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艺长廊>> 游记随笔

佚名:月是故乡明

2020年09月23日 08:32:12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桥山文学 浏览数:158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月是故乡明

一个上午,那个又圆又大的月亮横亘在心头,不上不下,我是坐卧不宁地回想着那个月亮,它像民国时大户人家朱门上挂着的报有一团烛火的白色纸灯笼悬在心头,不,是像白色的热气球,里面燃起橘红色的火焰,飘在西山的的上空,把黎明后曙色涂抹的天空点缀的诗意盎然又无比清幽。

这个照过故人,从古代照到如今的超级大月亮,这个照过每个人的童年,又从儿时照到黎明的月亮,这个在曙色初露时分温情地洒下清辉,穿过心扉照到心底的月亮,一定带了某种讯息,叫一个只管行路的人浮想不断……

月是故乡明

人们说“月是故乡明”,故乡没有这样的大月亮,可看到月,总是不可避免的想起故乡,想起故乡,总会无端地燃起一团乡愁。我真正的故乡并不远,坐落在一条小河边上,驱车几十里即可赶到,可多少年来,自我的家从那里迁出搬到山上,就很少回去。风物旧事都藏于心底,同我一起长大的姑娘早已出嫁,一起玩过“游击队”、一起放牛、一起偷过春杏早梨和瓜果的小伙伴们,早已离开家在外地打拼、安居……期间,因同族人的喜丧之事我回去过几次,在我无法辨识的一条条巷道和院落,愈发觉得自己就是一条无根的草,找不到来处,亦看不到去向,它的陌生,一次次拒绝我的到来。

可这并不能阻止我对故乡的眷恋,或许故乡,并不遥远,它只是藏在我的童年里,故乡的月也并不遥远,它挂在早天上,看它时,能藉此找到被藏起来的故乡。

一直惦念一起长大姑娘们,因为我们在故乡的那条小河里洗过澡,三伏之日,很多次的黄昏相约,一起在月光下沐浴,月光有时明亮,有时暗淡。不曾忘记仲夏的夜晚,在打麦场里,父亲用木架车套着牛拉回来散发着青草气息的麦垛,因为我可以用带秸的麦子搭建一个舒适的洞穴,藏在里面,任姐姐喊我名字叫我“喝汤(吃晚饭)”。直到月光温柔地靠近“洞穴”。也记得父亲叫我跟姐姐吆着拉车套犁辛劳一日的黄牛去河边饮水,说是饮水,像是对牛的一次恩赐,我们跟牛儿一起散步,牛儿在前面踢踏踢踏走着,我们在后面轻脚跟着,有时牛儿撒欢,我们也跟着欢跳,往往是河面上平静的月亮最先被牛嘴拱的支离破碎。当然,忆起最多的还是父亲戴着月辉春种秋收的忙碌,和骑着自行车从城里归来又归去穿梭于四季的匆匆身影(那时父亲在城里上班)……

月是故乡明

眼前的月把我带到儿时的世界,回过神来,这月亮落在西山头,缓缓地朝着山后隐去。当月亮落下去的时候,太阳也从东边山头升了起来,照耀着被一夜清辉抚摸过的小城。

好友风在她的空间里发了昨晚赏过的超级月亮,我赞叹那月,为错过一次绝佳的赏月好时光而不无遗憾,风说:你看到的是别人看不到的月。是啊,风的话总能叫人找到平衡。我回复她:我们各分好月!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上一篇:佚名:黄河之恋——壶口瀑布 下一篇:佚名:秋日—漫笔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