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教视窗>> 回望长安

马家骏:汉中联中在1947—1948年之间的那次学潮

2020年10月02日 06:27:27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马家骏 浏览数:646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汉中联中在1947——1948年之间的那次学潮

读到有关汉中中学的校史资料,很感兴趣,遂写此文。汉中中学在解放前长期叫汉中联立中学。如从1912年改成这个校名算起,它该过八十年寿诞了。从1945年秋至1948年夏,我在汉中联中读了三年高中。当时,正值解放战争期间,汉中不少学校相继发生过学潮。我参加过19471948汉中联中的一次学潮,现写下这段文字以纪念校庆八十周年。

抗日战争胜利后,我由南郑县立初级中学(今汉台中学)毕业,考入汉中联中读高中,时值反动分子、三青团汉中地区的头子白鉴在联中当校长期间,其突出的“政绩”一是大肆胁迫学生集体参加三青团,以便向上级报功;一是大肆镇压进步学生和不满学校当局的人。白鉴镇压学生的帮凶就是学校的训育主任。我读高一上学期(1945年秋冬)时训育主任姓李,对他印象较淡。读高一下学期至高二全年(1946年初至1947年暑假)训育主任是刘养吾。刘还兼着联中三青团的区队长。读高三时(1947年秋至1948年夏)的训育主任叫姜蓝田,姜是伤兵教养院来的。据我同班同学路干亭(现陕西师大教授)回忆说,姜蓝田是军官出身,带的有手枪。三青团头子白鉴镇压学生的一个手法,是大量开除学生,开除却并不公开布告,只在放假时发的成绩通知单上写一句:“查该生操行不及格,勒令退学”。我读高中的三年期间,每学期放假就开除许多。我们高三七级原来两个班,先后学生一百多人,毕业时合成一个班,仅剩六十人。《南郑县志》在“本县反动人物”项下“白鉴传”中,说他开除了八十多人,我看,怕不止此数吧。

我的上一年级(三六级)有一批进步同学,如冯放(刚解放时是乌鲁木齐新青团市委书记)、刘明东(解放后长期在共青团陕西省委工作),赵嘉祥(现在为汉中师院副教授)、富季涛(他家与我叔叔家同住北大街一个院子)、尹田剑(汉中解放时任新华书店经理)等等,曾在 1947年春闹过一次学潮,同倾向当局的学生在食堂打架,碟碗满天飞。后来多被白鉴、刘养吾开除。这些同学在联中东操场西边的魁星楼上打扑克聚会。我的同班好友张绪福(现兰州农具厂高级工程师)与刘明东很要好,我二人曾去魁星楼与他们谈论过对学校的不满来着。

1947年我们升了高三,接过来三六级的传统,是年冬也闹起了学潮。学潮的时代背景是全国性的,我们经常听到各地大学生和汉中地区其他学校如国立七中、省立南郑中学闹学潮的事。学潮具体的是出于对白鉴、姜蓝田高压政策的不满。学潮的起因是我班一位同学与高中一年级一个同学在茶水炉房为了小事的争吵,而训育主任姜蓝田偏向对方,训斥我班同学,引起大家不满,于是群情激愤起来。我们三七级原是甲、乙两个班,到高三时,因人少了,合成一个班,原来的两班各选一人当班长,我被原甲班同学选出,与原乙班的翟锡潞(现黑龙江交通厅干部)同为高三班长。我同张绪福高中三年一直同住一室,他家住南大街,隔后院墙就是我家(住文庙巷路南),我们常是相约上学、放学同路。此时,张绪福认为作为班长的我应出面带领同学,找姜蓝田论理,于是全班一哄而起(把住在女生院的我班女生也从梦中叫起参加学潮)。训育主任姜蓝田先是声色俱厉地把我们训斥一通,见压不住便跑了,大家高喊打、打,又冲到姜蓝田宿舍,见他人不在,于是砸了他房中的茶壶,玻璃板,还把火盆扣在他床上,不久冒起了黑烟(幸好没有酿成火灾)。于是,大家分头去找姜蓝田,我们几个同学,一手提垒球棒,一手拿着电筒,有人拉倒了学校在东廊设的布告牌。白鉴出现了,大家喊:打白鉴、打白鉴,瓦片碎石向他飞去,他也跑了。我们追到西院白鉴家,他早从临北大街的小门溜了。不久,我与张绪福突然想起应掌控大校门的钥匙,于是从门房工友苏德三手中要了过来,我班同学,把守住了校内各通道要冲。这时不但惊动了全校。连校外大街上国民党宵禁的巡逻兵也隔门问学校有什么事?我让苏德三回答是学生打架,于是打发走了巡逻兵。

深夜,全班齐聚教室商量对策,有三位在学生中有威望的老师出面调停,他们是:国文老师康振玉,物理老师刘文周(后为汉中大学教师,已退休,与康同是河北人),体育与劳作老师何挺警(烈士何挺颖的堂弟,后为洋县政协负责人)。这时,另一位班长翟锡潞等洋县同学把刘养吾找了来。刘也是洋县人,此时已不是训育主任,估计同白鉴与姜蓝田有些矛盾,他是出面维护洋县学生的。这次学生聚会中,成立了“读书会”,由我、张绪福、王乃稼(北大街人,现为临潼微电子厂高级工程师)三人负责,大家全签名、按手印,保证团结一致。决议:下学期开学,各县同学把学杂费交到一个代表手中,十县和汉中市内的,收齐后,交到我手中。如果发现有一个人的寒假通知有“勒令退学”的字样,全班的学杂费就不向金城银行(在中山街,是联中的代办)交,直到恢复那位被退勒令学者的学籍,才交款。全班同学要四位教师向学校交涉:不得开除和勒令退学一个人,不得处分任何我班同学,学校当局不得压制学生,姜蓝田要道歉。四个老师拍胸膛说,如有一个同学被开除,他们四个立即辞职。最后,给了姜一点面子,可以免于道歉;事情闹到后半夜,算是平息了下去。

隔了一两天,是星期一。解放前,每星期一上午头两节是“总理纪念周”,开全校师生大会。大会上,白鉴喝斥我们胡闹之后,挤出几滴眼泪,作痛心状地说:没想到出这样的事,大家对这种猫哭耗子的表演十分反感,仅有个别的(其中有洋县同学)流下泪来表示悔过。大多数是冷面相对的。白鉴竟然一反常态,没有处分哪一个。

汉中联中在1947——1948年之间的那次学潮

寒假期间,借着过春节,张绪福在他家宴请县城内的学生代表,出席的有石文章(住在张家前院,现为汉中南关小学教师)、王乃稼(现为西安骊山电子公司工程师)、郗汉生(现农林部老干局负责人)、何宗南(女,现名何凡,是北京教育杂志社编辑,大河坎人)、魏云程(现南郑中所中学教师)与我等人。张绪福和他的继母热情招待大家,谈笑问,大家研究了情况和交换了外县同学的消息.之后,我刻印了“读书会”全体六十三人的名单。开学时,各县代表把他县我班同学应交的学杂费,全交到我手中。上课数周后,确实证实没有一个被“勒令退学”的,我与张绪福、王乃稼才去金城银行向联中户头交了全班的学杂费。

春天来了,高三最后一学期是准备高考的关键时刻,我班同学要求多给些复习时间,我们商量后,由我与翟锡潞两个班长代表全班向白鉴提出:毕业班应免于参加早晨和黄昏的升降旗仪式。白鉴一次在升降旗仪式上就点名训斥张绪福,嫌他在地方报纸上揭了学校的黑幕,并威胁要开除他。毕业班不参加升降旗,可以少听些训斥。白鉴和校方当然不同意我班的要求。天开始热了,大家一起哄,干脆就罢“升降旗”,于是全校队伍最西边一绺留给最高班的地盘,就空了起来。姜蓝田来了数次,赶大家去参加升降旗,叫了这个,那个又跑了。一次白鉴要把大家赶到操场去,大家却走出了操场门,围魁星楼转了一圈,又回到各自宿舍去了。罢“升降旗”成了实事。每天早晨,全校对旗杆唱歌敬礼时,正对我们宿舍,宿舍后窗开着。我面对全校师生,戴了顶打垒球的长舌白运动帽,大声朗读英文,十分显眼。这样相持了近一个月。高三最后一学期的学期考试已结束了,再复习两周,就是毕业考试。大家忙于各自的准备,一天突然何宗南跑进教室大声说,学校出了布告,开除了我和翟锡潞。我当即跑到校布告栏去看,果然,上面写着:已上报省教育厅,“查学生马家骏、翟锡潞,屡次煽动学潮,此次又领头蔑视国徽,不听劝阻,立即开除学籍”。这比放假通知悄悄“勒令退学”的开除要“堂而皇之”得多。白鉴把我俩叫去,说已通知了家长,立即搬出学校,否则一切后果学校概不负责。我父亲怕生意外,当时让我搬回家去。并托请联中前任校长白皓如(也是白鉴的本家长辈)去讲情,给我发了一个六个学期的成绩单,我后来就凭它以“同等学力”报名考大学的。虽然张绪福、郗汉生等找过白鉴,但学校成命不能收回,他们还遭到威吓。毕业在即,同学们已自顾不暇,在毕业考试后,人一散,便不了了之了。这就是那场学潮的始末。

汉中联中在1947——1948年之间的那次学潮

后来我上了陕西师专陕南分校(汉台西侧),四九年十二月汉中解放,文教局军管会代表沈晖,让我参加接管联中的工作。其间,我同白鉴面对面作了斗争,清算那笔他镇压学潮的旧账。五0年三月,师专陕南分校合并入西北大学,我从此离开了汉中。

五六月份,汉中来人说,白鉴作为反革命分子已被人民政府镇压,那笔账算是彻底清算了。“读书会”的名单我保留了很久,本是个很好的同学录,可惜时光变迁,再也寻它不到了,十分遗憾。

【作者简介】马家骏,河北清苑人,1929年10月5日生,现为陕西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中国电影家协会会员、陕西省外国文学学会名誉会长(原会长)、中国外国文学学会原理事、中国俄罗斯文学研究会原理事、陕西省高等学校戏曲研究会原会长、陕西诗词学会原顾问、陕西省社会科学学会联合会原常务理事、陕西省建设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先进个人、陕西省教书育人先进教师等,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独著有《十九世纪俄罗斯文学》《美学史的新阶段》《诗歌探艺》《世界文学探究》等12种;与女儿马晓翙二人合著《世界文学真髓》《西洋戏剧史》等4种;主编有《世界文学史》(3卷)、《高尔基创作研究》等9种;编辑有《欧美现代派文学30讲》等4种;参编合著有《马列文论百题》《文化学研究方法》《东方文学50讲》《二十世纪西方文学》等40多种。

名列《中国作家大辞典》、《中华诗人大辞典》《中国社会科学学者大辞典》、剑桥《国际传记辞典》(英文第27版)、俄罗斯科学院世界文学研究所《国外俄罗斯学专家名录》(俄文版)、《陕西百年文艺经典》等40余种。)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下一篇:马家骏:上世纪40年代汉中东门桥边的血与火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