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艺长廊>> 游记随笔

佚名:秋日—漫笔

2020年09月27日 08:02:46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桥山听风 浏览数:181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秋日—漫笔

有水之地,皆有柳?! 自古柳与水有着不可分割的渊源。

西子湖有苏堤,长而阔的堤坝上,柳树茂然成林,那时是夏天,正值柳的盛年,柳烟成阵,森森然横于湖上,硬是把那轮或大而圆,或弯如钩的月亮分成三个,深深地印在水潭里,一年四季,只在有月亮的晚上,欣然入画;起风时,柳条翻出一泼一泼啼莺婉啭的歌潮,一浪接一浪,送给画船上闻莺而来的人。这一切,真叫看过听过它们的人,再也忘不了。

秋日—漫笔

近日常去水边,仲秋的柳,没有春天的婀娜,也没夏天的茂美,更不是冬天的枯枝瘦影,只是毛毵毵地伫立水岸,无风起时,有点颓然,有些枯寂,风来时,它却精神抖擞,娉娉婷婷地,在风中快活地飞扬起来,丝毫看不出美人迟暮的沧桑。

这么说来,柳或许真就是曾经“当年不肯嫁春风,无端却被秋风误”的一个美女子,而柳边水,则是镜子的化身,一个爱美的女子对镜梳洗打扮,错过了春风,又望穿秋水,终是在等待与惋惜中,站成了水岸。我想,这大抵是对柳与水的渊源简单而尽美的解释吧。

秋日—漫笔

可九百多年前那个文豪苏东坡,时任太守,说是要治理河槽,兴修水利,以解民苦,在西湖筑起了长长的堤坝,这样堵住水洪也就罢了,可他偏要在坝上栽满柳树,从那以后,柳,仿佛就成了文学的柳,诗意的柳,成了苏东坡的柳,以至于灞桥送别的文人墨客,也折柳相送,婉转的告诉离人,他们的挽留之意。这些,也都是文人的事。

而我们普通人看柳,是直观的,有人说过“柳,除了美,什么用也没有”,这话一出口,猝然觉得它那无用的美在哪里都派得上用场。家乡的柳长在路边,在暮春,朵朵绵絮像天上撕破的白云铺天盖地的飘来荡去,风细柳斜时,常常携一二知己穿柳而过,有时也一个人去,折柳条编帽子,在柳帽插几朵野花,戴在头上,然后照几张像,或者坐在柳树下,草花间,想想心事。

秋日—漫笔

我想,无论文人还是我们普通人,柳的美在春夏秋冬都以不同的姿态美着。而秋天,秋天是叫人争议的季节,有人说它是收获,有人说它是苍凉,更有人说它是中年,在我的中年——人生的秋季,要选择的话,只想活的像柳,从春露到秋白,日间捕云影,晚上捞秋月,时光静好,情怀也好。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上一篇:佚名:月是故乡明 下一篇:佚名:漫步延安城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