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导游陕西>> 宫观庙寺

马家骏:汉中草塘寺

2020年09月22日 06:08:00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马家骏 浏览数:202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原创)汉中草塘寺

1938年春,我8岁半,随家迁居汉中南大街草塘寺巷。那家房东姓吕,房屋在路南,紧隔壁西头就是草塘寺。吕家除街面房自住,腾出东厢房租给我家。院子没有西厢房,只有一道用土筑成的围墙,我站在高凳上就可从墙头看到草塘寺内的情景。

当时汉中师范学校附属小学刚刚搬进草塘寺,几个出家人移入寺庙后院。草塘寺原剩和尚不多,以后也没有再看见,可能搬走了。这样,汉师附小就据有了整个房舍。

我原来在河南洛阳西宫上和平小学二年级,临放暑假,爆发了抗日战争,日本飞机对洛阳狂轰滥炸。我家在逃难中,先迁汉口,又返洛阳,再搬宝鸡,最后落脚汉中,一住就是12年,也成了多半个汉中人。在草堂寺巷住,自然就上了汉师附小,读三年级。

草塘寺的两扇大山门,各画了哼哈二将,大概是佛教的门神。大门过厅两边的泥塑神像,称四大天王,他们个个面目狰狞,有的举铃,有的持伞。小孩上学,过门厅时都很害怕。于是汉师附小的岳校长为破除迷信,带领大家,用绳子套住天王的上身,喊着号子,众人用力拉,不用半天,就把高齐房梁、有两米多高的凶神恶煞,一个一个拉倒,摔个粉碎,烟尘中,小学生们个个拍手称快。

三年级教室在寺庙前院的西殿,要先上七八级台阶,才能走上教室。教室西墙有供桌,桌后是三尊佛像,把教室挤成狭长形。于是,大家又来拉倒佛像,开拓读书空间。原来庄严的几位佛爷,顿时粉身碎骨,摔成一堆废土。每个佛像内有一根支撑木桩,桩上掏了一个洞,洞里一个红布包,包中是些泥金,还有一张纸,上面写了匠人的名字。从8岁孩子眼光看来,这大概就是佛爷的灵魂吧。

(原创)汉中草塘寺

抗日战争初期,迁来内地的单位和外地人很多,汉中沸腾了。在草塘寺前的小广场上,时常有演出,印象最深的是抗战流亡团体演出的《放下你的鞭子》。这出街头剧,先是父女二人在卖唱,父亲拉二胡,女儿唱《松花江上》。围着的观众看到:父亲嫌女儿挣的钱少,就用鞭子抽她。这时跳出一个工人,大喝“放下你的鞭子!” 工人得知父女二人是逃难的,便历数日本侵略者的罪行,并高喊口号,最后与观众中一些人高唱《打回老家去》。当时我以为真的是贫苦难民,待到卖唱的与工人向观众致意,才明白这是演员演戏。

学校来了些新老师,教会我们许多抗日歌曲:“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打回老家去”、“万里长城万里长”、“前进!中国的青年” “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工农兵学商一齐来救亡”……。学校的房子虽是破庙,但充满了生气。

课余,我与二三同学去石灰巷对面府街(中山街)上的“民众教育馆” 。那里有展览,图片、地图或日本人侵略的罪行,或揭露鸦片的毒害,看了怵目惊心。挂匾巷与府街交接处,有座小庙,香火不断。庙西,府街路南有一家“生活书店” ,小孩没钱买书,就在店内一两个小时地看连环画,印象深刻,除了《三国演义》就数《朱德和老百姓》《平型关大捷》《八路军出马打胜仗》。“生活书店” 还挂着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的大幅像,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共产党领袖的照片。毛泽东头发很长,朱德很严肃,周恩来很英俊。不久,“生活书店” 关了门,那些挂像就不见了。

(原创)汉中草塘寺

我在府街买回纸和本子,用粗黄纸订成大字本,没有订针,而是用桑皮纸条搓成捻子,穿过锥眼一拧而成。“国语” 作业本是买现成的,那是木版刻印好格式的土纸本,每页针对一课,要归纳出“主旨”(主题思想)、段落大意,找出生字新词,还有造句。作业呢,常常是夜里在桐油灯下完成的。

一天晚饭后,我在家听到隔壁学校里有悠扬的风琴声,我转身跑进校内,循声找到一个房间,见一位老师在弹琴。他看我瞅得认真好奇,把我叫进去,教我弹风琴,允许我以后晚饭后,也可以来练琴。这位老师并不是本校的,他是汉中师范的毕业实习生,名叫黎顺清(2004年9月3日21时逝世于宝鸡市,享寿88岁)。几十年后,黎先生与我同为陕西师大的教授,我讲起此事,彼此不胜沧桑之感。我对音乐的兴趣是在汉师附小培养的,故而终生难忘。

草塘寺各殿的神像都铲除了,唯有正殿的保留下来。这座正殿不似别的寺庙的大雄宝殿,而是一座正方形的有镂花隔扇门的大亭子,正中有四个各向东南西北的佛爷背靠背,即便拉倒他们,房子也派不上用场,所以就随他去,搁置在那里吧。据传说,这四座佛爷背后的中空处的下面是海眼,一口大锅扣住海眼,而四个佛爷则齐力压坐在锅上。海眼下方一直通到饮马池,传说饮马池里有一个万年老龟,盖在池底的海眼上,海眼通向汉江河和小南海,如果揭开锅或赶走老龟,汉中城里就要涨大水了。汉江河以前常泛滥,大水淹完南关,水涨到南城墙,进不了城,说是因为海眼被镇住了。我才不信这些,从四大天王不过是一堆土,就生成了我的无神论意识。放学后学校没人了,我吃了晚饭就去学校玩,几次跑进正殿,攀上佛坛,登上莲花宝座,踩着佛的腿、臂,坐到佛的肩上去。有一次,探头到佛屁股后面,因为外面很寂静,就听到四尊佛后面有呼呼的声音,既像风声,又像海潮声。我向同学说起,大家都过去倾听,说大概那是海眼下大海在翻腾吧。

(原创)汉中草塘寺

那年秋天,汉中下了四十多天的霖雨。五岁前我在河北清苑老家,后来又住洛阳、宝鸡,都是干旱北方,从来没有经历过连绵不断的秋雨。雨下得令人心烦,空气湿得到处发霉。夜里睡觉钻被窝,像进了水袋,一夜泡得全身湿漉漉,因此开始长疥疮。房东的儿子说:神仙难逃汉中疥。还说:疥是一条龙,先从手缝行,腰里缠三圈,裆里扎老营。那场雨,泡倒了我家院子和草堂寺之间的土墙。这下好了,我上学不用出院门,不用进校门,从住屋直接越界进入教室。当时,房东与学校都不富裕,拖到冬天,才把界墙打起来,我上学就不方便了。

那年头,日本飞机轰炸汉中,学校不时停课。离学校后门不远就是南城墙,我家雇人挖了一个洞,空袭警报一响,大家就钻进城墙洞子。有时正上课,警报钟敲起来了,出了草塘寺后门,就进了我家的防空洞。一次,炸弹响得很近,警报解除后,我们小孩由顺城巷跑向南大街,转入文庙巷,见那里被日本炸弹炸死的人,血肉模糊,这加深了我对日本人的仇恨。心想,怎么我家逃难到哪里,日本飞机就像长翅膀的恶魔一般地炸到哪里呢?为了躲避轰炸,当天,我们全家就搬到离城十多里的圣水寺附近,我转到了马家嘴小学。听说,汉师附小也随之迁出草塘寺,搬到城外去了。

在草塘寺巷居住和读汉师附小不足一年时间,可八九岁孩子经历的一幕幕,至今历历在目。汉师附小要写校史的话,草塘寺阶段该是重要的一页。

【作者简介】马家骏,河北清苑人,1929年10月5日生,现为陕西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中国电影家协会会员、陕西省外国文学学会名誉会长(原会长)、中国外国文学学会原理事、中国俄罗斯文学研究会原理事、陕西省高等学校戏曲研究会原会长、陕西诗词学会原顾问、陕西省社会科学学会联合会原常务理事、陕西省建设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先进个人、陕西省教书育人先进教师等,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独著有《十九世纪俄罗斯文学》《美学史的新阶段》《诗歌探艺》《世界文学探究》等12种;与女儿马晓翙二人合著《世界文学真髓》《西洋戏剧史》等4种;主编有《世界文学史》(3卷)、《高尔基创作研究》等9种;编辑有《欧美现代派文学30讲》等4种;参编合著有《马列文论百题》《文化学研究方法》《东方文学50讲》《二十世纪西方文学》等40多种。

名列《中国作家大辞典》《中华诗人大辞典》《中国社会科学学者大辞典》、剑桥《国际传记辞典》(英文第27版)、俄罗斯科学院世界文学研究所《国外俄罗斯学专家名录》(俄文版)、《陕西百年文艺经典》等40余种。)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