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文史大观>> 诗词歌赋

马家骏:唐诗中的京城长安

2020年09月20日 08:37:19来源:今日头条 作者:马家骏 浏览数:192 责任编辑:秦岩总编

(原创)唐诗中的京城长安

我国是一个诗歌大国。尤其在唐代各方面都繁荣昌盛之际,诗歌得到蓬勃发展,诗人辈出,诗歌如海。这些诗歌,以现实主义的作品为主,它们反映了唐代的社会生活和历史事件,是一部形象的史诗。

(一)

长安是唐代的京城,唐诗中描写长安的篇幅不少。在描绘长安的社会生活方面,以写阶级的矛盾最为突出,也最为有思想性。许多诗篇写了上层统治阶级和下层人民群众的各种不同的生活。从中使我们看到各个阶级的人们,是如何在过着他们的不同的生活的。

帝王的宫廷生活,是很让人关注的。大诗人李白就写过八首“宫中行乐词”,他把宫中帝王后妃们,终日享乐写得活灵活现。这些最上层的统治阶级人物,吃着酒宴、水果,听着丝弦笛箫演奏的美妙音乐,通宵达旦的“君王多乐事”“笑出花间语,娇来竹下歌”,好不美哉美哉。

上行下效,那些贵族男女,富豪人家,尤其是一些贵族少年,真是挥霍无度,极尽其享乐的能事。他们住的是连云府邸,吃的是山珍海味,玩得更是花样翻新。“三月三日天气新,长安水边多丽人”,贵族妇女打扮得花枝招展,招蜂引蝶;少年们赛马、斗鸡、游乐、宿娼,真是“双双挟弹来金市,两两鸣鞭上渭桥。渭城桥头酒新熟,金鞍白马谁家宿。可怜锦瑟筝琵琶,玉壶清酒就倡家。小妇春来不解羞,娇歌一曲杨柳花”(崔颢)。

而劳动人民呢?却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他们住的是废墟穷巷,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终年操劳,只盼着有点收成,好过日子。等到割麦子,那是“足蒸暑土气,背灼炎天光。力尽不知热,但惜夏日长。复有贫妇人,抱子在其傍。右手秉遗穗,左臂悬敝筐。”(白居易)男割女拾,好不容易弄点粮食,还被官家与地主抢去作租作税。甚至“暴卒来入门。紫衣挟刀斧,草草十余人。夺我席上酒,掣我盘中飱。”(白居易)像白居易笔下的“杜陵叟”、“卖炭翁”的遭遇不是个别现象。在《杜陵叟》中诗人写道“岁种薄田一顷余。三月无雨旱风起,麦苗不秀多黄死。九月降霜秋早寒,禾穗未熟皆青干。长吏明知不申破,急敛暴征求考课。典桑卖地纳官租,明年衣食将何如?剥我身上帛,夺我口中粟”。种的粮食官家抢去了,劳动人民还怎么活?在《卖炭翁》中写道:贫苦老人,费尽千辛万苦烧出一些木炭,想卖两个钱好过生活。天寒地冻,好不容易拉到市场上,“牛困人饥日已髙,市南门外泥中歇。翩翩两骑来是谁?黄衣使者白衫儿。手把文书口称敕,回车叱牛牵向北。一车炭,千余斤,官使驱将惜不得。半匹红纱一丈绫,系向牛头充炭直!”你烧的木炭,他变相抢走,真是没有劳动人民的活路。除此之外,而且,时不时地要拉兵派伕,强行派人去采蓝田的美玉,以供官家把玩。而采玉的人,家中老小没人照顾,同时更要冒生活危险,不定什么时候摔死、淹死。阶级社会的阶级对比,十分显眼。正如杜甫说的:“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

(原创)唐诗中的京城长安

唐诗不仅写两极对立的社会生活,而且写了中间阶层的各种人的生活景象。宫廷中,除了帝王后妃,更有众多的宫女,她们被强征来伺候主人。“后宫佳丽三千人”,但能有几个受到皇帝宠爱的呢?有的“白头宫女”一生也没有见过男人,老太婆至死还是处女。于是唐诗中便有了浪漫主义的幻想诗篇,说有的宫女在给边防战士的棉衣中夹进去几句情诗,后来果然有得诗的男人娶了她(是皇帝赏女人给那军人)。还有红叶传书的故事。宫女把爱情诗篇写在树叶上,将红树叶放在御沟中,使它顺水漂出宫墙,被某个才子拾得,最后成就了好姻缘。现在把媒人叫“红叶”,典故就是从这类故事中产生出来的。

封建社会中有大量的知识分子,他们渴望着能出人头地,经过十年寒窗,盼望有朝一日,能够跳入龙门,登第当官。真的天随人愿,靠中了,那是“春风得意马蹄急”的快事。所以开榜的时刻,人山人海,“喧喧车马欲朝天”(徐夤),“广陌万人生喜色”(刘沧)。但是,名落孙山的毕竟还是多数。失意落榜的则是“年年下第东归去,羞见长安旧主人”(豆卢复),“故山归梦远,新岁客愁多”,难过得很。就是当上了官的,又怎么样呢?小官吏不过是高级仆人,用得着你还算罢了,用不着时,一样受气、遭难。张籍写的“吏人得罪囚在狱,倾家卖产将自赎。”就是一例。杜甫是大诗人,但他这个穷知识分子,不过是个小官吏,战乱之时,连自己的家也养不起。在北上鄜州看望家人时,见到的是“老妻寄异县,十口隔风雪。谁能久不顾,庶往共饥渴。入门闻号咷,幼子饥已卒。吾宁舍一哀,里巷亦呜咽。所愧为人父,无食致夭折。岂知秋未登,贫窭有仓卒。”连儿子都饿死了,岂不悲哉!

(二)

唐代和中国其他朝代一样,充满了历史事件。如玄武门之变(“宫门挂带”就讲李世民除掉其兄建成和其弟元吉的故事),武则天称帝,李隆基杀韦后一干人,安史之乱,迎佛骨,黄巢起义,朱煴篡权等等。这些在唐诗中多少都有些反映。武则天称帝是和平过度。其余都是凶杀斗争,自然是触目惊心。不过,属于宫廷内部的斗争,外人不会亲历,无从得知详尽。大的社会动乱,是使诗人亲身感受的,便会吟唱不已。

唐太宗李世民夺得皇位自是高兴的事。当上皇帝,少不了会大宴群臣。他在诗中说:“紫庭文佩满,丹墀衮绂连。九夷造瑶席,五狄列琼筵。娱宾歌湛露,广乐奏钧天。清尊浮緑醑,雅曲韵朱弦。粤余君万国,还惭抚八埏”。好不威风。他自比秦皇、汉武,豪情满怀:“未央初壮汉,阿房昔侈秦”是说,秦皇汉武俱往矣;而今则是“露出光炫玉,霜阙映雕银。舞接花梁燕,歌迎鸟路尘。镜池波太液,庄苑丽宜春”,自然愉快得很,志气高扬。

安史之乱,造成国家动荡,盛唐一下子转成了中唐。动乱不但使得普通人流离失所,就连帝王之家也不得安宁。“国破山河在,城春草木深”,杜甫《春望》中的哀凉是带有普遍性的。那些王孙公子哥儿们。平时花天酒地,一旦国破家亡,就流落得不值一文了。李白的《哀江头》《哀王孙》,就写了这些惨状:“明眸皓齿今何在,血污游魂归不得。清渭东流剑阁深,去住彼此无消息。人生有情泪沾臆,江水江花岂终极!黄昏胡骑尘满城,欲往城南忘南北”;“屋底达官走避胡。金鞭断折九马死,骨肉不待同驰驱。腰下宝玦青珊瑚,可怜王孙泣路隅。”往日这些五陵少年的豪华哪里去了呢?

安史之乱中最冤枉的是杨贵妃。李隆基自己奢侈腐化,那个唐王朝搞垮了,反倒把罪责归到一个女人身上,在马嵬坡处死了杨玉环,自己逃的四川去。白居易写《长恨歌》,谁在长恨?又恨哪个呢?马嵬是“西出都门百余里”的一个小驿站,也算京畿之地吧。在公元756年之前,除了附近的人之外,很少有人知道它。但震惊唐玄宗朝野的马嵬兵变发生了,皇帝竟然“赐”自己宠爱的贵妃杨玉环以死,“三千宠爱在一身”的杨贵妃也草葬在“马嵬坡下黄土中”。于是马嵬成中外驰名的胜地,过马嵬的都来凭吊。

马嵬诗中写两个相互关联的主题:一是马嵬其地的风光与意义;一是杨贵妃之死和对她的评价。写马嵬自然必写杨玉环,离了贵妃也就无由写马嵬了。写杨贵妃,自然离不开她的结局,马嵬是她的悲剧的演出地,必当涉及马嵬。

唐诗中,在诗句中描写马嵬或出现这个地名的颇多。归纳起来有三:一、写马嵬的风光。“绿野扶风道,黄尘马嵬驿”(刘禹锡),“马嵬烟柳正依依”(罗隐),“马嵬杨柳绿依依”(唐僖宗)。在马嵬黄尘绿叶的景色中,包含了怅惘的心绪。二、写唐玄宗来回过马嵬的情景,从侧面烘托杨贵妃离开人世,“恨魄无由离马嵬”(李益),显示赐死贵妃后,唐玄宗悲痛中掩面离开马嵬。“蜀地恩留马嵬哭,烟雨蒙蒙春草深”(高骈)写出唐玄宗入川后,留下马嵬的孤魂野鬼的凄凉。“天子还从马嵬过,别无惆怅似明皇”(崔道融)、“又不见泰陵一掬泪,马嵬坡下念杨妃”(白居易)、“马嵬坡下泥土中,不见玉颜空死处”(白居易)描画出由四川回京再过马嵬时,唐玄宗的痛苦惆怅,他只能面对马嵬坡难过,连死处也再找不到。(附带说一句:一种意见说,贵妃墓中的棺材是空的,原来杨贵妃去了日本。这是对“空死处”的穿凿)。三、写游客的感慨与想象。“常经马嵬驿,见说坡前客”(于濆)显示出过客总是要议论的。议论杨贵妃死得冤,是唐玄宗昏庸造成安史之乱,却拿一个女人当替罪羊。“玉颜虽掩马嵬尘,冤气和烟锁渭津”(高骈)就表达了这种情绪。“尘土已残香粉艳,荔枝犹到马嵬坡”(张祜)则有点讽刺。杨贵妃生前爱吃南方产的荔枝,唐玄宗不惜让扬起烟尘的驿马跑死,也令手下人进上荔枝,以博得妃子一笑。现在荔枝送到了,而贵妃已死,水果只能成了祭品。

马嵬诗中写杨贵妃的,主要是围绕她的死做文章。至于她早年雍容华贵的生活,“云想衣裳花想容”、“一枝红艳露凝香”的绮丽高华的往昔,自然不在其列。

杨贵妃是怎么死的呢?唐代人离贵妃死期最近,按说应在诗中写得确凿,其实不然。史书载,杨贵妃是用白绫缢死的。果然,后代诗中,没有一个写身首异处的。尽管在说“一从杀贵妃”(苏拯)、“一从屠贵妃”(于濆),甚至说“太真血染马蹄尽”(李益)、“托君休洗莲花血”(李益)、“埋血空生碧草愁”(温庭筠),但决不意味着是用刀斩首的。因为“屠杀”是广义的,“血”也是“死”与“尸”的代替词。白居易《长恨歌》只说“宛转蛾眉马前死”,没有说如何死法。唐诗中直接说是缢死的不多。刘禹锡说“贵人吞金屑”死的,似乎一家独言,和者很少,与史载不合。按死者掉了鞋袜,“花钿委地”看来,应是缢死时挣扎的结果。

杨贵妃之死的意义何在?又是众说纷纭。一、说杨贵妃是祸水,招致了安史之乱。刘禹锡说:“军家诛戚族,天子舍妖姬”,贬义词“妖姬”的使用就包含了否定的意思。李益说:“世人莫重霓裳曲,曾致干戈是此中”,意思是说唐玄宗与杨贵妃沉湎声色,造成了兵燹。二、与此相反,认为杨贵妃是无辜的牺牲品,把一场战乱,加罪在一个女子头上,是不公平的。黄滔诗云“天意从来知幸蜀,不关胎祸自蛾眉”,对女人胎祸说是不满的,也就为杨贵妃打了抱不平。还是那个李益,有点自相矛盾,说“汉将如云不直言,寇来反罪绮罗恩”,责怪唐天子手下有那多文臣武将抵不住一个安禄山,反怪罪于杨贵妃。三、有的更进一步,表彰杨贵妃死得高尚。“张均兄弟皆何在,却是杨妃死报君”(徐夤)就指斥张均、张垍虽受恩宠,结果兄弟二人投了安禄山,倒是杨贵妃以死谢君恩,平息了兵变。崔道融“湘水犹传泣二妃”把杨贵妃比作了娥皇、女英,就捧得更高了。我以为对杨妃之死,褒和贬于两极不是实事求是的。

(原创)唐诗中的京城长安

马嵬诗中最多的是杨贵妃死后的情状和人们的凭吊。说杨贵妃“平生服杏丹,颜色真知故”(刘禹锡),死时同活人一样。说她死时鞋丢袜掉,也很真切。唐玄宗返京后,移葬杨贵妃,时尸体已腐而香囊犹在。比说棺椁里是空的,贵妃没死,去了日本(大概是对“忽闻海上有仙山”的附会),要合理得多。人死了,也就一切完了,“贵妃轻骨此为尘”(罗隐),“只作飞尘向马嵬”,灰飞烟灭,“返魂无验青烟灭,埋血空生薜萝风”(李益)、“唯留坡畔弯环月”(李益)、“孤驿危楼对翠屏”(贾岛),是暮山、秋草、荒鸡、愁云。凭吊者有招魂的:“夜台若使香魂在,应作烟花出陇头”(黄滔);有惋惜而悲伤的:“柘黄衫袖掩潸然”(张祜);也有说风凉话的:“不及卢家有莫愁”(李商隐),意思是贵族妇女的命运,不如一个普通民间女子。时光的潮流,淘尽风流人物。杨贵妃的历史陈迹一去不复返了,但 “马嵬不是无情地”(蜀宫群仙),愿后人都来品尝马嵬兵变的史实和咏唱它的诗歌吧!

黄巢起义,摧毁了唐王朝的基础。“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 黄巢这几句表面是咏菊,实际是表达他的雄伟志气的诗,充满的一股豪气。在黄巢起义的打击下唐代的统治阶级是“伤时伤事更伤心。车轮马迹今何在?十二玉楼无处寻”,“含元殿上狐兔行,花萼楼前荆棘满,昔时繁盛皆埋没,举目凄凉无故物。内库烧为锦绣灰,天街踏尽公卿骨”(韦庄《秦妇吟》)。从此结束了中国历史上一个曾经兴盛的王朝。

唐诗是形象的社会史,是社会万象的写照,说它是诗史或史诗,是一点也不错的。

【作者简介】马家骏,河北清苑人,1929年10月5日生,现为陕西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戏剧家协会会员、中国电影家协会会员、陕西省外国文学学会名誉会长(原会长)、中国外国文学学会原理事、中国俄罗斯文学研究会原理事、陕西省高等学校戏曲研究会原会长、陕西诗词学会原顾问、陕西省社会科学学会联合会原常务理事、陕西省建设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先进个人、陕西省教书育人先进教师等,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独著有《十九世纪俄罗斯文学》《美学史的新阶段》《诗歌探艺》《世界文学探究》等12种;与女儿马晓翙二人合著《世界文学真髓》《西洋戏剧史》等4种;主编有《世界文学史》(3卷)、《高尔基创作研究》等9种;编辑有《欧美现代派文学30讲》等4种;参编合著有《马列文论百题》《文化学研究方法》《东方文学50讲》《二十世纪西方文学》等40多种。

名列《中国作家大辞典》《中华诗人大辞典》《中国社会科学学者大辞典》、剑桥《国际传记辞典》(英文第27版)、俄罗斯科学院世界文学研究所《国外俄罗斯学专家名录》(俄文版)、《陕西百年文艺经典》等40余种。)

【本站总编:秦岩     微信号:shaanture      新闻热线:13384928744】


本文二维码 分享朋友圈

延伸阅读

  • 文教视窗
  • 导游陕西
  • 文化驿站
  • 陕西城事
  • 三秦骄子
  • 1
  • 2

大秦视宴

镐京西安

更多》


编导演奏

更多》

教育资讯

更多》

静悟禅阁精品推荐

  • 油润细腻仿汉代和田白玉螭龙玉璧

  • 罕少野生包浆杜鹃木横切片手把件

  • 天然同料满鬼脸海南黄花梨(黑)手珠

  • 缅甸黄金樟招财、化三煞实木精雕龙龟

  • 合作伙伴
  • 友情链接