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导游陕西>> 美食小吃

合阳人记忆中的“流水席”

2020年09月21日 20:10:47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佚名 浏览数:269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合阳人记忆中的“流水席”

吃席这个字眼,让旅居陕西之外的“秦侨”听了,表情必然是眉稀眼开地,因为他晓得,这个词与打一次牙祭紧密关联。有地方讲,吃席这个词起源于明朝永乐年间,我听了,大不以为然。汉唐之人,吃饭待客时是席地而踞、相向而坐、举杯畅饮、物分而食之;明朝时请客待宾已是四碟八碗、高桌低椅,席的本义哪里还有?怎么会起源于明朝?

言归正传,书回本题,我留恋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秦地流水席,那时的流水席,家境殷实的人家,讲求的是两品两盘子(品,敞口的大碗。);家里不富裕的,一般是一品一盘子。

十点早饭吃过,女人收拾停当锅灶,喂猪饮羊完毕,从柜里取出一套浆洗干净的衣服扔到炕上,对着男人嚷嚷着:“麻利些,都啥时候咧,还吃烟!”男人并不回声,“嘶~嘶”连嘬两口,将快要烫到嘴的烟屁股扔在地上,用脚踩灭,用右前脚掌狠狠地在烟屁股上左右转两下。炕沿坐定,拉开叠得方正的衣服,开口言道:“急啥哩嚒,牙长的一点路,一哈就到咧!”但手并未停歇,穿衣、蹬鞋、洗脸、刮胡子、梳头、给自行车打气、检查车闸是否灵敏,不到十分钟已全然搞掂。回头一看女人,站在大立柜镜子前不停地抹挲衣服下摆上的一缕褶痕,馍笼里空无一物,孩子也不知疯到哪里去了,男人眉头微皱,上眼皮一耷拉,鼻腔里长长地呼出一口气,走出窑门,穿过院子,来到院门前的青石板上圪蹴下,拿过水烟,从烟丝袋里捏出一小撮碎烟丝末,塞进烟管,右手食指轻弹捻实,哧啦一声划着火柴后,水烟便一明一暗地咕噜咕噜响起来。

十一点多,一家三口出现在村外的土道上,穿着簇新衣服的孩子坐在二八自行车的横梁上,猫一样爬伏在车把中央。

到得主人家门,自行车被迎宾之人推到邻家院里,并不上锁。女人提着馍笼直奔账房,登记礼簿。男人则径直去正房拜见男主人,围绕置办酒席之主题寒暄聊天,眼见得其他客人陆续抵达,主人忙不应迭,男人插不上话,便知趣离开,来到院子当中的八仙桌旁坐下,从桌上摸起一根纸烟,一边吞烟吐雾,一边和熟悉的客人天一句地一句地拉起家常。孩子从进门下自行车一瞬间起,早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临出门前女人放在孩子裤兜里的几枚水果糖就是他向玩伴炫耀的最佳资本。

临近下午一点许,正餐开始,院子中央包括东西厢房前天已经支起六七张八仙桌,分男宾女宾落座。八仙桌是按照主人院子走势摆放的。座位高低有序排列,高位的一面是两张太师椅,其他三面则分别是一条长而窄的四腿凳。

合阳人记忆中的“流水席”

看客之人看到男人朝着这桌踱过来,上前一步招呼男人去上座坐,男人环视一遭,见有一和自己年纪相仿的人在旁边尚未入座,便指着左首的太师椅说道:“来来来,你坐这!”那人听了,赶紧上前躬身恭敬地回道:“叔,你来,你辈份高嚒!”男人虽然嘴里说着“一样,一样”,但已经迈步奔着左首太师椅方向。年纪相仿者见状,去右首太师椅落座了。其他六个人才依辈份年龄次序围绕八仙桌其他三面坐定,太师椅对面的长凳坐着的是年龄最小辈份最低的两位。右下角既是上菜的堂口所在,也是看客之人工作地点。

合阳人记忆中的“流水席”

看客之人看到其他桌的客人都已经坐满,对着后厨高喊一声:“开~~席!”一溜端盘人从后厨鱼贯而出,三指托盘,与眼平齐,碎步快走。

第一道是茶点,共九碟,皆是三寸小碟:中间一般摆放的是陕西名优特产—水晶饼或蓼花糖;四个角摆的是自家炸制的炸果,黄灿灿的,型制各异但皆酥脆可口;其他四样则可随意变化,水果糖,炒制花生,蜜枣,小麻花,切块水果(苹果、桃)等。烧制砖茶汤的老汉早已将茶汤烧的滚开,看客之人分别将每人面前茶碗注入多半碗茶汤,然后对着男人用探询的语气说道:“那~咱开始?”男人并不搭话,而是侧脸对着右首者说道:“咱~开始吧!”右首这位连忙点头回应:“开始,开始,你发话嚒!”看客之人闻言,晓得这句话是可以开席的信号,赶紧用筷子夹一水晶饼放男人面前,男人见罢,扑噜一声咽下一口茶汤,面带笑容地环顾其他人说道:“吃,都吃嘛!”其他人听闻,方才伸手动筷。三两块茶点入肚,上首两位主角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主人的院子坐落或房间布局,其他六人只是端坐了竖起耳朵听,无人搭茬接话。

合阳人记忆中的“流水席”

茶点是流水席的序曲,就跟大戏开始之前的热场舞一样,欢快简洁。茶点过后,流水席方正式拉开帷幕。

合阳人记忆中的“流水席”

第二道是九碟凉菜—最好的下酒菜,中间碟子比其他周围八个碟子要大一圈,八片长条肥肉片苫盖下的是炸豆腐丝拌红薯粉条;周边八个是四荤四素,四荤是糖醋排骨、肝片、瘦肉片和猪头肉片等,四素是豆芽丝、藕片、胡萝卜丝和卷心菜片等。摆放整齐后,看客之人一路小跑地从后厨端来一小盆浇汁,浇汁是用柿子醋、酱油、香油、盐、糖、青蒜末和香菜末按比例混合而成,金黄的油星一闪一闪地,逐一浇过。一盏二两小酒壶、一枚三钱酒杯适时出现在桌面右下角,温热后的酿制散白酒散发出诱人香气,看客之人倒一杯酒,漾满漾满地,双手端给男人,男人双手接过,递给右首者:“你先来?”右首者羞红了脸,惊慌地双手乱舞,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一样:“这哪行!你先来你先来!辈份哪能乱喽!”男人听得对方尊敬自己,满意地笑了,右手食指和拇指一掐酒杯中间,左手一掩面,仰脖一饮而尽。看客之人同样将一满杯酒递给右首者,右首者接过,站起身来,对着男人谦恭地说道:“叔,再来一下(ha)嚒!”男人右手晃动:“来你的,来你的!我刚喝了,人家这是敬你的!”右首者不再坚持,伸手从看客之人要过酒壶,将酒杯里的酒倒回酒壶,叨咕一声:“我喝不了酒。”一圈敬酒完毕,男人方才发话:“抄,抄菜呀!”桌上的其他人才举起筷子。有人嘴馋,筷子直奔中间盘子里的长肥肉片,男人见了,制止道:“哎,哎,先从四边起!先四边后中间,这是规程嚒!”想夹肥肉片的人筷头一顿,面露讪讪,只好移向其他凉菜碟。看客的人还要继续敬酒,男人道:“甭看(酒)了,意思到了就成咧,谁喝谁自己倒!”酒壶到得身前,能喝爱喝的人就“吱溜”一声自酌一杯,不喝的人则将酒壶逆时针传递给下一位。三五杯白酒下了肚,男人脸颊微微泛红,这时的话题多是互相攀比与主人的关系远近,桌上的其他人也不再拘束,随着男人的话题附和个一句半句,以显示自己与主人更加亲近。

合阳人记忆中的“流水席”

慢慢地,男人的脸变得赤红,话多了,声也高了。谷尖谷尖的凉菜盘子里剩下汪汪的浇汁,零星菜丝漂浮其中。看客之人晃动酒壶,壶内无声,便问男人:“喝好没?再来一壶?”男人摆手示意:“好咧,好咧!”看客之人忙招呼把空凉菜盘撤下,用抹布飞快地将桌面收拾干净。

随后端上来的是第一品:大蒸碗,中间是八块肉皮褶皱半寸见方的肥肉块,下面是若干片菱形炸豆腐片。肥肉块是这样加工的:煮熟的大块五花肉,肉皮上抹蜂蜜,入油锅炸,肉皮暗红起泡、肥肉金黄时起锅,肉皮凉时微微发硬,口感十足,蒸制后则变得格外软糯。炸制过的五花肉块切成半寸见方的肉块,肉皮朝下放入蒸碗底下,边上放一枚八角,上面覆炸制过的豆腐片,来两勺肉汤,上锅蒸制二十分钟,翻碗而成。男人夹起一块肥肉,颤乎乎地好像要随时掉下来,忙探身接过,眼睛微闭,一阵咀嚼后,睁开眼睛,笑眯眯颇有回味之意地说道:“这厨师,手艺行,肉皮颤乎,红肉(瘦肉)绵绵地!”桌上有人搭话了:“这厨师手艺就是好,在北边这一片就很有名气。不但菜做的好,还不给主人胡糟蹋(浪费)东西。”话题由乡里有几个好厨师、每个人都擅长啥延展为最近乡里发生的若干事情,在座者不知是酒精的催化还是已混得半熟络,已经争先恐后地讲述自己道听途说的轶闻趣事了。

合阳人记忆中的“流水席”

第四道是一道甜点,名曰甜盘子(糯米甜饭)。糯米预先在锅里浆过,吃之前上锅蒸三四十分钟,出锅后撒白砂糖即成。热气腾腾的甜盘子端上桌,看客之人急忙招呼:“这个得趁热吃!”众人皆伸筷将糯米上的砂糖搅拌均匀,搅后并不撤筷,随即夹了送进嘴里。本地不产大米,糯米尤显金贵。孩子在女人一桌吃完,飞快地跑到男人跟前,希望能再吃到一口,但同样是瞬间,盘子里已是空空无物,孩子格外失望,在男人腿边蹭来蹭去,男人有些烦了,对着孩子嚷道:“去,到你妈那边去!”看客之人赶紧打圆场道:“等一下,给娃弄半盘子!”男人觉得跌了面子,隔了桌子黑了脸高声地对着女人喊道:“来,把你娃领走,丢人地!”孩子无奈,低头鼓嘴离开了。

第五道菜依旧是一品大蒸碗,不同之处是肉块更改为薄肉片,炸豆腐片变换为豆腐丸子。一桌人已全部放开,不等待他人发布口令,径自伸筷去夹了。

第六道菜依然是一甜品,名字叫做红苕(红薯)盘子。乡下厨师不擅长拔丝手艺,将其改良,红薯切块过热油,炸熟炸透后,置盘上屉蒸五六分钟,撒红糖即成。那年代,红薯大家早已吃得泼烦,如此精致加工的红薯还是不能引起大家的兴趣!一人一筷即告退场。

合阳人记忆中的“流水席”

最后一道是主食,四个炒菜摆上了桌,白喧白喧的馍发给每人一个,但满桌人无人动筷,继续聊天闲扯,过了三五分钟,男人对着看客之人喊道:“伙计,辣子,拿辣子去,没辣子叫人咋吃呀!”看客之人听了,涨红了脸,一拍脑袋,做恍然大悟状,嘴里嘟囔道:“把他的,忘咧,把这给忘咧!”一边低头端了一碟八宝辣子回来,男人这才把馍掰开,夹了辣子吃了起来,红红的辣椒油渗出了嘴角。酽酽的砖茶茶汤继续摆上,一桌人已经变得热闹,电视上看到的一幕都可以成为讨论的热点话题,为一句话争得面红耳赤,好事之人端来了盛放纸烟的盘子,给每人发一根,男人手里已经夹着一根纸烟,接过递过来的纸烟就顺手别在耳朵上了。看客之人看众人不再下筷,问道:“吃好了嚒?”满桌人不再静候男人回答,七嘴八舌地回应:“好咧,好咧!”看客之人立刻招呼端盘者过来收拾。这时男人说了一句:“撤了吧!”站起身形,兀自离开,去村里其他熟悉的人家侃天去了。

临近四点,日薄西山,还不见男人回来,女人等得心急,赶紧打发了浑身是土的孩子满村子呼唤男人去了。

ps:在合阳,自古不论婚丧嫁娶就有自家办酒席的传统。像结婚、办丧事、生孩子、给孩子办满月等等,都是需要大请亲朋好友欢聚一堂吃席的。办席很简单,几口热气腾腾的大锅,请一个大厨外加几个跟班,再加上邻居的帮忙以及亲朋好友、全村老小的捧场,“酒席”那个热闹劲儿,想必也曾给你留下难忘的回忆。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