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艺长廊>> 游记随笔

郝明森:镇巴老家的土房子

2020年04月09日 16:09:14来源:镇巴在线 作者:郝明森 浏览数:164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儿时记忆-镇巴老家的土房子

前几天,堂哥打来电话说,我家的土墙房倒塌了两间,虽然我们搬走了,当时也没想再回去,可是咋一听到老屋已然倒塌,心里难免涌起一些酸楚。

老家的土墙房还是父亲而立之年修建的,现在已有四十多年了,房子建在依山伴水、地势较平坦且宽广的山脚下,周围生态格局良好, 都说是一块风水宝地。

为了修新房,父亲一年前就开始策划,请风水先生选址等准备工作。记得正式开工的那天,父亲就请来当地有名的两个堂哥负责打土墙,随后自愿来帮忙的村民开始挖根脚,砌地基,万丈高楼从地起,农村修房子也特别重视根基工程,水泥灌浆用不起,就利用坚硬的大石头,再用小石头和泥浆填塞缝隙,砌过地面后,土墙就压着根脚向上垒。

儿时记忆-镇巴老家的土房子

农村盖房子过程中,非常注重和讲究“架板、过门、上梁”三个程序。“架板”时要请阴阳先生选吉日,从大门左边开始,门槛下压一块大石板,叫做“海底石”,它一是保证门墩门槛的平稳,二是美观牢固,踏脚平坦,至于风俗习惯的其它说法讲究就不得而知了。

打墙是一项技术含量高的活,墙体保证质量外,上下垂直一条线,两个堂哥就要亲自动手操作,大线照住、墙板垛正,一挂鞭炮放过后,就把墙板架起来开始打墙,于是,就会听到打墙的唱起了吉利歌:

“太阳出来喜洋洋,X府主人造华堂。

造起华堂四角方,儿孙代代状元郎。

左边修起金銮殿,右边修起转阁房。

立起金柱和银柱,儿孙代代伴君王。”

歌声十分动听,悠扬委婉。乡亲们说:“快活不过打墙的,造孽不过喝酒的”,既使再累,建房工地上歌声此起彼伏,一片欢声笑语的热闹场面。

儿时记忆-镇巴老家的土房子

打墙的墙板是夹起来垛上墙的,墙板是用木板加工制成,长约五尺,高约一尺二,墙板的前面叫狮子头,呈井字形的隔板穿过两块墙板,形成了狮子头状,墙板的中间用木条斜夹着,下插黝子眼,顶端穿一根木横担,上下固定,墙打完毕后即可取板。

墙杵是用质地坚硬的木材加工而成,长约四尺五寸许,一头为长方锥形,另一头为长方礅形,中段收缩成圆棍,便于双手握住夯筑。打墙由两人组成,第一个打的窝,第二个必须紧跟着原窝打下,否则,不合符质量要求。

一板墙打完后,另用硬木制成的“拍板”,用以拍实夯好的土墙侧面接逢,以提高土墙表面的耐水性。另有木制“剽板”,是填补墙面小孔洞及修整墙面的工具。还得用“墙铲”即带长柄的小铁铲来削去土墙侧面鼓出的不平整部分。每夯好一层楼高的土墙,要在墙顶上挖好搁置楼层木龙骨的凹槽,然后由木工竖木柱架木梁。挖土、上土、挑土的小工越多越好,要想赶进度,全靠小工们的速度决定。

儿时记忆-镇巴老家的土房子

墙体打到规定的高度后,就“安过墙”。用硬杂木制做的“门过桥”架在墙上,垛板打墙,也叫“过门”。这也是讲究的日期,择日放鞭,贴上对联。打墙师傅同样唱吉利歌:

“太阳出来亮堂堂,墙板搁在大门上。

我今来把墙筑起,荣华富贵代代强。

鲁班弟子手艺高,筑到X板安过墙。

今日过墙安过后,子子孙孙把官当......”

安过墙主要是把门的迎向方位必须定准,乡亲们说,一个大门管一栋房子,迷信的说是管家运。堂屋的中线,门的歪正直接影响到房子的迎向和家运好坏,我对这种迷信的作法不得其解。可我无法否认这种信仰。

儿时记忆-镇巴老家的土房子

土墙打到一定高度后,歇几天板,主要是让墙体水分蒸发,这期间的日子,木工不能清闲,忙着大梁、檩子等配套设施工程,墙体四周打好后,最后是就开始打山尖墙,俗称“提垛子”,依然唱吉利歌:

“垛子提得尖又尖,儿子儿孙当高官。

垛子提得牢又牢,发家致富在今朝。”

儿时记忆-镇巴老家的土房子

修房的整个工序中,“上梁”就更加隆重了,梁树是经过木匠师傅精挑细选,平水放线制作成平面长方形,架在堂屋的脊梁上,梁树正中间写上“福”字,左右写上如“荣华富贵”“吉星高照”等之类的吉祥语。上梁时,师傅嘴里不停地咕噜着听不懂的话,随后鞭炮齐鸣,之后的工程就是上檩子、钉椽子、盖土瓦。至此,一栋崭新靓丽的土墙瓦房告捷完工了。

在乡村,“架板、过门、上梁、下板”是吉庆的日子,乡亲们分别三、五成群的来庆贺,提着烟、酒、背着蔬菜等之类物品,恭贺主人家,他们亲切的称之为“送菜”。人的一生能盖几次房子呢!能住几次新房子?

所以,不管是哪家修新房,乡亲们的亲情特别隆,能帮工的尽量帮工,能帮忙的尽量帮忙,能打杂的打杂。周边的左邻右舍全都“送菜”,不缺一家儿。我家盖房子时,我就切身体验了这份浓浓的乡情。

儿时记忆-镇巴老家的土房子

土墙房墙体上有很多洞,高处的洞,洞口有鸟屎。凭借掏鸟窝积累的经验,我知道这样的墙缝洞穴里可能会有麻雀筑巢。我踮起脚,伸长脖子,够着向洞里看,看得见洞里的干草茎和鸟羽毛,这是麻雀筑巢而居。

每次看见土墙瓦房的这些墙洞和瓦沟头缝隙,总是会勾起我对快乐的乡居童年的回忆。农家在建盖瓦房的时候,实际上也麻雀等等与农家同屋而居的野鸟们建成了新家,建成了可以筑巢、可以遮风挡雨的温暖土墙洞,还有盖瓦时候、无意之中在椽子头和屋檐边搭建而成的那一些瓦沟头缝隙,都可能成为麻雀等野鸟的温暖家室。

儿时的记忆里,总有一群群麻雀,忽而从瓦房顶上飞下来,或者一只只从瓦房土墙洞口飞下来,落在院子里,啄食晾晒的稻谷,只要有人走过,忽而又飞起来,落在瓦房顶上。那时候,还是孩子,总觉得麻雀们每天黎明和黄昏唧唧喳喳的叫声是嘈杂聒噪的。现在回想起来,却觉得乡间鸟啼甚至是总让人觉得厌烦的麻雀、乌鸦叫声其实也是很悦耳的。

没有这样的乡间鸟鸣,我们心里不会那样宁静,可能也难以度过一个个长长的孤寂的乡间白天和夜晚。所以,在自家建盖土墙瓦房的时候,实际也为这些野鸟们同时搭建了新家新窝,把野鸟们当成了家庭成员。

儿时记忆-镇巴老家的土房子

土墙房最讨厌的是老鼠,墙体上有现成的墙洞不用,好像有意跟人作对似的在墙角打洞,处处搞破坏。记得邻家的王大爷,省吃俭用积攒了几个钱,放在哪儿都不放心,用塑料纸包裹后塞进墙洞里,过了不久,取出来一看,全被老鼠咬成碎片,气得王大爷大哭一场,越想越心痛,当天晚上就上吊了,所以,乡民们对老鼠恨得咬牙切齿,人人见了就打,可怎么也斩不尽,杀不绝。

参加工作进城后,有时也常常在乡村走动,每每看见乡间土墙瓦房上落着乡间野鸟,幸福地梳理着羽毛,唧唧喳喳,幸福地相互说着话,我总是很高兴。这些飞累了的鸟儿,依然还有温暖舒适的土墙瓦房落脚和筑巢栖息。我感到心中很温暖很幸福,像被城市折磨得身心疲倦的我也有了一间温暖的土墙瓦房落脚栖息一样。

多少年过去了,农村富裕了,农民欣赏水平和生活质量提高了,追求现代时尚的精神物质欲望更高了,所以,过去那种古老而传统的生产生活方式已被新型的追求所替代。还有我们童年吃过无数的、这种生长在山野路边的野果,还有我正在眷恋着、写着的这些土墙瓦房、麻雀,逐步与村子一起消逝了。我很心疼,揪心地疼,但是我只能眼睁睁看着她和它们越走越远。虽然现代建筑风格已替代了过去的土木结构,但是,我留念土墙房的建筑古韵,留念那份儿时的乡情。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