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导游陕西>> 民俗技艺

中国的土地上原本不生存狮子,为什么会出现艺术形象的炕头石狮?

2020年04月21日 08:00:00来源:书房记 作者:李贵龙 浏览数:300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中国的土地上原本不生存狮子,为什么会出现艺术形象的炕头石狮?

陕北,是块生命的苦焦地。

翻开尘封的历史,我们会发现,几千年来,陕北人在战争和饥饿两副枷锁下生存。中原王朝的大军和北方游牧民族的铁蹄一齐拥向陕北,马革裹尸、血流成河的厮杀走马灯似地上演。无论战争正义与否,都会造成生灵涂炭。1949年,五星红旗在天安门城楼上升起,战争的硝烟散尽,陕北的土地上再也没有闪烁过刀光剑影,再也没有听到过枪炮的声音,陕北进入了一个温馨的时代。

厚厚黄土堆积成的陕北,因干旱少雨,没有充足水分的滋养,枯黄的稼禾拼命地生长,收获的也不过是三五斗粗粮。陕北人世代“糠菜半年粮”打发着饥肠辘辘的时光。上世纪70年代,“两杂两薯”(杂交高粱、杂交玉米和红薯、马铃薯)的推广种植,才使陕北人从饥饿的梦魇中醒了过来,解决了温饱,逐渐过上了丰衣足食的生活。

中国的土地上原本不生存狮子,为什么会出现艺术形象的炕头石狮?

中国的土地上原本不生存狮子,狮子艺术形象的出现,由佛教的东传而一同传来。佛教的东传进入中国的年代,有多种说法,唯西汉哀帝元寿元年传入中土最为可靠。真狮子最早传入中国,则是东汉章和元年,月氏国遣使把狮子作为贡品传入中国。也有文献记载,汉武帝遣张骞出使西域之后,狮子作为“殊方异物”向汉王朝作为礼物赠送。总之,狮子最早在汉代传入中国,作为宠物养在皇宫苑林之中。

狮子崇拜是随佛教的传入而兴起,而盛行。

陕北人对狮子的崇拜,除了受佛教的影响,更重要的是人们被狮子的威武形象,雄强肢体,激昂神态,磅礴气势所折服。依据陕北人的精神需求、文化心理和审美情趣,产生了唯独这块土地上才有的石狮子。

一个几乎家喻户晓的美丽神话,讲述了石狮子降生的故事。民间坚信这个美丽神话的真实,而对狮子崇拜是随佛教的传入而产生不屑一顾。这个故事是这样的:在很久以前,陕北境内有狐狸精危害山民,常有山民被吃掉,一时人人自危。一天,有一位白胡子老头来到郭家庄,手拿两个石蛋儿,对山民说:遇到狐狸精,谁敢吞下这颗变身石蛋儿,就会变成狮子,能灭掉狐狸精;然后吞下另一个还原石蛋,就可以还原成本人。一个叫郭强的后生,勇敢地接过两个石蛋,直扑荒山老林深处。遇到了狐狸精,他立刻吞下一颗石蛋,马上变成一只威猛的狮子,大吼一声,地动山摇,狐狸精惊恐万状,立即化作青烟逃遁。郭强准备吞下另一颗石蛋还原人身,忽然心里一想,我若还原人身,狐狸精再来危害山民怎办?于是决心永为狮身,守护家园,佑护山民四季平安。年久日长,郭强变的那头狮子老死山林,变成一尊石狮子,继续佑护着山民。从此,人们把石狮子奉为神兽、灵兽,作为驱妖镇邪的神灵,供奉在家宅村头。因此,在雕刻石狮子时,在它嘴里刻制一颗石蛋儿,表达对郭强的怀念。

中国的土地上原本不生存狮子,为什么会出现艺术形象的炕头石狮?

在陕北人心中,石狮子是佛祖的坐骑或佛祖是人中狮并不重要,重要的它是一个为民除害,英勇献身青年的化身,是与平民百姓情感相融、血肉相连,能佑护平民百姓的神兽、灵兽,是最具平民情愫的圣灵。

从这个故事出发,纵观陕北石狮的造型,深究陕北石狮的功能,不难发现,石狮子首先是石头,而后才是狮子。这是在灾难降临,生命受到伤害时,由原始的山石崇拜(我们从修窑合龙口时安放五色石,老瞌的人入棺时身下铺五色石,在家宅安放“泰山石敢挡”的补益镇煞风水术,可以看到山石崇拜像遗传因子一样,至今深植于陕北人的血脉之中)与对救世英雄的敬畏共同衍生的一种神咒;由石头具像为狮子,狮子虚幻为石头的一种精神寄托。更是一种与大自然奇特的相处方式,当精神需求的希望目光以一种极度的虔诚介入石头的身体,石头因人的需求而蕴涵其意,生化其形,孕育而成的圣灵。

中国的土地上原本不生存狮子,为什么会出现艺术形象的炕头石狮?

因此,根据人们的需求和意愿,赋予石狮子特殊使命和功能。当你走进绥德,无论农家炕头、宅院大门、窑洞脑畔,还是村头道边、桥头坟冢、寺庙山门,都会看到一尊尊有神的尊严、人的性情的石狮子,无论炎炎夏日,还是凛凛寒冬,尽职尽责地守护着黄土高坡上的百姓。

昔日绥德,荒凉贫瘠的物产土地,十年九旱的气候环境,缺医少药的生存条件,对于生命是一个严酷的挑战;对于呱呱坠地的新生命更是挑战的极限。这些脆弱的生命需要呵护、镇守。于是,有的“寄寺”让菩萨保佑;有的带上锁线锁牌狗毛锁;有的起个脏名胡弄妖魔鬼怪;有的留几根“扎眼毛”……炕头石狮子则是绥德汉自己创造的生命呵护神。

炕头石狮子源于山石崇拜。石头为纯阳之物,家中置放石头则阳刚之气充溢,鬼魅魍魉不敢侵扰,可保家宅平安。在汉代,狮子随佛教传入中国在陕北落户,与原始的山石崇拜结合,生化为一种以石为内核、以狮为外型的神灵,浓缩聚积天地精神和宇宙生命观,成为黄土高坡上的一种生命符号。

雕刻炕头石狮子要遵循一种神秘的礼法和原始的宗教仪式,不能随意而为:选“天德”或“月德”的那天晚上,将从神庙侧采的石料或是将石料置放在水渠、水井边,于星全时(子时)开工打制石狮子。采神庙侧的山石为料,是借神庙增加石材的灵气;将石材置放在水渠、水井边,为的是接山水地气,汇天地精气。开工后,白天黑夜都可以雕刻,但最好选午时雕刻。斗转星移至一百天,在开工的地方,石匠将石狮子的眼睛、爪子等部位凿凿,一尊遵循生命节律、吸纳天地灵气的圣灵石狮子就降临人间。当然,雕刻一尊石狮子用不了一百个匠工,经一百天完工是遵循生命节律的神圣仪式,以此表达对神灵的顶礼膜拜。尔后进行点睛开光仪式,裹上红布或拴上红头绳,就开始完成佑护小生命的使命。

中国的土地上原本不生存狮子,为什么会出现艺术形象的炕头石狮?

炕头石狮子神灵保佑的作用,驱邪祛疾的功能,欣赏把玩的特点,使它成为绥德人世世代代心中的佑护神灵。娃娃过“九晬”时,用石狮子拴起来,丈二红头绳一头拴娃娃,一头拴狮子;每过一次生日,家长在神前求丈二红头绳拴到狮子身上,直到过十二岁生日开锁时,将所有的红头绳编成裤带给娃娃紧在腰间。陕北人认为娃娃一过十二岁就魂全了,妖魔鬼怪也难侵扰了,炕头石狮子佑护娃娃的使命也完成了,被撂置在门箱立柜等较洁净的地方。一只石狮子拴了爷爷的爷爷,又拴孙子的孙子,佑护了一代又一代,经过数代,浑身闪烁着神秘的光泽,成了整个家族至尊的保护神。

民间工匠取本地的优质沙岩石材,以朴素的精神理解,渴求的情感寄托,把生命的要义,生存的要求凝聚刀锋錾尖,用虔诚的心态,神灵的旨意,雕刻出一件件造型各异、神形兼备的炕头石狮子。这些石狮子大不过三四十厘米,小至三五厘米,或蹲或卧或立或行,都有神的至尊,人的性情,在它的身上集中了民间信仰的所有期盼。

石雕工匠用浮雕、阴线刻等诸般石雕技法在石狮子身上刻上盘肠纹、万字纹、贯钱纹、双葫芦等图符和“长命百岁” “金银满斗”“天保定尔” 等祝词颂语;更在基座上刻上麒麟送子、琴棋书画、龙马献图和牡丹、梅花等祥瑞图谱。具像的图符文字给石狮子披上了一件抽象而神秘的华丽外衣,华丽外衣的针针密缝中绣满了人们对避祸就福、避凶纳吉、望子成龙、子孙延绵、家道昌盛、荣华富贵的追求和期望。

中国的土地上原本不生存狮子,为什么会出现艺术形象的炕头石狮?

避开石狮子神灵的光环,从艺术的角度去审视、欣赏它,我们的心灵会震颤:美在民间,民间艺人是创造大美的人。一只只石狮子,或骨傲气猛,古韵横生;或犷悍张扬,霸气冲天;或娴静慈祥,神韵俊美;或外拙内秀,藏巧藏趣;或遒劲秀媚,圆润端正;或无羁无束,威猛纵横;或憨态可掬,似拙若愚;或活泼天真,稚气充盈,件件皆有神韵,有人的血肉之躯,神的圣洁灵光。抚摸,可以和它亲近;对视,可以与它进行情感交流。这些深居荒野山乡、平民农户家中的精灵,件件都是精美绝伦的艺术品,是名不见经传的民间艺术家精思巧构、鬼斧神工雕刻的奇趣、高古的艺术奇品。

我们解读绥德炕头石狮子,会奇妙地发现:它的造型艺术与陕北剪纸、陕北汉画像石等民间艺术有先天的血缘关系,或空灵或充盈,或简洁或洗炼,或以石取势,或就势造形,皆具显著的地域特征,明显的民艺特色,浓厚的本源文化气脉,把俗文化和雅文化有机相联,把神灵信仰与生命要义血水相融。它没有寺庙道观石狮的庄严,村头道边望狮的凶猛,公园广场石狮的俗媚,它是头顶神的桂冠融入平民百姓家中的一员。炕头石狮子,以其独具的神态、形态代表着天地精神,表达着绥德人对宇宙人生深邃而独特的认识和解读。

中国的土地上原本不生存狮子,为什么会出现艺术形象的炕头石狮?

炕头石狮子土生土长在绥德这块地老天荒的神秘土地上。这块曾产生过神话的土地上产生的艺术奇葩,首先是神灵,然后才是艺术品。绥德延家岔出土的东汉画像石上狮子的图像证明,狮子的形象在那个时代已在民间映现。民间工匠绝大多数没有见过狮子的真面目,他们创作靠的是神咒一样的一句口诀:“十斤狮子九斤头,两只眼睛一张口”。抓住狮子鬣毛凸眼,阔口獠牙,硕大的头颅,坚实的前躯和机灵的身肢特点,凭藉信仰的虔诚,想象的丰富,雕技的神工,让冰冷的石头化生出形态各异,夸张多变,似狮非狮,神似貌离,神形兼备的圣灵石狮子。民间工匠随心所欲,神思妙想创造出的艺术品,或拙或稚,都充满真朴,充满神妙。

绥德炕头石狮子子,是乡野卑贱工匠以写意的神笔,在石头上描绘出的艺术佳品,散发着黄土地的芬香,体现出“大巧若拙”“恬淡为上”的朴素美、纯真美。

绥德炕头石狮子,是中国本源文化的活化石,是莽莽黄土高坡上吼出的一曲生命赞歌,是中国民间艺术大观园中的一朵奇葩,实乃中华一绝。

中国的土地上原本不生存狮子,为什么会出现艺术形象的炕头石狮?

炕头石狮子

【作者简介】李贵龙,陕西绥徳县人。现系中国汉画研究学会、陕西省作家协会、陕西省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榆林市美术家协会、书法家协会会员,榆林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心评审专家,绥徳县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绥徳县黄土文化研究会常务副会长,《文化绥徳》执行主编。先后撰著出版了《绥徳东汉画像石》《绥德汉代画像石》《绥德汉画像石》《石头上的历史——陕北汉画像石考察》等,其中《石头上的历史——陕北汉画像石考察》作为大学生自选教材,被推荐登录中国高校教材图书网。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