿,黄昏时掇在后门外。”又见《水浒传》第950页,“李逵掇条凳子,坐在当中,并不念甚言语,腰间拨出大斧,砍开猪羊,大块价扯将下来吃。”意思是:(用双手)搬取,放置。

陕北话里“摄”读duā或duē,用法与此完全相同。

放命(fàngmìng),《水浒传》第336页,王婆道:“他若放了命,便揭起被来,却将煮的抹布一揩,都没了血迹,便人在棺材里,扛出去烧了,有甚么鸟事!”又见《水浒传》第692页,“(柴皇城)对柴进说道:......九泉之下,也感贤侄亲意。保重,保重!再不多嘱!言罢,便放了命。”意思是:死了。

陕北话指称“死亡”的说法很多,但最能反映陕北人对生命本质认识的,就数这个“放命”。在他们看来,生命是扛在自己身上,或握在某位神明手里的“东西”,说放下就放下了。相比“殁下”“老去(ké)”等说法,“放命”一般指正在咽气,属于现在进行时。

敢(gǎn),《水浒传》第589页,“当日和杨林却入蓟州城里来寻他。两个寻问老成人时,都道:‘不认得。敢不是城中人?只怕是外县名山大刹居住。”又见《水浒传》第260页,王婆道:“常常见他散施棺材药饵,极肯济人贫苦。敢怕是末有娘子。”这里的“敢”和“敢怕”都是语气助词,表示不敢肯定但极有可能的语气。

陕北话的用法与此相同,有时也说“敢个”。

赶趁(gǎnchèn),《水浒传》第67~68页,待诏道:“师父稳便。小人赶趁些生活,不及相陪。”又见《水浒传》第615页,老子告道:“老汉每日常卖糕糜营生,只是五更出来赶趁。”意思是:赶着做,亦有赶在某个时间或地方做买卖的意思。

陕北话里“赶趁”读 gǎnchèn,这个词一般不单独用,通常说“忙死赶趁”,意思与“赶趁”一样。

肐膝(gēxī),《水游传》第347页,“武松道罢,一双手按住膝,两只眼睁得圆彪彪地看着。”意思是:膝盖。

陕北话里“肐膝”读gxì,用法与此相同。陕北民歌里有:“阎王殿前双脱膝膝跪,阴曹地府咱一搭里睡。”

陕北方言,文言范(二)

姑舅(gūjiù),《水浒传》第740页,“汤隆虽是会打,却不会使。若要会使的人,只除非是我那个姑舅哥哥。”又见《水浒传》第1050页,(李师师)向前奏道:“贱人有个姑舅兄弟,从小流落外方,今日才归,要见圣上,未敢擅便,乞取我王圣鉴。”意思是:姑表兄弟姐妹。

陕北话的叫法与此一致,姑表兄弟姐妹之间互称“姑舅”。陕北民间谚语有云:“亲不过的姑舅,香不过的猪肉”,也有“姑舅来了,猪肉抬了”的戏说。

骨殖(gǔshi),《水浒传》第342页,何九叔对老婆道:“你说这话正是了。我至期只去偷骨殖便了。”又见《水浒传》第347页,“这骨殖酥黑,系是毒药身死的证见。”《水浒传》里有时也写作“骨石”,都是指“骨头”。

陕北话里“骨殖”读 guoshi,用法与此相同,有时也写作“骨石”。

管待(guǎndài) ,《水浒传》第175页,“庄客请众人,都引去廊下客位里管待,大盘酒肉,只管教众人吃。”又见《水浒传》第597页,“今日请下报恩寺僧人来做功德,就要央叔叔管待则个。”意思是:接待,招呼人吃喝。

陕北话的用法与此相同。

行货(hánghuò) ,《水浒传》第474页,酒店里那人道:“惭愧!好几日没买卖,今日天送这三头行货来与我。”又见《水浒传》第493页,那人大喝道:“你这贼配军是我手里行货,轻咳嗽便是罪过!”本义指用于买卖的货物,在这里指“人”。

陕北话的用法与此完全一致。一般不用本义,常在戏谑或贬低人时使用。

后生(hòushēng) ,《水浒传》第28页,“太公大喜,叫那后生穿了衣裳,同来后堂坐下。”又见《水浒传》第859页,“(张顺)便与艄公钻入芦苇里来,见滩边缆着一只小船,见篷底下一个瘦后生在那里向火。”意思是:年轻男子。

陕北话里“后生”读 hòusēng,用法与此完全一致。

陕北方言,文言范(三)

赍发(jīfā),《水浒传》第469页,“宋江的父亲宋太公同兄弟宋清都在那里等候,置酒相请,管待两个公人,赍发了些银两与他放宽。”又见《水浒传》第818页,“宋江叫取两个大银把与李固,两个小银赍发当直的,那十个车脚共与他白银十两。”意思是:打发上路所用的盘缠、财物。

陕北话的用法与此相同。

撧(juē),《水浒传》第70页,“(智深)跳上台基,把栅刺子只一拨,却似拖葱般拔开了。”意思是:扯断。

陕北话的用法与此完全相同。

老郎(lǎoláng),《水浒传》第238页,“拣一只疾快小船,选了几个老郎做公的,各拿了器械,浆起五六把划楫,何涛坐在船头上,望这个芦苇港里荡将去。”又见《水浒传》第578页,“李都头领台旨下厅来了,点起三十个老郎土兵,各带了器械,便奔沂岭村中来。”这里的“老郎”不是老汉,而是指办事可靠、稳妥,富有经验的人。

陕北话的用法与此相同。

齐臻臻(qizhēnzhēn) ,《水浒传》第162页,“到厅上,正面撒下一把浑银交椅坐下。左右两边齐臻臻地排着两行官员:指挥使、团练使、正制使、统领使、牙将、校尉、副牌军。”意思是:整齐。

陕北话里“齐臻臻”读 qīzèngzèng,用法与此相同。

侵害(qīnhài),(水浒传》第96页,都寺便道:“弟子寻思起来,只有酸枣门外退居廨宇后那片菜园,如常被营内军健们并门外那二十来个破落户时常来侵害,纵放羊马,好生罗唣。”意思是:槽蹋,破坏。

陕北话里“侵害”读 qǐnghài 用法与此相同。

陕北方言,文言范(三)

如常(rúcháng),《水浒传》第76页,太公道:“师父听说,我家如常斋僧布施,那争师父一个。只是我家今夜小女招夫,以此烦恼。”又见《水浒传》第300页,武大道:“我怨你时,当初你在清河县里,要便吃酒醉了,和人相打,如常吃官司,教我要便随衙听候,不曾有一个月净办。”意思是:经常。

陕北话的用法与此相同。

闪得(shǎnde),《水浒传》第450页,秦明怒道:“不知是那个天不盖、地不载、该剐的贼,装做我去打了城子,坏了百姓人家房屋,杀害良民,倒结果了我一家老小,闪得我如今有家难奔,有国难投。”又见《水浒传》第481页,三个商量道:“没来由看使枪棒,恶了这厮。如今闪得前不巴村,后不着店,却是投那里去宿是好?”意思是:害得,骗得,诱使得。

陕北话里“闪得” shǎnd,用法与此相同。陕北民歌有:“三哥哥今年一十九,四妹子今年一十六;人人说咱二人天配就,你把妹妹闪在半路口。”

声唤(shēnghuàn) ,《水浒传》第26页,“次日,睡到天晓,不见起来。庄主太公来到客房前过,听得王进子母在房中声唤。”又见《水浒传》第725页,“李逵叫一声:柴大官人!那里见动。把手去摸时,只觉口内微微声唤。”又见《水浒传》第828页“两个公人自去炕上睡了。把一条铁索将卢员外锁在房门背后,声唤到四更。”意思是:呻吟,痛苦时的低哼。

陕北话里“声唤”读 shěnghuān,用法与此相同。

生活(shēnghuó),《水浒传》第320-321页,王婆道:“今年觉道身体好生不济,又撞着如今闰月,趁这两日要做,又被那裁缝勒揹,只椎生活忙,不肯来做。”又见《水浒传》第371页,(众囚徒)回说道:“好汉,你自不知,我们拨在这里做生活时,便是人间天上了,如何敢指望嫌热坐地!”意思是:营生,活计。

陕北话里“生活”该sěnghuo,用法与此相同。

耍(shuǎ),《水浒传》第258页,“宋江携住刘唐的手,吩咐道:贤弟保重,再不可来。此间做公的多,不是耍处。”又见《水浒传》第361页,“武松听了这话,自家肚里寻思道:这妇人不怀好意了,你看我且先耍他!”意思是:玩笑,玩要,戏弄。

陕北话里,凡说“玩”的均用“耍”。

陕北方言,文言范(四)

兀(wǔ),《水浒传》第331页,武大道:“好兄弟,你对我说是兀谁,我把十个炊饼送你。”又见《水浒传》第352页,武松看着王婆喝道:“兀那老猪狗听着!我的哥哥这个性命都在你的身上,慢慢地却问你!”又见《水浒传》第459页,燕顺说道:“兀那汉子,你也鸟强!不换便罢,没可得鸟吓他。”又见《水浒传》第586页,(杨林)对戴宗说道:“哥哥,此间地名唤作饮马川。前面兀那高山里常常有大伙在内,近日不知如何。”“兀”是助词,没有实在意义。只有与它连接的那个字有意义,但加上 “兀” 表示轻腹、愤怒、惊异、感叹等语气。

陕北话的用法与此相同。有时说成 “他元” “那兀” “谁兀” 等,意思都差不多。

乡谈(xiāngtán),《水浒传》第808页:“(燕青)不则一身好花绣,那人更兼吹的、弹的、唱的、舞的,拆白道字,顶真续麻,无有不能,无有不会。亦是说的诸路乡谈,省的诸行百艺的市语。”又见《水浒传》第1045页,“燕青放下笼子,打着乡谈说道:你做甚么当我?”意思是:方言土语。

陕北话的用法与此略有差异。也有意气相投之意。

消息(xiāoxi),《水浒传》第638页,(杨林)“却又不认这路,只拣大路走了,左来右去,只走了死路,又不晓的白杨树转弯抹角的消息”。意思是:暗号,记号。

陕北话的用法与此相同。不是指“新闻信息”,而是指“暗号”。

漾(yàng),《水浒传》第44页,“门前挑出望竿,挂着酒旆,漾在空中飘荡。”又见《水浒传》第1054页,燕青道:“今夜晚间,只听咳嗽为号,我在外面,漾过两条索去。你就相近的柳树上,把索子绞缚了。”又见《水浒传》第1235-1236,(际小七)说道:“小弟赴水到海口,进得赭山门,被潮直漾到半墦山。”意思是:飘荡,甩出,挥舞。

陕北话的这个词用法很多,除上述意思外,还有开放之意。

夜来(yèlái),《水浒传》第346页,“那妇人也下楼来,看着武松道:叔叔,夜来烦恼!武松道:嫂嫂,我哥哥端的甚么病死了?’那妇人道:叔叔却怎地忘了?夜来已对叔叔说了,害心疼病死了。”又见《水浒传》第945页,“宋江等五个,向人丛里挨挨抢抢,直到城里,先唤燕青附耳低言:与我如如此,只在夜来茶坊里相等。”意思是:昨天。

陕北话的用法与此相同。

陕北方言,文言范(四)

引(yǐn),《水浒传》第214页,“杨志引鲁智深与他相见了,曹正慌忙置酒相待,商量要打二龙山一事。”又见《水浒传》第866页,“只见张顺引着王定六父子二人,拜见宋江并众头领,诉说江中被劫、水上报冤之事。”意思是:带,携着。

陕北话里“引”读yǐng,用法与此相同。有时又当“娶”解。还指“点火”。陕北民歌:“日头临落引着了一把火,我因推上搂柴瞭哥哥。”

硬诤(yìngzheng),《水浒传》第618-619页,“石秀道:‘嫂嫂,你休要硬诤,教你看个证见。’便去包裹里取出海阇黎并头陀的衣服来,撒放地上。”意思是:刚强,态度强硬。

陕北话里“硬净”读 nìngzèng,用法与此相同。

有的没的(yǒudeméide),《水浒传》第41页,史进“喝教许多庄客,把庄里有的没的细软等物,即便收拾,尽教打叠起了,一壁点起三四十个火把”。又见《水浒传》第87页,老和尚道:“只因是十方常住,被一个云游和尚引着一个道人来此住持,把常住有的没的都毁坏了。”意思是:所有的,全部东西。

陕北话里“有的没的”读 yǒudemode,用法与此相同。

远路风尘(yuǎnlù fēngchén),《水浒传》第465页,宋太公道:“我儿远路风尘,且去房里将息几时。”意思是:不辞劳苦,从远路赶来。

陕北话里“远路风尘”读 yuǎnlòu fěngchēng,用法与此相同。

愿情(yuànqíng),《水浒传》第100页,“师父却是那里来的长老?恁的了得!相国寺里不曾见有师父。今日我等愿情伏侍。”逆序词,意思是:情愿。

陕北话的用法与此相同。

陕北方言,文言范(五)

趱(zǎn) ,《水浒传》第456页,“花荣一步步趱马向前看时,只见那两个壮士斗到间深里,这两枝戟上,一枝是金钱豹子尾,一枝金钱五色幡,却搅做一团。”意思是:催,赶。

陕北话里的这个词,有时与“攒”通用,读作cuán,但读作zǎn的时候,意思也是催,赶。“趱马”就有马上之意。

扎挣(zházheng),《水浒传》第207页,“杨志口里只是叫苦,软了身体,扎挣不起。”逆序词,意思是:挣扎。陕北话里“扎挣”读zāzèng,用法与此相同。

栈(zhàn),《水浒传》第330页,郓哥道:“你说没麦稃,你怎地栈得肥耷耷地?便颠倒提起你来也不妨,煮你在锅里也没气。”一般称圈养牲畜为“栈”。陕北话里“栈”读 zàn,用法与此相同。

争(zhēng) ,《水浒传》第460页,石勇要去梁山泊入伙,宋江道:这个不必你说,何争你一个人。且来和燕顺厮见。”又见《水浒传》第621-622页,石秀道:“既是好汉中人物,他那里如今招纳壮士,那争你一个!若如此说时,我们一同去。”意思是:多出。

陕北话里“争”读zēng,这个词在普通话里,当“争执争斗”解。陕北话除了有“争执,争斗”的意思外,还有与《水浒传》相同的用法,即“差”或“多出”。

挣侧(zhèngcè),《水浒传》第99页,“张三恰待走,智深左脚早起,两个泼皮都踢在粪窖里挣侧。”又见《水浒传》第114页,“张教头那里肯应承,众邻舍亦说行不得。林冲道:‘若不依允小人之时,林冲便挣侧得回来,誓不与娘子相聚!’”意思是:挣扎。

陕北话里“挣侧”读 zèngza,用法与此相同,但有时含贬义,近似“硬撑”。

陕北方言,文言范(五)

争些儿(zhēngxiēér):《水浒传》第475页,那大汉便道:“天使令我今日上岭来,早是不曾动手,争些儿误了我哥哥性命。”又见《水浒传》第906页,李瑞兰道:“却才上胡梯踏了个空,争些儿吃了一跤,因此心慌撩乱。”意思是:差一点。

陕北话里“争些儿”读zēngxier,用法与此相同。

转转宛宛(zhuǎnzhuǎnwǎnwǎn):《水浒传》第112页,“(孙定)他明知道这件事,转转宛

宛在府上说知就里,禀道:‘此事果是屈了林冲,只可周全他。’”意思是:委婉地。

陕北话里"转转宛宛"读 zuànzuànwanwan,用法与此相同。

陕北方言,文言范(六)

绥德石牌楼

以上几期中列举的48个方言词,如,办得、的当、兜答、硬诤、挣侧、争些儿……陕北人过去一直写不出来这些词,以为它们有音无字,殊不知这些词不仅有,而且原原本本地存在于汉语名著里,只是在当今普通话语境中消失了,而陕北话还保留了它的原始含义和原始语境,“人家寻将来远路风尘,先吃酒再说事”。这是府谷人的说话口气,如梁山好汉般,气势了得!

陕北方言,文言范(六)

绥德石牌楼

再来看看《红楼梦》中的陕北方言。《红楼梦》作为中国古代文学经典,在国人心中的地位自不必说。正是由于《红楼梦》在文学甚至社会角度的巨大影响,只要识几个字的中国人,都会带着复杂的心理,最起码是猎奇的心理,去翻弄一番《红楼梦》原著,试图发现新大陆,抑或开辟一块处女地。陕北学者马治权先生说:“我惊奇地发现,老母亲日常口语中的陕北方言词汇,原来是《红楼梦》语言。”初步梳理了《红楼梦》词汇,发现《红楼梦》中的生僻字,恰是陕北方言的常用字,试举几例。

屄(bī):在陕北方言的辱骂、讽损语气中常用,“昃嘴能说会道”“把屄嘴夹紧少说两句”。《红楼梦》中的市井人物,如芳官的干娘骂芳官,甚至骂自己的女儿,多处可见。

羼(chàn):陕北话读cèng由牛羊杂居,演绎为混义,在陕北表牛、羊、驼身上脱而未脱的(混杂)毛、绒。

氅(chǎng):《红楼梦》中的鹤氅,应是羽毛做的大衣,陕北将大衣称为大氅,将外披风衣式的大衣叫“外氅”,短大衣叫“二氅”。

舛(chuǎn):《红楼梦》第八十五回中的“讹言舛错”,表差错、不好的事,陕北方言中称不好的人为“舛货”,不怎地、不地道、不上串之人。

陕北方言,文言范(六)

绥德石牌楼

跐(cī):陕北方言为脚掌着力防滑,或用脚蹭地。

戥(děng):电子秤未发明前的小计量秤叫戥子。陕北有个很有意思的动词“戥度”,表比画、对阵、算计;“着度”表估量、考虑。

敁敠(diānduō):陕北话读 diǎnduo。"刘姥姥听了心下战黻”,其义与陕北方言同:掂量、揣摸、斟酌、估算。

槅(gé):陕北话读ge,《红楼梦》第十八回“纱厨锦槅”应有槅、格义,陕北方言中的“槅”与“槅”之大车的本义更近。“牛槅”,即牛负车、拉犁之肩颈部承力的“U”形挽具。

陕北方言,文言范(六)

绥德石牌楼

椁(guǒ):陕北话读guo,棺材外套加的外棺。

鹘(hú):陕北特指猛禽,称猫头鹰为“恨鹘”,称隼为“鸽鹘”。

黉(hóng):古代学校叫“黉门”,陕北以“簧门”泛指学府、官府。

葭(jiǎ):陕北有个葭县,因葭芦河与黄河交汇湿地,芦苇从生得名,1964年改为佳县,与《红楼梦》中的原义相差甚远了。

袷(jiá):陕北话读jié。《红楼梦》中写芳官穿戴“丝绸花袷裤”,与陕北方言义同,双层、夹层衣物,如“袷袄、袷褂”。

陕北方言,文言范(七)

桔槔(jiégāo):陕北话读 jiēgǎng,这种传说由墨子发明、《庄子》记载为“机巧”的小水利设施,在漫长的农耕文明年代,是先进生产力的代表。在井房水边垒或搭建台架,支撑一杠杆,一头拴水桶,一头挂石块,利用杠杆原理,汲水升灌,这种设施在陕北农村尚有孑遗。

谲(jué):陕北方言已无欺诈义,多表骂人:“张三谲谁叻?”“就会谲人。”

衿(jīn):陕北话读jǐng,陕北方言系、环系的动作叫“衿”,算常用字,如“衿上个围裙”“衿根好腰带”。

镴(là):陕北话读la,锡合金,陕北小炉匠一般备有“镴铁”,为金属焊接料。

藜(lí):草本,藜料植物,陕北有蒺藜,籽实六角形带刺。“张飞挽蒺藜——人强货扛硬。”

陕北方言,文言范(七)

眊(mào):陕北方言中已无老眼昏花之本义,狭义讲是细看、瞅看,广义讲是私会、探视。信天游:“三十里明沙二十里水,五十里路上眊妹妹。”

攘(rǎng):陕北方言表捅、刺,或被、刺、“攘刀子的”,即挨刀子。

捻(niǎn):搓制绳、线的动作,陕北叫捻,“捻线线”“捻线圪托”(捻线用的缠线槌)。

肏(cào):陕北话读rì,一般书籍避之不及的字,陕北多写为“日”,陕北有比《红楼梦》“狗肏的”更猛的俚语:“驴日下的”。

参商(shēnshāng):陕北话读 sēngshǎng,分别为古天文二十八宿之一,《红楼梦》中“性情参商”的表述,应是借此二宿不会同时出现在天空,来表远隔或相去甚远。陕北方言中“参”常用,“参上来了”。多用于表达时间不早了,或时间还早。

陕北方言,文言范(八)

闩(shuān):门插、门关。信天游:“窗子上来哥哥学猫叫,门上来哥哥把门闩闩摇。”

帑(tǎng):普通话讲半吊子,陕北人讲“半帑”,陕北人不知哪来这么大的口气,用整个国库“帑”来形容智力不全之人。

饧(xíng):书面鲜用,方言中寓意倒未变。让面团自然变软,使面食筋道柔和。陕北民谚:“打到的婆姨,饧到的面。

侑(yòu):陕北方言只有配享义,“侑食”是为亡者举办的最后一次祭祀,或敬献的最后一席祭饭,仪式有浓郁的宗教氛围,持盘献礼者在鼓乐手引领下,按宗教场图呈祭食于灵前。

黹(zhǐ):陕北话读zī,与《红楼梦》中针线活的意思样,但陕北方言不单独用,而是以“针黹”出现。

陕北方言,文言范(八)

《红楼梦》中大量的陕北方言词汇出现,并不是说《红楼梦》用陕北方言成书,而是说现今书面语言中不见的词汇往往在方言中鲜活存在,这是语言与社会发展同向但不同步现象的客观体现,细细品味,倒有几分韵致乐趣。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下一篇:盘点陕北方言四字格词语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