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教视窗>> 三秦回眸

马家骏:回味汉中南郑县的饮马池游艺市场

2020年09月29日 07:40:48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马家骏 浏览数:295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回味汉中南郑县的饮马池游艺市场

1942年秋至1945年夏,我在金轮什字东边的南郑县立初级中学(今汉台中学)读书,一度住在丁字街南头大伯家,再向南就是一座香火兴旺的庙,庙边即饮马池巷,顺巷子朝东,就是饮马池。池西,是东湖小学;池北,有很大一个广场,除了周围有卖凉粉、醪糟等小吃的,广场上有各种游艺与杂耍,那是抗日战争后期汉中城最热闹的一个地方。

由于住得近,放学一有空就跑到饮马池游艺市场去玩,在游艺市场受到一些文艺熏陶,也增长了不少见识。

广场偏南部靠饮马池北花墙,地势高了一尺,上面是耍马戏的。一般耍马戏的,要用布围成圈子,里面洋鼓洋号吹打着,中间立有高杆,供空中飞人、走钢丝用,有的还有动物表演等等。我看到的只是在广场上打把式的一家人,女的有三十多岁,身体很壮,能躺下用脚蹬得坛子滴溜溜转,她的拿手功夫是头脚躺在凳子上,腰腿悬空,肚子上放块青石板,她丈夫举铁锤砸,大喊一声“嗨” ,把青石板砸成两截,那女人却没事。他们的女儿十岁左右,翻筋斗很灵动。有一个节目更是触目惊心:父母用一根竹竿穿过女孩头顶的小辫,把小女孩吊起来,我真担心头发连头皮会扯下来。不仅如此,还把小女孩的双脚左右分开用力挂上那根横竹竿,小女孩成了顶角在下的等腰三角形,父母挑着竹竿两端在观众面前转一圈,口里在喊:“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 观众一见收钱,有的就扔出几个小钱,有的就躲开去看别的游艺。那位男的,绝技是吞铁蛋和吞剑。鸡蛋大的铁球,中空有铁砂粒,他吞了下去,观众找不见他口腔中有物,但他敲敲脖子,可听见卡在喉头的铁蛋在响。再有是拿一把一尺长的宝剑,伸直颈项,硬是慢慢从食道戳到胃里去,难受得拍着胸,猫着腰,宝剑使他不能直立,转圈向观众收钱。之后,拔出来,剑上还带有血丝与食物残渣,那把剑绝不是变魔术者所用的伸缩弹簧剑呀。这是由河北逃难到汉中的艺人,为一家子人的生活而自残,令人同情而心酸。

耍马戏的旁边是卖英雄大力丸的。两个天津口音的人,分别拿着刀矛,比晃几个回合,大声喊道:“光说不练是嘴把式,光练不说是傻把式!” 把观众招引得多了,才入卖药的正题。

回味汉中南郑县的饮马池游艺市场

广场中间,放着一圈条凳,东头一张条桌,桌上是扇子和白布手帕,一个胖胖的平头黑汉,穿着紧身棉长袍,蹲在场子中间,一面嘴里唱着“太平歌词” 一面用手捏了白细沙子,从三个手指中,均匀漏出,在地面上写出“相声” 两个空心双钩大字。他的唱声和漏沙子,招引了不少人,大家坐在长凳上,围成一个圈。继而又出场一个矮瘦子,两个人就说起了逗人发笑的相声。那位胖的叫蔡福山,瘦的叫单松亭。都是从京津一带逃难到汉中的。以前,汉中很少有说相声的。我常站在外圈听相声,到段子一完,演员转圈收钱时,穷学生没钱,我就从外圈跑到说评书的场子去。我听的相声中,有的印象很深,回家给弟妹学说,到学校给同学重演。印象最深的一段是说:日本人乃是潘金莲的后代。日本人侵略中国,我一家也逃难到汉中。相声演员仇恨日本人,就编了这样的受欢迎的节目。潘金莲是个大淫妇,她的后代自然可卑可憎。为什么说日本人的祖先是潘金莲呢?这意思是说他们都是武大郎的后代。何以证明?请看:一、日本人个子都矮,因其祖先武大郎是“三寸钉,地谷皮” 。二、日本国旗,是武大郎卖烧饼的幌子或叫旗招(广告)。三、日本人信“武士道” ,应是“武氏之道。” 四、武大郎死了,成了神,是神武天皇,这是日本开国君主。五、日本人叫次郎、三郎的多,排行老大,叫什么什么“一” ,或叫“太郎”,而不能叫“大郎” ,否则就犯了圣讳。六、武二郎叫武松;武大郎叫什么名字?他叫武皋。“皋” 字拆开是白本。同样,为了不犯圣讳,去掉白字上的一撇为日,故国名叫日本。如此笑话虽带有狭隘的民族情绪,说武士道、说日本旗都没什么。至今人们一见太阳旗,就想起日本人在中国的烧杀淫掠。然而说日本人矮、只能叫太郎,是会伤人家的感情。但那个时候,日本人打进中国在杀人,说说这样的笑话,也反映出了中国百姓对日本侵略者的仇恨。

回味汉中南郑县的饮马池游艺市场

广场偏东,搭着大棚,排着长桌,桌两旁是长凳,这是一个茶馆,也是说评书的场所。有两位说书的,都是汉中人,给我印象很深。一般上午说书的叫苏开甲,说《雍正剑侠图》《三侠剑》。苏开甲瘦长脖子,大光头,瞪着两眼,拍着醒木,学着紫面昆仑侠佟麟,或者模仿镇三山辖五岳的金刀胜英,把听众引到清代初期的剑侠世界。下午换了一位说书的,叫董汉臣,说的是《大八义》《小八义》。董汉臣岁数较大,戴了一副玳瑁眼镜,留着山羊胡子,学着书中的“猴子阮英”的出场,“唔呀” 一声,维妙维肖。1959年,我乘汽车由阳平关去汉中,车开到宁强的大安镇,在饭馆吃饭,遇到董汉臣。董汉臣要上西安,开曲艺界的会议,他说他现时在讲《林海雪原》。已是大学教师的我向他说起上初中时听他的说书,都有不胜沧桑之感。片刻相会,永世分袂。

广场西北部,是些算卦的,拆字的,什么“梅花神数” 、“奇门遁甲” ,我们小孩子只是看看热闹。旁边还有几个“挑牙虫的” ,多半是湖北人。另有取脸上黑痣的,在白布画的很大的人面孔上,写明每个部位的痣的吉凶。你花些钱,他用石膏般的含有强酸的胶状稀糊,点在痣上,烧成一个小坑,痣就不见了。对这些,我不感兴趣,也不相信。

让我最感兴趣的是,靠广场北一排大房西侧墙下二三名“摆棋势” 的。主家蹲在地上,面前摆一副象棋残局,大家围着看,有的说红棋可赢,有的说胜的必是黑棋。争着争着有人出手,把赌注交给主家,几个回合下来,输了的狼狈走掉,胜了的就偷偷和主家分钱,啊,原来二人是同伙。

广场西半部,有河北来的说大鼓书的,京韵大鼓,梨花大鼓,都拖长了声调。还有河南来唱坠子的,一个男的在桌子后面拉琴,桌两旁各有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手里摇打着尺板演唱。更有拉洋片的,拉打着锣鼓,唱着特殊调子,让人交钱后透过孔门中的放大镜看箱里的西洋景画图,其中有洋楼,火车,还有女澡堂之类。

有一年,在广场中央,摆上了白天演的小电影,小银幕周围,撑起黑布幔帐,用日光反射镜,放映的是默片时代的卓别林的滑稽动作片。但映出的活动图像模模糊糊,花钱看这种电影,真不如晚上买票去东大街汉中大戏院看电影《关东大侠》之类。

大约在抗日战争胜利之前不久,饮马池市场撤销,游艺市场迁往新南门外(拜将台以东)。抗战胜利后,外地人大多离开了汉中,新南门外的游艺市场就大不如前了。

【作者简介】马家骏,河北清苑人,1929年10月5日生,现为陕西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中国电影家协会会员、陕西省外国文学学会名誉会长(原会长)、中国外国文学学会原理事、中国俄罗斯文学研究会原理事、陕西省高等学校戏曲研究会原会长、陕西诗词学会原顾问、陕西省社会科学学会联合会原常务理事、陕西省建设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先进个人、陕西省教书育人先进教师等,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独著有《十九世纪俄罗斯文学》《美学史的新阶段》《诗歌探艺》《世界文学探究》等12种;与女儿马晓翙二人合著《世界文学真髓》《西洋戏剧史》等4种;主编有《世界文学史》(3卷)、《高尔基创作研究》等9种;编辑有《欧美现代派文学30讲》等4种;参编合著有《马列文论百题》《文化学研究方法》《东方文学50讲》《二十世纪西方文学》等40多种。

名列《中国作家大辞典》《中华诗人大辞典》《中国社会科学学者大辞典》、剑桥《国际传记辞典》(英文第27版)、俄罗斯科学院世界文学研究所《国外俄罗斯学专家名录》(俄文版)、《陕西百年文艺经典》等40余种。)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上一篇:马家骏:上世纪40年代汉中东门桥边的血与火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