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教视窗>> 方言土语

底蕴足的陕北方言

2020年09月20日 17:01:00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佚名 浏览数:213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陕北方言底蕴足、口气大,一出口即“气吞山河如虎”!

我们看小说、电影,蒙难蒙冤的人呼天喊地,大都“老天爷”不离口,陕北人却不这样说话,而是称天为“大”,有何惊叹也是“天大大也”!活脱脱天子一个!为什么?因为陕北人称自己的父亲为“大(dǎ)”,尽管现代文化干预,“大”的称呼已进入收官阶段,陕北如今仍健在并被称为“大”的人已不多,但“天大大”的词汇还广泛使用。这个“大”很有来头,南齐·伽跋陀罗译《善见律母毗婆沙》中,佛家有“阿摩多多”说,其注:“汉言阿摩是母,多多者言父也。”中古音“多”与“搭”发音相近,到元代“多”已多写为“大”或“爹”了。好在陕北为“圣人布道此处偏遗漏”之地,山高皇帝远给了陕北人这样的气魄,不然冒充天子,在文字狱盛行的时代,那可是杀头之罪。有趣的是像前之所述“耤”这样的帝王专用词,陕北人拿来就用,不胜枚举。

陕北方言,底蕴足(一)

:《后汉书·文苑列传·黄香》:“帝知其精勤,数加恩赏,疾病存问,赐医药。在位多所荐达,宠遇甚盛。议者讥其过倖。”到元代时这个“倖”成了“幸”,意思也由恩宠拓展,皇帝与嫔妃后宫过夜被称为“幸”。陕北人至今把娇惯宠护溺爱言为“幸”,把管教失之以宽也称为“幸”。

例:“单位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幸坏嗌。”“要个星星,给个月亮,把这独生子女都幸的。”

不谷:时下戏说宫廷的影视作品不少,那些君临天下、为所欲为的帝王,个个道貌岸然,什么“朕、寡人、孤家”的自谦用语还真不少,但唯独“不谷”这一同类词不见踪影,好在陕北人虽无帝王之命,却有帝王之范,开口闭口“不日谷”挂在嘴上。“不谷”,古为“不穀”,《老子三十九》:“故贵以贱为本,高以下为基。是以侯王自称孤、寡、不谷。此非以贱为本邪?”《说文解字》解释,谷,续也,百谷之总名,“不谷”本义为不结果实,喻人没有德行,所以绝后、无子女,“始作俑者,其无后乎”,“不孝有三,无后为大”相比“孤、寡”,“不谷”含义可能太猛、太绝,后世帝王用的少了,陕北人倒不在乎,从老子时代开始几千年不变,讲到现在,但意思还是有变,“不日谷”,指这人不道德、不怎地、不正路,当然亲呢语气中,也指小孩调皮捣蛋。

陕北方言,底蕴足(一)

:大家对这个字都印象一般,其意思不言自明。在陕北白于山区一带口语中,这个字还经常出现。夫妻斗嘴,丈夫气不打一处来,会开口大骂“贱妃”!好像一介村夫也有三宫六院七十二妃,这一表达是否准确真不重要,重要的是陕北人在封建社会崩溃百年后,仍然随时可以过把皇帝瘾。

陕北话真正有内涵的,倒不是如上所说的口气,而是其使用的词汇,从古又到今、从东南西北又到中,无所不包。中华五千年文明史,其实就是一部血火洗礼的凤凰涅槃之旅,改朝换代、外族入侵,“一将功成万骨枯”,腥风血雨之痛,都是由普通老百姓来承担的。孟姜女哭长城,花木兰从军,“府帖昨夜下”,“有吏夜捉人”,新婚别、垂老别、无家别,“眼枯即见骨,天地终无情”,“将军白发征夫泪”,儿女情怀刻骨铭心。五千年来国家960方平方干米河山的宏大叙事,陕北方言也是一览无余。

待诏:本义是待天子之命也,汉《扬维传》“孝成帝时,客有荐雄文似相如......诏雄待诏承明之庭。”唐,王绩《晚年叙志示翟处士》:“明经思待诏,学剑觅封侯”清,惠士奇《送蒋树存之官馀庆》:“待诏吾留金马门,修书君上南薰殿。”可见在中国历史长河的相当长时期,“待诏”还十分活跃。汉代以才征召士人,优异者待诏金马门,以备顾问或召用。唐代不仅文辞经学之士,就是医、卜、画、书亦供制内廷待诏。到《水浒传》第四回中鲁智深道:“兀那待诏,有好钢铁吗?”说明那时“待诏”已从指专侍皇帝之身怀绝技的手工艺人,流落民间了。可惜这个词在现代汉语中已几乎消失,一些字典中亦不见踪影,但陕北“待诏”却存在,只不过专指剃头匠而已,而这一称谓源于中国历史上那段不堪回首的血腥往事。

陕北方言,底蕴足(二)

明末吴三桂引清入关,清年在占领中国南方后见大局已定,即颁布“剃发令”以“不从者斩”为手段在中国强制推行“剃发易服”的文化征服运动,这就是“留发不留头、留头不留发”的恐怖史实。我们知道,汉民族自古以来就非重视衣冠服饰,《孝经》有言:“身体发肤,受之父母,有收毁伤,孝之始也。”作为孝的起点,汉人成年后结发头顶,而清政权强制推行“金钱鼠尾”发式,剃前顶发,留后脑辫,对士可杀不可辱的志士来讲,这简直是奇耻大辱,所以激烈反抗。鉴此1645年6月15日,多尔衮再颁剃发令:“全国官民,京城内外限十日,直隶及各省地方以布文到日亦限十日,全部剃发。1月9日又颁布了配套的“易服令”,“官民既已剃发,衣冠皆宜遵本朝之制”。就是要以此来毁文灭志。江南百姓为此发出了“宁为束发鬼,不做剃头人”的誓言,以致出现了“江阴三日”“嘉定三屠”这样的大屠杀。江阴城破后,清兵大开杀戒三日,报复性屠杀17万之众,全城仅53名老幼者免难。

更悲催的是,这一惨绝人寰的剃发令竞是汉奸孙之獬的主意。由于在明朝孙投靠阉党为人不齿,因此清入关后,自恃桥才不遇的孙之獬带领全家剃发易服以表忠心。清军甫入关,为安定人心,招降纳叛,孙被委以为礼部侍郎。本来为收买人心,清廷还允许降清的汉官穿汉服,上朝时汉、满官员分立两侧,孙剃发易服成为另类,又为其他降官记恨,孙一不做二不休,上书剃发易服,以绝汉人复国志,正中多尔衮下怀,导致剃发成令。但对成千上万的个体,剃发谈何容易?除了百姓抵抗,剃头匠告急,清廷只得将剃头匠集中“待诏”出勤,以至“待诏”一词深深印入陕北人的脑海中,成为一种特指。

陕北方言,底蕴足(二)

多尔衮

辛亥举义后,为剪辫剃发,不少百姓竟又是哭爹喊娘不从,好一顿折腾,这种“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中国原始版的上演,每每想起,戳得人心痛,羞得人汗颜。最让人后怕的是,因拒不剪辫被人耻笑的清末硕儒辜鸿铭的那句名言:“我的辫子长在脑后,笑我的人们辫子长在心头。”但愿一谶不成真。陕北方言“待诏”见证了“崖山之后无中华,明亡之后无华夏”的奇耻大辱。而前文中的“周赧王”“上马延喜“徽钦”,哪个词不是反映国祚兴衰、江山易帜的大事件?孙之獬与石敬瑭、秦桧、张弘范、吴三桂…虽遗臭万年,但也毕竟改变了中国历史走向,这才是应发人深省的。

踂(niè):陕北话读nīng,是表小脚女人走路的专用字,也引申为来回踱步、脚跟着地就地打转。《春秋榖梁传》昭公二十年:“有无疾者不得入乎宗庙。踂者何也?曰两足不能相过,齐谓之綦,楚谓之踂,卫谓之辄。”本来“踂”是双足迈不开步的一种疾病,但天下之大,无奇不有,偏偏南唐后主李煜是病态审美,又是一国之君,有引领时尚的效应或地位。李煜有一妃子叫窅娘,脚出奇的小,走路一摇三摆近乎踂,而李煜要的就是这种感觉,竟集千般宠爱于窅娘一身,为她建六尺高莲花台,让其在上裹足凌波而舞。窅娘纤纤小足成月牙状,美其名曰“三寸金莲”,再加上窅娘一身素装,空中舞蹈,弱柳扶风,身轻如燕,回旋飘摇之姿倒也迷人。一些酸文人自不甘寂寞,忙不迭地附和,有个叫唐缟的还专门为此写诗:“莲中花更好,云里月长新。”“楚王好细腰,宫中多饿死”,其他嫔妃见窅娘因脚小受宠,醋意大发。心想你会缠,我也会缠,于是女人缠足从窅娘而宫中,从宫中而社会,遂成为祸害千年的陋习。这一反人性的恶作剧,不但说明男性社会的残变态,也暴露了我们民族的一些劣根性。这些课堂不讲、史书不见的史实,以方言的形式大白天下,这不能不说是一大幸事。

陕北方言,底蕴足(三)

小脚女人

历史真实,方言有反映,民间传说,方言有体现。如陕北民谚“彭祖活了八百八,没见个稀糜稙谷瞎”,就利用民闻传说的中国第一寿星彭祖来做文章,提醒农作时糜子一定不能种稠,种谷子最好不要误了农时,从而达到寓教于乐的目的,发挥语言的社会教化功能。在这句农谚中,“糜”即五谷之黍,“稙”即相对于“稺"的农作词,“稙”即时间相应早于农时,“稺”即时间相应晚于农时,“瞎(ha)”在陕北是常用字,除本义外,还指“砸了、犯规、歉收、使坏、坏、完了”等。

陕北方言,底蕴足(三)

糜子

这句陕北民谚传授的农业稼穑知识,就是糜子宜稀植,谷子忌晚种。但这句农耕常识为什么要拉彭祖做大旗呢?

主要是依据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说明这个常识是历史的经验总结,不容置疑。因为传说彭祖是中国历史上第一寿星,活了880岁,近一个世纪的验证,当然是科学了。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下一篇:有讲究的陕北方言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